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果断决定

第一百一十一章 果断决定

  “杀!天国的弟兄们,给我杀啊!杀清妖!只准向前,不准后退!那怕是受伤了,也得给我往前爬!”

  呐喊着,李开芳部将李添佑第六次率军向对面的清军阵地发起了冲锋,冲锋的道路上尸横累累,全是之前牺牲在清军枪炮下的太平军勇士遗体,殷红的鲜血泼洒在厚厚的积雪上,一片一片,触目惊心,但李添佑和太平军将士还是脚步不停,前仆后继的继续冲锋。

  李添佑没有其他的选择,李开芳给他的任务是从天津南门出城,迂回到天津西门去攻打清军主力的侧翼,牵制清军迟滞清军从西门进城的速度。李添佑也并不知道清军不但已经拿下了城中心的鼓楼要地,基本控制了天津西城,李添佑只知道执行命令,为李开芳也为天国的北伐大军争取保住天津城的希望。

  很可惜,前五次冲锋都遭到了失败,该死的清妖提前抢占了有利地形,依靠城下町的房屋院落废墟设防,火绳枪和抬枪的数量众多,兵力数量更是多达三千余人,并且还获得了一次增援,而李添佑麾下的太平军将士只有一千来人,敌众己寡还得强行冲锋突破,前五次冲锋除了白白牺牲两百多名太平军勇士外,几乎没有取得任何的收获。

  这一次不同,听到天津城中心地段传来的猛烈爆炸声,急红了眼的李添佑直接喊出了宁死不退的口号,知道形势危急的太平军将士也纷纷舍死忘生,红着眼睛不惜代价的向前冲锋,那怕是中枪中弹也绝不后退半步,也靠着这股悍不畏死的勇气狠劲,终究还是冲到了清军的防线面前,挥刀挺矛猛砍乱捅正在装药填弹的清军士兵,争取到了与清军近身白刃战的机会。

  清军本来就最怕刺刀见红的白刃战,心情焦急的太平军将士又已经豁出了一切,刀枪相搏没过多少时间,第一道防线的清军士兵就纷纷败下阵来,太平军将士脚步不停,驱逐着清军士兵打免费先锋,势如破竹的连破清军的第二道和第三道防线,在付出了惨重代价之后,终于还是突破了清军的拦截阵地,杀到了阵地后方的开阔处,压抑已久的欢呼声,也迅速在战场上回荡了起来。

  “师帅,又有清妖过来了!”

  李添佑的欢呼被部下的提醒打断,李添佑赶紧扭头看去时,却见仍然还在飘荡着稀疏雪片的道路远处,确实正有一支清军正在列队杀来。不过很好,从火把数量判断,对面这支清军数量应该不是很多,同时前方地势开阔,正是冲锋突袭的理想战场,所以李添佑也没犹豫,马上就大吼道:“兄弟们,跟我冲!杀前面的清妖!”

  呐喊着,李添佑再次率军发起冲锋,还身先士卒的继续冲在最前面,后面的太平军将士毫不犹豫的跟上,士气如虹的冲锋迎向前方敌人。然而令李添佑万分诧异的是,看到自军发起冲锋后,对面那支清军不但没有半点的慌张,反而也加快速度,态度同样坚决的直接迎向太平军将士,勇猛得根本不象李添佑熟悉那些的清军。

  没关系,虽然有些诧异,但经验丰富的李添佑却根本不介意对面的清军是冲还是跑,仍然还是相信只要一打近身战,自军马上就能象砍瓜切菜的杀散对面来敌。可是更让李添佑意外的还在后面,两军距离已经不到百步了,就连太平军将士都忍不住纷纷扣动火绳枪扳机开枪射击了,对面的敌人仍然还是一枪不发,仍然还保持着密集队形大步冲锋。惊讶之余,李添佑再一仔细回忆间,一个让他魂飞魄散的念头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难道……?”

  “砰砰砰砰砰!”

  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相距不到五十米时,对面的清军突然接连扣动扳机,爆豆一般的枪声中,密集的子弹又快又准的打在太平军将士身上,眨眼之间就有无数太平军将士惨叫闷哼着翻身倒地,冲在最前面的李添佑也觉得肚子上接连被捅了两下,捅得他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小腹上血如泉涌。

  对面来敌的可怕程度还在李添佑的想象之上,一波四段射打完后,在太平军还没有彻底崩溃的情况下,对面那支清军竟然没有继续开枪射击,端着雪亮的刺刀就直接发起了冲锋,冲锋间那支清军中还飞出了好些黑糊糊的东西,落到太平军人群中发出恐怖巨响,发出巨大的冲击波也飞出无数弹片,其中一次爆炸还就在李添佑身边的发生,眨眼间就炸翻了李添佑身边残余的太平军士兵,气浪也把李添佑直接掀翻在了地上。

  上好的军鞋接二连三的从李添佑身上踏过,垂死间,李添佑隐约听到有过依稀熟悉的声音吼叫,“快!快!快去出城!快去出城!快!!”

  “超越小妖,为什么要急着去出城?”带着这个奇怪的疑问,李添佑永远的闭上了眼睛,不幸成为了又一位丧身在刽子手吴超越屠刀下的太平军名将。

  …………

  大雪已停,粉尘般的细雪仍然稀疏洒落,未及落地,就已经烈火融化汽化,曾经被太平军和清军轮流占据的出城早已化为了一片火海,军帐大都已经被烧成了一片灰烬,但辎重车和木制的城墙却依然还在熊熊燃烧,融化了出城内的积雪,雪水流淌,与无数的鲜血汇为一股,在低洼积起一个个血水泥潭,血水中的尸体横七竖八,密密麻麻,层层叠叠,有一些是太平军将士的尸体,但大多却是天津乡勇的尸体,空气中尽是肉类烧焦的臭味。

  大部分的太平军士兵已经撤出了出城,但还有一些太平军士兵正在城中搜索残敌,噼噼啪啪的木材烧裂声中,也不时传来一两声垂死的惨叫声。每听到一次这样的声音,躲在一辆破车下的冯婉贞就忍不住心头跳一下,生怕那声音就是来自她的父亲冯三保。

  汗水和血水已经遮掩了冯婉贞的俏丽小脸蛋,可爱的双马尾也被烧焦了许多,冯婉贞手里紧紧攥着一把在战场上拣来的柳叶刀,就象攥着她的生命一样攥着,刀上沾有鲜血,有太平军士兵鲜血,也有天津乡勇的鲜血——混乱中,一个早就对冯婉贞垂涎三尺的天津混星子逮到机会,妄图把冯婉贞拖到隐蔽处施暴,可惜那个混星子却不知道,虚岁只有十三的冯婉贞虽然年龄幼小,却是五岁就开始习武,一年多前就已经能开弓射猎,拉扯间冯婉贞突然一刀捅出,那混星子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肚子就直接被捅了一个对穿。

  低估了冯婉贞的还有一个太平军士兵,虽然太平军的群众纪律严明,连满清官员都不得不在给野猪皮九世的奏折上写下了‘贼不好淫’的评语,但是混战中,杀红了眼的太平军士兵碰到了冯婉贞后,却还是二话不说就一刀砍下,可惜那个太平军士兵无比倒霉的碰上了冯婉贞,冯婉贞不但一个就地打滚躲开来刀,还反手一刀割伤了那太平军士兵的大腿。再等那暴跳如雷的太平军寻找冯婉贞报仇时,矮小灵活的冯婉贞却早已消失在了火海深处。

  即便两次躲过劫难,可冯婉贞还是在逃命中受了不少的轻伤,手脚被擦破多处,衣服几次被火焰引燃,有一次还差点被一颗流弹打中。而且冯婉贞还是一个认死理的小箩莉,本来出城的木墙已经被烧塌多处,小箩莉几次都有机会逃出去,但小箩莉为了寻找她在混乱中失散的父亲和其他谢庄同伴,却每一次都主动放弃了逃跑机会,始终都是在烈火浓烟中左冲右图,寻找她父亲的下落,始终没能逃到相对比较安全的野外。

  又一个太平军士兵出现在了冯婉贞藏身处的附近,还好,那个敌人只是粗略了看了一眼周边情况,给一个还没有死透的乡勇补了一刀,然后就匆匆去了远处,小箩莉也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小箩莉很是后悔她当初没有坚持立场,没有坚持阻止父亲给僧王爷当乡勇,从那件事过后,小箩莉就对僧王爷没有什么好印象,可是父亲却又坚持要她不能记恨,要报效朝廷为朝廷做事,小箩莉这才极不情愿的随着父亲进了这座出城。结果也让小箩莉明白她是对的,僧王爷麾下的人果然大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些贼眉鼠眼的乡勇不停对她口花花就算了,两个官老爷还直接找到她的父亲,要用十两银子把她买去送人,并且直接说明是准备送给朝廷的僧王爷,她的父亲断然回绝后,那两个官老爷还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这次长毛攻城,她的父亲就被派到了最前线。

  最让小箩莉想不通的还在后面,长毛杀进出城后,僧王爷那些官老爷自己带头逃命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故意放火烧断唯一的出城道路?故意不给出城里的乡勇逃命机会?父亲满身鲜血的回到小箩莉面前后,小箩莉向父亲问起这个问题,父亲也没有办法回答,只说了一句,“我没想到僧王爷会是这样的人。”

  “我早就知道他是这样的人!”

  小箩莉恨恨的想,想起一年多前她到僧王爷小舅子的酒楼里卖天鹅时,僧王爷那些狗腿子的无耻嘴脸!再然后很自然的,小箩莉又突然想起了那个干瘦如柴的吴大哥,心中也不由生出了一些遗憾,“吴大哥,我为什么就没机会能和你再见上一面,当面告诉你一句,我以前错怪你了?”

  后悔无用,小箩莉藏身附近的出城木墙招架不住烈火肆虐,突然轰然倒塌,火星乱飞间,一大块碎木也带着火焰正好砸到小箩莉藏身的破车上,熊熊燃烧着彻底毁掉了小箩莉好不容易找到的藏身处,逼得小箩莉只能是赶紧爬出车下。然而很不幸的是,她刚爬出车外,刚才那个已经走开的太平军士兵听到声音回头,就恰好看到了她,立即大呼小叫着冲了过来,“站住!狗清妖,给老子站住!”

  迫不得已,小箩莉只得赶紧向反方向逃跑,后面的敌人紧追不舍,同时出城外突然又枪声大作,显然又有新的战事展开,再然后,还有许多包着红头巾的太平军士兵又从不远处的一个缺口冲进出城,口中还在大喊大叫,“超越小妖来了!快跑!超越小妖来了!”

  超越小妖是谁?小箩莉不知道,也没时间去细想,只是一个劲的撒腿逃命,可是后面的敌人却象是吃了秤砣的王八一样铁了心追赶,同时出城里的其他太平军士兵也发现了小箩莉的踪迹,也马上有好几个人冲了过来。小箩莉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只能是咬着牙齿干脆跑向北面,跑向正有许多人影晃动的出城缺口。

  砰一声,也不知道是谁开的枪,小箩莉只觉得小腿上象是被什么撞了一下,一个踉跄就摔在了地上,摔倒后,小箩莉赶紧去看自己的右脚小腿时,见那里鲜血涌出,显然已经中了子弹。小箩莉欲哭无泪,只能是赶紧捂住伤腿往前爬,尽可能爬向那个距离已经不远并且又大量人影晃动的出城缺口,从不认输的口中也第一次喊出,“救命!救命!”

  “婉贞!婉贞!婉贞你在那里?”

  接连不断的枪声中,一个意外的呼喊声依稀传进了小箩莉的耳中,让小箩莉忍不住楞了一楞,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喊了起来,“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呼一声,一刀突然从侧面砍来,常年习武的小箩莉反应极快,一个打滚躲开来刀,但这么做却更加激怒了敌人,吼叫着,敌人又是一刀劈下,逼着小箩莉只能是在血水火海中接连打滚,最后实在躲不了时,小箩莉只得勉强举起手里的单刀招架,然而她不仅年纪小又是女孩,再有习武的天赋在气力上也处于下风,两刀相撞间,敌人的刀子虽被暂时挡住,小箩莉手里的单刀却被劈飞了出去,直接落到火堆中。

  “臭娘们,老子今天不宰了你,就不姓刘!”

  吼叫着,那敌人突然一脚踩住小箩莉受伤的小腿,双手反握尖刀提起,向着小箩莉当胸刺下,小箩莉既无法躲避也无法反抗,只能是认命的闭上眼睛,脑海中也飞快闪过一幕幕熟悉的画面,谢庄的山山水水,严厉的父亲,慈祥的母亲,村子里的乡亲,从小到大的玩伴…………

  砰!砰!砰!砰!砰!

  认命的死亡并没有降临,千钧一发之际,相反倒是急促的五声枪响传进了小箩莉的耳中,小箩莉惊讶的睁开眼睛时,却见双手握刀的敌人胸脸冒血,正在缓缓摔倒。再然后,有些熟悉的焦急呼喊声又传进了小箩莉耳中,“婉贞!婉贞!婉贞是不是你?”

  挣扎着勉强坐起,让小箩莉难以置信的是,提着左轮枪跑过来的那个男子,那个脸上身上到处都是烟熏火燎痕迹的男子,赫然就是她曾经只见过两面、还一度厚颜无耻派人到她家里提亲的那个干瘦青年。再然后,两行委屈的泪水,也马上涌出了小箩莉明亮的双眼,“吴大哥,是我,你怎么来了?”

  那个干瘦的青年欢呼着冲了过来,直接一把将小箩莉给抱在了怀里,尽管小箩莉对这个干瘦青年从来没有什么感觉,可是此时此刻被他搂在了怀里,又听到他疲惫沙哑的亲切问候声音,小箩莉的心理防线还是轰然倒塌,忍不住一把抱住了那干瘦青年,哇哇大哭出声,“吴大哥,我……,好想你。”

  “我更想你啊!”吴超越轻拍小箩莉被烧焦了许多的可爱双马尾,无比抱歉的说道:“婉贞,是我不好,我不知道你在这里,我如果早知道你在这里,你就绝不会受这么多的委屈,是我不好,是我不好。不过你放心,从现在开始,你再没任何危险了。相信我,你再没事了。”

  “吴大哥。”小箩莉把可爱脸蛋紧紧埋在吴超越的怀里,哭着说道:“吴大哥,我相信你,我永远相信你!”

  烈火还在熊熊燃烧,枪炮声也从未停歇,可是依偎在吴超越的怀里,小箩莉却如在天堂,连腿上的伤痛都彻底忘得干干净净……

  …………

  吴超越从出城火海中救出冯婉贞的同时,吉文元也已经亲手砍倒了僧格林沁的僧字大旗,太平军将士象潮水一般的杀进僧格林沁的中军营地,抱头鼠窜的清军将领士兵大呼小叫着四散逃亡,争先恐后的逃出营外。至于咱们的僧王爷本人,则是早早就带着印信和亲兵撤往了左营,嘴上说是要组织军队准备发起反击,实际上却很快有清军将士亲眼看到,有那么一大群的察哈尔骑兵已经从左营集群撤出了营外,消失在了东面开阔处。

  付出了绝对不算小的代价,终于还是拿下了僧格林沁的营地,指挥这场战事的吉文元脸上却丝毫没有喜色,回头看到北面天津城内越来越大的火光,吉文元的脸上还尽是担忧神色。

  这时,部将刘子明冲到了吉文元的面前,一边行礼一边飞快说道:“丞相,清妖的营地我们已经拿下了,天津城里形势很危急,末将请令担任先锋,率军一支立即回援天津,请吉丞相准许!”

  “不!”吉文元断然拒绝,说道:“不能回师!马上扫清营地里残余的清妖,然后把清妖的粮草辎重能收集的全收集起来,装在车上备用!”

  “那天津城怎么办?”刘子明赶紧问道。

  “如果天津城有希望保得住,李丞相自然会下令让我们回援。”吉文元神情痛苦的摇头,无奈的说道:“可是李丞相到现在还没下这道命令,就足以说明天津城已经保不住了,我们也只能未雨绸缪,先做好撤退的准备。”(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7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