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四十章 幸亏说话慢

第一百四十章 幸亏说话慢

  吴超越是在自军兵工厂门口被江海关衙役给抓到的,领着容闳参观了自军的武器试验室和已经小有雏形的武器生产线,也让容闳知道了自己对工业化的理解和重视其实还在他之上,吴超越原本还想趁热打铁,抓紧时间与容闳做一番深谈,那曾想买办爷爷的狗腿子就来抓人了,还二话不说就把铁链给套到了吴超越的脖子上。

  被吓了一大跳后,又从满面笑容的江海关衙役口中知道了事情经过,当代陈世美吴超越大声叫苦之余,也只好乖乖跟着亲爷爷派出的公差回城认罪伏法。而水谦益也乘机凑到了容闳的耳边,嘀咕道:“纯甫,看到没有?这就是满清官员的本性,喜新厌旧另结新欢,连已经订婚的未婚妻子都可以抛弃!”

  做为一个被西方教育彻底洗脑毒害的留学生,容闳确实是一夫一妻制的坚定拥护者,也无比厌恶反感这个时代中国的三妻四妾野蛮风俗,所以听了水谦益的嘲笑后,容闳默默无语之余,也把心中对吴超越原本已经提高了几分的评价又降了下去。

  再接下来,轰动上海全城的闹剧自然诞生了,虽说照顾吴超越的面子,海关衙役只是象征性的把链子往吴超越的脖子上套了一下就主动拿走,并没有真的把吴超越锁着进城,但是当吴超越回到城里时,海关衙门前却仍然已经是人山人海,围满了看热闹的士绅百姓,善意恶意的笑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

  也是到了过堂的时候,负心薄幸的吴超越才总算是见到了自己的正牌未婚妻,结果让吴超越心中暗喜的是,与冯婉贞同龄的杨玉茹也是一个典型的美人胚子,五官俏丽丝毫不在冯婉贞之下,眼大口小皮肤白嫩,楚楚可怜的文静气质更是把野丫头冯婉贞甩出八条街,让良心已经差不多荡然无存的吴超越都忍不住心生怜悯,恨不得马上撇开众人,把名正言顺的未婚妻搂在怀里好生安慰。

  “爷爷,这事确实是我的错,我是背着你和杨姑娘私订了终身,但我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你一直都催我赶快成家立业,只是因为各种阴错阳差,我一直没能让你如愿,所以我打算在正式迎娶玉茹的时候再给你一个惊喜,这事赵烈文赵师爷可以做证。”

  “至于负心薄幸失约悔婚,那孙儿更是天大的冤枉,我在济南收到长毛打到庐州的消息后,孙儿马上就写信给玉茹的父亲,说如果长毛有北上定远的苗头,就请他马上带着全家去投奔我的好友李鸿章,最好是直接搬到上海来定居。只不过当时我身负皇差,没有皇上的旨意不能擅自离开济南,所以没能亲自去定远,但我当时还专门写了一道书信给李鸿章,叫他也帮忙照顾玉茹一家,这些事赵烈文同样可以为我做证。”

  这些鬼扯当然是吴超越在回城路上临时想出来的说词,事实上在与杨玉茹见面之前,被杨文定逼着定亲的吴超越事实上对这门亲事是一百个不满意,一千个不乐意,最大的愿望也只是最好让出什么意外,让自己可以名正言顺的赖掉这门亲事。而现在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又对杨玉茹这个天上掉下来的未婚妻十分满意,吴超越当然是极尽鬼扯,把话尽量往漂亮里说,还装模作样的连连请罪,表示愿意接受任何处罚和承担一切后果。

  “给老夫一个惊喜?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瞒着你的父母私自定亲就算了,还连我这个亲爷爷都瞒,你这是叫给老夫惊喜?你这是忤逆,是不孝,是想气死老夫!”

  比宝贝孙子更加装模作样的假惺惺发了一通脾气,肚子里都快乐死的吴老买办这才重重一拍惊堂木,冲吴超越咆哮道:“不孝的东西,既然你已经下了聘订了婚约,那就得给老夫遵信守约,老夫令你在两个月内正式迎娶这位杨姑娘!还有,干脆向杨姑娘的义母聂夫人和她的义兄聂士成道谢!如果不是她们仗义施援,护送杨姑娘千里南下,你这个不孝的东西就罪过更大了!”

  忙不迭的点头应诺,头点到了一半时,吴超越却又惊叫了起来,“啥?聂士成?玉茹的义兄是聂士成?!”

  满堂茫然,都不知道吴超越为什么这么紧张激动,而冷静了下来后,吴超越也赶紧跑到了聂士成的面前,向聂士成抱拳一鞠,诚恳说道:“聂兄弟,大恩不言谢,既然你是玉茹的义兄,那你就是我的兄弟了。我家两代单传,我没有兄弟姐妹,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亲兄弟!”

  性格质朴的聂士成赶紧连说不敢当,但架不住吴超越的一再要求,最后聂士成还是老老实实的与吴超越兄弟相称,也就此彻底的绑死在了吴超越的战车上。然后吴超越又欢欢喜喜的跑到聂母面前双膝跪下,向聂母恭敬说道:“干娘,你是玉茹的干娘,那也就是我的干娘。干娘在上,请受儿子一拜!”

  说罢,吴超越还真向聂母重重一个头磕了下去,然而很可惜,吴超越严重低估了自己干娘的耿直脾气,搂着干女儿,聂母不但没有领受吴超越的大礼,还向吴超越问道:“吴大人,老身想问你一句,既然你从没忘记过玉茹,也没打算和她悔婚,那你怎么还在上海又有了新的未婚妻子?”

  说着,聂母还直接向同在堂上冯婉贞一指,刚才还巧舌如簧的吴超越也顿时彻底傻了眼睛,胆战心惊扭头去看冯婉贞时,见小箩莉的一双美目中也早已噙满了泪水,随时可能放声痛哭,吴超越心中也更是大感为难,实在没脸说出自己可以把冯婉贞降为偏房的无耻言语。

  还是自家的爷爷好,见宝贝孙子神情为难,知道内情的吴老买办赶紧站了出来,把聂母请到一边,低声介绍了宝贝孙子与冯婉贞的真正情况,说了吴超越曾经早早就象冯家提亲却遭拒绝的事,又说了吴超越北上勤王时无意中救出冯家父女的事,更说明冯婉贞来到上海后,因为吴家众人都不知道杨玉茹的存在,所以才把冯婉贞当做了吴超越的正妻看待。最后,吴老买办还越俎代庖向聂母保证,说杨玉茹一定是吴超越的正妻,并没有和吴超越正式定亲的冯婉贞最多只是偏房身份。

  也还算好,聂母只是性情耿直并不是蛮不讲理,听了吴老买办的解释觉得吴超越并不算做得太错,又不委屈她的干女儿,所以聂母也就点了点头,向吴超越说道:“那好吧,只要我的干女儿是正室,那就什么都好说。”

  吴超越忙不迭的点头间,早就已经伤心欲绝的冯婉贞却是顿时崩溃,捂着脸哭泣着直接冲出了海关衙门大堂,吴超越起身本想去追,却被吴老买办用凶狠的目光制止,吴超越焦头烂额,也只好在心里说道:“小宝贝,对不起了,一会我再去安慰你。”

  这时,已经收到消息的许乃钊和惠征都已经跑到了堂上向吴超越道喜,吴超越苦笑着还礼道谢,同时也只能是乖乖的拿出银子设宴庆祝,也顺便向聂家母子道谢和为她们接风洗尘。其间早就盼着抱曾孙的吴老买办则是笑得连嘴巴都合不拢,还迫不及待的和惠征商议起了如何给宝贝孙子大办婚事,决心一定要在自己彻底失去官职权力前看到宝贝孙子正式完婚。

  迎来送往期间,吴超越当然一直抽不出空与自己的正牌未婚妻说话,倒是吴老买办逮住了机会把宝贝孙子单独叫到面前耳提面命,低声说道:“婉贞那里,你要尽快想办法摆平,老夫也挺喜欢这个孙媳妇,她的父亲听说在你帐下也挺得力,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是说服她做你的偏房。”

  吴超越愁眉苦脸的答应,又更加愁眉苦脸的说道:“但恐怕做不到啊,那个小丫头脾气有点固执,今天又让她出了不小的丑,怕她会想不开犯倔脾气。”

  “还不是怪你自己?早点对她把事情说清楚多好?”吴老买办呵斥,又很没爷爷样的指点道:“你这笨小子啊,怎么就不想到先把生米做成熟饭?到时候看她答不答应!”

  吴超越翻白眼,也终于明白最小的奶奶为什么比自己大不了多少了,然后吴超越又在心里嘀咕道:“有那么容易就好了,以那个小丫头的固执脾气,就算我真把她给推了,她也不会低头。”

  一直忙碌到了下午时分,吴超越才总算是把许乃钊和惠征等人给打发走,然后赶紧领了聂家母子和杨玉茹一起回家,让下人腾出自己的院子安顿聂家母子和杨玉茹。然而好不容易把这些事都安排好后,急着去安慰冯婉贞的吴超越本想告辞,正牌未婚妻杨玉茹却鼓起了勇气来到吴超越面前,红着脸主动说道:“吴大哥,我们能不能单独谈一谈?”

  忙不迭的答应,吴超越赶紧把杨玉茹领到了自家的院子中,把她带到了新淘干净不久的池塘旁,说道:“玉茹,这里没外人,你有话就直接说吧。放心,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你如果对我有气,想说什么就直接说,我不会介意的。”

  杨玉茹摇摇头,也不敢看吴超越,只是看着池塘里的游鱼不吭声,许久后,杨玉茹才轻轻开口,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吴大哥,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你还是娶婉贞姐姐做正妻吧,干娘那里,我会自己去说的。”

  “你瞎说什么?”吴超越一听脑袋大了,忙说道:“玉茹,你不要胡思乱想,我和你是正式定了亲的,我也不是你想那种人。”

  “不。”杨玉茹摇头,低声说道:“吴大哥,你不用瞒我,我知道你不想娶我。其实在我爷爷被发配新疆的时候,我爹我娘就已经担心你会悔婚,后来你一直没派人去我家提完婚的事,娘就劝我要认命……。”

  哽咽着说到这里,杨玉茹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抽泣着说道:“刚才干娘也已经对我过了,你其实最早是去向婉贞姐姐求亲的,只不过因为她家里的人误会你,所以没能成好事。我看得出来,你最喜欢的是婉贞姐姐,不是我,婉贞姐姐也值得你最喜欢,她是好人,心肠和干娘一样好,我不想插在中间让你们为难,所以还是让我走吧。”

  “吴大哥,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背喜新厌旧的骂名,我可以求干娘主动提出退婚,让你可以没有牵挂的,和婉贞姐姐在一起……。”

  愧疚万分,杨玉茹越是通情达理,为吴超越这个负心汉考虑,在这方面道德品德烂到了极点的吴超越就越是愧疚万分。愧疚之下,吴超越除了上前一步搂住杨玉茹外,再找不出什么花言巧语来哄骗通情达理又柔弱可怜的未婚妻。

  杨玉茹误会了吴超越的意思,摇了摇头,哭泣着说道:“吴大哥,你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想不开寻短见,我已经想好了,我要和干娘回安徽去务农,侍侯她一辈子,你忘了我吧,希望你和婉贞姐姐能够幸福……。”

  吴超越更没话说了,用力搂紧了自己的未婚妻,吴超越刚想说自己绝不会抛弃杨玉茹,不曾想旁边的假山后却突然传来了一个同样带着哽咽的声音……

  “吴大哥,你要敢让玉茹姐姐走,那我也走!”

  吴超越和杨玉茹惊讶扭头看去,却见双眼哭得通红的冯婉贞从假山后走了出来,态度无比坚决的说道:“吴大哥,玉茹姐姐是好人,你一定得娶她!你如果敢抛弃她,那我也不会嫁给你,我也走!”

  吴超越张口结舌,冯婉贞却快步走到了杨玉茹的面前,一把拉住了这个情敌,流着眼泪说道:“玉茹姐姐,你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你放心,我不会妨碍你和吴大哥。他以前去我家求亲的时候,我爹没答应,后来我们也一直没有正式定亲,你才是吴大哥名正言顺的正妻!”

  “那你怎么办?”杨玉茹哭着问道:“他娶了我,你怎么办?”

  冯婉贞的眼中又涌出了泪水,但很快强行收住,斩钉截铁的说道:“我做你妹妹,你是大,我是小!你是好姐姐,我愿意!玉茹姐姐,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亲姐姐!”

  “婉贞……。”

  哽咽着叫出声,杨玉茹与冯婉贞拥抱着哭成一团,吴超越则是稀里糊涂,张口结舌,许久才庆幸的悄悄抹了一把冷汗,暗道:“险啊,幸亏我刚才说话慢,不然的话,其实我想说那怕婉贞小宝贝走都行。如果我嘴巴稍微快点,那麻烦就大了。”

  就这样,一场原本将要彻底动摇吴超越后宫根基的危机,在贤惠未婚妻杨玉茹的一番肺腑之言下彻底化解,原本注定要斗得死去活来的杨玉茹和冯婉贞因为各自的性格使然,不但没有为了正妻之位大打出手继而影响到吴超越的家庭团结和军队团结,相反还结成了亲密姐妹。

  对此,吴超越当然是喜笑颜开,得意洋洋,给宝贝孙子出过馊主意的吴老买办却是满头雾水,看着两个手拉手在面前有说有笑的未来孙媳妇直揉眼睛,还道:“难道超越小兔崽子把她们都做成熟饭了?也不对啊,老夫的八房妻妾都是熟饭,也没象她们这么亲密啊?或者说,小兔崽子吃了什么洋药特别厉害?”

  盘算到这里,已经六十多岁的吴老买办还下定决心,准备一有机会就向孙子打听一下到底是什么药有这么好效果。

  良心还没狗吃光的吴超越当然没有对两个没满十四周岁的小箩莉下手,当天晚上还回了军营住宿,期间早就想在战场上一展身手的聂士成主动提出想在第二天参观吴超越的营地,吴超越也欢天喜地的一开口答应。然而到了第二天早上,正当吴超越准备派人去接聂士成过来笼络洗脑的时候,吴大赛却抢先跑到了吴超越的面前,奏道:“孙少爷,我派去调查那个水谦益的眼线来报,说那个水谦益昨天下午领着容先生去了租界里的教堂,与好几个神父牧师聚会,还一直在教堂里呆到了深夜才返回饭店休息。”

  “没什么奇怪。”吴超越随口说道:“那个水谦益是香港的布道师,和洋神父聚在一起不奇怪。”

  “孙少爷,小的还没说完。”吴大赛又说道:“就我们之前掌握的情报得知,和水谦益容先生聚会那些洋神父,都是在言语立场比较亲近长毛的人。其中有两个神父,还因为偷偷去江宁在镇江那边被拦截过。”

  知道西方传教士曾经一度对太平天国十分友好,吴超越的脸色有些凝重了,暗暗盘算道:“这个水谦益和比较亲近太平军的洋神父混在一起,容闳对他似乎又有些言听计从,再这么下去,怕是容闳的思想立场会出现动摇。不行,得尽快让容闳知道太平天国的邪教真相,也得尽快想办法摸清楚这个水谦益的真正底细,为什么会对我似乎有些仇视?”(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