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心有灵犀

第一百二十三章 心有灵犀

  吴超越是在四月十五这天晚上抵达宝山吴淞口的,尽管吴淞口炮台依然还在清军控制中,黄浦江水面上也没有发现敌情,谨慎多疑的鼠辈吴超越却还是命令在蓬莱雇佣的船队靠岸,让吴军练勇在吴淞口码头登陆,准备走陆路南下回援上海。

  名气大也有好处,闻知消息,包括吴超越目前的顶头上司江苏巡抚许乃钊都亲自跑到了码头上迎接吴超越,已经见惯了大人物的吴超越也没客气,随便敷衍完了拜见上官的礼节,马上就向许乃钊问道:“许抚台,上海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长毛有好几万,人多势众声势浩大,我军兵微将寡,署江南提督和春和大人的援军又还没来得及赶到。不得已,本官只能是率军暂时退守吴淞口,等待后续援军。”

  许乃钊写折子一样的官样文章差点没让吴超越吐血,心急如焚的吴超越一边跺脚,一边很没礼貌的打断道:“许抚台,下官不是问你退守上海的原因,下官是问上海那边的情况,我爷爷的情况,我留守上海那个营的情况!”

  “吴大人请放心,吴参政他很安全。”旁边的绿营总兵虎嵩林接过话来,说道:“他目前在洋人的租界里,一直保持着与我们的联系。你留守上海那个营的团练,现在被长毛包围在上海城西南十里外的一处营地里,长毛多次攻打都被你的团练杀退,晚上的时候我们的细作带回来的今天消息,你的团练还在那里坚持。”

  闻知吴老买办和自军弹药库安然无恙,吴超越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但虎嵩林接下来的话又让吴超越把心脏重新提到了嗓子眼,虎嵩林道:“不过吴臬台,我们的细作还报告,说长毛今天对你的营地攻势很猛,从早上到下午枪炮声就一直没停过,战事规模远超平常。”

  吴超越皱眉的时候,旁边的营官黄大傻赶紧说道:“吴大人,那我们快去救邓兄弟吧,末将这就去集结军队!”

  “且慢!”吴超越叫住黄大傻,又向虎嵩林问道:“虎总兵,那昨天呢?昨天我那个营的情况如何?”

  “昨天倒没多大事。”虎嵩林如实答道:“听我们的细作说,昨天你那个营和长毛交战不多,就是早上打了几仗,下午基本上就没怎么打。”

  “那就好。”吴超越松了口气,向黄大傻吩咐道:“没事,邓兄弟为人谨慎细致,又背靠弹药库武器充足,绝对不可能连一天都撑不了。叫弟兄们安心休息,其他的事明天再说。”

  黄大傻应诺,这才赶紧去组织吴军练勇立营休息,吴超越则又转向许乃钊和虎嵩林,要求他们把收集到的上海军情提供给自己参考,许乃钊和虎嵩林都是一口答应,还马上就领着吴超越直接去中军大帐查阅军情汇总。

  让吴超越颇有些意外的是,因为上海一带流民众多的缘故,清军细作活动方便,许乃钊和虎嵩林等人收集到的上海军情居然还颇为详细,极大的方便了吴超越制订作战计划。然而令吴超越再度皱眉的是,太平军的实力又比自己事前预料的强一些,曾立昌的兵力至少也在万人以上,骨干也是曾立昌主动放弃扬州时从城里带出来的精锐主力,战斗力绝对不容小觑。另外曾立昌还有来自苏州和无锡的援军可以依靠,同时杨秀清还很有可能向上海排出第二波援军,后续力量相当充足。

  刘丽川这边也有一万多人,虽说刘丽川麾下的兵马多是帮会打手和流民难民,装备差战斗力不足,但清军的情况又清楚显示,刘丽川目前正牢牢控制着上海城,倘若刘丽川选择死守不战,吴超越想要凭借正面攻坚拿下上海城也不是那么容易。

  除此之外,局势复杂的上海战场还有两支军事力量必须注意,一支是驻扎在闸北的周立春军——情报显示,知耻而后勇的周立春可是完全抄袭了吴军练勇的线性战术用兵作战,手里又有某个不要脸的学生送给小三的大批美国武器,即便战斗力仍然不及吴军练勇,吴军练勇也绝不可能再象上次青浦首战那样砍瓜切菜的收拾周立春军。

  另外一支军事力量则是洋人的租界军队,和历史上一样,小刀会起义爆发后,租界的各国领事马上组织了一支洋枪队保护租界,虽说欧美诸国的领事目前全都表示严守中立,还事实上保护了吴健彰和吴超越的其他家眷,但也照样和太平军大做军火生意,事实上帮助太平军和小刀会抵抗清军镇压。同时吴超越还隐约记得,历史上小刀会起义时,洋人似乎还帮小刀会起义军干过清军一次(泥城之战),所以到了和太平军决战的时候,吴超越绝对不能忽视租界军队对自军的威胁。

  仔细看完了清军收集的军情汇总,又仔细看了清军的地图沙盘,吴超越用手指头敲打着桌子盘算,许久都没说一句话,吴超越的狗头军师赵烈文也是反复看着军情汇总不吭声,倒是江苏巡抚许乃钊有些忍受不了这种压抑气氛,主动开口说道:“吴臬台,你远来疲惫,一定饿了吧?本官事前不知你今夜抵达,没准备什么好酒好菜,叫厨子随便做几个菜给你充饥如何?”

  吴超越还是不吭声,对许乃钊的好意提议充耳不闻,许乃钊正觉得尴尬的时候,赵烈文却抬起了头来,向吴超越说道:“慰亭,敌人兵力虽众,但战力参差,营伍繁杂,号令不一,又主客有别,主弱客强,正是用间之机!”

  “和我的想法一样。”吴超越干瘦的脸上露出微笑,说道:“我也觉得要想破敌,最好的办法莫过于离间,只是不知道惠甫你认为我们出手的离间对象应该是谁?”

  “刘丽川!”赵烈文斩钉截铁的回答道:“刘丽川曾经是你的部下,又与你们吴家渊源深厚,还有同乡之情,是最理想不过的离间对象。”

  吴超越一听大笑,装腔作势的连说惠甫真知我也,旁边进士出身的许乃钊却是听得莫名其妙,忙向吴超越问道:“吴臬台,你和赵师爷说什么,本官怎么听不太懂?”

  “抚台大人,这个一会再向你解释,现在先请你给下官帮个忙。”吴超越微笑答道。

  许乃钊一口答应,又问起吴超越要他帮什么忙时,吴超越微笑说道:“请抚台大人提笔,给逆首刘丽川写一道招降书,劝他悬崖勒马,浪子回头,干掉长毛大寇曾立昌率军来降,你保证绝不杀他,还保证一定为他求一个封官赐爵,封妻荫子。”

  “招降刘丽川逆贼?!”许乃钊大吃一惊,惊讶说道:“刘丽川狗贼身为朝廷命官,却通匪从逆,叛乱谋反,十恶不赦,罪当凌迟,如何还能招抚于他?许给他官职封赏?”

  “许抚台,谁说真要你去招抚刘丽川逆贼了?”吴超越一听笑了,说道:“下官请你这么做,不过是请你向刘丽川表明一个态度,然后下官再想办法让曾立昌逆贼也知道这件事,这么一来,曾立昌肯定会对刘丽川生出怀疑,彼此之间就很难再同心协力了。他们起了隔阂,我们再想歼灭长毛收复不就容易多了?”

  说到这,吴超越又微微一笑,补充道:“退一万步说,假如刘丽川逆贼真的接受了抚台大人你的招降,你把刘丽川的情况向朝廷一报,再把他往京城一送,如何处置刘丽川那是由朝廷决定,但你实打实的功劳,不就先拿到手里了?”

  许乃钊恍然大悟,赶紧命令师爷提笔做书,吴超越则又指点道:“抚台大人,你不妨在招降信里直接告诉刘丽川,说他想干掉曾立昌其实非常简单,随便找个借口把曾立昌逆贼骗进上海城,或是席间下毒或是关门打狗,拿下曾立昌的首级换取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易如反掌。”

  许乃钊再次答应,吴超越则转向赵烈文,吩咐道:“惠甫,两道书信,一道给刘丽川,内容是什么你知道,许多大的承诺都行。另外一道给周立春,也劝他放下武器投降,再明白告诉他,我知道这个决心很难下,但我的大门随时都向他敞开,他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都可以率军来降,我随时欢迎。”

  “慰亭,你连周立春都想离间?”赵烈文笑着问道。

  “当然,只要能把敌人的内部搅乱,谁都可以下手离间。”吴超越微笑答道:“周立春自带干粮去投奔谢长沙,始终没接受过江宁长毛的直接指挥,曾立昌一来就对他发号施令,还让他屯兵闸北与我军主力抗衡,摆明了是要他当炮灰,周立春不是傻子,肯定会对曾立昌有怨气。他们之间有怨气有隔阂,我们就有下手离间的机会。”

  赵烈文笑着答应,吴超越则又补充道:“对了,给周立春的书信里,多提提咱们松江老乡的情分,阿拉不打阿拉,叫他别替长毛当枪使专门杀家乡人。”

  赵烈文更是大笑,立即提笔做书,旁边的许乃钊、虎嵩林、刘存厚和丁国恩等满清文武却是面面相觑,一起在心里说道:“难怪吴臬台号称是常胜不败,这仗还没打,就先把敌人的几个头头给算计了,我们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吴臬台这是兵马未动是阴谋诡计先满天飞啊。”

  书信很快做好,请虎嵩林安排了一个此前抓到的太平军俘虏担当信使后,尽管已经是疲惫不堪,但吴超越还是强打精神对赵烈文说道:“明天我们就要催军南下,周立春屯兵闸北,孤军和我们对抗,这其中应该也可以做点文章,惠甫你有没有什么好主意?”

  “周立春孤军难支,为了保存实力,他肯定会向曾立昌和刘丽川求援,或者请示是否退回吴凇江以南。”赵烈文打着呵欠说道:“曾立昌为了获得缓冲,拒绝让周立春撤回吴凇江南岸的可能非常大,另外为了团结友军,他又九成九会给周立春派遣援军。”

  “但曾立昌的军队今天强攻我军邓嗣源部营地,伤亡肯定不会小,军队也需要休息,还得考虑下是继续攻打还是继续包围邓嗣源的营地,绝不可能大举增援周立春。所以他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派遣少量援军做做样子,二是让刘丽川出兵增援。”

  说到这,眼睛都快睁不开的赵烈文又打了一个呵欠,说道:“不管曾立昌是选择派遣那一支军队增援,那怕是比我们先一步到达闸北战场,仓促之间肯定无法建好坚固的营防工事,与周立春已经立营的军队相比,怎么都是曾立昌派出的援军比较好对付。所以明天我们最好的选择是主打敌援,集中力量猛抽曾立昌派给周立春的援军,打个开门红震慑敌人心胆,也让周立春觉得他被曾立昌抛弃了,更方便我们将来的用兵作战。”

  吴超越打着呵欠叫好,又明白告诉许乃钊和虎嵩林等人说自己实在是太累,谢了许乃钊设宴为自己接风洗尘的好意,然后就直接带着赵烈文回营休息去了。留下许乃钊和虎嵩林等人在帐中继续面面相觑,一起心道:“这两个年轻小子,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都累成这样了,缺德主意馊点子还能张口就来?”

  下半夜,收到斥候探报的周立春才刚派出信使向曾立昌告急,在清军骑兵的押解下,吴超越的招降信就被太平军俘虏送到了周立春营中。看完信后,勃然大怒的周立春虽然马上把书信撕得粉碎,因为破相而与吴超越不共戴天的徐耀也大吼大叫着一定要报仇雪恨,但手里已经只剩下两千来人的周立春心里还是非常清楚,他这支孤军绝无可能单独应对吴军练勇和吴淞口的清军主力,所以周立春又赶紧提笔做书,向曾立昌请示是否撤退到吴淞江以南重建阵地?同时周立春也明白告诉曾立昌,如果要自己继续立营闸北也行,但曾立昌必须尽快给自己派出援军?

  周立春的书信象一个难题一样,很快就放到了曾立昌的面前,对吴军兵工厂的连续强攻失败,已经极大的损耗了太平军主力的实力和士气,元气受损不小的太平军主力在继续攻打或者包围吴军兵工的同时,已经很难再派出援军去给周立春提供有力增援。而如果让周立春放弃闸北撤回吴凇江南岸,不仅将拱手让出吴淞江以北的巨大活动空间,太平军主力还会面临吴军主力的直接压力,对于阻止吴军会师和夺取吴军弹药储备都将十分不利。

  思来想去,曾立昌只能是选择让刘丽川出手,命令刘丽川出兵两千去给周立春帮忙。同时为了让刘丽川乖乖从令,曾立昌还明白告诉刘丽川说吴超越已经带着吴军主力到了吴淞口,警告说如果吴军练勇会师,吴军主力获得了弹药补给,那么自军就绝无可能再在上海城外坚持下去,只能是进驻上海城内与刘丽川共同守城!

  曾立昌的威胁还是起到了作用,为了给曾立昌一个交代,也为了不给曾立昌进驻上海城内的借口和机会,刘丽川稍微盘算了一下后,还是叫来了曾经的双刀会副手林阿福,让林阿福带着两千军队去给周立春帮忙。但林阿福却一口拒绝,说道:“检点,你还是派别人去吧,我和孙少爷有旧交,不想和他打。”

  “旧交?你记得他是你的旧交,他记得不?”刘丽川呵斥道:“我们为他吴家出生入死,他吴家爷孙升官发财,是管过我们的死活还是管过我们的吃饭穿衣?你和我好不容易办起来的董家渡团练,他说解散就解散了,他考虑过我们的想法没有?”

  林阿福默默无语,刘丽川则又催促道:“别罗嗦了,我是信得过你这个拜把兄弟才派你去。记住,到了闸北以后,能不打硬仗就最好不要打硬仗,要动脑子让周立春顶在前面,你在背后给他壮壮声势就行了。”

  林阿福的优点弱点都是讲义气,吴超越把他从江阴带回上海后,虽然因为不喜欢他的一身江湖习气没让他进吴军团练,却也还算够意思的让吴健彰给他在上海码头上安排了一份肥差,让他起码可以过得上相对比较富庶的生活。但就是因为林阿福的讲义气,就被与他有八拜之交的刘丽川硬拉进了小刀会起义军,站到了勉强还算对他够意思的吴超越对立面。这会还是因为江湖义气,心里再是一百个不乐意,林阿福最终勉强点了点头,又问道:“好,我带我麾下的一千人去,阿源哥你再给我一千人去就行了。”

  “谁叫你把你的人全带去了?”刘丽川一听急了,忙又说道:“把你觉得靠得住的弟兄带一百个去就行了,剩下的人,我给你调派!阿福兄弟你别犯傻,我给你安排,你听我的包管没错!”

  于是乎,很快的,在刘丽川的亲自调派下,刘家军派给周立春的两千援军很快出炉!两千援军,其中一百人装备有西洋火枪、大清鸟铳和锐利尖刀,另外一千九百人,个个穿百家衫八彩服,手里拿的也大部分是锄头粪叉砍柴斧和竹枪木棒和打狗棍等先进装备!(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