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三十章 细作问题

第一百三十章 细作问题

  不考虑内部因素,单从局势来看,太平军的处境其实并不危急,甚至还可以说是比较有利。

  首先总兵力方面仍然还是太平军占优势,刘丽川、周立春和曾立昌三支军队加在一起,数量达到两万三千多人,并且还可以继续招募城外的难民补充,兵力方面远超城外的万余清军。其中刘丽川军的士兵战斗力和装备虽然差点,却又有青壮居多的优势,只要加以严格训练,把整体战斗力拉上去一截问题不大。同时清军方面也有各营各军战斗力参差不齐的弱点,所以比较兵员素质太平军其实并不处下风。

  粮草弹药方面,因为劫得大量漕粮的缘故,城里的粮食足可以让太平军轻松支撑半年以上,武器弹药这边也问题不大,上海北门半里外就是法租界,法租界又紧挨着英租界,在洋人目前保持严格中立的情况下,太平军主力只要舍得出银子,什么样的洋枪洋炮都买得到,补充弹药甚至比在南京都还方便。同时太平军还可以从租界补充钢铁、药品和布匹等军需之物,更加方便长期坚守上海城池。

  吴军苦味酸武器的优势已经被上海城墙抵消,擅长土工作业的太平军在全力加固上海城墙的同时,又在城墙外修建了一道羊马墙,用来克制吴军的击针枪优势,城墙内更是深挖壕沟和大建地堡,又在城内街道和各处要害修建了坚固的土石工事,清军和吴军就算可以炸开城门或者城墙进城,到了打巷战时也依然是太平军占据绝对优势。

  外无必救之援,则内无可守之城,援军方面太平军也不用怎么担心,吴超越一手养肥的谢长沙牢牢控制着无锡,曾立昌另一个副手陈仕保也带着军队在吴凇江上游的苏州城驻扎,虽然这两支军队都实力较弱很难为曾立昌提供强力增援,但是有无锡和苏州在手,杨秀清计划中派出的第二波援军林凤翔就有了立足之地,可以针对战场局势随时调整增援战术,或是直接增援上海城,或是配合曾立昌前后夹击清军,重新扭转整个上海战场的形势大有希望。

  也正因为这些有利情况,所以撤进了上海城里后,曾立昌倒也没有急着和刘丽川抢夺上海城的控制权,选择了尽量争取与刘丽川同心协力,按照刘丽川的要求驻扎在最容易受敌的上海东南两道城门外,负责守城主战场,让刘丽川军驻扎到最为安全的西北角和城内中部,又主动接手了修建工事的苦差使,拿出了十足的诚意表明与刘丽川友好相处的态度立场。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曾立昌都已经这么主动吃亏了,刘丽川却仍然还是不肯对太平军完全放心,把麾下精锐放在城内中部驻扎把枪口对准太平军的背后就算了,刘丽川军又假借准备巷战之名,强行接管了太平军背后的巷战工事,用太平军修建的工事防备太平军突然翻脸动手。而更让曾立昌火大的是,官职比他一级的刘丽川楞是从始至终就没有主动上交吴超越写给他的书信,还连提都没有提过一次。

  最后,实在是放心不下,曾立昌干脆直接挑明了这件事,借着与刘丽川见面的机会,主动向刘丽川问起了这件事。刘丽川则大模大样的回答道:“有这事,信是两封,一封是清妖巡抚许乃钊写的,一道是超越小妖写的,都是劝我投降,我当场就撕了。”

  “除了招降外,清妖巡抚和超越小妖就没说其他事?”曾立昌将信将疑的问道。

  “再有就是劝我干掉你。”刘丽川倒也老实,如实说道:“清妖巡抚许乃钊给我出主意,劝我骗你进城,或是在酒里下毒,或是关门打狗,把你干掉拿着你的脑袋去请功,还给我许了一个六品官职。”

  刘丽川说得轻松,曾立昌的脸色却有些微变,半晌才强做笑颜说道:“清妖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识人,象刘检点你这样的人才,起码也得给你许一个四品官嘛。”

  “曾丞相说得对。”刘丽川哈哈大笑,说道:“如果是给我一个四品官,还让我象爽叔一样管海关,那我或许可以考虑考虑,六品官就算了,我还看不上。”

  说罢,习惯了和帮会兄弟开玩笑的刘丽川再次开心大笑,还是得意自己这个并不好笑的玩笑,而曾立昌却是脸上强笑,心中暗怒,暗道:“这么说,只要清妖出得起价钱,你就真会拿我的脑袋去换荣华富贵了?”

  刘丽川讨人嫌的地方除了性格过于粗鲁这点外,还有一点就是有些爱记仇,与曾经翻过脸的周立春也处得有些不愉快,虽然迫于清军压力和友军情分让周立春的军队也进了上海城,但刘丽川却半点没有想过什么抛弃前嫌,和周立春齐心协力的抗击清军。而周立春的粮草辎重既是大部分遗失在了闸北战场,又没有足够的银子自行向租界购买粮草,被迫无奈下进城后才过了两天时间就只能向刘丽川伸手,要刘丽川帮补自己的粮草,结果刘丽川却是一口拒绝,借口周立春不是自己的部下,要周立春找曾立昌想办法。

  碰了一鼻子灰的周立春又找到曾立昌面前时,除了伸手要粮外,当然又怒火冲天的向曾立昌报告了刘丽川拒绝提供粮草的情况。而曾立昌为了团结友军,除了乖乖给粮外,也无比窝火的说道:“这个刘丽川,怎么就不会考虑一下团结大事?周旅帅的粮草不足,是因为力战清妖不敌才丢了粮草,刘丽川自己不愿出兵打硬仗,还不给打硬仗的友军补充粮草,拼命占便宜宁死不吃亏,天下那有这么好的事?”

  “曾丞相,钱粮的事必须得尽快想办法解决。”许宗扬提出警告道:“我们的粮食虽然勉强还算充足,但我们的银子不多,没办法向洋人大量购买武器弹药,如果不想办法尽快解决这个问题,恐怕我们将来也会受到影响。”

  曾立昌点头,曾立昌也知道,刘丽川发动小刀会起义拿下了上海城后,除了收缴了上海海关的几十万两税银外,还查抄了包括吴健彰在内的所有满清官员的家产,同时又强迫城内富户捐款助军,手中现银少说也有七八十万两,突破百万大关也并不是没有可能。而如果太平军能够说服刘丽川拿出这些银子向洋人买枪买炮,太平军的装备马上就可以上一个大台阶,将来全部装备上吴军练勇的野战利器击针枪也不是没有可能。

  盘算着如何逼迫刘丽川出血掏钱的时候,门外又突然有士兵来报,说是清军方面派遣使者到上海西门外叫城,与驻守在那里的刘丽川军取得了联络,然后刘丽川军放下绳索,把一个人给拽上了西门城墙。

  闻知刘丽川又未经请令就直接和清军接触,曾立昌的脸色当然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立即派人去传刘丽川来见时。结果很意外的是,派去和刘丽川联系的信使还没消息,刘丽川那边也主动派来了一个使者,邀请曾立昌去位于城中心的刘丽川指挥部见面。同时刘丽川的信使还主动告诉曾立昌,说清军放进城的人是杨秀清派来和曾立昌联系的使者,不小心被清军拦截抓捕后,清军方面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又把那个太平军使者放进了上海城,还把杨秀清写给曾立昌的书信也给带了进来。

  听到这个消息,曾立昌当然不敢怠慢,但是为了谨慎起见,曾立昌还是安排了一队绝对可靠的精锐亲兵护送自己前往刘丽川的指挥部。结果到得现场时,刘丽川倒是没摆什么鸿门宴暗藏什么刀斧手,只是一见面就冲曾立昌嚷嚷道:“曾丞相,坏事了!东王九千岁来信,说林凤翔林丞相的援军来不了,要我们自己想办法死守上海、苏州和无锡,等过上一段时间才能给我们派遣援军!”

  脸色难看的接过那道已经被吴超越和清军诸将看过的杨秀清亲笔信,仔细一看见内容与刘丽川的嚷嚷大同小异,曾立昌的脸色当然是更加阴沉,心情沮丧之余,曾立昌又无比疑惑的向杨秀清派来那个信使问道:“你不是被清妖抓了么?清妖怎么又主动把你放进了城,还让你把东王九千岁的书信也带进来了?”

  “回曾丞相,是超越小妖故意放小的进来的。”那倒霉信使哭丧着脸答道:“超越小妖说,他要让你知道,我们在上海的天国大军已经毫无指望了,要我们尽快打开上海城门出城投降。对了,超越小妖还要小的带进来了两道书信,一道是给曾丞相你的,一道是给刘检点的。”

  “那信呢?”

  曾立昌赶紧又问,那边则有刘丽川的亲兵呈上吴超越写给曾立昌的书信,曾立昌一看书信的火漆已经被捏破,显然已经被刘丽川抢先看过,心中当然是万分恼怒,只是碍于团结大事没有发作,也没有向刘丽川追问原因——其实曾立昌如果问了就好了,因为那道写着曾立昌亲收的书信,火漆早在吴超越的营地里就已经被吴超越给亲手捏破了。

  吴超越写给曾立昌的书信竟然也是招降,大肆嘲笑太平军的兵力捉襟见肘,应接不暇,狂妄宣称上海小城在吴军练勇面前弹指可破,力劝曾立昌悬崖勒马,浪子回头,弃暗投明带着太平军投降清军。同时吴超越又许了一个曾立昌不小的官职,更加狂妄的扬言说如果曾立昌继续执迷不悟,那么等清军杀进城里后,太平军就全都得化为齑粉!

  问候着吴超越的老娘,曾立昌三下两下把吴超越的书信撕得粉碎,又重重吐了一口浓痰,曾立昌这才转向刘丽川问道:“刘检点,超越小妖写给你的书信,说了什么?”

  刘丽川眨巴了一下眼睛,答道:“也是招降,除了招降全是废话,被我撕了。”

  听到刘丽川的回答,带信进来那个倒霉信使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又强行忍住。然后曾立昌又咒骂了吴超越几句后,乘机对刘丽川说道:“刘检点,顺便商量个事,听说你在起事时,从清妖的海关里抢到了不少银子,能不能拿一些出来帮补一下本丞相,向洋人多买一些武器武装我们的军队?”

  刘丽川的脸色变了,赶紧鬼扯说那些银子已经被用于奖励士卒和购买军火,现在已经所剩无几,实在帮补不了曾立昌。最后,还是曾立昌表明态度是借,说等打跑了清军恢复了与苏州的直接联络,就拿苏州城里的银子归还刘丽川,刘丽川才答应考虑一下再给曾立昌答复。

  无比窝火的离开刘丽川的指挥部时,曾立昌当然带走了那个杨秀清派来的倒霉信使,结果才刚回到太平军自己的营地,那个倒霉信使就马上对曾立昌说道:“曾丞相,刘检点没对你说实话,超越小妖给他的书信上,除了招降外,还说了一些很重要的事。”

  “你怎么知道的?”曾立昌疑惑问道。

  “超越小妖是让别人代他写信,当做小人的面口述内容,所以小的知道大概内容。”那倒霉信使既忠心又傻乎乎的回答道。

  “那大概内容是什么?”曾立昌赶紧又问道。

  “除了招降以外,主要是三条。”那倒霉信使如实答道:“第一条,超越小妖要写信的人在信上明白告诉刘检点,说他知道刘检点这一次捞了不少金银珠宝,只要刘检点杀了曾丞相你开城投降,刘检点弄到那些银子就全归刘检点所有,超越小妖不会追讨。”

  曾立昌的脸色有些发青,问道:“另外两条是什么?”

  “一条是清妖的道台惠征,超越小妖要刘检点保护好那个叫惠征的清妖道台,还说那个道台是清妖皇帝的岳父,他的女儿在清妖皇帝的面前非常受宠,刘检点只要护住那个道台,将来就会有人替刘检点在清妖皇帝的面前说话,脱罪容易,升官更容易。”

  “还有一条是超越小妖要求和刘检点取得直接联系,说上海北门外就是法租界,超越小妖会派人在那里设点,专门负责和刘检点联系,刘检点只要愿意,随时都可以去那里的法国教堂和超越小妖的人见面,还说不管什么条件都可以谈。”

  “狗RI的王八蛋!”曾立昌忍无可忍的大骂起来,“这么重要的情况,竟然也对本丞相隐瞒!看来这个刘丽川靠不住了!无论如何都靠不住了!”

  …………

  曾立昌大发雷霆的时候,吴超越正在许乃钊的中军大帐里与许乃钊、和春等人饮酒聚宴,庆祝太平军再无军队增援上海的喜讯。而衷心祝愿了咸丰大帝万寿无疆和洪杨发匪断子绝孙后,许乃钊与和春自然又少不得衷心希望吴超越的离间妙计能够顺利成功,让刘丽川和曾立昌两个匪首尽快内讧打起来。

  末了,许乃钊又向吴超越问道:“慰亭,以你之见,你这条离间计,有几成把握成功?”

  “难说。”吴超越摇头,很坦率的答道:“下官打赌,长毛肯定会中计生出隔阂,但是就此让长毛火并内讧,下官却没有太大把握。情报支持太少了,我军虽然也在长毛军队内部安插了一些细作,但他们都是低级士卒,没办法接触曾立昌和刘丽川这个层面的长毛,对他们的具体动向无法了解,下官也就没办法给他们致命一击,促使他们火并内乱。”

  说罢,吴超越还叹了口气,说道:“那怕有一个可以直接接触刘丽川的细作也好,有这样的细作,我们想拿下上海城就是易如反掌了。”

  “是啊,以慰亭你的聪明才干,我们如果能有一个这样的细作,那这仗就好打多了。”许乃钊感叹,又颇有不满的哼道:“那象我们的向荣向大帅,放着炳垣先生这样的杰出俊才不知道善用,炳垣先生都已经混进长毛伪王洪秀全兄长洪仁发的幕府了,他居然都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用好炳垣先生。”

  “炳垣先生?”吴超越这一惊非同小可,忙向许乃钊问道:“抚台大人,你说的炳垣先生?莫非是张继庚张炳垣?”

  “慰亭,你也认识他?”

  许乃钊惊讶反问,再得知张继庚就是吴超越当初在江宁时的战友时,许乃钊也没隐瞒,先是赶走了帐中外人,然后才低声告诉吴超越道:“慰亭,江宁城破后,炳垣先生并没有战死,还改了个名字叫叶芝发,靠友人举荐混进了洪秀全的兄长伪国宗洪仁发的幕府,又暗中与我们取得了联系,帮我们收集到了大量关于长毛主力的军情机密,秘密提供给向荣向大帅。”

  “有这事?”历史稀烂的吴超越张口结舌,压根就没想到铁杆汉奸张继庚能够铁杆到这地步,竟然能冒这么大的风险继续给满清朝廷当帮凶走狗。

  许乃钊点头,说了这是只有他和向荣、和春等极少数清军高层才知道的机密,然后又抱怨道:“可惜,这么好的一个细作内应,我们的向荣向大帅却不知道如何善用,一个劲的只是叫炳垣先生联络同伴,准备在我们攻城时打开城门接应我军入城,还异想天开的要炳垣先生设法刺杀洪秀全和杨秀清!全然不会想想,江宁城里的长毛何等势大,炳垣先生和少许细作,如何可能打得开全有瓮城的江宁城门?又怎么不想想,炳垣先生一个文弱书生,如何能够刺杀有大量贼兵保护的长毛匪首洪秀全和杨秀清?”

  吴超越益发的张口结舌,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后,吴超越一边拼命夸赞着张继庚的忠君报主,一边在心里暗暗说道:“这件事,得让我的秀英宝贝想办法法让杨秀清知道,解决太平军的内部隐患,也让杨秀清知道我对他的诚意!”(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