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前功尽弃

第一百二十二章 前功尽弃

  曾立昌调查自军士兵遇害一案的时候,许宗扬这边也开始继续挖掘壕沟,深知壕沟战术对自军阵地的威胁,吴军练勇也马上做出了强硬还击,先是掷弹筒又打了几炮发现命中狗内困难,为了节约宝贵的炮弹,周腾虎干脆把自己带来的江阴练勇派了出去发起突袭。

  突袭的效果好得让周腾虎都有些意外,突然出阵的江阴练勇冲到近处才刚往壕沟里扔出几枚手雷弹,马上就把正在土工作业的敌人炸得血肉横飞,江阴练勇再端着刺刀杀进壕沟时,又把已经被炸乱的敌人捅得抱头鼠窜,轻而易举的就打退了掘壕敌人,并且追杀出大段距离,最后还是太平军集结精锐发起反扑,江阴练勇才沿着壕沟迅速撤回吴军阵地。

  战事顺利得让周腾虎都有些怀疑这是太平军的诱敌之计,不过详细审问了江阴练勇抓回来的一个俘虏后,周腾虎这才知道事情真相——负责土工作业的是刘丽川军,装备比较差单兵素质弱打仗全靠人数吓人,干重活牢骚满腹士气也不高,所以在考验单兵战斗力的狭窄空间里作战才这么不堪一击。同时从俘虏口中,周腾虎还问到了壕沟挖成后将由太平军曾立昌部承担作战任务的重要消息。

  发现了这些情况,周腾虎大喜下马上找到邓嗣源,建议让吴军练勇以队为单位轮流出击,袭击太平军尚未完工的六条壕沟。邓嗣源则有些犹豫,说道:“弢甫先生,这么做是不是冒险了点?且不说这么做会浪费我们士卒的体力,给敌人逐渐削弱我们的机会,就算我们不去考虑这些,把刘丽川麾下那些乌合之众杀得再多又有什么用?”

  “谁说没有用?”周腾虎反问,又说道:“乱世之中兵为王,有兵马在手说话才能硬气,刘丽川那帮人再是怎么的草菅人命,也知道麾下士兵越多越好的道理,我们把他们的兵杀得多了,他们能不对外地长毛生出怨气?今天外来的长毛又想把他们推在前面当挡箭牌,他们还能继续乐意?”

  迟疑再三,邓嗣源还是决定再尝试一下,而当正牌子的吴军练勇以队为单位灵活出击,不断袭击太平军正在挖掘的六条壕沟时,确实也付出了一些死伤代价,然而刘丽川的部下死伤却更加惨重,半个白天多点时间就被吴军练勇打死炸死两三百人,掘壕速度也更加缓慢,再到后来干脆完全停止——死伤太多,刘丽川部将潘起亮既不情愿,也很难再逼迫他的士卒进入壕沟继续挖掘了。

  扯了不少时间的皮,许宗扬这才决定派出精锐保护刘军士兵挖掘壕沟,结果擅长近身战的太平军士兵也靠着壕沟内的狭窄空间,打退了一次吴军练勇的进攻。周腾虎闻报猜到太平军定然已经把精兵和辅兵混合使用,便立即对邓嗣源说道:“长毛出动精兵了,我们用不着再去拿将士性命冒险,让长毛挖去吧,反正壕沟挖成了以后是由外地长毛负责打主攻,我们正好多杀一些长毛精锐,为我们的主力减轻压力。”

  靠着吴军练勇的有意放纵,也靠着正牌太平军精锐的保护,傍晚时,刘军士兵终于还是把壕沟挖到了距离吴军阵地五十米处,并且连夜向左右挖掘连通,计划当夜就能把工程竣工。消息报告到上海城外的太平军主力营地时,曾立昌大为欢喜,赶紧连夜召开作战会议,调兵遣将安排第二天的进攻。

  直属于曾立昌的太平军众将才刚到齐,曾立昌才刚把壕沟即将竣工的好消息宣布,还没等太平军诸将发出欢呼,不曾想一个传令兵却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跑到了曾立昌部将晏仲武的旁边耳语了几句,晏仲武也马上变了脸色,吼叫问道:“是谁干的?”

  “不知道,只知道是洋短枪打死的。”

  传令兵摇着头如实回答,曾立昌惊问晏仲武发怒的原因时,晏仲武答道:“禀丞相,适才末将的亲兵来报,说末将派出营地门前的哨兵被人偷袭打死,用的是洋短枪。”

  “开枪的人抓住没有?”曾立昌大怒问道。

  “打完就跑了,没抓住。”晏仲武答道:“只是听到有人喊,叫广西狗滚出上海。”

  曾立昌的脸色变了,刚想下令全力搜捕凶手,谁知嘴巴才刚张开,就又有一个传令兵突然进帐,向曾立昌行礼说道:“禀丞相,我军巡逻队与上海友军的巡逻队发生冲突,对方开口辱骂我军将士,我军将士与之争论,对方先动手打人,我军将士被迫还击,对方逃回营地求援,事态有扩大迹象,如何处置,请丞相示下!”

  “狗RI的!”

  曾立昌大骂了一声,也重重一拳砸在了桌子上,那边晏仲武更是暴跳如雷,“丞相,刘丽川的人欺人太甚!我的弟兄肯定是他们杀的,你得给我们做主,得给我们做主啊!”

  “是啊,丞相,刘丽川实在是太欺人太甚了。”黄生才也说道:“昨天晚上的事还没查清楚,今天又来,不给他们一点教训,以后我们的将士还敢不敢单独出营?”

  脸色铁青着盘算了许久,曾立昌还是决定给刘丽川最后一个机会,派了一个人进城去传刘丽川来见,结果让曾立昌暴跳如雷的是,使者竟然回报说刘丽川已经喝醉无法出城,只能明天早上再来拜见。曾立昌驻扎城外也拿住在城里的刘丽川毫无办法,只能是大吼道:“传令各营,今夜加强戒备,再有刘丽川部下主动挑衅,无需请令,立即还击!余下的事,等明天再说!”

  因为太平军加强了戒备的缘故,当天晚上周腾虎留在外面的江阴练勇再没能找到机会动手,同时巡逻队冲突的事也没有继续扩大,所以当天晚上总算是平安渡过。然而就在曾立昌松了口气的时候,刘丽川却带着满身的酒气来到了他的面前,问起曾立昌昨夜为何下令传见。

  颇有些鄙夷的看了一眼脸上还带着醉意的刘丽川,曾立昌把巡逻队冲突和自军士兵遇袭的事大概说了,结果刘丽川听了心里虽然叫苦,嘴上却继续敷衍塞责,承诺一定加强军纪也保证一定找出凶手。而曾立昌为了携手抗敌的大局,也再度选择忍气吞声,然后乘机说道:“刘检点,顺便商量一个事,本丞相见上海城池残破,你的军队虽然加以修补,但甚不得法。为你我两军长期立足上海计,本丞相想派遣一军入驻上海城内,帮助你修缮上海城墙和修筑城防工事,你以为如何?”

  “进驻上海城内?”刘丽川心中一凛,昨夜与苏南众将痛饮后残余的酒气也顿时一扫而空,然后只稍一盘算,刘丽川马上就是大摇其头,嬉皮笑脸的说道:“曾丞相,不必了,不必麻烦你的弟兄动手了,你觉得城防不行我派人修就是了,用不着你的弟兄亲自动手。”

  “我的人经验丰富,修补修筑出来的工事要更坚固一些。”曾立昌强作微笑说道:“放心,本丞相只派五百人进城,不会给你添麻烦。”

  刘丽川还把脑袋摇得象拨浪鼓,说道:“丞相,还是不必了,下官这就回去修补城墙,如果还是不行我们再商量怎么办。好,如果丞相你没什么事,末将就告退了。”

  说罢,刘丽川只一抱拳,然后马上就一溜烟跑出了中军大帐,留下曾立昌在帐中张口结舌,许久后,曾立昌才又重重一拳砸在桌子上,脸色阴郁的心中盘算,“上海战场要糟!刘丽川小儿鼠目寸光,死活不让本丞相的军队进驻城内,清妖一旦大举来犯,或者超越小妖的主力回援到了上海,我军恐怕就要凶多吉少!”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曾立昌才猛然发现,前景似乎一片光明的上海战场,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是阴云密布,危机四伏。两支友军中刘丽川军出工不出力,打硬仗起不了什么作用也就罢了,对自军还看似友好实则忌惮提防;周立春军已经满肚子怨气去了闸北驻扎,虽然名义上可以起到缓冲作用和牵制吴淞口清军的效果,但关键时刻能不能靠得住还是一个大问题。所以上海战场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实际上都是自己这支军队在孤军苦战!

  生出了这份危机感,曾立昌并没有检讨自己的多疑性格和缺乏临机专断的魄力才是导致这一切的主因,只是认定要想改变这一局势,最好的办法就是拿下吴军兵工厂,夺得吴军主力的弹药库,彻底扭转被动局面。所以曾立昌也没迟疑,马上就组织发起了对吴军兵工厂的再次进攻,并且亲临阵地督战。

  绞肉机一般的惨烈激战再度打响,靠着壕沟的掩护,太平军士兵得以安全进入距离吴军阵地只有五十米左右的位置展开兵力,听到战鼓就群起冲锋,前仆后继的杀向吴军阵地,吴军练勇则拼命的开枪射击,枪弹声,炮击声,冲锋呐喊声,垂死的惨叫声,各种各样的声音汇为一股,震耳欲聋,直插云霄,即便站在十余里外的上海城头也能清楚听到。

  吴军兵工厂那道单薄的围墙成了太平军最大的噩梦,吴军练勇或是站在墙后高处,居高临下的精确狙击,抛出手雷弹攻击敌人,或是站在蹲在射击孔后开枪射击,把一个接一个正面冲来的太平军士兵打得人仰马翻,胸腹飙血;也把一波接一波的太平军将士打得象割麦子一样的成排成排倒下,炸得死伤惨重,尸横满地。而太平军将士不管如何舍死忘生的冲锋突击,都很难伤到躲在墙后的吴军练勇,更加难以越过那道只有三米多高的单薄围墙,为此付出了惨重代价也无法杀进吴军阵地内部。

  为了给吴军主力回援上海时减轻压力,虽然这样的场面正是周腾虎和邓嗣源所期望看到的,但是在太平军接二连三的疯狂冲击面前,吴军练勇的伤亡还是不可避免的开始扩大,体力消耗过多又得不到充足休息,好几次都出现疏忽,先后让几个太平军士兵爬上围墙顶端,最后还是靠着左轮枪的连续射击和预备队的补漏,这才没给敌人杀进阵地后方的机会。

  激战中,很擅长思考的太平军将士想到了新办法对付吴军练勇的工事,就是拿来了许多厚门板居前,顶着门板前进去堵吴军练勇的射击孔。而吴军练勇因为射击孔是开在围墙中下方的缘故,一度有些手忙脚乱,火力密度迅速下降。好在周腾虎也是一个很擅长随机应变的人,一边让吴军练勇大量抛出手雷弹,一边指挥预备队搬来迅速杂物堆在围墙下方,让吴军练勇站上杂物趴在围墙上对外开枪,这才又把火力密度给重新提了上去。

  激战至下午,阵亡的太平军士兵已然超过五百人,且全都是精兵战兵,轻伤重伤不可计数。见主力伤亡过大,曾立昌和许宗扬不得不调整战术,把精兵和辅兵混合编制继续发起进攻,结果精兵的伤亡数字虽然大为下降,但总的伤亡数字还是达到了一千六百人以上,占到了曾立昌军总兵力的七分之一还多,而且除了留守营地的军队外,前沿阵地上的太平军都已经轮番上阵了一次。

  天色全黑时,吴军练勇已然筋疲力尽,曾立昌和许宗扬也打得是心惊胆战,万没料到吴军练勇会如此顽强,更没想到自军将士在可以安全推进到阵地五十米内再发起进攻,居然还拿不下吴军的围墙阵地。迫不得已之下,曾立昌和许宗扬只能是匆匆商量新的攻坚战术。

  “曾丞相,我认为我们最好还是继续连夜进攻。”许宗扬分析道:“我们的伤亡虽然大,可妖兵那边也打得不轻松,如果继续连夜打下去,就算今天晚上还是拿不下妖兵的围墙,就算累也能把妖兵累垮,明天我们得手的希望就可以大很多了。”

  “当然,不能再让我们的人继续打了。”许宗扬又赶紧补充道:“我们的伤亡太大,士卒也需要休息,必须找一支军队替我们承担夜战任务,给我们争取休息时间。”

  曾立昌缓缓点头,先是让自军士兵继续在壕沟中开枪,不给吴军练勇放松休息的机会,然后曾立昌吩咐道:“派人去见刘丽川,叫他带三千军队来这里见我。告诉他,我们这里得手的希望已经很大,打下了妖兵的弹药库,缴获的弹药我六他四。”

  关键时刻,刘丽川如果乖乖依令行事的话,太平军或许真的有希望拿下吴军兵工厂,然而很可惜,刘丽川虽然一直在躲在上海城里没出来过,却一直都派人严密监视着前线这边的各种情况,早就知道吴军阵地这边已经打得是天翻地覆,杀得是血流成河,也早就料到曾立昌肯定会打他的主意。所以曾立昌的使者抵达城外后,受命守城的刘丽川部将李咸池干脆连城门都不开,只是大声说道:“不好意思,吴淞口来报,那里驻扎的清妖有异常举动,刘检点担心清妖连夜来袭,下令今夜不许开城,也不许放任何人进城,以免出现不测意外。”

  消息传回曾立昌面前,差点吐血的曾立昌破口大骂之余,也开始后悔把周立春军强行派到闸北去驻扎——自行浪费了一支上好的炮灰军队。不得已之下,为了不至于白天阵亡的将士白白牺牲,也为了不让这些天的辛苦准备前功尽弃,曾立昌只能是咬牙说道:“继续攻坚,传令我的守营后军,叫他们做好明天出战的准备!不管付出多少代价,都要在超越小妖回来前给我拿下这里!”

  非常象石帅走麦城的关家垴血战,在装备和训练都不及敌人的情况下,太平军将士拿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勇气和斗志,日夜不停的猛攻敌人的坚固据点,然而很不幸的是,近代战争中士气和斗志已经很难抵消武器装备上的劣势,吴军练勇是疲惫不堪不假,地利优势也确实被太平军的壕沟战术抵消了许多,但数量充足的苦味酸武器却成了吴军练勇的救命法宝,每遇危机就大量抛出手雷弹和打出掷弹筒炮弹,熊熊燃烧的苦味酸火焰引燃了太平军士兵的尸体衣服,在吴军阵地的外围形成了一圈火海,发出了火又同样抵消了太平军的夜战优势,让太平军士兵几乎没有任何乘夜摸到围墙下方的偷袭的机会。

  天色即将黎明,虽然吴军练勇的枪声已经明显的稀落了许多,但吴军的阵地还在,洒满鲜血的围墙也还被吴军练勇牢牢控制。在望远镜中看到这一情景,曾立昌窝火之余也别无选择,只能是拍着桌子大声下令道:“给大营传令,只留三百人守营,余下的人,全给我过来助战!”

  曾立昌的话音未落,传令兵还没来得及抱拳答应,北面的远处却突然冲来了一个脑袋上包着红布的太平军士兵,高举着令牌大声表明身份,说他是周立春派来的人要见曾立昌。而那人被领到了曾立昌面前后,只说得一句话,曾立昌就腾的站了起来,脸色顿时一片铁青,旁边的许宗扬和黄生才等将,更是个个面色一片灰白…………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南方黄浦江南岸的芦苇丛中,突然飞出了几团烟火,飞上天空炸开,绽放出了几朵美丽的巨大花朵。看到那些烟花,双眼中已经尽是血丝的周腾虎脸上也随之露出了微笑,喃喃道:“吴大人,你可总算是回来了。”(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