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老上海滩(中)

第一百三十四章 老上海滩(中)

  刘丽川这么快就下定决心向老主子的宝贝孙子投降,当然不是没有原因。

  事实上,受限于时间仓促,还有为了保密起见,刘丽川亲手布置的这个兵变夺权计划并没有动员所有的刘军将领参与,包括林阿福在内的很多刘军将领事前都并不知情,其中还有一个比林阿福更加重要的刘军将领也不知道这事,这个人就是刘丽川的重要盟友百龙会老大潘起亮。

  从吴超越老朋友王国初手里抢到百龙会老大位置的潘起亮,并不是刘丽川的直系部下,但小刀会起义时,潘起亮却为刘丽川的小刀会起义军提供了实实在在的帮助,事后刘丽川虽然也待潘起亮还算不薄,却一直没敢强行整编潘起亮的军队,任由潘起亮在他的麾下自成一系,听宣不听调,可以指挥却无法直接控制,非常类似于刘丽川军和周立春军在太平军中的存在。

  这次为了谨慎起见,刘丽川没敢把兵变计划提前告诉给潘起亮,怕的就是潘起亮拒绝参与还破坏反对,事实证明,刘丽川在这点上倒是很有眼力,当刘家军与太平军翻脸火并时,也当刘丽川匆匆派人向潘起亮告知实情,要求潘起亮率军参战时,果然遭到了潘起亮的断然拒绝,“不干!我带着百龙会的穷苦弟兄起兵,是为了杀清妖,不是为了杀太平天国的友军!”

  断然拒绝给刘丽川帮忙的同时,潘起亮还马上派人与曾立昌等人联络,表示绝对中立,还表示愿意出面调和刘丽川与太平军之间的矛盾,此外潘起亮又立即组织人手登上邻近的北门城墙,提防清军出兵趁火打劫。

  失去了潘起亮这个重要盟友的帮助,刘丽川军也基本没有了在火并中干翻太平军主力的希望。激战中,占先手之利的刘丽川军虽然一度打到太平军指挥部的门前,然而却在太平军指挥部的大门前遭到了最为顽强猛烈的抵抗,仓促应战的太平军将士凭借巷战工事苦苦支撑,接连打退了刘家军的三次冲锋,而随着太平军各部的匆匆集结参战,局势又一点一点的被太平军给板了过来。

  这里也得夸奖一下刘家军的长进,即便左翼已经遭到了太平军援军的猛攻,但李咸池指挥的刘家军士兵还是鼓起勇气向太平军指挥部发起了第四次进攻,还一度杀到了太平军指挥部的大门前,然而却还是被太平军的三段射打得死伤惨重,不得不退回来重整队伍。见形势不妙,李咸池只能是赶紧派人向刘丽川求援,而刘丽川也没犹豫,马上就命令驻扎西门的林阿福出兵,攻打太平军兵力较为空虚的右翼。

  失道寡助,讲义气的林阿福同样拒绝了刘丽川的这道命令,还反过来要求刘丽川立即停火,派人与太平军谈判言和。刘丽川闻报大怒,又派人赶赴林阿福营地,让信使对林阿福说道:“林阿福,源哥让我问你,你还记不记得当初的桃园三结义?现在阿林兄弟已经被长毛打死了,你也是他的结拜兄弟,给不给他报仇?!”

  被逼迫不过,太过讲义气的林阿福犹豫再三,终于还是硬着头皮派军攻打太平军右翼,被友军偷袭的太平军将士则早有准备,个个义愤填膺,靠着事前修建的巷战工事和临时堆砌的街垒顽强抵抗,以少敌众却不落下风,把林阿福军打得死伤惨重,寸步难进。——当然,太平军也因此付出了不小代价。

  这时,周立春军也在曾立昌的要求下加入了巷战战场,从东门出兵,攻打刘丽川的指挥部围魏救赵,早就对刘丽川万分不满的周军将士斗志昂扬,作战勇猛,把刘丽川的直系军队打得鬼哭狼嚎,死伤不断。但由于刘丽川军有巷战工事可依,手里的法国武器也不比某人送给小三的美国武器差,躲在工事里乒乒乓乓的开枪也相对比较安全,火力把道路封锁得甚是严密,所以周立春军虽处上风,却还是无法突破刘丽川军的工事防线。

  天色早已全黑,夜空阴沉得十分可怕,星月无光,湿漉漉的上海城内街道上火把缭乱,太平军、周立春军和刘丽川军三支军队混战如麻,枪声密集得如同鞭炮爆豆,中枪中弹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士兵不断倒下战死。但是很可惜,死的却全是反清义军的将士,伤的也全是反清义军的元气,没有胜利者,胜利者是城外的清军,还有躲在清军营地背后的小买办吴超越。

  清军早已发现了城内的动乱,许乃钊匆匆召集众将商议讨论对策,同时派人传令驻扎在杨树浦的水师泊承升,让清军水师紧急出动到上海东门外侯命。吴超越与和春也一边急赴许乃钊营地开会,一边命令麾下军队做好夜战准备。而当吴超越赶到许乃钊的营地时,又正好碰到清军士兵押来了在城外抓到的刘丽川信使。

  闻知刘丽川接受了吴超越的诱惑招降发起叛乱,清军诸将当然是欢声雷动,个个喜形于色,也对吴超越的运筹帷幄妙计乱敌赞不绝口。吴超越却是神情镇定,只是飞快向刘丽川信使询问城内的各种状况,还有向清军斥候了解上海各大城门的情况,而当得知上海诸门至今都紧闭不开后,吴超越还皱起了眉头,盘算了片刻才向许乃钊说道:“许抚台,现在我们还不能说稳操胜券,上海战场还有两个变数。”

  “那两个变数?”许乃钊赶紧问道。

  “变数取决于天上的雨水。”吴超越答道:“如果老天帮忙,今天晚上不下雨,我们和刘丽川的火器可以正常使用,那么我们重创长毛易如反掌,全歼长毛都不是没有希望。但如果老天爷不帮忙,今天晚上又下大雨,那情况就难以预料了。”

  说到这,吴超越顿了一顿,又说道:“老天爷如果今天晚上下雨,那我们的火器没用,刘丽川和长毛的火器也都没用,我们就只能靠白刃战决胜负。打白刃战,我们未必有把握打得过长毛主力,刘丽川那里更没希望,长毛稳占上风,不要说杀出我们的包围,就是迫降刘丽川,继续守住上海城都大有可能。”

  考虑到清军士兵在近身白刃战中的肉脚表现,还有太平军在刺刀见红时刻的疯狂强悍,许乃钊与和春等人纷纷点头,都认可吴超越的这一分析。然后吴超越又说道:“所以,为了确保我们光复上海城,我们现在就只有一个选择,拿出诚意让刘丽川打开城门!那怕我们只控制一道城门,那不管今天晚上会不会下雨,只要守住了这道城门,就可以逼迫长毛弃城,夺回我们的上海城!”

  许乃钊也很能决断,听了吴超越的分析后没做任何犹豫,立即就提笔写了一道保证书,承诺在刘丽川投降后保他不死,也保证他的财产安全,签上自己的名字盖上巡抚大印,又要和春和吴超越也在保证书上签了字,最后才交给刘丽川派来的信使,吩咐道:“拿回去交给刘丽川,告诉他,马上打开城门,让我们进去!”

  刘丽川的信使满口答应,吴超越则又对他吩咐道:“还有,记得告诉刘丽川,要他把惠征父子也交给我们,要绝对保证惠征父子他们的生命安全!”

  派人送走了刘丽川的信使,许乃钊立即调兵遣将,命令泊承升立即向上海城内开炮,命令虎嵩林和刘存厚各率一军急赴刘丽川控制的上海西门和北门城外侯命,等刘丽川打开城门就立即进城控制城门,还要求马上毁掉城门预防万一。然后许乃钊又急令清军各营主力出营集结侯命,随时听候调用。

  接受了许乃钊的命令后,吴超越又赶紧返回自己的营地组织军队出营,然而吴超越前脚才刚进营帐,阴沉了许久的天空就稀里哗啦的降下了雨水,雨势还绝不算小。见此情景,吴超越顿时满面苦笑,道:“坏了,今天晚上只能是和长毛拼刺刀了。”

  说罢,吴超越又稍一盘算,马上就对早在帐中侯命的未来老丈人冯三保吼道:“冯三保,今天晚上你打前锋!”

  突然降落的梅雨坑苦了正在猛攻太平军指挥部的刘家军李咸池部,露天进攻,没有工事遮挡雨水,雨水很快打湿了燧发枪的转轮火石,浇灭火绳,也逐渐打湿了左轮枪和击针枪的纸壳子弹,导致刘家军的火力大减,而躲在房里地堡中开枪的太平军却受到雨水影响不大,火力仍然相当密集。此消彼长之下,刘家军的攻势迅速转弱,太平军则欢呼着乘机反击,冲到近前与刘家军展开刺刀见红的白刃战。

  白刃战中,擅长打群架的刘家军士兵表现得虽然也不算差,但是没办法,没有猪队友却有神对手,靠刀口舔血吃饭的太平军将士砍得更狠更凶,捅得更准更猛,没用太长的时间就把刘军士卒杀得节节败退。李咸池一看情况不妙,也只能是赶紧带着军队退回自军防区,寻求自军工事保护,同样是靠着巷战工事才勉强挡住太平军的凶猛进攻。

  在右翼露天进攻的刘家军林阿福部同样受到雨水干扰,也是被迫退回自军防区寻求工事保护,巷战局势彻底逆转,变成了太平军猛攻刘家军苦守,还因为士气斗志与战斗力的巨大差距,刘家军的处境相当不妙。

  对刘丽川来说还好,就在这时候,他的信使已经带着许乃钊的保证书回到城中,见江苏巡抚、江南提督和江苏按察使这三个一二三品的大员书面承诺保证自己不死,刘丽川这才彻底松了口气,然后也毫不犹豫,马上喝道:“给西门和北门传令,叫他们把城门全部打开!迎接清妖进城!”

  再接下来,让刘丽川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发生了,接替李咸池守卫北门的潘起亮,和还有守西门的林阿福,竟然一起拒绝他的开城命令,也一起要求他立即与太平军停战,与曾立昌谈判言和!

  “王八蛋!”刘丽川象是发疯一样的大吼,“都打到这个地步了,还要老子和长毛谈判言和?老子今天晚上杀了那么多长毛,长毛还会放过我?还会放过我?”

  吼叫着,怒不可遏的刘丽川干脆亲自率军一路来到西门,亲自出面逼迫林阿福打开西门。见面后,刘丽川还二话不说就给了林阿福一记耳光,咆哮道:“你还是不是我的拜把兄弟?小镜子(潘起亮)不听我的就算了,你也不听我的命令啊?你还记不记得,我和你还有陈阿林,当初的桃园三结义?!”

  抹去嘴角渗出的血迹,林阿福缓缓说道:“源哥,正因为我记得你是我的拜把大哥,所以我才不听你的。别信清妖的鬼话,自古以来造反后投降的,有几个能得活命?别糊涂了,悬崖勒马,还来得及。”

  “你放心,清妖那边已经给我保证了。”刘丽川赶紧拿出了许乃钊亲笔的那道保证书,指着上面的签名说道:“你看,除了三品的超越少爷以外,清妖的二品巡抚和一品提督都在上面签了字用了印,保证不杀我,还保护我的财产安全。现在我们又抓到了长毛的丞相许宗扬,只要把他交给清妖,马上就可以升官发财!”

  “源哥,你忘了梁山一百零八好汉的教训?”林阿福冷笑说道:“宋江和李逵他们被朝廷招安,为朝廷出死入生南征北战,最后又是什么下场?一百零八好汉,最后有几个得善终?!”

  刘丽川呆了一呆,顿时有些动摇,林阿福则又说道:“源哥,别糊涂了,你已经背叛过清妖一次,这次再背叛天国,你就是三姓家奴了,就算你真能保住性命和银子,以后还会有谁瞧得起你?瞧得起我们这些跟着你反复不定的双刀会兄弟?”

  说到这,林阿福顿了一顿,又说道:“源哥,我不瞒你,我已经下了命令,不是我亲自到场,谁也不许擅自打开城门,谁敢碰城门一下就杀谁。还有,我还派人去和曾丞相联系,请他和你停战,重新谈判,曾丞相是否答应,估计很快就有答复了。”

  刘丽川心中天人交战,许久不再说话,结果稍一耽搁间,门外就传来消息,说是派去和曾立昌联系的人回来了。林阿福大喜,赶紧把使者叫进来询问情况,那使者则抹着脸上的雨水说道:“福哥,曾丞相答应停战,也答应谈判,但是……。”

  “但是什么?”林阿福催促道:“直说无妨。”

  使者还是不敢吭声,还胆怯的去看刘丽川,刘丽川心知肚明,便开口说道:“说吧,是不是要我的命?”

  “不是。”使者摇头,说道:“曾丞相要源哥你交出兵权,否则他不敢放心。”

  “去告诉曾丞相,源哥不能交出兵权。”林阿福不动声色的说道:“但我们保证,以后一定听从他的指挥调遣。还有,只要他立即下令停战,我们马上和他谈判,什么都可以谈!”

  使者答应,赶紧又匆匆冲进了雨夜中,林阿福则又转向刘丽川,说道:“源哥,没事的,我们还会跟你走,不会让曾丞相收走你的兵权。”

  刘丽川不吭声,心里只是不断盘算,刘丽川很清楚,为了保住城池和不给清军乘机进城的机会,曾立昌收回剥夺自己兵权的可能很大。但是之后呢?自己就算保住了兵权,以后在友军面前也肯定是再抬不起头,在部下面前更抬不起头,最重要的副手陈阿林死了,另一只胳膊林阿福态度中立,遇事不会象陈阿林那么死心塌地的紧跟自己,盟友潘起亮更是肯定会就势倒向太平军,自己就算还有兵权在手,还不是再不可能象之前那么逍遥自在?而且谁又敢担保,将来洪秀全和杨秀清不会找自己秋后算账?

  想到了这里,刘丽川彻底下定决心,向林阿福吩咐道:“阿福兄弟,我们没回头路走了,去打开城门,马上去打开城门!”

  “源哥,你疯了?”林阿福一听大惊,“曾丞相已经答应谈判,你为什么还要向清妖投降?”

  “少废话,我是你的老大,我叫你怎么做,你就得怎么做!”刘丽川横蛮的咆哮道:“马上去打开城门,这是命令!”

  “不!”林阿福怒吼道:“我不投降!也不开城门!”

  刘丽川懒得再和林阿福罗嗦,转身就直接出门,熟知刘丽川性格的林阿福猜到他必然是要亲自去开城门,便快步抢到门前,张开双臂拦住刘丽川去路,刘丽川大吼,“让开!”

  “我不让!”林阿福大声答道:“源哥,你如果是想去打开城门让清妖进城,就先踏着我的尸体过去!”

  林阿福不这么说还好,他的话才刚说出口,刘丽川就已经一把拨出腰间的左轮枪,用枪指住林阿福的胸膛,双眼中尽是血丝的疯狂吼叫道:“林阿福!你给让我路!”

  “不让。”林阿福相信结拜兄长不会对自己下手,干脆挺起了胸膛,朗声说道:“源哥,你就算一枪打死我,我也不会让你再去向清妖投降,去做吕布那样的……。”

  “砰!”

  枪声打断了林阿福的劝说劝阻,子弹钻进林阿福的胸膛,胸前飙出了血箭,林阿福惊讶的低头,难以置信的看了自己胸前的伤口,又更加难以置信的抬头来看刘丽川,刘丽川却是神情狰狞,砰砰砰又对拜把兄弟连开三枪,把林阿福打得仰面摔倒。

  哭声大起,林阿福的几个亲兵都扑向了林阿福的尸身,刘丽川则面露冷笑,冲躺在血泊中的林阿福说道:“是你逼我的。”

  说罢,刘丽川回头,冲自己已经陷入呆痴状态的众亲兵大吼道:“跟老子走!打开城门,迎接超越少爷进城!”(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