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泰山压顶

第一百二十七章 泰山压顶

  署理江南提督和春并不是很看得起吴超越,也一直认为吴超越之前那些夸张战绩不过是吹出来的结果,纯粹是个杀良冒功、讳败掩过、谎报胜战的牛皮货,江宁大战时靠的是江宁清军,所谓的江阴大捷也应该是杨文定麾下清军的苦战收获,北上勤王更是靠跟在胜保和僧格林沁的屁股后面拣便宜。如果真的碰到什么硬仗恶战,吴超越麾下那些说话软绵绵的江苏兵马上就会原形毕露。

  再怎么看不起也没办法,吴超越现在已然是货真价实的三品按察使,还领着从二品的兵部侍郎衔,所以带着清军与吴军会师后,和春还是到了许乃钊尚未完工的清军主力营地中与吴超越见了一面,假惺惺的与吴超越互相客套,末了和春还得虚情假意的向吴超越请教,说道:“吴臬台,你比我们早到战场,又是半个上海本地人,对这里的情况比较熟悉,下一步该怎么打,还请吴臬台多提一些好建议。”

  “回和军门,下官现在就只有一个建议,就是立即出兵,猛攻长毛在上海西门外的营地!”

  吴超越回答得很直接,又主动解释道:“和军门,许抚台,长毛刚刚解除对我军营地包围合军一处,在攻打我军营地战事中损失相当不小,又在闸北大战中惨败,士卒疲惫,军心沮丧,士气也十分低落,正是我们乘势破敌的大好机会。所以下官提议,我们明天就合力进军,猛攻长毛在上海城外的营地,迫使长毛弃营而走,然后痛打落水狗,在追击战中大量歼灭长毛主力。”

  听了吴超越的建议,许乃钊倒是点了点头,大为动心,和春却是脸色一变,赶紧摇头说道:“吴臬台,你的看法虽然有理,但是你太心急了,不是本官的兵马怯敌畏战,是我军远道而来,人困马乏,急需休整。同时我军刚到上海,立营未稳,需得先建立坚固营地,取正合奇胜之理,然后再图谋破敌。”

  反对完了,和春还在心里嘀咕道:“果然是个不靠谱的牛皮货,看到本官率领援军到来,马上就打主意想怂恿本官出兵,然后乘机拣便宜,本官可没那么傻。”

  吴超越误会了和春的意思,还道和春是因为军队素质太差才不敢出战,便说道:“和军门放心,明日之战,贵军只需出动千余兵马帮助我军监视长毛周立春部即可,误不了你的军队立营。”

  说罢,吴超越又转向了许乃钊,拱手说道:“抚台大人,明天也请你出动千余军队帮助下官牵制长毛周立春部,周匪倘若不出营,你与和军门都不必动手,周匪倘若闯出营,还望你们千万小心,周立春匪首麾下的战兵大量装备有美利坚国的卡宾枪,战斗力不容小觑。不过也请你们放心,你们只需要牵制住周匪片刻,下官就可以出兵增援你们。”

  对吴超越充满信心的许乃钊一口答应,那边的和春却听糊涂了,忙向吴超越问道:“吴臬台,那由谁负责攻打长毛主力的营地?”

  “下官我啊?”吴超越莫名其妙的反问,“军门你们的军队需要建立营地,除了下官麾下的上海团练外,那里还有多余的军队承担主攻任务?”

  和春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比牛眼还大了,赶紧又问道:“那上海城里的长毛呢?上海城里的长毛倘若出兵,谁抵挡?”

  “和军门放心,还是下官。”吴超越一听笑了,说道:“下官只怕城里的长毛不出兵,城里的长毛如果真敢出来,对下官来说只是求之不得。”

  和春彻底张口结舌了,半晌才惊叫问道:“吴臬台,你不是开玩笑吧?你只有不满编的六个营兵力,竟然要同时承担攻打长毛主力营地、拦截城内长毛和增援我军的三个任务?吴臬台,你肯定你不是在说笑?”

  吴超越一听笑了,也终于明白和春拒绝明天就发起全面进攻是因为对自己信心不足了。那边的许乃钊也露出了微笑,忙向和春说道:“和军门请放心,慰亭做得到。明天到了战场上,军门你就可以知道慰亭的兵马究竟有多能打了。”

  见性格稳重的许乃钊都这么说了,和春自然也就更加瞠目结舌了,但和春也不愧是少许能在太平军身上取得胜利的满人将领,惊诧过后,回过神来的和春盘算了片刻,说道:“好,本官明天亲自率领两千兵马出营,帮吴臬台你牵制长毛周立春部,倘若周匪出兵,也请吴臬台放心,本官若是不能将他拦在主战场之外,任由军法处置!”

  没想到和春还能有这么一点血性,吴超越大喜之余忙向和春道谢,然后又建议和春分出一营兵马驻扎在法租界西郊,防范刘丽川从法租界借道出兵,也顺便提防一下租界军队。和春一口答应,也大为改变了对吴超越的印象,暗道:“这小子,难道真的不是靠运气好混到今天?”

  议定了作战计划,次日上午,分别立营的吴超越、许乃钊与和春三军按约定同时出兵,也按照事前约定各自部署兵马。为了向敌人施加心理压力,手握苦味酸武器的吴超越照例大模大样的让吴军练勇在敌营正面列阵,直接向太平军守卫最为严密的大营正面发起进攻,太平军那边也果然是未战先怯,士卒奔走进入防御工事时个个神情畏惧,不断低声议论吴军火炮的可怕威力,还没有打就已经毫无信心。

  十点四十分左右,见清军已然列阵完毕,吴超越果断命令炮营开炮,照例以苦味酸炮弹猛轰太平军营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中,土木结构的太平军营地火头四起,栅栏哨楼和鹿角拒马等木制设施接连断裂燃烧和崩塌,布制军帐更是纷纷燃起冲天大火,太平军士兵奔走呼叫不绝,死伤无数。只有躲在半地下工事中的太平军士兵比较安全,但也被浓烟熏得连连咳嗽,双目流泪不止。

  即便明知道轰不过吴超越,但太平军还是出动了部分火炮开炮还击,期间还打出了少量从洋人那里买来的开花炮弹,只可惜太平军的开花弹装的是黑火药,爆炸威力与苦味酸炮弹有天壤之别,更没有苦味酸的良好燃烧效果,所以火炮对轰战仍然还是吴军练勇占据绝对上风。同时炮位暴露后,太平军的炮台又很快被吴军火炮和掷弹筒逐一点名摧毁,期间还发生了两次太平军的火炮殉爆,炸死炸伤了许多太平军炮手。

  为了形成泰山压顶之势逼迫太平军退回城内,基本摧毁了太平军布置在大营正面的火炮阵地后,吴超越果断命令后膛炮暂停射击,轮换臼炮上前继续射击,将装药量更大的臼炮炮弹轰进太平军营地,很快就把太平军的前营化为了一片火海。

  招架不住吴军练勇的炮火覆盖,曾立昌被迫向刘丽川和周立春请求援军,然而周立春的营地正被和春、许乃钊两支清军左右包夹,即便勉强出兵,也马上被和春的兵马正面拦住,隶属于许乃钊的清军总兵虎嵩林则率军猛攻周立春侧翼,逼迫周立春只能是让出营兵马布置空心方阵迎敌,彻底丧失机动力只能自保,无法再为曾立昌提供帮助。

  刘丽川这边,收到了曾立昌的求援消息后,虽然林阿福一再劝说刘丽川出兵为曾立昌分担压力,可光是在城墙上看到太平军营地的惨状,刘丽川就已经是双腿发软浑身颤抖,把脑袋摇得象拨浪鼓一样,“不出兵!绝对不能出兵!超越小妖打野战太厉害,我们出去只会是白白送死,白白送死!”

  “刘检点,如果你不出兵也可以!”亲自进城求援的许宗扬乘机威胁道:“你如果不出兵给我们帮忙,我们就立即突围!带着周旅帅突围回苏州等待后续援军!上海这里就拜托给你这一支军队了!”

  想到自己将以一军之力独守上海孤城,单独面对吴军练勇的恐怖火炮,刘丽川当然是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战。而旁边的刘丽川亲信陈阿林和李咸池则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由陈阿林出面说道:“阿源哥,要不请曾丞相带兵马进城来吧,城墙可以挡炮弹,可以长期坚守。不然的话,如果曾丞相他们走了,光凭我们这一支军队,就算想守城也没把握。”

  “阿源哥,阿林哥说得对,是应该请曾丞相他们进来。”李咸池也附和道:“我们出来混的,必须得讲义气,曾丞相他们现在形势危急,是应该让他们撤进城里来休整。”

  知道什么叫请神容易送神难,刘丽川是打心眼里不愿让太平军进城驻扎,可是许宗扬这会已经扬言要单独突围让刘丽川独力应对清军围攻,陈阿林和李咸池两个亲信又在旁边劝说帮腔,刘丽川不由开始动摇。万分犹豫之下,刘丽川只能是把目光转向自己的另一个亲信林阿福,问道:“阿福兄弟,你的意思如何?”

  刘丽川问错了对象,林阿福最大的优点和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讲义气,自然不会做出对友军见死不救的缺德事,所以林阿福也没犹豫,马上就点头说道:“阿源哥,应该请曾丞相他们进城。”

  见林阿福也赞同让太平军主力进城,刘丽川又咬了咬牙,这才一跺脚,对许宗扬说道:“许丞相,不是兄弟我不愿出兵帮你,是我的兵马实在打不过超越小妖,出去只会是白白送死。要不这样吧,你们把兵马带进城来,我们联手守城如何?”

  许宗扬等的就是刘丽川这句话,心中暗喜之余先是假装犹豫,然后才也是跺脚答应。接着许宗扬赶紧出城去向曾立昌报告这个好消息,与曾立昌组织太平军将士向城内转移,留下陈阿林和李咸池在城墙上对视暗喜,“娘的,五千两银子总算是到手了!”

  知道土木结构的营地在吴军的神秘炮弹面前不堪一击,其实太平军是早就做好了弃营突围的准备,所以许宗扬才刚带回来刘丽川准许太平军主力进城的好消息,太平军马上就开始了敦刻尔克大撤退,后营大门打开间,先是两千太平军列队出营,奔走到道路两旁进入事前就已经修好的夯土工事,保护撤退道路,然后才是满载着辎重粮草的车队出营,争分夺秒的赶往东面一里外的上海西门,而刘丽川倒也还算遵信守约,立即打开城门让太平军进城。

  在望远镜中看到这一情况,考虑到太平军已经在道路两旁修筑了大量的单兵掩体,迂回去抄太平军的后路肯定会伤亡不小,吴超越一度犹豫是否出兵。而旁边的周腾虎马上凑了过来,低声说道:“吴大人,快出兵去抄长毛后路,我们就算必须付出一定代价也拦不住长毛的兵丁进城,起码也得让长毛不能把太多的粮草辎重带进城里。这么一来,不但可以加快上海城里的粮草消耗速度,还可以让长毛主力在粮草方面有求于刘丽川,扩大加快他们的内部矛盾。”

  暗赞了一句不愧是理财专家会算帐,吴超越再不迟疑,马上命令黄大傻和曹炎忠率领本营练勇去抄太平军的后路左翼,又交代黄曹二将务必要用掷弹筒炸乱太平军的辎重队,逼迫太平军放弃辎重直接进城。

  两个营的吴军练勇迂回到了太平军的进城道路左翼后,激战迅速打响,凭借着事前修建的大量单兵掩体,太平军士兵躲在工事后拼命开枪,不过吴军练勇切断他们进城道路的机会。而吴军练勇则顶着枪林弹雨尽量靠近,在付出了不小的死伤后终于还是推进到了预定阵地,然后立即用轻便掷弹筒轰击太平军的辎重队,炮弹爆炸间,太平军一些辎重车受到破坏无法继续前进,许多拉车的毛驴骡子也受惊乱窜,失去控制冲乱了车流,辎重车东倒西歪,严重影响了车辆进城的速度。

  与此同时,周立春那边也开始了撤退行动,在辎重已经大部遗失在闸北营地的情况下,轻装简行的周立春军还撤退速度飞快,比太平军主力速度更快的撤回到了上海大东门旁,清军方面全力追杀,虽遭到了全部装备卡宾枪的周立春军殿后精锐全力拦截,没能一举击溃周立春军,却也靠着迂回包抄冲击侧翼,刷到不少人头捞得不少斩获,也给周立春军又制造了不少伤亡。

  这个时候,吴军方面也开始暴露一些内部问题,第一就是攻坚能力不足,没有可靠手段破坏太平军事前修筑的单兵掩体,没办法迅速摧毁太平军的防御阵地,也就没办法彻底切断太平军的进城道路,同时还在太平军的防御阵地面前伤亡不小。第二则是体力问题,在海上被风浪摧残了十来天时间,好不容易登上陆地后又接连作战,士卒平时的营养再好,这会也已经是筋疲力竭体力下降严重,攻势已经远不及平时那么猛烈。

  第三就是兵力数量问题,接二连三的激战恶战下来,名誉上有六个营的吴军练勇现在实际上已经只剩下了两千四百多人,伤亡最惨的邓嗣源部留守营地没来参战,孟驲的炮营要保护火炮无法投入作战,吴超越手里实际上已经只有四个不满编的营队可以投入作战,所以吴超越即便明知道有希望彻底切断太平军的进城道路,也再不敢不惜代价的发起全力猛攻。

  也正因为这些客观条件的存在,数量约七千左右的太平军主力终于还是有超过六千人顺利撤进一里外的上海城内,同时还把大部分的辎重粮草和火炮也带进了城里,吴军练勇伤亡不小,却没能完成阻止太平军转移辎重粮草的任务。

  在望远镜里看到这些情况,自家人知道自家事的吴超越明白吴军练勇是到了强弩之末,所以吴超越也没责怪黄大傻和曹炎忠的作战不力,太平军主力才刚撤过护城河,吴超越就已经下令停止追击,撤回兵马打扫战场。

  对此,和春和许乃钊当然是大叫遗憾,懊悔没能抓住这个战机大量歼敌,而吴超越也难得主动认了一次栽,向和许说道:“和军门,许抚台,这一仗没能大量歼灭长毛,责任在我,我的团练实在太累了,兵力又不足,这才给了长毛大量逃窜的机会。责任在我,这一仗是我拖了你们的后腿。”

  “慰亭,如果你这都叫拖后腿的话,那我在宁镇战场上那些友军就不能叫拖后腿,只能算是往我背后捅刀子了。”和春倒也爽快,拍着吴超越的肩膀说道:“没有你出手,我们那能这么快就攻破长毛的营地?不必自责,有你这样的友军,是我们的福气。”

  “是啊,慰亭,如果你这也算是拖后腿,那大清就没有不扯后腿的军队了。”许乃钊附和,又主动说道:“慰亭,带你的团练回去休息吧,建立围城工事的事情交给我们,等你休整好了,我们再联手破城不迟。”

  见惯了猪队友,难得遇到两支还算知道点礼义廉耻的友军,吴超越倒也有些感动,谢了许乃钊与和春后,疲惫不堪的吴超越也赶紧带着更加疲惫的吴军练勇返回营地休息,准备让吴军练勇好生休整上一段时间再考虑如何攻城。然而吴超越没有想到的是,就连和春这样的旗人都难得要了一次脸,知道让自己好生休息,曾经和吴超越关系良好的洋人朋友却突然变得更不要脸——吴超越回到营地连屁股都没有坐稳,帐外就已经有人来报,说是美国领事祁理蕴求见。

  “祁理蕴?他堂堂一个领事,怎么会跑到我的营地里来见我?”

  满头雾水,看在吴老买办这些天就是住在美国领事馆的份上,吴超越刚想亲自出帐迎接,不曾想又有一个亲兵进帐,说道:“臬台大人,英国领事阿礼国先生派代表求见,还有法国领事爱棠先生和普鲁士领事阿化威先生也亲自来了,都要求见到你。”

  “他们怎么都来了?”

  吴超越更是糊涂了,再稍一盘算后,吴超越突然回过神来,脱口叫道:“坏了!肯定是因为苦味酸武器!”(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