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灯下黑

第一百一十七章 灯下黑

  作茧自缚,悄悄放水倒是放成了,但吴超越没有想到的是,为了对付已经逃进山脉地区的几百名太平军残兵,咸丰大帝居然要他继续留在济南,帮着载垣继续围剿太平军残部,让吴超越想尽快从北方战场抽身的打算落了空,也彻底粉碎了吴超越带着冯婉贞回上海去给买办爷爷一个惊喜的美梦。

  吴超越不敢抱怨,也没空去抱怨,因为收到咸丰大帝这道旨意的那天,尊师重道的吴超越正在自军营地新建的灵堂中嚎啕大哭——痛哭自己失去了从没见过面的著名师兄江忠源!

  江忠源是在李鸿章的老家庐州城被太平军干掉的,也是被猪队友陕甘总督舒兴阿坑死的,太平军合围庐州城,江忠源的弟弟江忠濬(音同浚)带着救兵打到庐州城外已经只有五里处了,却因为舒兴阿的惧战不前,导致江忠濬后力不继被太平军杀败,接着太平军用吴超越对付天津城的手段用火药炸开庐州城门,杀入城内干掉了刚当上安徽巡抚没几天时间的江忠源。

  消息传到了吴超越的面前后,无数次被猪队友拖累的吴超越既是物伤其类,又为了骗取重情重义的好名声,就征得载垣同意,在军营里摆设了一座灵堂遥祭江忠源,赌咒发誓一定要为这个从没见过面的师兄报仇雪恨。载垣和清军诸将纷纷过营祭奠,山东巡抚崇恩和济南知府陈宽等地方官员也都装模作样的跑来磕头上香,还全都对吴超越的尊师敬长和情义双全赞不绝口,给吴超越的伪善之名又增添了几分光彩。

  再然后,当传旨钦差恰好把册封吴超越为江苏按察使的圣旨送到吴军营地后,小小年纪就位居正三品的吴超越自然马上又成了众人恭喜和阿谀谄媚的对象,在场的满清文武官员或是羡慕,或是嫉妒,嘴上说的全是恭喜升迁的漂亮话,逼着吴超越不得不再掏腰包,摆设酒席感谢这些文武同僚,好不容易才把这些白吃白喝还口不对心的豺狼饿虎打发走。

  也是在送走了载垣和崇恩为首的满清官员后,吴超越才撕去伪装,冲着赵烈文抱怨道:“真不知道朝廷和皇上是怎么想的,区区几百长毛余匪,还一定要我继续留在山东助剿,找不到长毛踪迹我们再能打又有什么用?对付这点残匪,把山区周边坚壁清野让地方官府负责不就行了?何必一定要把我们留下?”

  “从长远来说,朝廷这个决定不算错。”赵烈文微笑答道:“天下未乱山东反,山东民风彪悍,百姓性情豪爽,自古就是常出反贼的地方,吉文元残匪虽然所剩不多,但都是冥顽不灵的核心骨干,凝聚力强又有造反经验,朝廷如果不抓紧时间把他们赶尽杀绝,稍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可能重新形成烽火燎原之势。所以在我看来,朝廷这么重视吉文元残匪,绝对算得上是一个难得的正确决定。”

  “我最巴不得这样。”

  吴超越心里嘀咕,但现在却又不敢把真心话说出来,只能是点点头,转移话题继续抱怨道:“还有皇上给我封的官,正三品的江苏按察使,听上去倒是不错,还比我爷爷的官都大,但是这个官对我有什么用?管全江苏的刑法案件,大清律我都还背不熟几条,能管得下来不?那怕封我一个正五品的松江知府,我都觉得比这个按察使强,可以管理地方的民政财政,办团练搞洋务怎么都比当这个按察使方便。”

  “慰亭,我觉得你这话还是有点问题。”赵烈文今天仿佛是铁了心要和吴超越抬杠,又驳斥道:“不错,江苏按察使这个官职是有点不太适合你,就连你的亲兵队长吴大赛,都在背后让你管江苏刑案,江苏一省的采花案起码得翻好几倍……。”

  吴超越愤怒去看吴大赛,吴大赛赶紧把脑袋垂下,想笑不敢笑,心说我说的是实话。赵烈文则又接着说道:“但是慰亭,我就搞不懂了,你怎么老是盯着江苏松江不放?江苏是富庶不假,松江也有上海这个聚宝盆不错?可是慰亭你难道忘了,江苏现在已经半个省都是烽火连绵,战乱不断,你就算掌握了江苏的民政财政,弄到点钱粮也得先去填江南大营和江北大营这两个无底窟窿,朝廷就算封你为江苏巡抚,又能有什么意思?”

  “还有上海。”赵烈文很不客气的继续说道:“上海是有油水,办团练的银子可以靠地方上乐输,长江上游的难民不断东逃,你补充兵员也十分容易,但是上海有足够的粮食吗?有你办洋务所需要的铁矿煤矿吗?就算你可以花银子买,长江航道不通陆路不通,光靠海运你能买得到多少?能不能保证稳定充足的供应?又能不能保证随时都有充足的银子买到这些东西?况且海运也得受朝廷和洋人的双重制约,你不管得罪那一方,谁都能轻松掐住你的脖子把你掐死你信不信?”

  吴超越愕然瞠目,看着赵烈文都有些不敢相信——因为吴超越发现,赵烈文似乎已经看出了自己想当军阀的野心。而赵烈文顿了一顿后,又神情平静的说道:“慰亭,你如果真想大展拳脚,建更多的团练和办更多的洋务,就别打江苏的主意,江苏已经被朝廷的平叛主力和长毛主力搅成了一个烂摊子,又有洋人插手搅浑水,你想在江苏发展壮大,朝廷、长毛和洋人谁都可以把你掐死在萌芽期,不会给你尾大不掉的机会。”

  “所以慰亭,你如果真想大展拳脚,必须要离开江苏这个烂摊子,到外省去发展,到一个没有人能直接威胁你生死存亡的地方去发展壮大,这才是上策。”

  听了赵烈文的话,内心虽然无比赞同,吴超越却再没感叹什么胜读十年书,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才开口问道:“惠甫,那以你之见,我应该寻求去那里发展立足?”

  “慰亭,这个问题只能问你自己。”赵烈文答道:“洋务你比我精通百倍,什么地方最适合办洋务,办理装备洋枪洋炮的团练,只有你自己最清楚。”

  吴超越不再说话,心里也马上浮现出了几个工业基地的名字,东北工业基地,河北工业基地,山西煤海,攀枝花铁矿,马鞍山铁矿,武汉工业基地……

  迅速否定了几个决不可能弄到手的工业基地后,吴超越心中很快就只剩下了一个答案——武汉!九省通衢,水陆交通发达,又有长江航路直抵上海,与海外联系方便,远离太平军的核心地盘可以避免直接冲突,资源虽然及不上东三省,却也勉强够用,还有人力充足和粮食可以自给的优势。劣势则是铁矿石含磷太高,传说中的萍乡煤矿在什么鬼地方也暂时还不知道,此外还有一个更大的麻烦——曾国藩!

  盘算着是否应该谋取武汉的地方官职,目前还不敢得罪咸丰大帝的吴超越老实在济南呆了下来。不过也还好,新任清军主帅载垣把吴超越倚为长城,并没有急着把制胜法宝吴军练勇派进山区和太平军捉迷藏,同时太平军进了深山后就基本上销声匿迹,没再闹出动静,清军士兵也在山中陆续发现了不少冻饿伤重而死的太平军士兵尸体,太平军残部已被严寒饥饿消灭的乐观推测也因此大行其道,吴超越和吴军练勇自然也更没了出手的必要,得以在济南安心休整,****伤口休养生息。

  为了给买办爷爷一个惊喜,不怀好意的吴超越刚在济南安顿下来,自然早早就派人去了天津和冯三保联系,邀请冯三保携带妻子女儿南下与自己会合,以便将来一起返回上海。而冯三保亲眼看到了吴超越率军冲进火海救出他的女儿,又看到女儿对吴超越的态度,也只好认命的做好了给吴超越当岳父的准备,不仅一口答应南下,还要把谢庄的一些武术好手带着南下来给吴超越当打手,吴超越对此当然也是求之不得。

  也是凑巧,冯三保一家来到济南与吴超越见面时,吴健彰也派家中下人给吴超越送来了一道家书,勉强还算有点良心的吴超越闻讯大喜,顾不得和脸蛋红扑扑的小箩莉眉来眼去,马上就把吴健彰的信使叫到面前,讨过书信细看内容。

  书信的内容和前几道家书大致的一般无二,吴老买办在信上除了夸奖宝贝孙子的争气外,就是告诉宝贝孙子,说他身体很好吃得饱睡得香,工作也还算顺利,叫宝贝孙子不必为他担心,安心在前线立功受赏要紧。而吴超越看完书信后是既欢喜又操心,生怕买办爷爷怕自己挂念只报喜不报忧,便当面送信的下人质问起了吴健彰的真正情况。

  事实证明吴超越只是白操心,挑鸡贩子出身的吴健彰早年劳作锻炼,身体强壮,发达后又注意保养,身体状况确实不错,曾经的尿结石旧疾这段时间也没犯过,根本用不着吴超越担心。而稍微放心后,吴超越又想自家下人问道:“上海现在的情况如何了?”

  “回孙少爷,不是很好。”下人如实答道:“无锡的长毛越闹越大,两次打进苏州,一次还烧了浒墅关,劫走了许多关银,苏州、常州和长江上游的百姓大量逃到上海避难,上海城一带到处都是人满为患,粮食价格翻了十倍都不止,冬天时冻死饿死的老百姓有好几千人。”

  “这么严重?”吴超越吃了一惊,忙又问道:“那开仓放粮了没有?”

  吴府下人给出的答案是放过两次粮,但松江府的粮食是既得供应清军的江南江北大营,又得通过海路运交漕粮供应京城里的八旗老爷,地方官府能拿出来赈济的粮食并没有多少,再经过各级官吏的层层贪污克扣,真正能熬成稀粥发放到饥民手中的粮食更是少得可怜,所以几乎没起到任何的缓解灾情作用,还两次在施粥时都出现了饥民动乱,逼得吴健彰和上海官员只能是出兵镇压。

  听到这些情况,吴超越心里当然更加担忧,盘算间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上海,现在有没有一个叫小刀会的帮派?”

  “小刀会?”吴府下人楞了一楞,然后给出了一个惊人答案,“有啊,孙少爷你在北方,怎么知道上海的小刀会?”

  “什么?已经有小刀会了?!”吴超越直接跳了起来,冲上来一把揪住自家下人衣领,大吼大叫道:“快告诉我,那个小刀会是什么情况?”

  “孙少爷,小刀会就是以前和我们家很亲密的双刀会啊。”下人满头雾水,如实答道:“刘阿源带着双刀会的人当了团练后,双刀会就解散了,刘阿源进了绿营当把总后,双刀会的其他人衣食没了着落,就重新把双刀会办了起来,也把双刀会改了个名字叫做小刀会。”

  “双刀会就是小刀会?”历史稀烂的吴超越张口结舌,半晌才赶紧又大吼问道:“那小刀会的帮主是谁?”

  “还是刘阿源。”吴府下人如实答道:“孙少爷你到了北方后,官府就把刘阿源调回了上海任职,林阿福和陈阿林他们得老爷允许重建双刀会,但谁也不服谁,刘阿源就重新当了帮主,也是他把双刀会改了个名字叫小刀会。”

  什么叫做如遭雷击,吴超越现在的感觉就是如遭雷击,同时吴超越也终于彻底懂了一个词——灯下黑!苦寻不见的东西,其实就在灯光照不到的脚下黑暗处!

  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气急败坏的吴超越当然是立即提笔给买办爷爷写信,以刘丽川人品卑劣不可依靠为由,要求吴健彰马上解散小刀会,最好随便找一个借口把刘丽川给抓起来,同时另想办法安抚小刀会的其他骨干,让他们不至于无路可走选择铤而走险。然后逼迫自家下人立即返回上海,当面把这道书信交到吴健彰手中!

  吴府下人老实领命后,吴超越还是不肯放心,又对他叮嘱道:“记住,告诉我爷爷,如果上海发生什么意外,叫他马上带着我们家里的人往租界跑或者往我的军营跑,其他的什么都不用管,我会争取尽快回上海善后!还有,告诉我留在上海的营官邓嗣源,如果上海城有什么意外,优先保护我交托给他的那个地方!宁可丢掉我们的营地,那个地方也绝对不能出意外!”

  派下人把急信带走后,吴超越仍然不敢放心,又叫赵烈文代笔写了一道奏折,向咸丰大帝禀报上海已经出现民变苗头的情况,提醒上海关税和海运漕粮集中地的重要性,请求咸丰大帝允许自己立即率军返回上海,镇压那里的妖魔鬼怪和跳梁小丑,把民变暴动扼杀在萌芽中!

  还别说,吴超越的奏折用快马送到京城后,军机处里的几位大爷虽然觉得吴超越有些杞人忧天,但考虑到吴超越目前在咸丰大帝眼中的重要性,还是乖乖的把折子递交到了咸丰大帝的面前。

  很可惜,关键时刻,咸丰大帝虽然也觉得吴超越的话有些道理,可还是也觉得吴超越未免有些杞人忧天,盘算了片刻后,咸丰大帝也没咨询众臣意见,只是问道:“上海那一带,署理绿营的官员是谁?”

  “回皇上,是苏松太兵备道惠征。”军机大臣彭蕴章回答道。

  “是他啊。”咸丰大帝脸上露出了温柔微笑,说道:“给惠爱卿去一道旨意,叫他派遣绿营兵会同地方官府整顿上海地方,一旦出现民变苗头,立即出兵镇压,该抓就抓,该杀就杀,绝不可使上海钱粮重地出现动乱。”

  说罢,咸丰大帝还提起朱笔,在吴超越的奏折上亲笔批示了一句话,‘知道了,已令上海地方严防,汝尽快破贼,朕侯你佳音。’末了,咸丰大帝除了叫军机处通过驿站把奏折送还给吴超越外,又在晚上去临幸了一次吴超越的侄女。

  拿到咸丰大帝朱笔批回的折子时,吴超越简直就是想哭的冲动都有了,但再怎么心急如焚也没用,既然还想在满清朝廷里继续混下去,吴超越自然不敢私自带着吴军练勇回师去救上海,只能是朝夕祷告上天保佑,让自己的亲笔书信提前送到买办爷爷面前,也保佑买办爷爷顺利铲除刘丽川这个巨大隐患,把历史上坑害自家的小刀会起义扼杀在萌芽中。

  祷告无用,请旨回师被驳回后才刚过去五天时间,一道朝廷邸报突然送到了吴超越面前,吴超越拿起只看得几眼,马上就跳了起来破口大骂,“****你娘啊!怎么还是晚了一步?”

  “孙少爷,出什么事了?”亲兵队长吴大赛赶紧问道。

  “刘阿源那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发起叛乱,夺占了上海城,还打出了长毛的旗帜直接造反!”吴超越铁青着脸答道。

  “啊?刘阿源造反?怎么可能?!”吴大赛难以置信的大叫了一声,然后赶紧问道:“那老爷呢?老爷和我们家里人怎么样了?”

  “邸报上没写!”吴超越大吼回答,又更加愤怒的大吼道:“操他娘的!不听老子的逆耳忠言就算了!我爷爷是生是死,下落如何,居然也不在邸报上写清楚!这下子麻烦了,这下子麻烦大了!”(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