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十日断肠散

第一百一十五章 十日断肠散

  监军载垣还是到了第二天早上才知道胜保派遣吴超越到高唐战场增援的事,大惊之下,载垣来不及去质问胜保原因,打马直接来到吴超越军前,要求正在向南开拔的吴军练勇暂停前进,然后才向吴超越问起事情经过。

  再这件事上毫不理亏,吴超越当然是把情况如实相告,说明自军是因为胜保下令才被迫离开连镇战场,载垣则是听得几乎把肚皮气炸,当着众人的面就破口大骂了起来,“败保!真不愧是皇上骂的败保!这个狗奴才是脑袋进水了,还是猪油蒙心了?没有上海团练冲锋陷阵,没有慰亭出谋划策,我们能夺得回天津,把长毛主力困得在连镇?现在只差最后一步了,他居然要把上海团练调走,他是傻子二百五?”

  “慰亭,你不能走!你给我等着,本王这就去见胜保,叫那个狗奴才把你留下!”

  “王爷,请等等。”

  吴超越拦住了怒不可遏的载垣,向载垣拱手说道:“王爷,你的好意下官心领了,但是为了朝廷大局,我军的内部团结,还是让下官走吧。”

  载垣有些不明白吴超越这话是什么意思,吴超越耐心解释道:“王爷,胜大帅要下官离开连镇战场的态度十分坚决,就算王爷你行使监军职权,强迫大帅收回军令把下官留下,下官与胜大帅之间也不可能再象以前那样和谐相处,将帅不和互相猜疑,迟早会重蹈之前大帅和僧王那样的覆辙,贻误皇上和朝廷的大事。所以,还是让下官走吧。”

  “是啊,王爷,让我们走吧。”旁边的迂腐秀才黄植生也壮着胆子说道:“吴大人昨天晚上对我们说得很清楚,胜大帅觉得连镇这边已经是稳操胜算,用不着我们再上阵杀敌。我们与其强留下来和友军分功,引起军中矛盾,倒还不如去高唐继续杀贼,既可以继续为皇上和朝廷效忠,又可以避免造成与友军不和,误了朝廷大事。”

  听了吴超越和黄植生这番漂亮得不能再漂亮的话,载垣为难万分,半晌才说道:“慰亭,那你走了以后,连镇这边的战事出现反复怎么办?”

  “王爷放心,大帅既然决定把下官调往高唐参战,说明他对连镇这边的战事已经有了他的把握,想来已经不会有什么大碍。”

  吴超越振振有辞,又说道:“但王爷,请切记一点,下官离开后,绝不能再用下官之前提出的诱敌突围之计,长毛凶悍,除了下官之外,恐怕再没有一支军队能够佻得起正面拦截和穿插包围的重担,继续采取四面围困长毛的战术才是上策。这么一来,就算连镇长毛一时难以歼灭,等下官攻破了高唐长毛之后,也可以马上回师来破连镇长毛。”

  载垣再不说话,只是拍了拍吴超越的肩膀,说道:“慰亭,肃中堂没看错你,你确实是朝廷未来的栋梁之材,你放心,今天的事,本王会向皇上如实奏报。”

  吴超越道谢,又向一直处得不错的载垣行了一个礼,然后立即率军向南开拔,结果也是到了走远时,赵烈文才凑了上来,低声说道:“慰亭,刚才你在载王爷面前的话有些多了,刚才又人多眼杂,胜大帅如果知道你说的那些话,恐怕心里对你只会更不舒服,说不定还有可能做出什么冲动的事。”

  吴超越沉默不答,脸上神色平静,心里却是在微笑,“这正是我希望的目的,胜保不冲动不犯傻,吉文元那来的突围机会?”

  如吴超越所愿,吴超越在载垣面前说的那些话,果然被有心人很快就捅到了胜保的面前,胜保听闻后也果然没有什么愧疚,更没感动于吴超越的识大体顾大局,反而还有些恼羞成怒,也益发坚定了仅凭自军之力攻破吉文元的决心。这是后话,暂且略过不提。

  率领吴军练勇刚离开连镇,吴超越当然是马上就琢磨起了在高唐战场上该怎么打,不过吴超越考虑的并不是如何破城歼敌,而是如何逼迫李开芳弃城南逃——还最好是在吴军练勇抵达高唐前就弃城南逃。然而很遗憾的是,对高唐那边的情况几乎是一无所知,情报支持严重不足,光靠凭空猜想,吴超越当然想不出什么靠谱的办法达成这一目的。

  心中犯着难,不知不觉间,吴军练勇已经开拔到了直隶与山东交界的桑园镇,因为战事需要,清军此前已经单独分出一军驻守在此,带队的绿营把总看到吴军到来,又看到吴超越那面张牙舞爪的吴字大旗,马上就屁颠屁颠的跑到吴超越的马前行礼问安,极尽谄媚。吴超越见他似乎识得自己,便随口问了他的来历,那把总如实答道:“回吴大人,小的是直隶绿营副将史荣椿史将军的部下,也曾参与过天津大战,所以识得大人你的威颜。”

  “史副将的部下?”吴超越对那个史荣椿倒是有点印象,便又随口问道:“那你怎么被调到这里来驻扎?”

  “拦截长毛信使。”那把总如实答道:“高唐长毛为了和连镇长毛取得联系,几次派人化装成百姓北上送信,上面为了拦截长毛信使,就让小的带兵来这里驻扎,专职负责盘查来往行人。”

  吴超越点点头,刚想追问那把总是否有什么收获,不曾想那把总却突然问道:“吴大人,连镇那边的仗是不是已经打完了?吉文元那个匪首抓到了没有?”

  “你问这个干什么?”吴超越疑惑反问道。

  “吴大人,难道连镇那边的长毛还没杀光?”那把总比吴超越更疑惑,说道:“吴大人你是长毛克星,又是我们大清军队最能打的名将,你亲自率军南下,难道不是说明连镇的长毛已经被你杀光了吗?”

  吴超越一听笑了,刚想否认,但话到嘴边,吴超越又心中一动,忙改口问道:“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那把总稀里糊涂,但又对吴超越颇为尊敬,便复述刚才的问题道:“小的谁,吴大人你是长毛克星,我们大清的第一名将,你亲自率军南下,说明连镇那边的仗已经打完了,吉文元那帮长毛也被你杀光了。”

  吴超越的神情有些愕然,回过神来后,吴超越露出了开心笑容,随手拿出一把吴大洋递给那把总,笑道:“你的话提醒了我的一件大事,赏你的,对了,能不能再给我帮一个忙?”

  “多谢吴大人,多谢吴大人。”那把总欢天喜地的接过吴超越的赏赐,又赶紧说道:“吴大人要小的做什么,请尽管吩咐,小的愿为大人赴汤蹈火。”

  “不用你赴汤蹈火。”吴超越微笑说道:“替我放出风去,让越多的人知道越好,就说连镇那边的长毛已经比我们杀光了,吉文元的脑袋也被我亲手砍下来了,现在我要先去高唐拦截长毛的逃命道路,等我们的主力抵达高唐,再彻底全歼长毛,记清楚了没有?别怕将来有人追究你,我会替你担着。”

  那把总赶紧点头,表示自己已经记住吴超越的吩咐,也拍着胸口保证一定替吴超越把风声放出去。而吴超越把他打发走了以后,又马上把赵烈文叫到面前,吩咐道:“惠甫,替我写道书信给僧格林沁,告诉他,他如果想尽快攻破高唐长毛,换回郡王爵位,我愿意和他携手合作。再告诉他,仅凭我和他手里的兵力,直接拿下高唐城几乎没有半点希望,想破敌的话,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放出风去,就说连镇的长毛已经被我军全歼,我是先锋马上就到高唐,我们的主力随后就能抵达高唐战场,诱使长毛出城野战破敌。”

  赵烈文应诺,然后又问道:“慰亭,僧格林沁是否愿意配合姑且不论,但如果僧格林沁配合了,长毛又乘着我们还没抵达高唐战场,提前突围跑了,那我们怎么办?”

  “我们用得着怎么办?长毛是从我们的防区突围跑的吗?”

  吴超越微笑反问,赵烈文恍然大悟,忙向吴超越竖起了大拇指,称赞了一句吴超越越来越阴损缺德,然后赶紧提笔做书,派快马携带书信先行南下去和僧格林沁联系,吴超越又吩咐吴军练勇沿途散播连镇太平军已被歼灭的谣言不提。

  次日正午,吴超越的书信顺利被快马送到高唐,递交到了僧格林沁的面前,僧格林沁览信后迟疑难决,不得不向一干部下征询意见。然而令僧格林沁诧异的是,包括他几个成天在背后衷心希望吴超越全家不得好死的心腹在内,竟然都表示应该抛弃前嫌与吴超越携手合作,也帮助吴超越散播谣言,动摇太平军的军心促使敌人弃城。其中新近带着圆明园守军来给僧格林沁帮忙的礼部侍郎瑞麟还这么说道:“僧贝子,下官知道你之前和吴超越屡有不和,但国事为大,吴超越区区一个道台都能以朝廷大事为重,主动愿意表示与你携手,更何况你还是朝廷的固山贝子?”

  “贝子爷,瑞大人的话有道理,高唐城池颇是坚固,急切之间谁也无法攻下,但如果吴大人的妙计得手,促使长毛弃城逃命,那我们不但可以避免攻坚苦战,还可以在过年前把光复高唐送回京城,皇上闻讯必然龙颜大悦,到时候皇上高兴了,我们还不是也一样高兴?”

  听了瑞麟和几个心腹部下的建议,又考虑到想要恢复郡王爵位必须要靠战功换取,僧格林沁一咬牙一跺脚,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吩咐道:“马上依计而行,让军士大声欢呼呐喊,就说我们已经全歼了连镇长毛,也砍了吉文元的脑袋,吴超越正在率军过来增援我们,等我们的主力到了,就可以高唐的长毛也全部杀光宰绝!记住,真相只能有我们几个人知道,连我们的士兵都必须隐瞒!”

  按照僧格林沁的命令,清军各级将领马上组织各营兵士和地方乡勇大声欢呼,散播吉文元军已经全军覆没的谣言,结果谣言也很快就传进了近在咫尺的高唐城中,送到了始终无法与吉文元取得联系的李开芳面前。

  如果是换成了其他清军与吉文元对阵,李开芳肯定是对这样的传言嗤之以鼻,但是没办法,这一次和吉文元对阵的偏偏是老对手吴超越,与吴超越交手过多次,知道吴超越有多难缠多狠毒,又亲眼看到了吴军练勇西洋火炮的恐怖可怕,李开芳再怎么对吉文元有信心,难免也有一些提心吊胆。为了谨慎起见,李开芳自然是一边派人继续打听消息真假,一边再次安排使者秘密北上,去侦察北面的真正动静。

  借着夜色掩护,两个化装成普通百姓的太平军密使分头出城,其中一个叫杜有仲的侥幸摸过了清军封锁线得以北上,但是很不幸,好不容易越过了马夹河继续北上时,杜有仲却因为广西口音被人认出,在恩县西南的肖河庄一带被当地的乡勇擒获,还被搜出了藏在身上的李开芳密信。

  再接下来,肖河庄乡勇当然是兴高采烈的押着杜有仲到恩县城里请赏,然而就在恩县的县令审问杜有仲口供的时候,城外却突然传来消息,说是吴超越已经率军抵达了恩县城外,县令不敢怠慢,赶紧把杜有仲暂时收监,带着县中其他低级官员出城迎接吴超越。而杜有仲则始终一言不发,心中做好受死准备,同时也祈祷天父保佑,能让自己的同伴逃出生天,把重要消息带回高唐。

  再然后,很奇怪的事发生了,过了不短的一段时间后,杜有仲又突然被衙役提出了大牢,五花大绑的押出了城外,押到已经在城外立营的吴军练勇营中,还直接被押到了吴超越的中军大帐中,押到了双手沾满农民起义军将士鲜血的吴超越面前。

  进帐后,吴军练勇当然要强迫杜有仲向吴超越跪下,杜有仲则宁死不屈,任由吴军练勇如何踢打就是直立不跪。见此情景,吴超越先是挥手叫住自军练勇,然后还起身过来亲手为杜有仲松绑,微笑着对杜有仲说道:“这位壮士,我知道你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也喜欢你这份宁死不屈的性格,但你还执迷不悟做什么?你难道不知道,连镇的长毛已经被我们大清的官军杀光宰绝了,吉文元那个匪首也被我亲手打死,李开芳在高唐城里已经是孤立无援,象秋后的蚂蚱,蹦达不了几天了?”

  杜有仲昂着头不说话,吴超越则笑得更加亲切,温和说道:“壮士,本官是爱才之人,尤其喜欢忠勇义士,你如果坚持不降,我也不勉强你,还会给你一个痛快。但你如果愿意悬崖勒马,浪子回头,本官可以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只要替我回高唐城办一件事,本官不但不会杀你,还会上表朝廷,请朝廷给你封赐官职,让你也当上大清的官员。”

  “回高唐城?”杜有仲心中一动,犹豫了一下,杜有仲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要我回高唐城做什么?”

  “这个现在你还没必要知道。”吴超越微笑说道:“现在本官只问你一句,愿不愿意投降?”

  眼珠子转了几转后,杜有仲还是违心的向吴超越双膝跪下,磕头表示愿意投降,还赌咒发誓终身效忠大清朝廷,吴超越大喜,亲手搀起杜有仲好言安抚,又叫人拿来酒肉赏赐给杜有仲。而杜有仲为了获得吴超越的信任,也老实交代了自己的姓名身份,还有招出了关于高唐太平军的许多军情,吴超越听得连连点头,然后先是随意给杜有仲许了一个八品官职,又叫人拿来了一小瓶药,微笑说道:“杜壮士,这是本官用高价从洋人那里买的药,叫做十日断肠散,吃下去以后,如果十天之内不服解药,就会肠断肚穿,死得苦不堪言。”

  杜有仲没做任何犹豫,马上就拿起了那瓶药,把里面的黄色粉末和酒吞下,吴超越见了更是大喜,忙又好生夸奖了杜有仲许久,然后才说道:“杜壮士,我知道你是替李开芳来刺探我军动静,我只要你把一个假消息带回高唐城,告诉李开芳,就说吉文元确实并没有死,正带着一些残军在向南突围,目前被我们包围在了马夹河北面的肖河庄一带,需要高唐长毛出兵增援接应,然后你再力劝李开芳亲自带兵来救吉文元就行了。”

  听了吴超越的话,杜有仲心中当然是狂喜万分,立即跪下表示一定完成吴超越的任务,吴超越更是大喜,忙又亲手搀起了杜有仲,再次好言宽慰了许久,然后才派人连夜护送杜有仲南下,让杜有仲返回高唐传递虚假军情。同时为了帮助杜有仲取信于李开芳,吴超越还把此前从杜有仲身上搜出的书信也交还给了杜有仲,且无比细心的把火漆重新烙好。

  再然后,无比悲壮的一幕自然就出现了,在明知道自己服下了断肠毒药只有十天可活的情况下,当天深夜回到了高唐城后,杜有仲还是流着眼泪向李开芳道出了事实真相,李开芳闻言也忍不住泪如雨下,与舍命诈降的杜有仲抱头痛哭了一场——文化程度不高,李开芳和杜有仲当然都对那个什么十日断肠散信之无疑。同时还因为心理作用的缘故,杜有仲还觉得自己全身都不舒服,怎么都象是中了剧毒的模样。

  人品卑劣的吴超越在太平军的面前信用已经为负值,无论说什么话太平军都只能是反过来听,但越是这样,结合其他渠道收集到的情报,李开芳就越是相信连镇太平军已经被清军全歼,好兄弟吉文元也已经被吴超越亲手杀害。再考虑到太平军目前的窘迫处境,高唐城里为数不多的粮草,李开芳一咬牙,终于还是颁布命令道:“传令全军,立即准备突围南下,黎明时从东门出城!撤回淮南和我们的主力会合,等将来再为吉兄弟报仇!”(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7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