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二十章 酝酿发酵

第一百二十章 酝酿发酵

  “蠢货!这是离间计!清妖挑拨离间我们和上海友军的关系,陷害我们天国的忠勇将士!两个妖兵随便说一说你就信了?蠢货!”

  离间计最恶心人的地方就是难以破解,即便你怀疑这是离间计,甚至明白这就是离间计,但你除非是知道事实真相,或者是有着圣人一般的高尚品德,否则无论如何都会受到一定影响。所以许宗扬再是怎么的呵斥怒骂,最后还是把张少强派去了见曾立昌,把事情经过也向曾立昌做了禀报,结果和许宗扬一样,曾立昌也是马上破口大骂:

  “蠢货!这明明就是清妖的故意安排,你没读过书,蒋干盗书的戏总该看过把?被清妖抓了还能听到这么重要的军情,世上那有这么巧的事?”

  骂归骂,但细一盘算后,曾立昌还是觉得有点不放心,便随手派了一个人去暗中调查关于徐耀的情况,结果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无锡太平军旅帅周立春的麾下,确实有一个叫做徐耀的卒长(职位仅次旅帅),这个徐耀的脸上确实有一道疤痕,同时徐耀对周立春女儿的爱慕在无锡太平军的军中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周立春也确实一直没有答应徐耀和他女儿的婚事。

  细节如此精确,曾立昌心中难免大为生疑,除了派人严密监视徐耀外,也开始悄悄留心关于刘丽川的情况。结果有缝的鸡蛋最怕苍蝇盯,曾立昌的人只是稍微查了一下,马上就发现刘丽川确实与松江本地的太平军将领过往频繁,差不多每天都要聚在一起喝酒吃肉,拉帮结派的迹象十分明显——虽然这只是刘丽川的帮会老大本性。

  曾立昌疑心更生的时候,太平军的地道也已经被吴军练勇的地听发现,生性狠毒的周腾虎立即指挥练勇在太平军地道上方埋设炸药,引爆后地道坍塌,活埋了二十几名太平军地营士兵。曾立昌闻报既是心疼又是愤怒,立即召集麾下众将重新讨论攻坚战术,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干掉吴军弹药库,让吴军主力就算回师上海也没有弹药可以补充。

  负责包围吴军兵工厂的许宗扬最后一个抵达会场,进帐后,许宗扬还把一道书信递到了曾立昌的面前,说道:“曾丞相,这是清妖昨天晚上用箭射进我们阵地的书信。”

  “说了什么?”曾立昌一边接信一边随口问道。

  许宗扬不答,只是让曾立昌自己看,结果曾立昌一看就火大了,原来这道书信的收信人竟然是刘丽川,内容则是吴军方面听说刘丽川在太平军中饱受欺凌,麾下将士也与曾立昌的部下相处极不愉快,力劝刘丽川浪子回头,干掉曾立昌和许宗扬将功折罪,重新回到大清朝廷温暖而又宽阔的怀抱请功受赏。在书信的最后,写信的人还给刘丽川出了一个绝对可行的好主意,那就是建议刘丽川利用太平军驻扎城外的机会,以举行宴会之名把曾立昌和许宗扬骗进城里,或是下毒或是关门打狗直接干掉,然后就可以躺着享受数之不尽的荣华富贵了。

  曾立昌看得火大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重点陷害对象的周立春却还在旁边好奇的问道:“曾丞相,清妖在书信上说了什么?”

  不愿意节外生枝,曾立昌把那道书信直接撕成了碎片,摇头说道:“没什么,全是胡说八道,不说也罢,谈正事吧。妖兵发现了我们的地道,我们用地道炸毁超越小妖的弹药库已经不大可能了,但是为了抵御清妖的反扑,本丞相还是继续发起进攻,杀入妖巢内部,能缴获超越小妖库存的枪支弹药当然最好,不能缴获也得一把火烧掉!”

  “曾丞相,清妖守卫严密,火力又强,正面强攻,我们把握恐怕不大啊?”刘丽川很逞能的问道。

  “把握不大也得打!”曾立昌斩钉截铁,又说道:“我的计划是,不分昼夜的接连攻打,让各军各营轮流上阵,让超越小妖的妖兵没有休息的时间和机会,疲惫不堪露出破绽,然后一举破敌!”

  “这样打,我们的伤亡肯定不小啊!”刘丽川夸张的惊叫道。

  “总比拿不下超越小妖的弹药库强!”曾立昌没好气的大声说道:“如果做不到这点,等超越小妖带着他的妖兵主力回到上海,救出他被困的妖兵,补充了弹药,那我们的伤亡只会是现在的十倍!几十倍!”

  刘丽川装模作样的点头,还称赞了一句曾丞相英明,然而曾立昌接下来的调兵遣将就让刘丽川的脸色开始发白了——曾立昌既然要刘丽川麾下的军队也参加战斗,还要承担其中三分之二的作战任务——不过这也不奇怪,刘丽川招揽到的乌合之众最多,不让这些乌合之众当炮灰,难道要太平军的精锐去挡吴军练勇的子弹啊?

  心惊肉跳之下,刘丽川赶紧表示抗议,说道:“曾丞相,每个时辰向清妖的弹药库发起一次进攻,一天十二次,怎么我的人一天要打八次?”

  “刘检点,你的兵力多,当然得多打几仗。”曾立昌答道:“而且你的人只是负责打佯攻,伤亡不会太大,真有战机出现,我的麾下兵马就会马上发起真正的强攻,那伤亡才叫大。”

  说罢,曾立昌也不给刘丽川继续辩解的机会,又一指同在帐中的周立春,说道:“周旅帅,你率领麾下兵马充当第一天的突击队,听从许丞相的指挥,一有机会,马上向清妖营地发起强攻!”

  “怎么是我?”周立春心中叫苦,可是又不敢违抗命令,只能是乖乖的抱拳遵令。同时周立春也全然没有注意到,曾立昌在下达命令后,又和许宗扬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色。

  经过一番紧锣密鼓的准备后,当天下午三点左右,在二十余门轻重火炮的炮击掩护下,太平军向吴军兵工厂发起了正面进攻,一次出动八百余人分为四队,同时从四个方向攻打吴军兵工厂。而担任的首轮进攻任务的不是别人,就是刘丽川麾下的小刀会起义军。

  第一次进攻理所当然的遭到了失败,弹药充足的吴军练勇守卫严密,刘丽川的人连摸到工厂围墙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吴军练勇轻松击退。同时太平军的火炮轰击也没收到多少效果,吴军练勇是躲在经过加固的围墙后开枪,预备队也是在地下工事中休息,太平军打出的实心炮弹除了把围墙打得千疮百孔和摧毁了一些厂中房屋外,对吴军练勇几乎都没有造成什么有效杀伤。

  必须提及的是,刘丽川的人在战场上表现也十分精彩,跑到距离吴军阵地两百米外就全部趴在了地上,大声吆喝着拿土枪抬枪火绳枪对吴军阵地乱打,白白浪费火药还连吴军练勇的一根毫毛都碰不到。

  对此,吴军练勇当然是打得十分轻松自在,从敌人出兵规模分析出太平军是想用疲兵之计,周腾虎也马上建议邓嗣源只派哨兵轮流监视敌人动向,让作战主力就地休息,尽可能的节约体力。而太平军负责指挥战斗的许宗扬却对刘军士兵的表现万分不满,大骂着逼迫刘军士兵尽量靠近吴军阵地,迫使吴军练勇开枪迎战消耗敌人体力。

  矛盾自然开始出现,刘丽川的部下不愿上前白白送死,给吴军练勇的米尼枪一一点名狙杀,许宗扬则指望他们尽量上前向吴军练勇施加真正压力,各自的立场截然相反,根本不可调和,互相之间自然也就生出了不满,就象陈年老酒一样,酒曲菌开始逐渐发酵。

  真正对吴军形成威胁的还是在黄昏时,轮换正牌太平军发起进攻时,勇敢坚毅的太平军将士以单薄的盾牌遮挡子弹,直接冲到距离吴军阵地五六十米处,然后一边开枪一边迅速挖掘单人掩体。见此情景,邓嗣源虽然立即下令发起全面反击,结果周腾虎却拦住了邓嗣源,说道:“不急,给敌人一点希望,引诱他们现在就出动攻坚突击队,不然的话,长毛到了夜里才发力,我们只会更难打。”

  不出周腾虎所料,看到自军士兵已经在吴军阵地西面挖掘出了大量的单兵掩体后,觉得战机出现的曾立昌果断派遣突击队上前,猛攻看似已经出现机会的西线,可惜当周立春带着突击队杀到近处时,蓄势已久的吴军练勇突然群起开枪,从围墙射击孔打出大量子弹,同时还使出了掷弹筒这个大杀器,眨眼间就把周立春军打得死伤惨重,再怎么冲锋发力都难以摸到围墙的墙面,最后只能是狼狈退走,留下满地的尸体和重伤员。

  周腾虎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太平军才刚撤走,十来个江阴练勇马上越墙而出,跑到战场上寻找重伤未死的太平军士兵,也很快就给周腾虎抓了三个还能说话的回来。周腾虎见了大喜,赶紧让练勇给这三个俘虏包扎上药,给水给饭收买他们,然后套取口供。

  周立春麾下的士兵几乎全是苏南本地人,斗争意志远不及太平军老兵那么的坚定,被同伴抛弃又获得了吴军善待,自然很快就投降招供。而当周腾虎问得他们都是周立春部下还有一个是徐耀的直系部下时,当然更是欢喜不胜,脑袋里缺德得冒烟的馊主意一个接一个的往外冒…………

  与此同时,许宗扬当然也看到了吴军练勇抓走自军重伤员的情况,虽然很是不解吴军练勇的用意,但许宗扬还是生出警惕,马上命令自军士兵加强对吴军兵工厂的监视,提防吴军又出花招。结果也不出所料,到了天色全黑时,之前被抓走的三个俘虏果然被吴军练勇放了出来,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的回到了太平军阵地。

  再接下来,那三个倒霉的俘虏自然马上就被押到了许宗扬面前,许宗扬问起他被释放的原因时,三个俘虏都如实回答道:“清妖让小的们回来告诉其他弟兄,叫我们别给天国卖命了,天国的老爷只顾自己享受,不管士兵的死活,给天国卖命没意思。清妖还要小的们告诉其他弟兄,在战场上只要投降就可以活命,他们绝不杀俘虏,抓到后也马上释放,我们三个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很常见的慢敌之计,为了动摇和涣散敌人的军心士气,太平军也没少用过这样的招数。但是为了谨慎起见,许宗扬还是命令士兵搜查那三个俘虏的身体,结果事实证明许宗扬的决定无比英明——在一个俘虏的鞋子里,果然找到了一张小纸条!

  小纸条上只有一句话,‘告诉刘丽川,说长毛是想借刀杀人,故意削弱他的实力。’

  很短的一句话,但也是许宗扬最为痛恨的一句话,愤怒之下,许宗扬立即追问那个倒霉俘虏纸条的来历,准备交给什么人?那俘虏则大声喊冤,是他也不知道这纸条上从那里来的,更不知道应该交给什么人,许宗扬那里肯信,一再追问的同时还下令动刑。

  这时,收到消息的周立春和刘丽川副手陈阿林也来到了现场,得知事情真相,又看到了那张纸条上的内容,陈阿林当然是脸色一变,周立春则是暴跳如雷,亲自揪起那个隶属于他的部下喝问,“说,清妖要你把这张纸条交给谁?交给谁?!”

  “冤枉,冤枉啊!”那倒霉俘虏继续喊冤,“周旅帅,小的不知道这张纸条是那里来的,清妖没让我交给谁,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进我的鞋子里的啊!”

  周立春当然也不相信,一个劲只是追问,而那俘虏继续喊冤时,旁边的许宗扬突然想起了一个重要问题,忙问道:“谁是你的卒长?!”

  “徐耀。”那倒霉俘虏老实回答。

  “果然是他。”许宗扬脸色一变,忙喝道:“来人,把他押去见曾丞相,告诉曾丞相,说他是徐耀的部下。”

  亲兵按令把那哭着喊冤的倒霉俘虏押走后,许宗扬还又转向了周立春问道:“周旅帅,徐耀这个人怎么样?把他的出身来历说一说,越详细越好。”

  周立春满头雾水,不明白许宗扬为什么这样关心徐耀,但还是按照要求大概介绍了一番徐耀的情况,说徐耀原先是嘉定起义军的将领,青浦起义被吴超越镇压后就跟了自己,一直表现得很不错。许宗扬则是耐心倾听,突然又问道:“周旅帅,听说徐耀很喜欢你女儿,但几次向你求亲都被你拒绝了,是不是这样?”

  周立春更糊涂了,但还是老实答道:“有这事,其实我挺喜欢这个小伙子,也想让他做我女婿,但我女儿死活不答应,所以我也没办法。”

  细节完全相符,许宗扬心里难免更是狐疑,但是没有真凭实据,许宗扬也不可能直接一刀把徐耀砍了永除后患。再细一盘算后,许宗扬只能是这么说道:“三更时我们再向清妖阵地发起一次强攻,让徐耀率军打主攻。”

  疲兵之计才刚开始,在吴军练勇体力还十分充足的情况下,太平军在三更时发起的进攻理所当然又遭到了失败。不过也还好,汲取了青浦那一战的教训,徐耀也没敢再象以前那样傻乎乎的冲在最前面送死,而是一直躲在士卒中间开枪,最后也是毫发无伤的逃了回来。

  即便如此,在撤回了太平军阵地后,徐耀还是满肚子火气的向友军抱怨,说道:“简直就是瞎打,清妖的弹药那么充足,又有围墙可以挡子弹,我们再怎么冲有什么屁用?白白送死!”

  让徐耀意外的是,他说完了这番抱怨的话后,还没来得及洗去脸上的汗水灰尘,许宗扬就已经派人来要他去拜见了,官职与许宗扬差着一大截的徐耀满头雾水的从命,周立春也觉得奇怪,便也跟上了徐耀一起过来。接着当见到许宗扬时,许宗扬直接了当的向徐耀问道:“听说你对刘检点的士卒说,我们的进攻是白白送死,有没有这事?”

  徐耀张口结舌,半晌才点了点头,拱手说道:“末将该死,末将回来的时候,是说过这话。”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有什么目的?”许宗扬追问道。

  “末将没什么意思,也没什么目的。”徐耀赶紧摇头,说道:“末将不过是仗打输了,说了一句气话。末将该死,末将有罪,请许丞相宽恕。”

  周立春也赶紧给徐耀帮腔解释,还装模作样的呵斥了爱将徐耀几句,许宗扬则根本懒得理会周立春,一双鹰隼一般的眼睛只是紧紧盯着徐耀的伤疤脸,徐耀被许宗扬的锐利眼神盯得心慌意乱,不受控制的流露出了恐惧之色。许宗扬见了心中难免更是狐疑,突然问道:“周练官是谁?”

  “周练官是谁?”徐耀晕头转向,半晌才回过神来,说道:“许丞相,你说的周练官,该不会是江阴那个周腾虎吧?我知道清妖的练官姓周的,就只有他一个。”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许宗扬又追问道。

  “没什么关系。”徐耀赶紧摇头,说道:“末将从没见过他,只是在横塘一带和他的妖兵打过一仗,他的妖兵挺厉害,那一仗我们输了。”

  没有发现任何的破绽,许宗扬只能是挥手让周立春和徐耀离开,疑心也始终未解,还在心里说道:“谨慎起见,最好还是把这个徐耀调出上海。对了,吴淞口那边的清妖也需要军队监视,干脆让曾丞相把周立春这支军队调去吴淞口。”

  许宗扬在这里疑窦丛生,但他绝对不知道的是,徐耀在和周立春返回自军阵地的路上,奇怪许宗扬为什么要问这么多古怪问题的同时,又突然想起了一个重要问题,忙向周立春说道:“周大叔,不对啊,怎么我随便在外人面前的抱怨了一句,马上就被许丞相给知道了?”

  得徐耀提醒,周立春也同样想起了这个重要问题,下意识的张望前后左右时,周立春和徐耀又同时发现,他们的身后,正有两个鬼鬼祟祟的黑影跟随…………

  “怎么有人暗中跟踪我们?难道是许丞相派来的?”

  周立春和徐耀生出这个疑问的时候,陈阿林也已经把那张小纸条的内容派人送回了上海,送到了刘丽川的面前,刘丽川听完后报告沉默不语,半晌才在心里说道:“曾立昌该不会真想故意削弱我吧?”(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