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零三章 孝子贤孙的楷模

第一百零三章 孝子贤孙的楷模

  天津南门外的顺风仗比清军诸将预料的难打得多,太平军是在败退回城不假,但战场经验丰富的李开芳却早早就派出了一千精兵,交给他麾下的首席猛将黄懿端率领,在南门外的西面列阵拦住了清军冲锋道路,托明阿虽然亲自率军发起冲锋,却马上被黄懿端率军拦住,根本就没抓到把太平军败兵拦腰切断的机会。

  还有东面这边,虽说此前东面并没有清军直接列阵威胁,但吉文元却还是抢先分出一军交给部将刘子明率领,在东面列队保护住撤退的道路,所以僧格林沁再是如何的无耻抢功,抢在吴超越之前亲自率领察哈尔骑兵出击,却同样也被太平军刘子明部拦住,同样没能抓住突袭太平军败兵侧翼的机会。

  接下来的战斗就让吴超越和吴军练勇大开眼界了,托明阿率领的两千清军号称精兵,冲锋突袭间队列竟然还松散凌乱,刚冲到太平军阵前百来米处就迫不及待的拿起火绳枪和抬枪乱打,打完了也不前进,继续原地装弹开枪,喊杀声音的倒是无比猛烈,三三两两试图迂回绕过太平军拦截阵地的也相当不少,但真正敢冲到太平军面前白刃见血的却是一个都没有,对太平军的威胁几近于无。期间大概是架不住将领威逼,倒是硬着头皮发起过一次集群冲锋,结果却被太平军一通乱枪就给打了回去,表现之精彩甚至还要超过吴超越当初在江宁时的绿营友军。

  这里必须得为胜保和托明阿说一句公道话,他们麾下的清军最起码还有冲到百米处和太平军火枪对射的勇气,整个江宁大战期间,却没有那怕一个营一个哨的江宁清军敢出城和太平军交战,所以吴超越和吴军练勇才没能领略的江宁清军在野战中的绝世风华,才觉得躲在城墙上开枪砸石头的江宁清军似乎还要更靠谱点。

  更加让吴超越张口结舌的还是咱们僧王爷麾下的察哈尔骑兵,为了掩护主力撤退,太平军借助壕沟壁垒和废弃的城下町民房等简陋工事掩护两翼,排起横队拦截,队列拉得很长只有两排。火力也十分薄弱,仅有后排的太平军士兵装备火绳枪,前排的太平军将士则只能拿着刀剑长矛等冷兵器以血肉之躯抵御察哈尔骑兵的集群冲锋,僧格林沁只要不惜代价的一个冲锋。冲垮太平军的横队易如反掌。

  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僧王爷亲自率领的察哈尔骑兵冲到了太平军阵前六七十米内,竟然也纷纷自行勒住了战马,来回奔走着操起火绳枪和太平军对射,自行放弃冲锋惯性的力量优势。以己之短攻敌之长,打出来的枪子也偏得十分离谱,几百支火绳枪乒乒乓乓开了几百枪,真正打死的太平军将士楞是没有几个。

  对了,还有弓箭,咱们僧王爷麾下的察哈尔骑兵倒是没忘记他们祖上横扫欧亚大陆的看家本领,许多察哈尔骑兵都拉开了弓,放出了箭,可是他们放出的箭不但慢,又不准。还毫无不力量,对太平军将士的威胁比火绳枪还更小!

  见此情景,吴超越也只能是仰天暗叹了,苦笑满脸,“难怪李开芳的两万北伐军能一路打到这里,还在静海小城里坚守半年多(九个月)。绿帽大汗,野猪皮一世二世,你们在十八层地狱如果真的泉下有知,真的看到你们子孙后代的精彩表演,估计你们一定会气得自己钻进十九层地狱一头撞死吧。”

  让吴超越更加哭笑不得的还在后面——在一旁观战的胜保突然重重吐了一口浓痰。骂道:“操他娘的!僧格林沁这是故意想让本帅难看啊,敢冲得这么近开枪!来人,马上给托明阿传令,叫他给我往上压。一定要比僧格林沁那边离长毛更近!”

  传令兵打千唱扎,刚想起身离开,吴超越却叫住了他——出城里的太平军将士包括辎重队都已经离开了出城,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时刻,吴超越不想把故意放水的痕迹做得太明显,便转向胜保说道:“大帅。还是让我来吧,下官派一个营出击,正面击溃长毛,你的将士只管杀长毛败兵就是了,斩获我们平分。”

  好不容易逮到一个必胜战机,胜保迟疑着有些不甘心,旁边的载垣则也说道:“胜大帅,让慰亭去吧,你看长毛的主力都已经全部出城了,再不赶快打垮长毛,长毛就全部撤进天津城了。”

  抬头看了一眼前方远处,见出城的太平军主力确实已经携带着军需辎重和几门残余火炮离开了出城,正在有条不紊的向天津南门撤退。战机稍纵即逝,胜保终于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吴超越这才派给自己麾下的第一猛将黄大傻传令,让他率领麾下练勇去左翼给托明阿帮忙。早就看得心痒的黄大傻欢呼领命,二话不说就率军冲锋,带着五百余名吴军练勇发起集群冲锋。

  与此同时,胜保、载垣和托明阿等清军将领当然都很想乘机亲眼一睹吴军练勇的野战能力,躲在后方督战的僧格林沁更是专门跑到了视野开阔处,举起望远镜观看吴军练勇的冲锋情况。结果让胜保和载垣等人诧异、同时也让僧格林沁直接大笑出声的是,吴军练勇才刚冲到距离太平军三百米的地方,便突然全部停了下来,表现出了比清军兵勇更加贪生怕死的胆怯模样。

  清军将领兵勇的嘲笑声很快消失,在三百米外停住脚步重新整队后,吴军练勇竟然排列起了密集无比的五列横队,端着装有雪亮刺刀的击针枪列队前进,在枪林弹雨中保持密集队列大步向前。天津城墙上的太平军火炮象发疯一样的把炮火集中到了吴军练勇头上,吴军练勇却是队列丝毫不乱,同时军中还响起了整齐嘹亮的军歌声,“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清军将士目瞪口呆的注视中,还有太平军将士疯狂的吼叫声中,吴军练勇很快列队进入了距敌百米内,太平军将士集中一切远程武器向吴军练勇开枪开炮,吴军练勇不断中枪中炮倒地,但吴军练勇的队列仍然还是丝毫不乱。脚步也依然整齐如一,一点点的推进到了距敌八十米内,七十米内,六十米内。五十米…………

  最后,还是推进到了四十米内,黄大傻才大吼着下达了开枪命令,一轮五波齐射下来,刚才还把清军兵勇打得鬼哭狼嚎抱头鼠窜的太平军将士顿时躺倒一大片。余下的太平军将士则撒腿就往后跑,包括能够赤手空拳踢死清军士兵的太平军猛将黄懿端都不得不加入了逃命队伍,“快撤!别和这帮疯子打!这帮疯子根本就不怕死!”

  也是到了吴军练勇列队追击出了上百米后,托明阿麾下的清军将士才如梦初醒的回过神来,然后也不用什么人下令,这些清军士兵马上就发足冲锋,吼叫冲锋间速度也比列队前进的吴军练勇快得多。

  知道吴军练勇在野战中的恐怖程度,早在黄大傻与黄懿端接战之前,吉文元就已经果断下令放弃那几门好不容易从火海中抢救出来的火炮,带着火药等轻便辎重全速回城。结果这一手还真起到了巨大作用,轻装撤退的太平军回城速度飞快,等托明阿带着清军杀到南门城下时,仅仅只是咬住了吉文元军的尾巴,多少捞到了一些斩获,也缴获了许多太平军自行放弃的沉重辎重。

  托明阿这边倒是成功取得突破了,但僧王爷这边却仍然还是毫无进展,因为托明阿和黄大傻都心照不宣的故意没去给僧格林沁帮忙,太平军刘子明部侥幸躲过前后受敌的窘境,得以全力应付僧格林沁军。最后还是到了主力回城后。刘子明率领的太平军才迅速向天津东门方向撤退,僧格林沁咬着牙齿率领察哈尔骑兵冲锋追击,却被早就熟悉这个时代察哈尔骑兵德行的太平军一个反冲锋杀退,然后在死伤不大的情况下迅速从天津东门撤回城内。

  野战结束后。成功捞到不少功劳的托明阿所部清军当然是欢声震天,围着黄大傻率领的吴军练勇问长问短,交口称赞,不断好奇打听吴军练勇为什么敢冲到那么近的地方才枪。胜保和载垣这边也是喜形于色,对吴超越又是拱手又是作揖的表示钦佩,赞不绝口。而咱们的僧王爷却是暴跳如雷。不顾仇人胜保也在吴超越身边,打马直接冲到了吴超越的面前,大喝问道:“吴超越,本王与长毛交战,你为什么不出兵给本王助战?”

  “僧王爷,你什么时候要我出兵助战了?”吴超越疑惑问道:“没有王爷你的命令,下官擅自出兵,王爷你责怪下来,下官如何担待?”

  说罢,吴超越又赶紧补充道:“还有,托明阿将军这边,载王爷可以做证,下官可是先征得了胜大帅的同意,然后才出兵的。否则的话,下官照样不敢擅自出兵。”

  “吴超越,你……,你……,你公报……。”

  僧格林沁气得连胡子都快翘起了,差点就脱口说出他和吴超越的一层隐秘关系,强行忍住后,僧格林沁又吼道:“那你的团练迂回到了长毛的背后,为什么不向长毛的背后发起进攻?”

  “王爷,下官麾下的团练是为了你和你的骑兵好。”吴超越微笑说道:“战场上枪弹无眼,下官麾下的练勇从背后向长毛发起进攻,子弹越过长毛阵列,如果流弹打死打伤了你的麾下骑兵,下官如何向你交代?”

  “放屁!世上那有打那么远的火枪?!”僧格林沁更是怒吼。

  吴超越不动声色的拿起一支米尼枪,瞄准了一百多米外的一棵孤树,扣动扳机一枪打出,子弹正中树干。胜保和载垣大声叫好时,吴超越又放下了米尼枪,向僧格林沁苦笑说道:“僧王爷,看到了没有?事实胜于雄辩,下官的练勇没有从背后攻打正在和你交战的长毛,真的是为了你好。还有,刚才天津南门外的长毛还有发起反击的可能,下官麾下的团练受命掩护托明阿将军,当然也得留下来预防万一是吧?”

  僧格林沁握着马鞭的手背上早就是青筋暴跳了,吴超越却还是继续打脸不休,又说道:“王爷,其实你别急着直接冲上去就好了,下官的团练是用洋人的练兵法练成,与骑兵携手作战。如果想要把步骑两军的威力同时发挥到极点,唯一的办法就是效仿洋人的锤砧战术。”(变形版锤砧)

  “什么叫锤砧战术呢?就是让下官的步兵在前方打先锋,你的骑兵在两翼尾随,等下官的团练集中火力打垮正面敌人。敌人向后败退时,你的骑兵再冲上去,就可以象砍瓜切菜一样想怎么杀就怎么杀,想怎么砍就怎么砍。王爷你事先不了解下官的作战特点,事发时又不和下官商量。直接就带着骑兵冲上去了,挡住了下官的出击道路,下官就是想帮你也帮不了啦。”

  “好战术啊!想不到洋夷军中,竟然还有如此精妙的步骑配合战术!”胜保在旁边夸张的大叫了,又迫不及待的一拍吴超越的肩膀,说道:“慰亭,今后但有野战,我派德勒克色楞率领骑兵给你帮忙,让他听你指挥,他要是不听你的话。我替你收拾他!”

  “多谢胜大帅,有大帅的骑兵相助,下官算是如虎添翼了。”

  吴超越的道谢既是故意气僧格林沁,也多少有点出自真心——起码可以让吴军练勇乘机练习骑术,为将来组建吴军骑兵打下第一层基础。那边的僧格林沁则是气得全身发抖,用马鞭指着吴超越都说不出一句囫囵话,“吴超越,你给……,你就给本王等着听参……。”

  “僧王爷,还是你等着听参吧!”旁边的载垣彻底的忍无可忍。怒吼道:“僧格林沁,你暗中派佟鉴对西凌河和善禄说了什么,他们俩可都是如实招了!你有参劾吴大人的时间功夫,还是先想想如何答辩胜大帅对你的弹劾和朝廷对你的追责吧!”

  脸色一白。僧格林沁赶紧矢口否认,装模作样的表示自己对这些事半点都不知道不明白,但载垣早就把他鄙夷到了骨子里,只是招呼胜保和吴超越收兵回营,准备宴会庆祝这次的出城大捷。而僧格林沁则是心中益发心虚,还忍不住悄悄偷看了几眼吴超越。心中不断盘算…………

  …………

  吴军练勇凯旋回营后,胜保第一件事就是派人给吴超越送来了许多猪羊犒赏,又在中军大帐中摆设宴席,率先举杯向吴超越敬酒。而清军将领士卒这一次也是说什么都不敢再妒忌吴军练勇获得的特别优待了,清军诸将还争先恐后的向吴超越敬酒,百般恭维,争着抢着表示希望将来能与吴超越联手作战——顺便分功劳,不喜欢在军中饮酒的吴超越再是如何推托谢绝,结果却还是灌了个半醉,直到天色微黑才在载垣的帮助下得以脱身。

  带着满身的酒气回到自军营中,先很尽职的巡视了一圈营地,吴超越才回到自己大帐准备休息,结果还没进帐,赵烈文马上就迎了上来,低声对吴超越说道:“僧格林沁派人来了,请你到他营中叙谈,来的人从下午还从等到现在都没走。”

  “他找我谈什么?”吴超越疑惑问道。

  赵烈文摊手表示不知道,然后又低声说道:“以我之见,你最好是和他保持一定距离比较好,现在你已经摆明了车马要和胜保站在一起,私下里去见他如果被胜保知道,只怕你在胜保身上的投入就会有前功尽弃的危险。”

  吴超越本来就不喜欢一直故意和自己过不去的铁杆蒙奸僧格林沁,又听了赵烈文的这番劝说后,本就喝了不少酒的吴超越当然是就势装醉,让赵烈文出面打发僧格林沁派来的使者。然而令吴超越诧异万分的是,使者虽然倒是悻悻走了,可是到了第二天清晨时,亲兵却又突然来报,说是僧格林沁过营拜访,吴超越虽然奇怪一向架子比********还大的僧格林沁为什么会用出拜访这两个字,但是又不能不见,所以吴超越也没了办法,只能是亲自到大营门前,礼貌的把僧格林沁请进了自己帐中落座。

  僧格林沁明显是带着心事来的,进了大帐后,和吴超越稍微客套了几句,僧格林沁就暗示吴超越要赶走帐中外人,但是吴超越这次不干了,说道:“王爷,这里都是我的亲信心腹,你如果有什么话就请直说,请放心,他们的嘴巴都很牢靠。”

  “不行,叫他们都出去,本王是有私事要和你谈!”

  僧格林沁的态度异常坚决,吴超越又犹豫了一下,悄悄摸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左轮枪,然后才命令帐内众人出去,而僧格林沁也赶走了他带来的从人,然后才用很古怪的口气对吴超越问道:“慰亭,你是不是很恨我?”

  “王爷,你这话什么意思?下官恨你干什么?”吴超越满头雾水的问道。

  “别装了!”僧格林沁本性流露,没好气的说道:“本王撕了你的生辰八字,骂了你爷爷不好听的话,又撕了你爷爷的亲笔信,还叫人把你爷爷派去的人乱棍打出了大门,你能不恨我?你如果不恨我,到了天津后,能事事处处都针对本王?”

  “啊?!”吴超越彻底糊涂了,惊讶说道:“王爷,你说什么?下官怎么听不懂?”

  “你还装什么装?”僧格林沁脸上开始出现怒气,喝道:“本王承认,本王是对你看走了眼!写信给你爷爷也行,或者你自己做主也行,再派人去本王府上求亲,本王这次答应了还不行?”

  吴超越张口结舌了,傻傻的看着僧格林沁许久后,一件尘封已久的往事,突然出现在了吴超越的脑海中,让吴超越忍不住脱口问道:“王爷,难道我爷爷真的派人去你府上求过亲?结果你不但没答应,还扯了我的生辰八字,打走了我家的求婚使者?”

  “你不知道?”终于轮到僧格林沁傻眼了。

  “不知道,我真不知道。”吴超越赶紧老实交代,然后又更加飞快的说道:“王爷,这事咱们还是别提了,我已经定亲了,现在我已经有未婚妻了,你总不愿意让你的千金给我做妾吧?”

  僧格林沁腾的站起,满面怒火的恶狠狠瞪着吴超越,狂怒到了极点的模样吓得吴超越赶紧去悄悄摸枪,但还好,僧格林沁最终还是选择了拂袖离去,但也是在回身时,僧格林沁却又丢下了一句话,“姓吴的,以后咱们不死不休!”

  “奉陪到底。”吴超越在心里答应,又在心中暗道:“想不到我爷爷还真的不知死活,真的派人向这个僧格林沁提亲。不过嘛,既然敢骂我爷爷,那我这么做也是帮爷爷出了一口恶气!不是故意的也能帮爷爷出气报仇,我简直算得上全天下孝子贤孙的第一楷模了。”(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7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