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零七章 后发制人

第一百零七章 后发制人

  僧格林沁军偷袭天津护城河水闸的行动没能成功,原因是那座水闸距离城墙有些过近,在城墙上光凭肉眼就可以清楚看到闸口情况,僧王爷麾下那些娇生惯养的京城禁军又不是什么干特种兵的料,黑夜中才刚摸到水闸旁边,就已经被太平军的城下暗哨发现。暗哨发出警告后,值夜的太平军立即对着僧王士卒开枪发箭,同时又紧急用绳索放下突击队发起反击,没花多少力气就把僧王爷的士卒杀得屁滚尿流的抱头鼠窜,偷袭计划遂宣告失败。

  僧格林沁的擅自行动当然让胜保大发雷霆,总监军载垣也万分恼怒的当面告诉僧格林沁,说是否采取引水围城的耗费时日战术必须由咸丰大帝亲自决定,要求僧格林沁不得轻举妄动。但僧格林沁却根本不听,还觉得载垣已经和胜保穿上了一条裤子,借口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依然还是我行我素,继续坚持实施引水围城的战术。

  咱们的僧王爷也有些小瞧了太平军,他偷袭闸口的战术行动事实上也给太平军提了一个醒,让李开芳和吉文元马上就明白清军打算在水攻上做文章了,所以太平军方面也马上针锋相对的布置了应对措施。

  太平军的应对措施主要有三条,第一条当然是加强对水闸的保护,不管白天黑夜都在那里布置了明哨暗哨监视,并且专门了一支军队随时准备出击保护水闸。第二条则是做好最坏准备,提前在四道水门的入水口处准备了大量的沙包石头,随时准备填塞水门,不给洪水进城的机会。

  第三条最狠,经过仔细的勘探地形后,李开芳和吉文元决定干脆直接填死海河连通护城河的入水口,造一座固定水闸,把海河水全部逼进泄洪沟!这么一来,太平军虽然在用水方面有些不便,但清军就算真的引水灌城,洪水也首先只会向南泛滥,先淹了僧王爷的营地,然后才能威胁到天津的东西北三道城门。

  太平军着手填塞河口的时候,僧王爷当然也慌了手脚,只能是赶紧派出军队去阻挠破坏,太平军为了自身安全当然是全力迎战,与僧王爷麾下的兵马在闸口一带一天之内干了三仗,三次打退僧王爷的进攻,填河进度只是受到一定影响,但并未停止。无计可施之下,僧王爷只能是硬着头皮要求胜保派军增援,帮助自己阻止太平军施工和破坏水闸——本来咱们僧王爷还想点名道姓的叫吴超越率军来增援,但是又实在拉不下这张脸。

  胜保理所当然的断然拒绝了僧格林沁的要求,勃然大怒的僧格林沁刚想写折子弹劾胜保,不料咸丰大帝的圣旨却抢先送到了天津,圣旨中把咱们僧王爷骂了一个狗血淋头,大骂僧王爷只顾自己抢功而不管朝廷国库,不思尽快破城灭敌,还想把战事时间延长给大清国库继续增加负担,要咱们僧王爷立即停止引水围城的行动,并且摘去咱们僧王爷脑袋上的一颗东珠做为惩罚!

  除此之外,咸丰大帝还狠狠夸奖了一通胜保和载垣的事事处处以朝廷为重,在关键时刻能保持冷静优先为朝廷考虑,要求胜保另想办法尽快破城杀敌,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把天津大战拖进长时间的对峙消耗战——咸丰大帝的家当实在经不起这么折腾了。

  听了咸丰大帝的圣旨,胜保和载垣当然是眉花眼笑,也一起悄悄松了口气,庆幸自己好歹还是听了一些吴超越的逆耳忠言,这才没跟着僧格林沁一起倒霉。而僧格林沁则是大失所望,垂头丧气的下令停止引水围城计划,遣散正在填塞泄洪河和正在扩大海河水口的民夫,任由太平军迅速用土石堵塞护城河入水口。

  事还没完,当天下午,收到僧王爷停止引水行动的报告后,吴超越先是大声嘲笑,然后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心里顿时就有些犹豫迟疑,拿不定主意是否应该向僧格林沁发出警告。而盘算再三后,吴超越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吴超越可不是非同一般的憎恶铁杆蒙奸僧王爷,在历史上拣胜保的便宜,对穷途末路的太平天国北伐军下手无比歹毒,又是凌迟又是活埋,野蛮得如同禽兽;在洋人面前却是原形毕露,打出了让洋人都觉得是个大笑话的八里桥之战,死了一万多人才杀了十三个洋鬼子。

  “再帮太平军一把吧,僧格林沁倒不倒霉关我鸟事?这种人死了我才开心!”

  被吴超越料中,当天夜里,在已经建好固定水闸的情况下,太平军果然派出了一支突击队去偷袭海河河口,打算用火药彻底炸垮已经被僧王爷挖到一半的堤坝,主动引海河河水淹没僧王爷的营地!

  但有一点吴超越却没有料中,关键时刻,一群尚未离去的民夫却发现了太平军的偷袭行动,立即发出警报的同时,还操着锄头扁担和太平军突袭队打了一个难分难解,始终没给太平军安装火药炸垮堤坝的机会。而收到急报后,差点被吓得尿裤子的僧王爷也没敢迟疑,马上就派骑兵火速增援堤坝战场,好不容易才打跑了那支人数不多的太平军突击队。

  对此,吴超越当然是悄悄的大叫可惜,胜保也暗中埋怨那群民夫多事,差点没吓掉魂的僧王爷却是不断向天磕头,感谢老天爷帮忙,让自己逃过一次大劫——真要是让太平军得手,僧王爷就算不死在战场上,咸丰大帝也能把他的皮给剥了!

  庆幸之下,僧王爷赶紧下令重新组织民夫修补堤坝的同时,也破天荒的放下郡王架子,亲自去了一趟堤坝工地,探望慰问那些英勇保卫堤坝的民夫。然而让僧格林沁颇意外的是,那群敢和太平军近身肉搏的民夫竟然只有三十多人,还全都操着京城口音不是本地人。僧格林沁好奇问起他们的来历时,那群民夫的首领如实答道:“回王爷,我们都是京城谢庄,草民我叫冯三保,是谢庄的地保。”

  “那你们怎么会来天津?”僧格林沁又好奇问道。

  “小的们是送货来天津的。”冯三保如实答道:“谢庄多养鸡鸭,江苏道台吴大人派人到京城买牲畜,向我们买了许多鸡鸭猪羊,又要雇民夫运这些东西到天津,我们就跟着来了。后来我们本来都要走了,但又赶上王爷你要雇民夫做工,我们就顺便留下了。”

  “操!想不到还能和那个小蛮子有关!”僧格林沁暗骂了一句,却并没有半点感谢吴超越的意思,只是又好奇的向冯三保问道:“冯壮士,你们昨天晚上和长毛激战,死伤情况如何?”

  “我们村的乡亲死了四个,伤了十几个。”冯三保继续如实回答,“但我们也杀了六个长毛,伤了多少不知道,不过绝对不会少。”

  “死了四个就杀了六个长毛?”知道这些民夫是拿扁担锄头作战的僧格林沁更是惊奇,还难得的称赞了一句治下草民,道:“不错,想不到冯壮士你们这么骁勇善战,不但能守住堤坝,还能杀死了六个长毛乱匪,实在不错!本王要重重奖励你们!”

  说罢,僧格林沁还真的叫人拿来了一百两银子赏给冯三保等人,冯三保接了谢过,然后又说道:“王爷,草民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万望你能成全,小的想请你让我见上江苏道台吴大人一面,当面向他道个歉,赔个罪。”

  “为什么?”僧格林沁的脸色有些变了。

  “小的以前曾经见过吴大人一面。”冯三保说道:“当时草民误听传言,误会吴大人是卖国求荣的汉奸,当面骂了他还把他从我家里赶走,后来草民才知道,吴大人其实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大豪杰,心里十分惭愧,所以想见上他一面,当面向他磕头赔罪。”

  “干!那个小蛮子算什么英雄豪杰?”

  僧格林沁心中不快,随口说道:“等有机会吧,吴大人天天和胜大帅在一起,就是本王想见上他一面都难,等以后有机会本王会给你安排。冯壮士,既然你和你的乡亲都这么勇猛善战,在这里挖土挑石头的太委屈了,不如加入天津练勇如何?帮着本王的大军杀长毛,为朝廷建功,也为百姓除害,若再立战功,本王必然还有重赏!”

  冯三保有些犹豫,先是和同村的乡亲商量了片刻,然后才对僧格林沁说道:“王爷,草民我们都愿意留下来给朝廷效力,但是有件事,草民还有一个女儿,她也跟着来了,本来她是在工地上帮着做饭,但草民如果加入了练勇,她就没地方安置了。”

  “好办。”僧格林沁随口说道:“练勇也要吃饭,天津团练的后营里,也有一些女子在帮着做饭,叫你女儿也去做饭就行了。”

  冯三保一听大喜,赶紧向僧格林沁道谢,僧格林沁则随口安排了冯三保一行人住进出城,加入庆祺麾下的天津团练队伍,然后便大模大样的去巡视工地了。而僧格林沁离去后,冯三保自然是赶紧找到了正在工地上做饭的冯婉贞,向她说了情况,要冯婉贞也随他的出城。但冯婉贞听了后却有些不悦,直接说道:“爹,我不想去,我不想给僧王爷做事。上次在京城,我遇到吴大人的时候,就是僧王爷小舅子的人,想抢我的天鹅!”

  “闺女,做人要大肚量!别记仇!”冯三保教训道:“如果什么事都记仇,那吴大人还不得把我们恨死?”

  听了父亲的呵斥,冯婉贞只能是乖乖点头,答应随冯三保同去出城给僧王爷当差,然后冯婉贞又抬起了头,眺望着远处的吴军营地,轻轻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吴大哥,如果是给你做饭就好了,我做的饭,可香了。”

  …………

  此时此刻的吴超越当然不知道正有一个很有潜力的小箩莉正在思念自己,这时候的吴超越也没时间去考虑其他的事,地道攻城的事黄了,引水围城的招数也被搅黄了,如何把太平军赶回南方这个问题自然又重新放到了吴超越的面前,而且因为咸丰大帝的不断催促,已经把吴超越视为心腹的胜保当然也把这份压力转嫁到了吴超越的身上,逼着吴超越尽快想出办法拿下天津城。

  正面强攻的办法当然被首先否决,指望胜保和僧格林沁麾下的清军能够蚁附拿下天津,吴超越就算脑袋进水也不会生出这样的念头。用计破城当然是最佳选择,但太平军坚守城池的态度异常坚决,李开芳和吉文元又是吃过吴超越诡计多次大亏的主,再想指望他们上当自然没有那么容易。所以不管吴超越如何的绞尽脑汁,就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把太平军赶走。

  还好,现在吴超越已经有一个赵烈文可以替自己分担压力,但是找来赵烈文商议时,赵烈文却向吴超越指出道:“慰亭,我认为你的思路方向有问题,天津城池坚固,工事完善,守军又多达五万之众,长毛只要坚守不战,我们不管是强攻还是智取,都极难得手,而且就算侥幸取胜,我们的伤亡也必然非同小可。要破天津,最好的办法并不是我们出手,而是应该让长毛主动出手,我们后发制人,让敌人动起来,我们伺机破敌!”

  吴超越点头,说道:“诱敌出手,后发制人,这个办法我不是没想过,但我最头疼的就是这点,怎么才能让长毛动起来,露出破绽?”

  说罢,吴超越又苦笑说道:“其实我也想过一些什么诈降诈败之类的计策,但李开芳和吉文元在这方面吃我的亏太多了,估计肯定不会再上当了。”

  “他们当然不会再上当,而且就算他们上当,我们也很难拿下天津城。”赵烈文笑笑,说道:“天津城里粮草那么足,长毛就算弄险出战,也肯定会留下充足兵力守卫,不会给我们什么机会乘机夺城。”

  “那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吴超越无奈的问道。

  “小伎俩不行,就只能来大的。”赵烈文又笑了笑,突然说道:“慰亭,你看我们撤出天津战场如何?”

  “我们撤出天津战场?”吴超越大吃一惊,说道:“惠甫,你是开玩笑吧?朝廷和胜保他们怎么可能答应让我们撤出天津战场?”

  “当然是假撤退。”赵烈文微笑说道:“整个天津战场,长毛唯一畏惧的就是我们的军队,对胜大帅和僧王爷的军队却并不怎么放在心上,敢在僧王爷的眼皮子底下修筑水坝,便是明证之一。只要我们找到让长毛相信的借口暂时撤出天津战场,长毛就一定会动起来,想办法砸破胜保和僧格林沁布置的包围圈,到时候我们再突然出手,想拿下天津不就大有希望了?”

  “让长毛相信我们已经撤退的办法倒多的是。”吴超越盘算着说道:“我马上就能想出一个,放出谣言就说长毛的援军已经到了山东,朝廷派我去阻拦长毛的援军,我再带着军队一走,长毛肯定相信。但是这么一来,我们怎么又能及时回师天津战场抓住战机?”

  “慰亭,你忘了地方乡勇了?”赵烈文说道:“我们撤走后,胜保和僧格林沁征召地方乡勇补强兵力,难道不是顺理成章的事?让我们的将士把军衣脱下一换,穿上破衣烂衫,三三两两的跑到胜大帅他们的大营里一住,不就马上变成地方乡勇了?”

  吴超越大为心动,五个营的吴军练勇说少不少,说多也不多,佯装南下后,化整为零重新摸回天津战场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吴超越却并不愿意让自军将士太过来回折腾,所以盘算了许久后,吴超越说道:“惠甫,你的办法是个好主意,但是在我看来,还有改进的余地,而且效果还可能更好。”

  “如何改进?”赵烈文赶紧说道。

  “让地方乡勇进驻我们的营地,我们的将士化装成地方乡勇,驻扎到其他营地去。”吴超越说道:“同时放出假消息,让长毛知道他们的援军已经进入山东境内,如此一来,再配合我们故意露出的一些破绽,长毛就非得上当受骗不可!”

  “妙!”赵烈文鼓掌,赞叹道:“还是慰亭懂军事,这么做既可以让我们的将士免受来回奔波之苦,又可以让长毛更加坚信我们已经离开了天津,更想抓住战机出城决战,和胜保、僧格林沁他们拼一个你死我活。”

  “这个计划太过庞大,我们赶紧仔细斟酌斟酌,看看具体怎么行事。”吴超越吩咐道:“还有,这个计划必须要让僧格林沁也相信我们已经撤走了。”

  “连僧王爷都要瞒?”赵烈文本来就喜欢笑,一听就更是大笑了,说道:“至于吗?僧王爷的势利眼虽然是长在头顶上,但是还不至于为了扯我们的后腿,真的跑去向长毛告密吧?”

  “扯后腿的办法多的是,并不一定要故意向长毛告密。”吴超越摇头,说道:“如果不把僧王爷也瞒了,就算他不故意告密,不故意扯后腿,执行差使的时候也肯定会敷衍了事,说不定就会露出什么破绽,让长毛看破,导致我们的计划功亏一篑。”

  说到这,吴超越也是微微一笑,说道:“还有,如果僧王爷也相信我们已经走了,只有他一支军队孤悬在海河以南,独自和长毛主力对峙,他肯定就是连睡觉都不敢合眼了,让他愁白几根头发也好。”(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7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