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又一次伤害

第一百二十九章 又一次伤害

  周秀英也带有两个随从,不过还好,都是女兵,也是周秀英在无锡时一手带出来的心腹亲信,见周秀英脸蛋有些泛红的被吴超越拖向饭店,丝毫不做反抗,两个女兵也就都没有吭声,沉默着和吴超越的亲兵一起跟在了后面。

  受战乱影响,洋人经营的饭店收费奇高,不过没关系,有买办爷爷做后盾,吴超越从来就用不着为银子操心,一把银元洒出去,饭店里最好的客房就暂时归了吴超越支配。而到了吴超越硬把周秀英拉进房间时,吴超越的亲兵倒是知情识趣的留在了门外等候,周秀英的两个女亲兵却坚持要跟进房,吴超越当然不干,向她们呵斥道:“在门外等,我有些军务大事要和周将军商量。”

  “你是谁?有什么资格向我们下令?”一个女亲兵很不客气的质问道。

  “我是你们周将军的世兄!出去!”吴超越更不客气的呵斥道。

  两个长得还算勉强的女亲兵柳眉倒竖时,周秀英终于开口,强做镇静的向她们吩咐道:“在外面等我,我有些事要和世兄单独商议。”

  两个女亲兵很不情愿的退出门外后,吴超越第一件事当然是马上关门上锁,然而等吴超越锁好门再回头来时,周秀英却已经坐到了房间里的椅子上敲起了二郎腿,还拿出了一支左轮枪,虽然没直接把枪口对准吴超越,却冷笑着说道:“别怪我没先警告你,敢碰我一下,我马上一枪打死你!”

  “世妹,何必呢?”吴超越嬉皮笑脸,说道:“我们兄妹俩难得见上一面,更难得单独面对面的谈一谈,你何必这样?”

  嬉皮笑脸的说着,吴超越还试图走上前去做些什么,结果脚步刚动,周秀英马上就用枪指住了吴超越,喝道:“别动!我是答应和你谈一谈,但你最好给我离远点!就站在那里和我说话!还有,如果你是想劝我投降,或者是想刺探我们的什么军情机密,最好是想都别想!”

  吴超越乖乖停住脚步,举着双手苦笑说道:“世妹,你把枪放下行不行?那玩意走了火可不得了,你放心,我不会对你乱来,我真的是有事想和你谈一谈。”

  周秀英迟疑了一会,终究还是把手枪放下,把枪口对准其他位置,说道:“说吧,什么事。”

  吴超越指指房门,示意门外肯定有人偷听,然后也不等周秀英同意,直接就走到了周秀英的近旁,低声说道:“有件很重要的事,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把耳朵凑过来。”

  周秀英乖乖的把侧脸凑耳,吴超越一见有机可乘,马上一把抓住周秀英握枪的手,用手指头扣住左轮枪的击针并紧握转筒,让周秀英无法开枪,另一只手则紧紧按住了周秀英的肩膀。周秀英大惊间,吴超越则低声说道:“告诉我,这几天你受伤没有?”

  “放开我。”周秀英挣扎,低声说道:“这些天我一直在租界里,没上战场。”

  “那就好。”吴超越装模作样的长出了一口气,低声说道:“这几天的战事太过激烈,我还一直担心误伤到你。”

  白了吴超越一眼,周秀英冷笑说道:“谢了,吴少爷,战场上刀枪无眼,受了伤我也不会怪你,要是那天我爹的子弹打死了你,你到了阎罗王那里,也别怪我。”

  “那你会不会伤心?”吴超越露出猪哥脸,笑嘻嘻的问道:“如果你爹的军队把我打死打伤了,你会不会伤心和心疼?”

  “我只会高兴!”周秀英挣扎着愤怒说道:“这几天你杀了我们几百个弟兄,我们的子弹打死你也是报仇!”

  “那是你们自找的。”吴超越努力压紧周秀英的肩膀让她无法起身,低声说道:“如果不是你们来打上海,逼着我和你们交战,我凭什么要冒着误伤你的危险杀你们的人?世妹,听我一句劝,劝你爹尽快突围去苏州,最好是直接回无锡,这样我和你才用不着自相残杀。你知不知道,我每一次和你交战,心里都是提心吊胆,不是怕打不过你爹更不是怕死,就是怕误伤到你。”

  “你能有这么好心?”周秀英继续翻白眼,挣扎的力气却不知不觉小了许多。

  “我对你的心,你自己最清楚。”吴超越的声音温柔,低声说道:“你知不知道,上次在黄浦江旁边误伤了你,我的心里就一直有疙瘩,无数次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怕的就是把你伤得太重,还是后来在吴凇江上亲眼看到你安然无恙,我才终于把心放下来。”

  听了吴超越的甜言蜜语,周秀英却把脸扭开,板着俏脸说道:“别说这些好听的,我和你之间没可能,永远没有可能。”

  “我不认为。”吴超越低声说道:“我现在已经是江苏按察使了,只要你愿意,我想保住你并不难。”

  “我不愿意!”周秀英声音凶狠的回答。

  “你不愿意,那你为什么一直不愿嫁给徐耀?”吴超越给了周秀英致命一击,微笑着低声说道:“上次你在吴凇江码头,不是说你要嫁给徐耀吗?可是根据我掌握的情报,你不但到现在都没嫁人,还一直不答应徐耀向你爹提出的求亲?”

  周秀英不吭声了,脸蛋还重新开始泛红,身体也放弃了挣扎,吴超越见有机可乘,便也不再硬按周秀英的肩膀,改为去搂周秀英的身体。周秀英一惊,赶紧按住吴超越的魔爪,红着脸呵斥道:“你想做什么?”

  “我想看看你的伤口。”吴超越微笑说道:“我上次不知道是你直接开枪,把你打伤了,想看看你的伤口现在怎么样了。”

  “早就好了。”周秀英又赏给吴超越一个卫生眼球,垂下头说道:“不过当时伤得很重,我的左手一个多月都用不上力。”

  “是吗?”吴超越徉做惊讶,一边用力去斗周秀英至今还握在手里的左轮枪,一边催促道:“快,把袖子挽起来,让我看看伤口究竟有多严重。”

  嘴上拒绝着,周秀英的身体却十分老实,悄悄泄力让吴超越夺走右手里的左轮枪,然后用右手挽起了左手袖子,露出小麦色的光滑肌肤,也露出了吴超越当初在她左臂上留下的伤疤。

  事隔多时,圆形疤痕依然还十分明显,周秀英当时的伤势之重可想而知,再听周秀英红着脸抱怨说取子弹时留了许多血,吴超越更是心疼万分,忍不住凑了上去亲吻了一下那道疤痕,说道:“怪我,是我不好。”

  “本来就是你不好。”周秀英红着脸心里嘀咕,“当时如果不是我手下留情,我打出的飞镖早就要了你的命了。”

  周秀英的一念之仁害苦了她自己,见周秀英没有拒绝自己亲吻她的手臂,吴超越当然是得寸进尺的抱住了她,厚颜无耻的去亲吻她的俏丽脸庞,周秀英全身滚烫无力,虽极力躲闪,却还是在吴超越的不断亲吻下逐渐沦陷,被吴超越如愿以偿的吻到了她的樱唇上,一双纤细手臂,也不由自主的紧紧抱住了吴超越…………

  “不要!不行!”

  “秀英,我的心肝宝贝,这或许是我们的最后一次机会了,你还要让我们等多久?”

  “不,不……。”

  把口是心非到了极点的周秀英抱上了床,动作有些粗暴的又一次给周秀英制造了流血伤害,又尽情的在周秀英的身体里倾泻了自己压抑已久的**后,吴超越倒是趴在周秀英的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粗气和大逞手足之欲了。一度紧紧搂着吴超越低声呻吟的周秀英却是全身无力,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还不知不觉的流下了泪水,哽咽出声。

  “怎么又哭了?”吴超越疑惑的问,也还算有点良心的说道:“是我不好,刚才对你粗暴了点,是不是很疼?”

  周秀英流着眼泪摇头,拒绝回答吴超越的问题,而当吴超越试图再一次****她时,周秀英却奋力推开了吴超越,摇头说道:“不行,我们耽搁的时间太久了,我得走了。”

  说着,周秀英又忍着身上疼痛去拿衣服,吴超越却重新抱住了她,微笑着温柔说道:“宝贝,你还去那里?都是我的人了,你还能去那里?跟我回去,我想办法给你脱罪,以后我们天天在一起。”

  “不!”周秀英断然拒绝,说道:“我不会跟你走,我要回我爹那边去!”

  态度坚决的说着,周秀英还又一次推开了吴超越试图抚摸她的魔爪,说道:“不许再碰我!刚才是我报答你的,现在我欠你的人情已经还了,不会准你再碰我了!”

  吴超越有些发愣,刚才周秀英在吴超越耳边呻吟着道出心里话,说她也一直念着吴超越时,吴超越都还以为周秀英已经不可能再离开自己。而周秀英则一言不发的强行推开吴超越,一边拿起衣服穿着,一边声音冰冷的说道:“我知道你想带我走,但我不会跟你走的,我是女长毛是反贼,你是满狗朝廷的狗官,我们不是一路人,强要在一起,我过不下去,也会拖累了你。所以,我们以后最好还是不要见面了。”

  忍着疼痛迅速穿好夏天的单薄衣服后,周秀英又看了一眼仍然还是光着屁股的吴超越,垂下头低声说道:“你放心,我永远不会嫁人。”

  其实吴超越很想再劝周秀英,但吴超越是太清楚周秀英的傲娇性格和固执脾气,知道劝也没用,同时吴超越心里更清楚,周秀英如果真的跟自己走,自己无论想什么办法为她脱罪,也只是会授人以柄,还很可能惊动满清朝廷和野猪皮九世,导致更加难以预测的后果——吴超越在满清朝廷的政敌可不是一般的多。所以性格自私的吴超越甚至还发现,其实让周秀英就这么回到太平军队伍里,其实才是自己和她最好的选择。

  良心还没被狗吃光,吴超越很是愧疚于自己的自私,也很想站起来承担一个丈夫应该承担的责任,然而考虑到这么做的后果,吴超越却又犹豫了,动摇了……

  还是到了周秀英整理好头发,转身准备出门的时候,吴超越才下定决心,从床上跳了起来,从背后抱住了周秀英,在自己反复亲吻过无数次的周秀英脸颊旁低声说道:“秀英,我不拦你,但你放心,你也一定要等我,总有一天,我会光明正大的迎娶你过门,和你结为真正的夫妻。”

  “可能吗?”周秀英的声音有些哽咽,说道:“你是官,我是反贼,这样的事可能会有吗?”

  “不是可能,是一定!”吴超越的声音非常低,却异常的坚定,“等我也起兵造反的时候,我娶你谁敢说什么?谁有能说什么?!”

  周秀英柔软的身躯突然一震,变得僵硬无比,回过头来惊讶看着吴超越,吴超越则在她耳边微笑着低声说道:“你是第一个知道我真正打算的人,我实话告诉你,我比你更恨满清朝廷,更想杀光满人旗人,建立一个新的国家!我现在给满清朝廷当官,是为了掌握更多的权力和军队,为将来的起兵造反做准备!”

  周秀英目瞪口呆,看着吴超越就象不认识一样,吴超越则又一次凑到了她的耳旁,轻声说道:“你别看我杀太平军杀得比谁都多,实际上我一直都在偷偷放水,江宁大战时,我故意帮太平军制造假象,把清妖的注意力吸引到神策门,帮太平军偷袭仪凤门得手。江阴大战,我故意放跑了林凤翔和吴如孝,又故意让谢长沙在无锡逍遥;前段时间我北上勤王,又故意让李开芳和吉文元成功逃走。我这么做,都是为了推翻满清朝廷做准备!”

  周秀英连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吴超越则又微微一笑,再次低声说道:“别问我为什么不加入太平军,我是很同情太平军,也很希望他们能够真的推翻满清建立一个让百姓安居乐业的新国家。但洪秀全不是成大事的人,就算我带着军队加入太平军,有洪秀全在,太平天国也绝不可能成功。所以我只有一个选择,就是借着镇压太平军壮大我的实力,丰满我的羽翼,然后等到机会出现,我就高举义旗举兵造反,杀光八旗满人,亲手建立一个让老百姓有饭吃有衣穿的新国家!”

  周秀英呆呆看着吴超越,许久后才喃喃着低声问道:“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吴超越郑重点头,又附到了周秀英的耳边低声说道:“所以,秀英,你快你爹带着军队离开上海吧,你放心,我不会对你们穷追猛打,更不会对太平军穷追猛打,会给你们撤回苏州无锡的机会。但你们如果一定要留在上海,那没办法,我只能继续打下去,因为上海是我现在的立足地,我必须要夺回来,否则我立功升官,扩编军队,起兵反清,一切都会成为泡影。”

  周秀英神情呆滞到了极点,吴超越则微笑说道:“相信我,你一定会看到那一天。”

  周秀英茫然点头的时候,吴超越又心中一动,忙附到周秀英的耳边又说道:“还有,我刚才对你说的话,如果有机会的话,你可以把我的这些话,单独告诉给太平天国东王的杨秀清,他是太平天国的真正领导人,他如果能知道我的这些苦心和真正目的,我和他的军队就可以少许多冲突,少牺牲无数其实都想推翻满清朝廷的忠勇战士。”

  “那……,你不怕杨秀清出卖你?”周秀英迟疑着问道。

  “我不怕,他无凭无据,说出来也没人相信。”吴超越耸耸肩膀,又微笑说道:“而且杨秀清也不是寻常人,他会知道怎么做才对他最有利,也会明白怎么做才能更快的推翻满清朝廷。”

  说罢,吴超越还又说道:“对了,如果真有这样的机会,记得帮我对杨秀清说一声,我愿意和他携手合作,联手反清!”

  带着难以置信的复杂心情,周秀英终究还是离开了吴超越,领着她那两个早就等得心焦的亲兵离开了饭店。吴超越没有送她,只是在心里暗暗说道:“宝贝,等我,我一定会娶你!”

  福无双至今日至,如愿以偿的成功占有了周秀英的身体后,吴超越回味着美妙滋味回到自军营地时,周腾虎和赵烈文这对无良郎舅马上就给吴超越送上了一份喜礼——呈上了一个刚抓到的太平军细作,还是一个携带有杨秀清写给曾立昌书信的细作。

  书信的内容让吴超越更加狂喜万分,原来因为曾国藩带着湘军在湘潭打败了太平军西征前锋林绍彰,还有安徽团练大臣吕贤基带着李鸿章等人打进和州,威胁到了南京与太平军西征军的水路联系,太平军的西线吃紧,杨秀清被迫放弃再次从南京给上海派遣援军的既定计划,准备让尚未集结完毕的林凤翔军先去和州找吕贤基算帐,也命令曾立昌坚守上海、苏州和无锡等苏南既得城池,暂时停止扩张,等待西线情况好转后再给曾立昌派来援军。

  看完了杨秀清给曾立昌的书信,吴超越大喜之余,也马上开动起了脑袋盘算起来,“该如何利用这道书信,促使太平军尽快内乱和弃城突围呢?”(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