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弹药不足

第一百二十四章 弹药不足

  在吴淞口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清晨醒来时,周腾虎留在战场之外的江阴练勇也和吴超越取得了联系,得知周腾虎已然率军杀入吴军兵工厂增援,还有把江阴练勇安插进了敌人内部充当卧底,吴超越大喜之余当然又连声夸赞,“真不愧是惠甫的姐夫兼老师,果然和我们是一丘之貉。”

  这个消息也让吴超越对兵工厂战场少担了许多心,可以集中大部分精力去布置今日的南下作战,虽然饱受风浪之苦的吴军练勇还很疲惫,清军细作也没来得及探得敌人的最新部署,但是为了替兵工厂战场那边分担压力,吴超越还是决定立即南下,攻打太平军周立春的闸北营地。

  出于礼貌和规矩,吴超越拿定主意后象征性的向自己的上司江苏巡抚许乃钊请示了一下,结果让吴超越颇意外的是,在治河抚民方面官声颇佳的许乃钊不但没有故意阻拦刁难,相反还主动提出让参将秦如虎率领一千绿营军协助吴超越南下,同时许乃钊交代秦如虎务必听从吴超越的号令指挥,拿出了充足的诚意表明愿意与吴超越友好相处。——虽说现在两江的地方官都希望能和吴超越搭档上战场,但吴超越倒也领情,由衷谢了许乃钊对自己的不吝帮助。

  兵贵神速,为了尽量不给太平军从容调整部署的时间,吴超越安排吴军炮营与秦如虎的绿营兵居后尾行,自领主力步兵轻装南下,只用了三个多小时就赶到了已经被战火摧毁成了一片废墟的江湾镇。稍做休整补充饮水时,在附近哨探的清军斥候纷纷过来拜见,向吴超越报告前方敌情,结果这群清军斥候的哨长还满脸遗憾的向吴超越说道:“吴大人,你们早来一步就好了。就在刚才,长毛的援军已经赶到了他们闸北营地,不然的话,你们或许还有阻止长毛会师的机会。”

  太平军增援周立春的距离远比吴超越南下到此近,吴超越闻报倒是没有多少遗憾,只是问道:“长毛派来了多少援军?贼首是谁?”

  “长毛的援军大约两千人,贼首是林阿福。”

  清军哨长的报告让吴超越哈哈大笑,大笑着说了一句天助我也,然后吴超越立即下令吴军练勇继续南下,以正常行军速度赶往周立春营地。行军期间,吴超越还对赵烈文说道:“惠甫,一顿饭,你赌周立春会不会让林阿福率军进驻他的营地,和他联手守卫营地工事?”

  “我要吃鸿宾楼的佛跳墙和红烧熊掌,赌周立春不会让林阿福进去。”

  赵烈文想都不想就回答,还伸出了手和吴超越击掌为约,然后赵烈文才奸笑着说道:“慰亭,直接掏银子吧!我军细作的探报里写得清清楚楚,周立春小家子气,他的营地东西长一百五十步,南北厚只有一百步,这样的营地规模了不起驻扎三千军队,林阿福想把两千援军带进去,除非先把周立春营地的帐篷拆了一半,周立春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答应让他进去坐享现成?”

  吴超越惨叫拍额,懊恼自己没有记住虎嵩林提供的敌情细节时,周立春的营地已然遥遥在望,结果不出所料,周立春的营地东面果然正有一支军队在奋力挖掘壕沟和堆砌土垒,修筑临时防御工事,很明显是太平军刚刚才给周立春派来的援军。吴超越见了也没犹豫,立即命令自军直接向敌人的援军阵地开拔,还特意命令自军迂回到敌人援军的东侧列阵,直接摆出了要驱逐林阿福败军为免费前锋冲击周立春营地的架势。同时为了谨慎起见,贪生怕死的吴超越自然又命令清军斥候继续严密侦察周边动静不提。

  与此同时,太平军那边当然也有了动作,在周立春的指挥下,周军士卒迅速进入防御阵地,依靠事前修筑的栅栏、壕沟和垒墙等坚固工事严防死守,丝毫没有任何的主动出击迹象。而林阿福那边的大小将领也在拼命吆喝,要求自军士兵加快速度修筑工事,士卒大呼小叫未战先乱,尽显乌合之众的本色。

  林阿福确实是被周立春逼着在周军营外另建防御工事的,不过这也不能全怪周立春绝情,看到了林阿福带来的所谓援军,无论换成了谁铁定都会暴跳如雷。同时林阿福又是一个性格比较厚道的人,所以周立春铁青着脸要求林阿福另立营地后,林阿福也没脸推辞抱怨,老老实实带着军队依令行事,这才让周立春稍微平息了一些怒火,没有导致之前就有旧怨的周立春和刘丽川再次翻脸反目。

  自家人知自家事,林阿福也很清楚刘丽川强行划拨给自己的军队是什么德行,所以看到吴军练勇迂回到了自军营地东面列阵后,很讲义气的林阿福又马上密令军中诸将,让他们在作战失败后尽量带着败兵往南逃,努力约束士卒不得让败兵人潮向西去冲击周立春的营地——如果让败兵人潮冲垮了周立春的营防工事,林阿福就更没脸见友军将领了。

  训练有素的吴军练勇迅速在林阿福军东面排开阵势,但林阿福想象中狂风暴雨一般的猛烈进攻并没有立即来临,吴军练勇暂时按兵不动的同时,还有一个吴军练勇手打白旗出阵,到林阿福的阵地前大声说道:“林阿福,吴大人叫我给你带句话,你不是我们的对手,吴大人念在你曾经帮他救过他爷爷的份上,也念在你曾经保护着他们祖孙北上京城的份上,给你十五分钟时间率军撤退,我军绝不追击!但十五分钟后你如果还不走,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刘家军众将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林阿福的脸上,林阿福先是沉默,然后才上前大声说道:“回去告诉吴少爷,他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受刘大哥的命令来这里增援周旅帅,除非刘大哥亲自命令我撤退,否则我绝不会后退一步。请吴少爷不必等十五分钟,直接过来吧。”

  吴军练勇记下林阿福的答复,飞奔回去向吴超越交令,然后又过了片刻,那吴军练勇又打着白旗重新跑了回来,亮出了两道书信说道:“林阿福,我们吴大人请你帮个忙,这两道书信,一道是江苏巡抚许抚台写给刘丽川的,一道是我们吴大人写给刘丽川的,烦请你念在旧日情分上,把书信带回去交给刘丽川。”

  林阿福有些犹豫,但是想到老吴家以前对他确实不错,林阿福还是挥了挥手,派人出阵接过了那两道书信,大声答应一定会把书信送回去交给刘丽川。吴军练勇谢了,这才又回去向吴超越交令。

  吴超越和赵烈文得意的狞笑声中,吴军练勇的进攻终于展开,尽管已经在望远镜中大概看清了林阿福军的装备情况,但吴超越为了谨慎起见,还是一次性就投入了一个营发起进攻,同时让两个营守住两翼,防备周立春出营突袭。

  事实证明吴超越的谨慎小心绝对没错,第一次江阴大战时表现最为靠谱的林阿福牢记洋人教官的指点,在吴军练勇列队行进间始终沉住气没有下令开枪,他带出来的刘军士兵也始终保持着队列整齐,还排出了三段射的队列,努力坚持着没有提前开枪浪费子弹。还是等吴军练勇列队进入八十米内,林阿福才大吼一声下达开枪命令,百余名刘军精兵轮番开枪射击间,也确实给吴军练勇带来了一些死伤。

  受命率军进攻的吴军营官王锤牢记此前经验,咬牙带着吴军练勇进入了五十米内,才命令吴军练勇开枪射击,与林阿福军展开最为正规的排队枪毙对射作战。结果到了这个时候,吴军练勇的装备优势与训练优势也展现无遗,击针枪射速超快,一分钟内可以轻松打出五六颗子弹,火力连绵不绝,弹雨倾泄不断,而林阿福麾下的百余名精兵中虽然也有三四十人装备了击针枪或者卡宾枪,余下的却全是原始的火绳枪,整体射速远远不及全面装备击针枪的吴军练勇,火力被完全压制。排队枪毙对射还不到三分钟,死伤惨重的林军火枪手就只能是躲到刚刚修筑的工事后躲避吴军火力。

  躲在工事后也作用不大,吴军练勇只用了一个冲锋,直接就杀进了林阿福军尚未完工的工事内部,也把刘丽川强塞给林阿福那些炮灰士兵吓得是魂飞魄散,争先恐后的逃向后方远处。同时见大势已去,林阿福也只好是乖乖带着残余的精兵向南逃命。

  与此同时,周立春营地也有了一些动静,但并不是派军出击给林阿福帮忙,而是开枪射击试图冲击他们营地的林阿福麾下败兵,逼着林阿福的败兵向其他方向逃跑。同时周立春还在营地里大吼大叫,“打他娘的打!这才多长点时间就败了,刘丽川,你给老子走着瞧!给老子走着瞧!”

  轻而易举的击败了林阿福的乌合之众,吴超越倒也没有对林阿福的败兵穷追猛打——反正大部分败兵是杀了也只是浪费子弹。尽量抓了几个俘虏,又迅速收拢了军队后,吴超越命令曹炎忠率领一个营向周立春的营地发起进攻,曹炎忠欢天喜地的领命后,吴超越又补充道:“记住,尽量把队伍横向拉长,队形尽量疏松,在一百米外和长毛对射,没有命令不许继续前进,阵亡将士一旦超过二十人,马上给我撤回来!”

  “吴大人,为什么?”曹炎忠满头雾水的问道:“百米外火枪对射,末将怎么才能攻破长毛营地?”

  “我想看看周立春把我们学到了那个地步。”吴超越微笑答道:“北上勤王前,我就听说周立春效仿我们的战术作战,还打败了常州的官军,我想看看周立春究竟学到了什么,又到底有多少战斗力。”

  垂头丧气的接过试探敌人虚实的任务,曹炎忠干脆把四个哨的战兵排成了两个横队,队形疏松的推进到刘丽川营地百米外开枪射击,周立春军全力迎战间,大概虚实也很快就暴露在了吴超越的面前。

  还别说,周立春还真把吴军练勇的战术有了一个有模有样,横队尽量密集加强火力密度,又以少量精度高的米尼枪掩护射击,同时周立春还颇天才的把太平军的火枪战术也引用到了线性战术中,在营防工事下修筑了大量单兵掩体,士兵犬伏其中对外开枪,营地防御力相当不错,总体来说已经有了一支强军的雏形。

  很可惜,这样的周立春军在吴军主力仍然还是不值一提,且不说到了野战中绝对拼不过武装到牙齿的吴军主力,就算继续死守营地不出,吴军练勇只要出动重炮轰击,以苦味酸炮弹轰击周立春的营地正面,拿下周立春营地同样是轻而易举。而耐心又等了一会,见周立春军再没什么花样后,吴超越也只好失望的耸耸肩膀,吩咐道:“鸣金,让曹炎忠退回来重新整队,等我们的炮营到了再收拾周立春不迟。”

  鸣金铜锣,受命试探的曹炎忠迫不及待的下令撤退,吴超越也赶紧举起望远镜搜寻周秀英的下落时,结果让吴超越颇有些意外的是,周立春营地中竟然爆发出了一阵巨大的欢呼声,将领士兵欢天喜地的又蹦又跳,居然为了打退了一次吴军练勇的试探性进攻而欣喜若狂。见此情景,吴超越心中一动,立即放下望远镜,向吴大赛吩咐道:“派个人去给孟驲传令,叫他抵达江湾后就地立营,建立可以驻扎我们主力的营地。至于秦如虎,继续过来听令。”

  吴大赛应诺的同时,赵烈文则疑惑的向吴超越问道:“慰亭,怎么不打了?我们动用火炮的话,拿下周立春的营地不是什么难事啊?”

  “如果你是周立春,打退了我的进攻,你会怎么想?”吴超越反问道:“如果你是曾立昌和刘丽川,看到周立春顶住了我的进攻,你又会怎么想?还有,你觉得我军是在这里和长毛作战方便,还是先突破长毛的吴凇江防线再寻找决战机会方便?”

  赵烈文稍一盘算,很快就恍然大悟,但赵烈文还是有一些不放心,赶紧提醒道:“慰亭,别忘了我们的兵工厂,那里的情况可能很危急。”

  “放心,你姐夫和邓嗣源撑得住。”吴超越笑笑,说道:“你姐夫的部下说得很清楚,他们会用约定的信号告诉你姐夫我们的主力已经到了,听到这个好消息,我们的士气大涨,打得肯定只会更顽强。长毛军队却是反过来,知道我们主力到了只会心慌,越打越慌,同时还得考虑留下预备队抵御我们的主力,不敢用全力攻打我们的兵工厂,你姐夫和邓嗣源就有喘气的机会了。”

  赵烈文将信将疑的点头时,吴超越则又马上想出了另一个馊主意,派了几个大嗓门的吴军练勇摸到周立春的营地外大声辱骂,从周立春的祖先十八代一直骂到周立春根本不存在的儿子,假意装做想要引诱周立春出战。而周立春虽然没有上当出兵,却在另一个方面上了当,在潜移默化下生出了这么一个念头——吴超越或许拿他的营地工事毫无办法。

  吴超越的花招还没完,过了一段时间后,当清军参将秦如虎带着一千绿营兵来到吴超越面前时,吴超越只是在秦如虎耳边低语了几句,许诺将来把战功分给秦如虎一份。秦如虎马上欢天喜地的接受命令,指挥他麾下的绿营兵向周立春营地分批发起进攻,而当绿营兵问吴军练勇为什么不上时?秦如虎则大声答道:“吴大人的团练在勤王时消耗弹药过多,弹药不足,所以现在必须省着用。”

  为了让周立春觉得自己是在故意用绿营兵诱敌,吴超越还一度要求秦如虎故意诈败,结果吴超越很快就发现自己纯粹是浪费口水,也终于明白向荣的江南大营为什么在南京城外驻扎一年多都寸功未建了。都已经被称为江南大营派出的精兵,秦如虎麾下的绿营兵也只敢在一百多两百米外乱放枪,每次被逼着进攻,也每次都是没冲几步就撒腿往后跑,怎么看怎么象是在故意诱敌,也成功的让周立春益发充满信心,觉得凭借坚固工事打退吴超越大有希望。

  如此折腾到了下午,充分制造了久攻不下的假象后,也确认了邓嗣源和周腾虎依然还牢牢守住自军兵工厂的消息,吴超越果断下令退回江湾立营。而看到了吴军主力撤退后,周立春营地里当然是欢呼雀跃,喜悦的吼叫声惊天动地,此起彼伏,连绵不断,兴奋万分的周立春还马上去和曾立昌联系,向曾立昌报告自军已经击退吴超越的喜讯。同时周立春自然少不得向曾立昌报告了刘丽川军的丑态,要求曾立昌给自己派遣一支真正可靠的援军,帮助自己更加有力的抵御吴军练勇的进攻。

  除此之外,周立春当然顺便打了一个小报告,把吴超越当众要求林阿福给刘丽川捎信的事告诉给了曾立昌。

  周立春军阻击获胜的消息送到曾立昌面前时,始终拿吴军兵工厂无可奈何的曾立昌简直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下意识的生出了这么一个念头,“超越小妖该不会在诈败诱敌吧?”

  再细一盘算,曾立昌又发现吴军是真败并非完全没有可能,首先第一点就是吴军主力北上勤王,大战多场后弹药一直没有得到补充,现在出现弹药不足的可能非常大。其次则是太平军诸将在总结吴超越的作战特点时,发现吴军练勇最擅长的是防守战和野战,在攻坚战中却表现平平,唯一一次攻破太平军营地,还是靠诡计诱敌,骗得林凤翔主力主动脱离工事保护在野战中获胜,周立春的军队据营而守,始终没有上当受骗出营决战,凭借工事扛住吴军进攻完全合情合理。

  心中生出了这样的念头,曾立昌自然又生出了凭借防御战耗挎吴军主力的念头——太平军的情报清楚显示,吴军练勇的武器弹药要从几万里外的普鲁士购买,无法就地补给,太平军只要熬到吴军主力的弹药用尽,干掉双手沾满战友鲜血的吴超越绝对不是没有可能!

  动心之后,犹豫再三了许久,曾立昌还是下定决心,派遣黄生才和晏仲武率领两千主力连夜渡过吴凇江北上,到闸北去给周立春帮忙,但一再交代黄生才和晏仲武只许坚守营地工事,绝对不许冒险出战。除此之外,谨慎不在吴超越之下曾立昌还又给黄晏二将秘密下达了一道命令,一道可以确保援军不会被吴军全歼的命令…………

  调兵遣将的同时,曾立昌当然也一直在等待着刘丽川的消息,希望刘丽川能够知情识趣,主动献上吴超越写给他的书信。但是很可惜,曾立昌一直等到半夜都没有等到刘丽川的信使,恼怒之余,曾立昌又在心里说道:“这个刘丽川,很可能已经靠不住了。”(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