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被迫南撤

第一百一十二章 被迫南撤

  激战至五更过半,在仍然还控制着天津东城大部分区域的情况下,为了保存有生力量,李开芳还是毅然下达了弃城撤退的命令,带着一万多太平军从天津东南两门出城,南下去与吉文元会师。在离城时,太平军还带走了大量的弹药驴骡和一部分粮草辎重,但也因为转移太过仓促的缘故,仍然还有许多的太平军将士滞留城内,无法带走的粮草辎重更是数不胜数。

  没人能拦得住太平军南逃的脚步,包括吴超越手中仅剩的一个营预备队,面对潮水一般涌来的太平军将士,为了避免无谓损失,吴超越只能是赶紧命令吴军练勇布置空心刺猬阵御敌,好在太平军也知道吴军刺猬阵的厉害,很理智的选择了远远绕开南下,然后还是到了清军主力大呼小叫着追来的时候,吴超越才装模作样的指挥练勇发起追击,撵着李开芳的屁股一路追杀到了僧格林沁的营地附近。

  再接下来,很荒唐的一幕发生了,太平军将士竟然凭借僧王爷营地的残余营防和吴超越打了起来,还操起了僧王爷留下的火炮炮轰吴军,吴军练勇几次发起进攻,都因为兵力太少没能取得突破,清军的进攻也被提前抢占了有利地形的吉文元击退,全都没能抓住战机扩大战果。

  不得已,吴超越只能是匆匆找到胜保,提出自军已经太过疲惫,后膛炮和臼炮也依然还在保桓营地里没来得及运出来,要求胜保允许自军撤回营地休整休息,治疗伤兵包扎伤口,然后再带着重炮来找太平军算帐。同时吴超越又建议胜保轮换生力军监视太平军,不时发起骚扰性进攻,不给同样疲惫的太平军休息机会,待各营主力重新整军之后再来收拾太平军。

  胜保马上就点头答应了吴超越的要求,为了让天津城里的吴军练勇能够马上抽身休息,胜保还命令亲信托明阿率军入城接替吴军练勇搜杀残敌,又命令昨夜战事压力最小的德兴阿尽率北城之军来此监视太平军,轮换激战了一夜的清军主力回营休息休整。

  胜保的命令得到执行后,城外战场也暂时恢复了宁静,有的只是太平军和清军一起拼命调动军队,调整作战力量和轮换疲惫之军,吴超越也赶紧带着受伤不轻的冯婉贞小箩莉回营休息,同时命令城中的吴军练勇尽数撤出城外,仍然返回保桓的营地休息。

  因为经验欠缺又是在夜间作战,第一次打巷战的吴军练勇吃了不小的亏,在城中阵亡和重伤的练勇达到超过两百人,再加上城外战场的损失,阵亡和重伤的吴军练勇总共达到三百来人,轻伤无数,伤亡数字很是让吴超越心疼了一把。但吴超越却没时间去计较这么多了,除了催促士兵赶紧治疗和休息外,再有就是让保桓的后军帮忙大量准备干粮,以便行军使用,最后又先安顿好了冯婉贞父女后,自己才躺下休息。

  同样累得不轻的吴超越一直睡到傍晚时分才在亲兵的催促下起身,而亲兵叫醒吴超越的原因也很简单,清军发现太平军也在抓紧时间准备干粮和把辎重装车,似乎有连夜撤走的迹象,所以胜保要吴超越马上去中军大帐议事。吴超越闻讯不敢怠慢,连饭都顾不得吃,抓了两个大饼就赶紧去了已经北仓大营面见胜保。

  啃着大饼进到胜保的中军大帐,很不巧,正好赶上僧格林沁和胜保在吵架,昨天晚上不知道在那里躲了半夜的僧王爷也恢复了往常的威风八面,在胜保的面前只是大吼大叫,愤怒指责胜保昨夜对他的见死不救,还有事前没有告诉他全盘计划,导致他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孤军苦战,最终丢失营地和粮草辎重。胜保则愤怒指责僧格林沁推卸罪责,丢失营地丧师辱国,互相扬言要弹劾对方,争吵得不可开交。

  争吵间,僧格林沁还把矛头对准了从来就没看顺眼的吴超越,向吴超越质问道:“吴超越,你明明就是躲在保桓的营地里,为什么事前不把这件事告诉本王?你故意对本王隐瞒行踪,是什么目的原因?”

  “得了吧,僧王爷,下官敢告诉你不?”吴超越最不怕的就是和僧格林沁吵架,马上就反问道:“当初下官立军令状,有人向长毛告密要致我于死地,我献计用地道破城,又被长毛提前察觉,反过来设计害死了那么多百姓。这次下官对你隐瞒了行踪,长毛就上当受骗给了我军破城机会,为什么就能一举成功?这是什么原因,下官还想问你!”

  “吴超越,你……,你敢污蔑本王通匪?”僧格林沁的表情又变得气急败坏了。

  “僧王爷,你如果觉得下官是在污蔑你,你尽管上折子弹劾就是了!”吴超越毫不客气的反驳道:“下官现在没时间陪你打嘴仗,下官现在只知道是赶快追杀长毛要紧!王爷你有闲功夫,尽管去写折子弹劾下官好了,下官要急着为皇上和朝廷杀长毛平匪患!没时间陪你唠叨!”

  “你……。”僧格林沁全身发抖,指着吴超越连话都说不利落,“吴……,吴超越,你敢对本王……,如此,如此不敬!”

  “僧格林沁,你给本王闭嘴!”载垣那边彻底的忍无可忍,咆哮道:“你要是继续胡搅蛮缠,贻误军机,本王就要行使监军指责,收回你的兵权,把你抓起押到京城问罪!”

  爵位和血统都拼不过载垣,僧格林沁只能是铁青着脸闭上嘴巴,胜保则得意瞟了他一眼,然后又转向吴超越说道:“慰亭,从各种迹象判断,长毛很可能要跑,怎么办?”

  “大帅,下官认为绝不能让长毛向西跑!”吴超越指出道:“西面是直隶腹地,一旦让长毛向西流窜,稍有不慎让长毛占去一两座城池,马上就是重蹈天津僵持的覆辙,京畿重地同样日夜不得安宁。所以下官建议,我军主力应该把重兵放在西线,全力封堵长毛的西窜道路,逼着长毛向南走,我军随后追杀,逐口逐口吃掉长毛的殿后之军,也用路程和严寒气候耗垮长毛。”

  胜保点点头,认可吴超越这一建议,然后又皱眉说道:“逼着长毛向南远离京畿,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但山东一带的官军同样空虚,万一让长毛乘机在山东立足,那麻烦就大了。”

  “我倒喜欢这个局面。”吴超越先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然后才说道:“大帅,把长毛向南赶,虽然是有可能导致长毛乘机在山东立足,但这怎么都比让长毛在直隶流窜强,而且下官手中的洋炮炮弹勉强还算充足,只要别让长毛占据什么坚固城池,一般的营垒工事下官都有把握攻破,我军只需逐渐把长毛削弱到一定程度,聚而歼之绝不是没有可能。”

  “只能如此了。”胜保又点点头,然后问道:“慰亭,追击长毛的先锋,由你担任如何?”

  “下官愿往!”吴超越毫不迟疑的抱拳应诺,然后又说道:“但是大帅,下官麾下的练勇都是步兵,又要携带大量的重炮火炮,无法保证追击速度。大帅若要下官在追击战中逐步吃掉长毛,必须派一支骑兵给下官帮忙。”

  胜保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马上就命令心腹德勒克色楞率领一千骑兵随吴超越行动,并再三要求德勒克色楞一定得听吴超越的指挥,知道跟着吴超越打肯定有机会立功的德勒克色楞一口答应。然后胜保又迅速的调兵遣将,命令保桓与达明阿沿运河西岸南下,全力封堵太平军的西进道路,安排心腹托明阿率领一军给吴超越做后援,最后则是胜保自己亲自率领的主力。

  也是到了军中众将纷纷唱诺后,没被安排任务的僧格林沁才慌了手脚,忙厚着脸皮向胜保问道:“大帅,那本王呢?本王麾下的兵马,负责什么任务?”

  “僧王爷,你的兵马随本帅的主力南下,随时听候本帅的指挥调遣。”

  胜保不动声色的回答,结果僧格林沁一听马上就慌了,知道跟随胜保一起行动,肯定是仗他打人他死功劳让胜保拣,末了有什么黑锅还肯定是他背。不甘之下,僧格林沁赶紧借口他的麾下骑兵居多,要求单独行动,结果胜保当然是断然拒绝,吴超越却好心好意的说道:“大帅,僧王爷的话也有道理,他的麾下骑兵数量众多,放在后方是有点可惜,要不这样吧,不妨请僧王爷先行出发南下,抢在长毛前方,有机会就拦截长毛的南下道路,没机会就帮助南面的城池守城,不给长毛据城而守的机会。”

  听了吴超越的好心建议,僧格林沁的脸都有白了,胜保则是大为满意,马上就对僧格林沁说道:“僧王爷,慰亭的主意是不错,你看吧,你是愿意随本帅的主力一起行动?还是愿意象慰亭建议的一样,抢先南下去封堵长毛的南逃道路?”

  那怕是在一天之前,咱们的僧王爷都绝对不会挑起这个吃力不讨好的担子,但是现在没办法了,天津城是吴超越和胜保联手攻破的,胜保和吴超越打胜仗的时候,僧格林沁却是在丢盔弃甲,还把营地和粮草辎重都一起送给了太平军,如果再不想办法赶紧立些功劳,咸丰大帝再不削掉僧王爷的郡王爵位简直就是没天理了。所以尽管心中万分不满,僧格林沁还是硬着头皮接过了这个任务,好歹保住了将功赎罪的机会。

  口不对心的承诺一定依令而行的同时,僧王爷当然又恶狠狠瞪了吴超越一眼,吴超越则是微笑以对,心中暗道:“敢拿老子的婉贞小宝贝当炮灰,吃苦受罪还导致太平军突围成功的大黑锅,老子不推给你推给谁?!”

  一向烂到了极点的清军情报机构这一次总算是蒙对了一把,是夜二更时分,已经丧失了可靠立足地的太平军果然连夜展开了向南转移,骑兵在前方开路,主力携带辎重粮草居中,吉文元亲自率领精锐步兵殿后,准备暂避清军锋芒,另寻一处立足地等待援军。

  清军的斥候还是和往常一样烂,那怕是在近距离监视的情况下,直到三更初刻时,清军斥候才把消息送到胜保面前。胜保急令吴超越和德勒克色楞出兵追击,吴超越则料定太平军必有劲卒殿后,夜间追击就算追上也捞不到多少油水还肯定白白浪费士卒体力,所以吴超越要求德勒克色楞率领骑兵先行出发,追上太平军后不可与战,只需在开阔地遥遥尾随即可,拖住太平军的撤退速度,自军则继续休息,等天明后再发起追击。

  还别说,德勒克色楞还真记住了胜保的再三叮嘱,乖乖执行了吴超越让他当蓝领苦力命令,不过在成功咬住太平军尾巴后,鉴于太平军的行军速度相当之快,德勒克色楞难免又有些担心,“吴超越的步兵,能不能追上来?”

  德勒克色楞当然是太过小看了吴军练勇的机动能力,天色微明时,安排了炮营携带重型武器在后方行军,吴超越再亲自带着余下四个营的吴军练勇发起追击时,长时间接受负重行军的吴军练勇立即展现出了远超清军的行军能力,才用了一个上午时间,就在芦北口以南追上了吉文元率领的太平军后队。

  再然后,这个时代西方军队典型的锤砧战术出现,吴军练勇负责正面冲击,以先进武器击溃敌人,德勒克色楞马上带着骑兵砍杀队形混乱的太平军,收获颇为不小。吉文元努力收拢士卒重整军队时,清军骑兵立即后撤,轮换能打硬仗的吴军练勇上前和太平军拼命,等吴军练勇干乱太平军,德勒克色楞又马上带着骑兵上前刷人头。如此反复,轮换有序,把太平军打得是晕头转向,根本无法招架,也逼得李开芳被迫分出一支骑兵来给吉文元帮忙,费了不小的劲才稳住了已经岌岌可危的后军。

  本来太平军一度打算拿下静海立足,无奈胜保此前采纳吴超越的建议,已经提前让静海做好了守城准备,没给太平军一举破城的机会,后面的吴超越又追得太紧,还有运河西岸也已经出现了清军追兵。迫不得已,李开芳和吉文元只能是沿着运河继续向南,心不甘情不愿的继续远离他们其实根本没力量能拿下的北京城。

  原本李开芳和吉文元还打算靠连续急行军拖垮娇生惯养的吴超越,但他们很快就发现这完全就是痴心妄想,吴超越是娇生惯养身体一般不假,可骑着马行军并不是很累,吴超越还支撑得住,而吴超越麾下那些经过严格训练的吴军练勇更是让太平军和清军目瞪口呆,几百里路的急行军下来,竟然只有不到二十名伤兵掉队,被迫停下来与随后赶来的炮营会合。所以不管太平军如何的日赶夜赶,就是甩不掉象牛皮糖一样粘在他们尾巴上的吴超越,更找不到半点攻取沿途城池立足的机会。

  与之相反的是,太平军士卒的掉队和逃亡现象却严重得让人难以置信,后期加入太平军那些士卒或是体力不支,跟不上主力的行军速度,或是斗志士气崩溃,觉得再和李开芳混下去没什么意思,再或者就是故土难离,导致新附士卒纷纷掉队和成群结队的逃亡,每日逃亡者以千数计,辎重粮草也不断被迫放弃。结果这自然给了吴超越和德勒克色楞大刷人头猛抓俘虏的机会,就连僧格林沁也乘机拣了不少便宜,抓了许多俘虏砍了许多首级,写给咸丰大帝的奏折上也多少有了几个好看字眼。

  如此下来,经过六天多时间的急行军,当李开芳和吉文元率军抵达东光县南部的连镇时,从天津出发时的三万八千多太平军已经只剩下了不到两万人,且全部疲惫不堪,伤病情况严重。好在连镇小城好歹还有一道夯土城墙,勉强可以容身,同时镇上颇为富庶,小有粮食牲畜,所以李开芳也就在连镇驻扎休整了一个晚上,等到吉文元率军随后赶到,然后又赶紧凑在一起商量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历史上太平军曾经凭借连镇小城坚守了十个月零两天,但考虑到死对头吴超越的火炮之恐怖,李开芳没敢象历史上一样把赌注全部押在连镇小城,也很直接的对吉文元说道:“吉兄弟,连镇这里的粮草情况虽然不错,但城池太小,超越小妖的妖炮又太厉害,再怎么修筑土木工事都作用不大,不可能长期坚守,只能暂时立足。”

  吉文元点头,说道:“不错,我们要想固守待援,绝不能指望连镇小城,只能是找到一处可以克制超越小妖妖炮的坚固城池立足,才有希望等到东王派出的援军。”

  “吉兄弟,我的意思是……。”李开芳的神情有些犹豫,说道:“因为超越小妖追得太紧,我们一直没机会腾出手来夺取城池,战术如果不做改变,只怕我们永远都没这样的机会。”

  虽然李开芳没有直接说出他的真正打算,但是和李开芳相处了那么长时间,光是看到李开芳的迟疑神色,吉文元就已经明白这事肯定不简单。再细一盘算后,同样勇谋双全的吉文元就猜到了李开芳的意思,主动说道:“李丞相,你是不是想让我留在连镇坚守,暂时牵制住清妖主力和超越小妖,为你南下夺取可靠立足地争取时间?然后我再率军突围去和你会合?”

  李开芳神情凝重的点头,说道:“吉兄弟,如果不是形势所迫,我……。”

  “李丞相,不用多说了,我明白。”吉文元打断李开芳的话,飞快说道:“就这么办!我率领一军留守连镇,牵制超越小妖,你带兵先行,去寻找可以立足的坚固城池,打下来以后给我送信,我突围去和你会合!”

  李开芳凝视吉文元许久,半晌才说道:“我只带两千精兵先行,余下的弟兄全交给你。记住,一定要活着来和我会合。”

  PS:别觉得李开芳带走的兵马太少,清代档案明确记载,李开芳只带了六百三十人就杀出了清军的连镇包围圈,神速拿下了三百多里外的高唐县,然后胜保集结数万清军打了九个多月都没打下高唐,末了还赔上顶戴花翎被发配新疆。

  顺便说一句,胜保滚蛋咱们僧王爷终于如愿以偿当上前线总指挥后,在太平军主动放弃高唐南下的情况下,继续带着几万清军围攻李开芳剩下的五百来人,征调民夫以人力灌水淹没冯官屯,洪水把太平军将士的腰部都泡得生蛆,只用了区区八十五天时间,就成功歼灭了李开芳的全部人马!由此可见,大清名将僧王爷确实要比败保强出不止一点半点!(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7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