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聪明的太平军

第一百二十五章 聪明的太平军

  太平军将士最大的优点就是吃苦耐劳,即便与吴军邓嗣源部大战连连后身体已然颇为疲惫,但曾立昌一声令下后,两千太平军主力还是毫不犹豫的在夜间集结出动,连夜渡过吴凇江北上增援,并且在凌晨三点左右就与周立春军会师,争取到了几个小时的宝贵时间建立防御阵地。

  前文说过,小家子的周立春为了守御方便,把营地建得并不大,所以林阿福军才只能是在周军营外另建阵地。然而看到黄才生和晏仲武带来的太平军将士全是腰粗膀圆的主力战兵,手里拿的也大都是鸟铳洋枪,甚至还带有几门从清军那里抢来的四百斤虎威炮,周立春还是毫不犹豫的准许太平军进驻自己的营地,同时还派遣辅兵连夜扩大后营面积,以缓解营地内过于拥挤的状况。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身负曾立昌密令的黄生才才偷偷向周立春交了底,要求周立春小心提防部将徐耀,并且还说明了徐耀是为了周立春爱女才叛变通敌的原因,也说明了曾立昌把周立春派到闸北立营就是因为提防徐耀的缘故。周立春却根本不信,说绝没这个可能,还说徐耀脸上的疤就是吴超越留下了,又列举了徐耀在无锡战场上力抗清军的种种战绩,黄生才没有证据也无法逼迫周立春立即处死或者逮捕徐耀,只能是反复叮嘱周立春绝对不能掉以轻心。而明白了曾立昌故意把自军派到闸北立营的原因后,周立春怨气稍解,与太平军主力的关系有所改善。

  与此同时,太平军连夜增援周立春的消息,也被清军细作连夜送到了吴超越的面前,正在酣睡的吴超越收到这个坏消息后,却只是打了一个呵欠,懒洋洋的说道:“来得好,来得越多好。”说罢,吴超越又象没事人一样鼾声睡去。

  吴超越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的七点方醒,尽管清军参将秦如虎一再建议吴超越尽快出兵,不给太平军加固营地防御的机会,但吴超越却根本不听,只是让自军士卒如常吃饭备战,准备一天的干粮,然后还是到八点半左右,吴超越才大模大样的率军南下,再次前来攻打周立春的营地。

  吴超越的拖拖拉拉给了太平军充足的备战时间,在营后新开辟营地不但全部立起了栅栏鹿角,还挖掘出了一道又深又厚的护营壕沟,火炮也全部布置到位。再等吴军练勇带着沉重火炮慢悠悠的来到周立春营地两里外列阵时,太平军的新营地连羊马墙都已经筑好,还争分夺秒的在新营地外埋设了大量地雷,防御力更为增强。

  不消吴超越下令,吴军营官孟驲就已经自行派遣炮营练勇布置炮位,结果秦如虎见了大急,赶紧跑到吴超越的面前说道:“吴臬台,你的火炮怎么直接在长毛营地的正面布置?长毛的营地正面工事最为坚固,最难攻破,我军想要攻破长毛营地,最好的办法是迂回到长毛营地后方,向他们新建成的营地下手啊?”

  “从那里打都一样,跑来跑去的麻烦,还是就从正面打方便。”这几天一直没休息好的吴超越打了一个呵欠,又对秦如虎说道:“秦将军,一会我们攻破长毛后,约束好你的人,并急着打扫战场搜俘虏腰包,等仗彻底打完我们再联手打扫战场,缴获你三我七,如何?”

  秦如虎张口结舌,呆呆看着吴超越脑袋发晕,吴超越则又叮嘱道:“还有,你的人绝对不许向长毛的女营俘虏下手,谁要是敢****女战俘,本官亲手剁了他!记住,这一条务必要让你的每一个部下都知道!”

  秦如虎晕头转向的应诺后,吴超越再不理会他,立即让黄大傻和王锤二将各率本营兵马保护住炮营阵地,又让秦如虎带着清军在自军后方列阵。而当吴军与清军各就各位后,吴军火炮也已经布置到位,孟驲跑到吴超越面前请示是否立即开炮,吴超越则先举望远镜向周立春营地张望一通,直到大概确认周秀英没有在场,吴超越才点了点头,吩咐道:“开炮吧。”

  令旗挥动,吴军的十门后装线膛炮先后发出怒吼,把加过料的炮弹轰向周立春营地。对此,早就习惯了清军火炮的周立春和黄生才都是神情轻蔑,冷笑出声,经验丰富的太平军将士也马上伏地避炮,然而很快的,吴军炮弹落地后发出的猛烈爆炸,却又让黄生才和晏仲武等人的冷笑凝固在了脸上。

  “没事,洋人的开花弹,我也见过,没什么了不起。”

  比黄生才和晏仲武更加吃过见过的周立春大模大样的挥手,然而挥手过后,周立春却马上又发现不对了,因为吴军的开花炮弹爆炸间,不但威力远比他之前见过的洋人火炮更大,仅凭冲击波就直接掀翻了许多营帐旗帜,还喷发出了大量的火焰,火焰所到之处,不要说木制的栅栏鹿角和布制的军帐被引燃起火,就连土砌的羊马墙上都冒出了火头。

  此前在与吴军邓嗣源的交战中,太平军不是没见过吴军练勇的苦味酸武器,但吴军邓嗣源部使用的苦味酸却是装药量只有一两百克的掷弹筒炮弹和手雷弹,爆炸威力虽然远比黑火药大,燃烧效果却不是很好,又一直没有用于攻坚,太平军便一直没见识过苦味酸火焰对木制工事的破坏效果。这会吴超越突然使出了装药量多达两公斤的苦味酸炮弹,原本还指望凭借土木工事就能抵挡吴军锋芒的太平军当然是目瞪口呆,措手不及。

  熊熊烈火中,许多被苦味酸火焰笼罩的太平军士兵全身起火,哭着喊着在地上满地打滚,可还是无法熄灭身上的火焰,他们的同伴即便提水来泼在他们的身上,苦味酸火焰却依然还在他们的身上熊熊燃烧,把这些倒霉的太平军士兵烧得是鬼哭狼嚎,死得是凄惨无比。也让许多的太平军士兵失声惨叫,“水都浇不熄,这是什么妖火啊?”

  这时,吴军火炮已经再次开火,把更多的苦味酸炮弹打进了太平军营地中,引燃了更多的太平军营帐栅栏,也让更多的太平军士兵笼罩在火海之中,太平军士兵奔走避弹,被苦味酸炮弹发出的冲击波冲得是东倒西歪,身上着火的太平军士兵哭喊着四处奔走求救,又造成了火势的急速蔓延。见此情景,周立春和晏仲武等人脸色发白之余,也赶紧组织士兵扑火灭火,以免烈火烧毁他们的营防工事,但不管太平军士兵是用水泼还是用土掩扫帚打,苦味酸火焰说不熄灭就是不熄灭。

  吴军的第三轮炮击是集中轰击太平军的营地正门,几乎是在转眼间就让太平军的坚固营门和高大箭楼升腾起熊熊烈火,第四轮炮击则是打向太平军的营地内部,后膛炮的超高射速让太平军觉得难以置信,也让太平军更加无法扑灭营中大火,烈火逐渐冲天,浓烟滚滚中,太平军栅栏、鹿角和拒马成排成片的起火燃烧,空气中尽是毛发和肉类烧焦的恶臭味,其间还有伴随了两声太平军火炮的殉爆巨响,场面有如修罗地狱。

  看到这些状况,战场经验丰富的黄生才和晏仲武马上就明白自军又上了吴超越的恶当,被吴超越骗到了这里挨炮打。但黄晏等人不肯死心,周立春也不肯死心,稍做商量之后,太平军主力和周立春的精锐干脆一起倾巢出动,从两翼后营一起出营,太平军主力居左,周立春军居右,一左一右的向吴军阵地包抄杀来,用的还都是吴军练勇赖以成名的线性战术——太平军可是比清军擅长学习多了。

  一场之前在欧美战场上常见的线性战术对拼就此展开,炮火声中,太平军的队列严整密集,脚步坚定统一,端着带有刺刀的火枪大步前进,吴军练勇则迅速布置了四个空心方阵,成田字形把炮营保护在中间采取守势迎战。炮营的后膛炮停止射击并迅速收拢避免被太平军突击破坏,换上曲射臼炮迎敌,而吴军的臼炮虽然在射程方面比较短,优势却是炮弹装药量更大,爆炸威力更大,只要有一枚炮弹打进太平军的密集队列中,马上就能导致一场恐怖灾难,巨大的冲击波直接把太平军士兵成排成排的掀翻,喷发出来的火焰也把成片成片的太平军将士变成一个个全身起火的火人,惨叫声遮天蔽野,严整的队形也因此为之大乱。

  枪声终于响起,学到了不少线性战术精髓的太平军将士咬着牙齿推进到了吴军阵地八十米处方才开枪,也靠着抢先出手的机会给吴军将士制造了一些伤亡,然并卵,武器过于杂乱,造成了太平军的火枪射速快慢不一,无论如何都无法保证火力的密集程度,而统一装备了击针枪的吴军练勇则是有条不紊,分为两队轮流开枪,火力密度有如狂风暴雨,每一轮射击都能把正在装填弹药的太平军打死打伤无数。

  同时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击针枪对卡宾枪的优势才完全体现了出来,同为后膛枪,卡宾枪装弹必须要先咬破纸质弹壳,把火药塞到火门上引火,然后再把子弹射进枪管开枪射击,操作复杂耗时较长,且极容易出现失误。而吴军练勇则只需要把子弹射进枪管就可以直接开枪,失误少耗时短,射速远比以卡宾枪为主力武器的周立春军快,更把太平军主力大量装备的燧发枪火绳枪甩出十八条街都不止,排队枪毙,当然是吴军练勇稳占上风。

  排队枪毙毙不过吴军练勇,太平军主力这一咬牙,干脆端着刺刀发起板载冲锋,可这么做还是毫无作用,吴军练勇不但拼刺刀不怕太平军,还装备有苦味酸手雷弹这个大杀器,可以轻而易举的炸散太平军的密集人群,迫使太平军分散迎战,刺刀战中以少敌众,当然更加不是吴军练勇的对手。野战中局势依然还是呈一面倒,以前用线性战术吊打太平军的吴军练勇还是照样吊打已经开始学习线性战术的太平军。

  激战多时,随着太平军士卒的大量死伤,吴军的优势更加明显,见局势不妙,最先无耻逃跑的居然是周立春军,为了保存实力,本小利薄的周立春一边命令后军放弃营地向南撤退,一边带着他的主力战兵大步后退,黄生才派人要求周立春继续作战,周立春也根本不听——打光了手里的家本,周立春在太平军内部说话可就没有底气了。

  与此同时,吴超越这边也做出了调整,命令曹炎忠率领一个营追击周立春,又命令秦如虎率军给曹炎忠帮忙,仅以偏师追杀周立春扩大战果,主力则全部用来收拾太平军主力。而黄生才和晏仲武开始还想且战且退减少损失,然而看到吴军练勇分出了一个营来包抄他们的背后时,黄生才和晏仲武就再不敢浪费时间了,赶紧下令全军撤退,带着军队一路南逃,吴超越则果断亲自率领除炮营外的吴军练勇发起追击,大吼道:“追!无论如何要彻底干掉这支长毛,绝不让他们逃到吴凇江以南!”

  追击战展开,接受过严格负重训练的吴军练勇健步如飞,一边拼命捅杀掉队落单太平军士兵,一边分兵包抄拦截,结果先行出击包抄的王锤营队靠着速度优势,还真一头扎进了太平军败兵的腰部,迅速把太平军切为两截,吴军练勇连捅带刺又开枪,把太平军的后队杀得死伤惨重,迫使后队太平军士兵只能是四散逃亡,然后吴军练勇脚步不停,一边继续追向侥幸逃脱的太平军前队,一边又分出一个营追杀溃散的太平军士兵。

  追着追着,吴超越逐渐发现情况不对了——太平军居然并没有直接逃向他们主力大营所在西南方向,而是逃向了东南面的租界方向。吴超越一看不妙,赶紧派人给黄大傻传令,要黄大傻率军穿插,不惜代价的冲到前面去抢夺吴凇江的浮桥渡口,不给太平军跑进租界逃生的机会。同时吴超越还破口大骂,“操他娘的!想不到长毛还能有这样的脑子,居然能想到跑进租界逃命的主意!”

  (非夸张,历史上小刀会起义失败后,有大量的小刀会起义军士兵就是直接跑进了租界,结果救出吴老买办的美国人又救了这些起义军士兵,允许他们在租界里剃发变装,摆脱清军追杀。)

  黄大傻的穿插迂回还是晚了一步,等吴军练勇杀到直通租界的吴淞江浮桥口的时候,大量的太平军士兵已经越过了浮桥逃进了租界,浮桥另一头的租界那边虽然也有西方联军士兵守卫,可是看到太平军是高举武器过桥,过了桥后还马上放下武器表示没有敌意,那些洋人士兵便也没有阻拦,只是任由太平军过桥或者泅水过河,进入租界土地。

  最后,吴军练勇只把一百多个不会水的太平军士兵堵在吴凇江北岸,逼迫他们放下武器跪地投降,同时曹炎忠那边也在追击战中遭到了周立春军的顽强阻击,吴超越窝火之余除了让黄大傻带军队去给曹炎忠帮忙,还有大力搜捕租界外的太平军残兵,再有就是派人过江去与英国领事阿礼国联系,要求引渡逃进租界的太平军士兵!

  使者才刚派出去,让吴超越眼睛一亮的是,吴健彰老买办竟然已经出现在了浮桥上,正在吴晓华和黄胜的搀扶下向北岸跑来,还一边跑一边哭哭啼啼的大声呼唤自己,吴超越见了大喜,赶紧下马迎上前去,迎向吴健彰先是一个熊抱,然后双膝跪下,大声的由衷喊道:“爷爷,你想死我了。”

  “老夫才是想死你啊!”吴健彰号啕大哭着搀起宝贝孙子,也不给宝贝孙子和吴晓华、黄胜打招呼的机会,一个劲只是不断检查了宝贝孙子有没有缺胳膊断腿,直到确认宝贝孙子连毫毛都没掉几根,吴老买办才抹去眼泪,迫不及待向吴超越问道:“孙儿,快告诉我,你这次北上勤王,皇上和朝廷有没有给你升官?”

  吴超越含笑点了点头,吴健彰赶紧又问升了什么官,吴超越这才扭捏的说道:“江苏按察使,领兵部侍郎衔!”

  “哈哈!”吴老买办先是狂笑一声,然后马上向吴超越单膝跪下,抱拳说道:“下官吴健彰,见过臬台大人!”

  “爷爷,你是要折死我啊。”吴超越赶紧向对自己好得不能再好的吴老买办跪下还礼,哭丧着脸说道:“爷爷,你这是干什么?我是你孙子,永远都是你的孙子,你向我下跪,是想折我的寿元?”

  “胡说八道,我孙子肯定长命百岁!”吴老买办先是呵斥了一句,然后才说道:“你快起来,我这是向你行拜见上官礼。你现在是正三品的江苏按察使,又有从二品的侍郎衔,我是从三品的江苏布政司参政,见了你应该行礼。”

  被吴老买办逼迫不过,吴超越这才起身按规矩吩咐老买办免礼,然后又赶紧双手搀起吴老买办,吴老买办则是笑得老脸皱纹开花,嘴里不断念叨,“争气争气,这么快就比你爷爷的官大了,看来要不了一两年,我们吴家就可以出一个封疆大吏了。祖坟冒烟,祖坟冒烟啊!”

  “爷爷,当官的事一会再说。”吴超越打断吴老买办的念叨,说道:“爷爷,你看我有没有没记错?我们和洋人签的租界条约里,好象有一条是可以引渡逃进租界的清国罪犯,对不对?刚才逃到租界里的长毛都是长毛的精锐,我如果不把他们从洋人手里要回来,让他们逃回了长毛那边,以后再想收拾他们就没这么容易了。”

  吴健彰有些为难,迟疑了一下才说道:“孙儿,你没记错,我们大清是有权力引渡逃进租界的犯人。但是阿礼国此前对我说得很清楚,他允许我住在租界里,也没有把我交给长毛,是因为他们承认大清国,与大清国有外交关系。但他们英国公使文翰同样与长毛的太平天国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长毛允许英国的船只自由来往于他们防区水面,投桃报李,所以如果出现长毛逃进租界的情况,他们也绝对不会交人,要交也只是交给长毛。”

  “干!”吴超越骂了一句,“这仗怎么打?长毛一看情况不对就往租界跑,我还拿什么剿灭他们?”(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