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老上海滩(上)

第一百三十三章 老上海滩(上)

  还是听完了陈阿林和李咸池低声介绍的事情经过,林阿福才总算是听懂了刘丽川那些没头没脑的话,再然后,大惊失色之余,人品相对比较靠谱的林阿福当然是赶紧劝道:“源哥,你可千万别犯糊涂,现在清妖围城,我们如果再和曾丞相他们闹内讧,清妖乘机攻城,那我们怎么招架?”

  “怕个球!这几天是梅雨天,清妖没办法攻城!”刘丽川很是擅长抓住气候有利的机会,又道:“只要我们动作够快,抓到曾立昌和许宗扬逼他们交出兵权,到时候就算清妖真来攻城,咱们也用不着怕!”

  林阿福还是连连摇头,一再劝说刘丽川不要冲动,刘丽川却坚决不听,最后被林阿福唠叨得烦了,刘丽川干脆呵斥道:“你反对也没用!刚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如果不是你恰好进来捣乱,曾立昌就已经和我翻脸动手了!现在这个情况,就算我们不动手,曾立昌那边也得先动手!你是想让我们死?还是想让曾立昌他们死?”

  “源哥,你听我说,还有和解的希望。”林阿福苦苦劝道:“且不说那道信很有可能是假的,就算是真的,曾立昌也只是动了念头,准备立即动手。刚才你和曾立昌也只是口舌之争,吵了几句,只要向他们道个罪,赔个礼,还有重归于好的可能。”

  说罢,林阿福还又赶快说道:“源哥,如果你愿意,小弟这就可以代表你去向曾丞相赔礼道歉,替你说和,小弟和曾丞相、许丞相他们一直处得好,我出面去说和,他们一定会给小弟我这个面子。”

  让林阿福意外的是,听了他的自告奋勇后,刘丽川不但没有一口拒绝,相反还转起了眼珠子盘算了起来,盘算了片刻后,刘丽川还说道:“也好,那你就去试一试吧,看看他曾立昌是什么态度。”

  “源哥,你答应了?”林阿福惊喜问道。

  “如果不是担心曾立昌抢先动手,我也不愿冒这个险。”刘丽川挥了挥手,说道:“你现在就去,多替我说说好话,就说我刚才是一时糊涂,现在我想通了,曾立昌他们不愿会苏州就留下吧,但信的事别提,提了的话说不定就会把曾立昌逼急,该装糊涂时咱们也得装糊涂。”

  林阿福一听大喜,赶紧一口答应,而刘丽川为了表示赔罪诚意,还主动开口让林阿福给太平军送去三十支刚从法国人那里买到的米尼枪,林阿福听了更是大喜,拍着胸口保证一定让刘丽川与曾立昌等人重归于好,却全然没有察觉到,刘丽川的眼中,闪烁着的全是阴险狰狞的光芒…………

  不是很猜得透曾立昌和许宗扬等太平军主将的态度和立场,在来到太平军的指挥部门前求见时,林阿福还一度心头揣揣,担心曾立昌和许宗扬不肯接受自己的说和,执意要和刘丽川势不两立。但林阿福很快就发现自己完全是白担心,门兵把林阿福求见的消息送进门去后,官职级别比林阿福高出四级的曾立昌和许宗扬竟然双双迎出门来,满脸笑容的把林阿福请进了大堂入座。

  各分宾主做定,受宠若惊的林阿福当然马上说明自己的真正来意,表明态度说刘丽川已然后悔说出刚才那些不敬之语,也已经不再想把曾立昌等人赶去苏州,最后林阿福还态度十分诚恳的说道:“曾丞相,许丞相,源哥和我们都是混帮会的粗人,说话没有分寸,这次把话说重了,归根到底就是因为这几天我们的士卒冲突多了点,源哥他脾气又暴,一时冲动才说了那些气话。你们二位大人大量,还请多多包涵,千万不要怪罪。”

  “阿福兄弟,你说这话就不对了。”曾立昌哈哈大笑,说道:“牙齿和舌头都还有打架的时候,更何况人?都是天国的兄弟,说什么包涵怪罪是不是太见外了?没事没事,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刚才我也有些冲动,这样吧,改天我们约一个地方好好喝一顿酒,这事就当没发生过好了!”

  林阿福大喜,忙替刘丽川道谢,又让人把三十支米尼枪送给曾立昌当谢礼,曾立昌含笑接受,很是诚恳的道谢,然后又亲自把长松了一口气的林阿福给送出了门。不过等林阿福走后,曾立昌重新回到堂上时,第一件事却是向许宗扬问道:“怎么看?”

  “笑里藏刀。”许宗扬冷笑说道:“这是刘丽川的一贯手法,当初他在清妖军中做事的时候,也是用这一手把吴健彰老妖哄得高高兴兴,对他不做提防,给了他起事夺城的机会。他越是这样,咱们越得小心,千万不能重蹈吴健彰老妖的覆辙。”

  说罢,许宗扬还又说道:“以我之见,我们最好还是按照刚才的商量行事,先下手为强,不给他先下手的机会。”

  “那什么时候动手?”曾立昌又问道。

  “越快越好。”许宗扬答道:“听周立春那些本地人说,这几天的天气叫做梅雨天,差不多天天都有雨,清妖那边无法攻城,我们越早动手越有利,就算出什么意外,也可以借助雨水帮助从容应变。雨水天里,大家的枪炮都没用,打白刃战咱们谁都不用怕!”

  曾立昌点点头,又稍一盘算,很快就说道:“那就明天吧,今天晚上我们先把周立春叫过来商议,把他拉过来,明天约刘丽川到周立春的营地喝酒,那里是中立地盘,他肯定不会生疑,到了那里把他拿下,逼他交出兵权,上海就是我们的了!”

  …………

  又该来看看林阿福这边的情况了,欢天喜地的回到刘家军的指挥部后,林阿福当然是马上向刘丽川报告喜讯,介绍曾立昌和许宗扬的大度立场,也乘机力劝刘丽川继续拿出诚意,彻底弥补刘家军与太平军之间的裂痕。

  见曾立昌如此宽宏大度,刘丽川当然也是大喜,稍一盘算就说道:“阿福兄弟,要不这样吧,你再辛苦一下,今天晚上在你的营地里摆一桌上好酒席,请曾丞相或者许丞相过你那好好喝一顿酒,也顺便商量一下联手组建军法队的事。等你和他们把军法队的事商量定了,也把我们和曾丞相的关系更进一步缓和了,我再亲自到曾丞相面前请罪。”

  烂好人林阿福一口答应,又赶紧问起关于如何联手组建军法队的具体详细时,刘丽川则大手一挥,说道:“这事你做主,只要别让我们的弟兄吃亏就是了,以后我们军法队的事也由你管,我信得过你!”

  欢天喜地又谢了刘丽川对自己的信任,林阿福赶紧又去按照刘丽川的命令行事,先回自己的营地张罗了一桌好酒好菜,然后又亲自跑到太平军指挥部去邀请曾立昌过营赴宴。但林阿福并不知道的是,他的身后,其实一直有刘丽川的眼线悄悄盯着…………

  就现在这个情况,曾立昌除非傻了才会接受林阿福的邀请,不过当林阿福表示如果曾立昌抽不出空,请许宗扬过营赴宴也行,还主动说明是准备商量联手组建军法队的时候,曾立昌难免又有一些动摇了,心中暗道:“只请我和许丞相的其中一个?难道真的不是鸿门宴?如果不是鸿门宴的话,去了肯定没事,还可以反过来安抚刘丽川啊?”

  许宗扬当然也是曾立昌这个心思,为了夺城大计,许宗扬便主动站了出来,表示接受林阿福的邀请,又借口更衣去了后堂,让林阿福在前面暂时等候。林阿福欢喜应诺后,曾立昌也心领神会的跟进了后堂,低声对许宗扬说道:“小心。这个林阿福虽然看上去很诚恳,但还是小心为上。”

  “没事。”许宗扬低声说道:“只要曾丞相你还在我们军队里,刘丽川不敢乱来。我去赴宴,给刘丽川他们吃一颗定心丸,方便明天动手。曾丞相你乘机联络周立春,商量明天的大事。”

  曾立昌点头,又嘱咐了许宗扬多带亲兵和密藏武器,这才返回前堂去与林阿福客套。不一刻,许宗扬换了一身便衣出来,与林阿福有说有笑的去了林阿福的营地赴宴,曾立昌则立即也是让自军士兵准备酒宴,同时派人去邀请周立春过营来赴宴。

  周立春当然不会拒绝曾立昌的邀请,高高兴兴的一口答应后,周立春还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周秀英也带了过来一同赴宴,曾立昌闻报甚是欢喜,再一次亲自迎出大门,满面笑容的对周立春极尽笼络。周立春对此当然是受宠若惊,赶紧把自己的女儿叫了出来给曾立昌见礼,点头哈腰,谄媚不断。

  天色已然微黑,夸奖了吴小买办的相好果然是个大美人后,曾立昌刚想邀请周立春进门时,不曾想街道尽头却出现了一队刘丽川军的士兵,还把几门沉重的火炮推到了前面,同时把守街口的太平军士兵又过来报告,说是刘丽川派部将陈阿林又给太平军送来了五门向法国人买来的新式火炮和配套的炮弹。曾立昌听了心中又是一喜,暗道:“好,看来刘丽川是真想服软,这下子动手就可以更方便了。”

  五门新式火炮和配套的炮弹可不是什么寒酸礼物,刘丽川既然送来了这么重的礼,礼尚往来,曾立昌当然是留在了门外等待,还提前叫人给陈阿林等人准备酒菜和晚饭,那边周立春父女自然也留在了门外一起等候。结果没过多少时间,陈阿林就领着一队刘军士兵来到了曾立昌面前,还一见面就抱拳说道:“末将陈阿林,见过曾丞相,末将奉刘检点之命,给曾丞相你送来五门法国火炮,请丞相莫嫌微薄,务必收下。”

  “陈总制太客气了,如果这也算微薄的话,那天下就没有重礼了。”曾立昌哈哈大笑,又说道:“陈总制快里面请,正好周旅帅也在,我们今天不醉不归。”

  “多谢曾丞相,但不忙。”陈阿林摇头,又突然向曾立昌单膝跪下,双手抱拳说道:“丞相,末将还要向你请罪!末将前日在租界里,曾经与天国的死敌超越小妖有过接触,当时末将虽然严词拒绝了超越小妖的笼络收买,事后却粗心大意,忘了向丞相你禀报此事!末将该死,请曾丞相降罪!”

  “陈总制,那事我就早就知道了。”曾立昌更是大笑,一边亲手来搀陈阿林,一边笑着说道:“陈总制忠贞不二,一口拒绝超越小妖的无耻收买,这事我也知道。在这件事上,陈总制你……。”

  曾立昌的话说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因为就在曾立昌搀扶陈阿林起身的时候,陈阿林的左手突然一把握住了他的右腕,右手飞快从腰间拔出左轮枪,指住他的胸口大吼道:“不许动!”

  “不许动!”刚才还个个点头哈腰的陈阿林部下也是动作一个比一个快,不是拔出左轮枪,就是抬起步枪,飞快指住旁边的太平军士兵,不断大吼,“不许动!都不许动!”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刘丽川精心布置的斩首战术即将成功的时候,陈阿林的身边突然探来了一只纤美柔荑,一把抓住左轮枪,拇指顶住击锤,其余四指和掌心紧紧握住转轮。陈阿林大惊间下意识的扣动扳机,但击锤动不了,转轮也动不了,子弹自然也打不出去杀不了曾立昌!

  擒贼先擒王的机会错过就不会出现,电光火石间,久经战阵的曾立昌也已经回过神来,飞起一脚重重踹在陈阿林的肚子上,把陈阿林踹得凌空飞起,屁股向后平沙落雁,然后曾立昌又飞快拔出左轮枪,想都不想就向陈阿林连开数枪,陈阿林胸腹接连中弹,眼看不活。

  更多的枪声迅速接连响起,反应很快的陈阿林部下立即向曾立昌接连开枪,其中一枪还打中了曾立昌的大腿,但曾立昌的部下也反应迅速,一边开枪还击一边用身体保护住了曾立昌,曾立昌则赶紧向后连退,大声喝令士兵动手全力还击。

  搬运火炮和炮弹需要的人手众多,陈阿林名正言顺带来的士卒自然不少,但这里毕竟是太平军的地盘,在周边警戒的太平军士兵听到枪声纷纷赶来增援时,陈阿林的部下也只剩下了逃命的选择。曾立昌则一边命令全军集结出战,一边派人命令黄生才立即率军赶去西门营救许宗扬,结果也是到了相对比较安全的时候,曾立昌才注意到陈阿林把他救出来的赫然竟是周立春的漂亮女儿周秀英。

  “周姑娘,救命大恩,本相将来定当回报。”曾立昌拱手道谢,又注意到周秀英的拿枪姿势,便忍不住好奇问道:“周姑娘,这么做可以让洋枪打不响?”

  周秀英点点头不说话,俏脸上还闪过红霞——向某人学来这一招时,周秀英付出的代价可是相当不小。

  曾立昌就只好奇问了这么一句,然后马上就对周立春说道:“周旅帅,事情来不及对你详细解释,总之一句话,刘丽川要对我们下手了,我们只能还击!你马上回你的营地备战,防备刘丽川出兵攻打你的营地,接下来怎么应对,我会派人和你联络!”

  这时,早有准备的刘丽川那边已然向太平军的指挥部发起了进攻,太平军仓促应战,只能是凭借工事顽强抵抗,等待同伴集结来援。见形势危急,周立春也没多问,立即一口答应,拉起女儿就往自己的营地跑,周秀英则一边跟随父亲返回营地,一边向吴军练勇驻扎的方向撇嘴,暗道:“不要脸!这事九成九又是你在背后搞鬼!”

  与此同时,刘丽川的另一个亲信杜文藻也已经拿着刘丽川的令牌,率领一队士兵直接冲进了林阿福的营地,还直接冲进了林阿福和许宗扬喝酒的大厅,二话不说就举枪指住了许宗扬,吼道:“不准动!”

  发现中计,许宗扬一度想要扑向林阿福拿下他做人质,可惜许宗扬与林阿福之间隔了一个桌子,他大吼着才刚跳上桌子,杜文藻就已经扣动了扳机开枪,打中他的侧腹把他打成重伤,同时杜文藻带来的士兵也二话不说的连连开枪,把许宗扬带上堂的几个亲兵打死打伤,还有外面的许宗扬亲兵,也被抢占了先机的杜文藻部下开枪打乱,没能冲进堂来营救许宗扬。

  还是在士兵把重伤的许宗扬拿下后,杜文藻才向目瞪口呆的林阿福出示了刘丽川手令,大声说道:“阿福兄弟,你不要多问,这一切都是源哥的意思。现在你马上集结你的人,严守城门和营地,剩下的事,我们会解决!”

  说罢,杜文藻立即让人捆上了许宗扬抬走,结果也是到了杜文藻出门时,反应稍慢的林阿福才完全回过神来,重重一拳砸在桌子上,大吼道:“源哥,你糊涂啊!”

  与此同时,擒拿曾立昌失败的消息,也已经被刘军士兵送到了刘丽川的面前,闻知噩耗,刘丽川脸色发白之余,只一咬牙就下定了决心,一边命令李咸池全力攻打太平军指挥部,同时执行一些既定计划,一边拿出一道早已写好的书信,向自己的心腹亲兵手里一塞,吩咐道:“马上带着这道书信出城,去城西南的清妖拜见吴少爷,把书信献给他,就说我已经在城里动手擒拿长毛丞相曾立昌了,请他马上出动清妖来接应我!帮我杀长毛!”(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