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扶不起的阿斗

第一百一十四章 扶不起的阿斗

  下定了决心要拿吉文元的脑袋换功劳,吴超越也就没再客气,马上着手研究起了攻打连镇的战术,然而仔细勘探了地形和审问了投降俘虏后,吴超越却又很快发现,连镇小城其实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攻破。

  攻打连镇最大的麻烦是太平军的地下工事,据俘虏交代,早在清军修筑围城工事之前,太平军就已经在连镇城内挖掘了大量的地下工事屯粮驻兵,吴军炮火虽然摧毁了城内大部分的房屋,太平军的地下工事却损失不大。而炮战结束后,太平军又在城墙下方埋设了大量地雷,同时在城内修筑了许多明暗地堡专门用来打巷战。除此之外,汲取了天津西门的教训,在无法堵塞城门通道的情况下,太平军干脆在每道城门的两旁都修筑了两座地堡,以火力封锁道路!

  掌握了这些情况,吴超越和赵烈文通过分析认为,那怕是出动吴军练勇当先锋,正面强攻拿下连镇的把握也不是很大,而且进城后的巷战也肯定会让吴军练勇付出惨重代价,所以吴超越很快就打消了正面强攻的念头,决定故技重施,设法引诱太平军离开工事保护,在野战中收拾太平军。

  如果换成了平时,想把已经吃亏上当多次的吉文元骗出来当然没有那么容易,不过现在凑了巧,李开芳正几次三番的派人与吉文元联系,要求吉文元突围去高唐与他会师,想让吉文元出来只要故意李开芳的使者放进连镇就行,唯一让吴超越操心的其实就是如何在野战中全歼太平军。但是这点问题也不是很大,连镇到高唐足足三百多里的距离有的是吴超越发挥的空间,所以吴超越很快就和赵烈文商量出了一个步骑结合、层层设伏的战术计划,并自信就算全歼不了太平军,起码也能杀敌大半,且把残余敌人打成一群散兵游勇。

  再接下来,让吴超越万分诧异的事发生了,当吴超越找到胜保献计进言时,就连不懂军事的载垣都已经拍案叫好了,素来对吴超越言听计从的胜保却一反常态,迟疑着说道:“慰亭,这么做是不是太冒险了?故意让李开芳和吉文元两个匪首取得联系,如果真让吉文元带着长毛乱匪突围成功,到了高唐和李开芳会师怎么办?”

  “大帅放心。”吴超越拍着胸口说道:“长毛向南突围,首先必须就得经过下官的防区,下官可以担保,拦截战中就算下官灭不了长毛,至少也能让长毛付出惨重代价。到时候大帅你只要派遣骑兵先行南下,拖住长毛的行军速度,再派主力随后掩杀,下官敢立军令状,一定能穿插迂回到长毛的前方再次设防,堵住长毛再杀他一个屁滚尿流!如此不消两次,歼灭连镇长毛十拿九稳!”

  “大帅,慰亭的主意不错。”载垣附和道:“把长毛引出来发挥慰亭兵强将勇的优势,层层设伏野战破敌,是比让我们大清的将士去正面攻坚强得多。”

  胜保万分犹豫,虽然也觉得吴超越的建议可行,但是一想到这么做功劳几乎都是吴超越的,胜保却又开始动摇。盘算了许久后,胜保才说道:“慰亭,你的办法是不错,但是太冒险了,我们好不容易才迫使长毛分兵两地,形成各个击破的有利局面,最应该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把长毛彻底歼灭,你的战术计划还是太冒险了一些。”

  说罢,胜保也不理会载垣的一再劝说,又说道:“这样吧,慰亭,你让我考虑考虑,然后再给你答复。”

  虽然很是不明白胜保还要考虑什么,但是为了维持与胜保的友好关系,吴超越还是选择了尊重胜保的意见,没有坚持让胜保立即采纳自己的战术计划。然而令吴超越没有想到的是,当天下午,胜保又突然命令清军在连镇城外修筑炮台,准备居高临下炮轰连镇小城,结果听到了这个消息,吴超越马上就心叫不妙,暗道:“胜保脑袋进水了?太平军的地下工事连我的苦味酸炮弹都破不了,他的实心炮弹能有屁用?”

  为了阻止胜保犯糊涂,吴超越不得不再次去拜见胜保,力劝胜保不要白白浪费时间和火药,可惜胜保却坚决不听,一口咬定这么做是为了向太平军施加心理压力,逼迫城里的太平军大量投降,说什么都不肯听吴超越的逆耳忠言。吴超越一时也没转过弯,对胜保的决定是莫名其妙,万分不解。

  最后,还是赵烈文给吴超越破解了迷津,回到营地把情况经过告诉了赵烈文后,赵烈文只稍一盘算,马上就对吴超越说道:“慰亭,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胜大帅十有**是对你生出了妒忌,觉得你立的功劳太多,抢他的风头也太多,所以想稍微打压一下你了。”

  吴超越恍然大悟,但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说道:“我和胜保的关系一直不错啊,每次的功劳也有他的份,他不至于这么想吧?”

  “呵呵,慰亭,你还是实诚了一些。”赵烈文笑笑,说道:“胜大帅是和你关系不错,但是他也为他自己考虑,他之前不过是在江南大营帮办军务,之所以当上钦差大臣中原官军总指挥,完全是因为向荣当初对长毛北上的意图分析错误,觉得长毛北上不过是想拿下安徽北部的产粮区,这才派胜保率军追击阻拦。”

  “那曾向长毛竟然长驱直入直接打进中原,胜保追进中原时,皇上为了中原官军不至于群龙无首,这才临时决定让胜保担任前线总指挥,统率指挥前线诸军,运气好才当上全军主帅,还不争气经常打败仗,得了一个败保的外号。所以僧格林沁才一直对胜保不服气,说什么都想把他取而代之。”

  说到这,赵烈文又笑了笑,说道:“之前胜大帅和你关系好,很大一个原因也是因为僧王爷的咄咄逼人,他不得不和你抱团取暖。现在僧格林沁的郡王爵位已经没有了,人又远在高唐,不敢嚣张也没办法嚣张了。没有了这个强劲对手,胜大帅能不为他自己考虑一下,赶紧多捞些功劳,抵消他之前那些过失,也顺便多升升官,发发财?”

  吴超越沉默倾听,直到赵烈文说完之后,吴超越脸上却露出点笑容,微笑说道:“也好,既然胜大帅这么喜欢抢功劳,那就让他抢去好了,只要别让我去攻坚,他喜欢怎么抢都行。”

  觉得胜券在握,胜保也没打算再让吴超越去拣便宜,把炮台匆匆修好后,胜保迫不及待的就调集大量火炮炮轰连镇城内。结果还别说,这一手还真的逼得许多意志不够坚定的太平军新兵逃出城外投降,胜保自然也更加骄狂,益发认定连镇小城弹指可破,还马上布置起了攻城战术,安排心腹托明阿担任先锋发起攻城。

  原本吴超越还认为残酷的事实很快就能抽肿胜保的小脸蛋,但吴超越这次失算了,老奸巨滑的吉文元看到来攻城的只是普通清军,马上就调整战术,故意没有去死守城墙防线,故意让清军杀上了连镇城墙,把清军引进了城里打巷战。结果这么一来,凭借大量挖掘修筑的地下工事,太平军反倒杀死杀伤了更多的清军士兵——清军士兵在城里跑都没地方跑,踏梯越墙往城里补充兵力又速度太慢,被暗堡中的太平军火枪打得是鬼哭狼嚎,抱头鼠窜,不得不赶紧退回城墙上,太平军又沿着城墙两翼包抄杀来,不费吹灰之力又轻松收复了之前故意让出的城墙阵地。

  吉文元这么做还收到了一个意外效果,那就是看到自军士兵只用一个冲锋就杀了连镇城内后,胜保兴奋之余也益发认为仅凭自军之力足以破城,为了独吞大功更加不肯调遣吴军练勇参战。结果虽然清军先后两次杀进城内都被撵了出来,但胜保还是觉得破城在望,根本就用不着吴超越帮忙。

  胜保自信满满,做梦都想赶快回京进军机处的载垣却是心急如焚,一再建议胜保调遣吴超越率军参战,但胜保为了独吞功劳却根本不听,被载垣逼得急了,胜保还狡辩道:“王爷,奴才是为了确保全歼长毛才这么做,把慰亭的精兵留下,等我们把长毛从城里赶出来,正好给慰亭一战破敌的机会。不然的话,除了慰亭之外,我军谁有把握拦住长毛的拼死突围?”

  觉得胜保说的话有道理,载垣这才闭上嘴巴,然而一天时间的攻城下来,载垣却又发现情况不对了,清军先后三次杀进城内都没能拿下城池,相反士卒死伤还突破了千人大关。觉得这其中肯定有问题,载垣便跑到了吴超越的面前打听原因,而吴超越也没客气,直接就对载垣说道:“王爷,长毛是在故意诱敌,连镇那道夯土城墙高不到一丈,厚只有四五尺,没箭垛没女墙,在防御战中根本起不了多少作用,与其冒着被枪炮射中的危险死守城墙,倒还不如故意把我军引进去打巷战,发挥他们的近战所长。”

  载垣似懂非懂的点头,然后又问道:“慰亭,你依你之见,我军应该如何破敌?”

  “王爷,如果想尽快破敌和减少我军士卒伤亡,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之前说那个。”吴超越答道:“故意让高唐长毛和连镇长毛取得联系,引诱连镇长毛突围南下,然后野战破敌。不然的话,即便是下官率军攻城,也没把握一战拿下连镇。”

  载垣点了点头,然后载垣也没犹豫,回营后就跑到了胜保的面前复述吴超越的原话,建议胜保放弃把握不大的正面强攻,采取吴超越所提出的诱敌战术。结果载垣不这么说还好,听说吴超越把他的战术计划指责得一无是处之后,原本还想尽量与吴超越保持友好关系的胜保心里顿时就大不舒服了,暗道:“本帅凭什么要听你的?按你的那个战术计划,就算成功,功劳还不都是你的?本帅辛辛苦苦的统兵作战,还不都是为你做嫁衣啊?”

  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把载垣搪塞过去后,胜保越盘算越不是滋味,知道自己如果能够迅速拿下连镇还好,但如果稍微拖延几天,监军载垣肯定会用密折向咸丰大帝打小报告,到时候咸丰大帝很可能会对自己重新生出不满,还很可能会直接下旨逼迫自己采纳吴超越的战术计划。所以胜保心里忍不住开始琢磨,“该怎么让载王爷站在我一边,别去上密折坏我的好事呢?”

  非常之巧,第二天上午,当胜保正在琢磨如何破城抢功的时候,又一个钦差大臣突然带着咸丰大帝的圣旨来到了连镇,胜保开始还以为是给自己来传旨了,赶紧让人布置香案准备接旨。结果那钦差却十分尴尬的告诉胜保,说道:“胜大帅,你误会了,下官是来江苏道台吴超越传旨的。”

  “什么内容?”胜保赶紧问道。

  “惠王爷向皇上进言,说吴大人麾下的将士都是南方人,远离家乡水土不服,饮食也不习惯,请皇上给吴大人以特别优待,鼓励吴大人和他的麾下将士精忠报国,尽快破敌。”那传旨钦差如实说道:“所以皇上让下官给吴大人送来一批酒肉犒赏,酒全是南方的黄酒,还特别派了几个江淮厨子来给吴大人他们做饭,让吴大人他们可以在这里也吃到家乡菜,以示皇上对他们的关爱体恤。”

  听到这话,胜保的心里当然是酸水泛滥,也全然没有留心到出这个馊主意的人正是僧王爷的后台奉命大将军绵愉,只是强笑着让亲兵收起香案,派人给那钦差带路去吴超越的营地传旨,然后怒火冲天的下令发起攻城。

  这一天的攻城结果比头一天的攻城还惨,妒火中烧的胜保为了确保一战下城,出动的军队数量相当庞大,还同时向连镇东南北三门发起进攻。吉文元则随机应变,立即调整战术,故意坚守城墙吸引清军大量聚集在城墙脚下,然后立即点燃地雷引线,太平军此前大量埋设的地雷同时爆炸,清军的伤亡自然也惨重到了无法再惨重的地步。而太平军乘机出兵反扑,胜保被迫收兵后,载垣自然也马上跑到了胜保的面前,要求胜保马上调整战术,采取吴超越的战术。

  还是找借口暂时打发了载垣,胜保是既发火也有一些发愁,但又一道公文又突然送到了胜保的面前——已经被降爵一等的僧格林沁奏报,说是高唐城池太过坚固,长毛凶悍又死守城池不出,他的兵力太少根本无法破城,请求胜保给他派遣一支援军,补强兵力。

  得意狞笑了僧格林沁也倒了大霉,胜保突然灵机一动,心中暗道:“为什么不怕慰亭派去增援僧格林沁?他和僧格林沁一直都是不共戴天,到了高唐肯定是互相掣肘互相扯后腿,到时候慰亭打不下高唐,本帅在这里攻破连镇,皇上和朝廷还会怎么看我和他?”

  虽然动了这念头,但还好,胜保始终还能保持冷静,知道打硬仗还是吴超越靠得住,只是动心却没有下定决心。然而很可惜,咱们僧王爷玩权谋手段比打仗的本事是强得太多了,很快的,一个收过佟鉴厚礼的胜保亲兵就又跑到了胜保的面前密奏,说是军中传言,吴超越看到清军攻城失败后哈哈大笑,还说什么果然还是没他不行。

  彻底的忍无可忍了,胜保也没再迟疑,马上就把吴超越叫到了面前,吩咐吴超越率领吴军练勇南下帮助僧格林沁攻打高唐,吴超越一听大惊,忙说道:“大帅,下官没听错吧?让下官去增援高唐,那连镇这里怎么办?”

  “慰亭,你没听错。”胜保微笑说道:“放心去高唐吧,连镇这里你不必担心,本帅亲率主力在此,长毛就是插上翅膀也飞不出去,你只管替我尽快想办法拿下高唐就行,僧格林沁可根本指望不上。”

  说罢,胜保还又十分体贴的说道:“对了,到了高唐后,本帅允许你与僧格林沁各行其事,不必听他指挥,遇事商议而行即可。这么一来,他就算想给你穿小鞋,也没这个机会了。”

  知道胜保是想把自己故意调开,独吞连镇大捷的功劳,也知道胜保让自己和僧格林沁各行其事,实际上是想自己和僧格林沁互相掣肘,天天扯皮最终一事无成。但吴超越并没有点破,只是老老实实的抱拳领命,道:“下官遵命,下官这就去准备出发,明天向高唐开拔。”

  微笑着送走了吴超越后,胜保在中军大帐里当然是笑得无比开心,但胜保绝对是做梦都想不到的是,吴超越在回营的路上其实笑得比他还开心,“不错,吉文元这次有希望突围成功了,李开芳那里也得想办法让他尽快突围。”

  胜保也肯定没有想到的是,收到他派遣吴超越率军南下增援高唐战场的消息后,他的死对头僧格林沁先是愕然呆滞,然后居然放声大笑,“胜保狗奴才,本贝子就知道你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但本贝子真没想到,你这个狗奴才竟然能蠢到这地步,自毁长城自己砍去左膀右臂,自己找死到了这个地步,就是老天爷也救不了你啊!”

  狂笑过后,火线出炉的固山贝子僧格林沁考虑到自家处境,还生出了这样的心思,“是否应该主动派人和吴超越那个小蛮子联系下,看看能不能和他联手抢在胜保那个狗奴才之前,拿下高唐城,光复本贝子的郡王爵位?”

  动心归动心,咱们的僧贝子好歹还要些脸皮,又曾在吴超越面前说出过不死不休的话,盘算再三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决定等吴超越先表示态度再说,吴超越如果为了立功受赏愿意抛弃前嫌和僧贝子携手合作,咱们僧贝子当然可以考虑。但吴超越如果还是不识好歹,僧贝子就只能是按照原订计划行事,更进一步离间吴超越和胜保之间的关系,让他们反目成仇,两败俱伤!(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7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