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比烂时代

第一百四十一章 比烂时代

  如果容闳回国后是先到其他城市,亲眼看一看满清野蛮愚昧统治下中国其他城市的真正情况,也切身了解一下这个时代的中国在工业方面有多么落后原始。那么不用说,看到吴军兵工厂里已经小具雏形的武器生产线,还有看到吴军武器试验室里那些先进的仪器设备,容闳肯定二话不说就要留在吴超越的身边,帮着吴超越努力把先进的西方科技带入中国,提前开启中国的工业时代,实现他的生平夙愿。

  但是很可惜,容闳回国后的第一站是香港,第二站是上海,对这个时代中国的工业化程度的了解是从香港和上海开始,容闳除了感叹这个时代中国科技水平与西方列强的巨大差距外,也先入为主的认为这个时代的中国工业科技已经有一定基础,其他的城市也许更好基础更扎实,只要有合理的先进制度,再获得自己从美国带回来的先进技术与学识,那么中国的工业化时代就一定能够更快开启。

  所以和历史上一样,容闳也就更加向往太平天国,总觉得信仰上帝耶稣的太平天国怎么都比相信三清佛祖的更容易沟通,更容易接受西方的先进科技与制度,同时还因为水谦益的缘故,容闳又相信见到太平天国的君主洪秀全后,自己一定有很大希望说服洪秀全接受西方的先进文化与科技,乾纲独断把太平天国建设成真正的人间天堂,与欧美列强比肩的强大中国。

  也正是这种强大的信念与崇高的理想驱动,容闳毅然决定跟随水谦益前往南京拜见洪秀全,随着水谦益与一大票外国传教士商议,也是讨论如何前往南京传播西方的文化科技。结果也是凑巧,正好英国前任驻华公使老包令的儿子小包令不日就将抵达上海,还要率领一支规模不小的使节团前往南京求见洪秀全,力求与太平天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也展开更为广泛的商业贸易往来,水谦益和各国传教士都打算借着这个机会前往南京,而容闳犹豫再三之后,也终于还是招架不住水谦益与一些狂热传教士的蛊惑劝说,点头答应了随着水谦益同去南京。

  对容闳来说也还算好,在此之前,吴超越虽然在书信中也流露过招揽他的意思,却并没有直接提出邀请,更没有强行给他封个什么官职硬要他留下,仍然还是自由身,所以容闳也就采纳了水谦益的建议,打算借口去香港经商拒绝吴超越的一切邀请和任命,等小包令的使节团一到,就和小包令去南京。

  下定决心的第二天上午,吴超越果然派人来邀请容闳去和他见面,受过吴老买办恩情的容闳本想答应,无奈水谦益却怕容闳被吴超越洗脑出现反复,力劝容闳婉拒,还自做主张的告诉吴超越使者,说是容闳已经接受了租界洋神父的邀请无法应邀,打发走了吴超越的使者。容闳见了虽然觉得水谦益有些过份,但抹不过朋友之间的面子,也就随他去了。

  正午时,吃完了午饭后,水谦益正想拉着容闳与自己再去教堂,不曾想容闳当初的留美同学黄胜却找上了门来,邀请容闳随自己到外面去走一走。结果这一次容闳当然是无法拒绝,水谦益心中再是不乐意可也动摇不了容闳和黄胜之间的同窗友情,但水谦益仍然还是不肯放心,又死皮赖脸的继续硬缠住容闳,厚着脸皮强行参加了容闳与黄胜之间的同学聚会。

  黄胜一直把容闳带出了租界,直接把容闳带到了上海东门外的黄浦江外洋码头上,然后指住了码头旁的一座茶馆说道:“纯甫兄,我们进去喝杯咖啡如何?”

  “进茶馆喝咖啡?”容闳一听笑了,说道:“平甫,上海的茶馆还卖西方的咖啡?”

  “以前的上海茶馆当然没有咖啡,但是因为吴大人,现在上海码头上的茶馆里几乎都有卖咖啡。”

  黄胜笑着一边引路,一边又随手指着正在码头上大声整齐背诵圣经的工人说道:“还有这些码头工人,也是因为吴大人,才这么卖力的背圣经,他们中间很多人已经入了教,还有许多穷苦工人的孩子,进了吴大人捐资创办的教会学校,学习西方文化和知识。”

  “吴大人还创办得有教会学校?”容闳惊讶问道。

  黄胜点头,又随手指出了教会学校所在的方向,说道:“吴大人不但出资创办了学校,还曾经先后好几次进学校讲课,向学生传送物理化学和英语地理。”

  “吴大人这么热心教育?还这么精通西方学识?”容闳更加惊讶。

  “纯甫,说了你肯定不敢相信。”黄胜淡淡说道:“吴大人对西方物理化学的精通,还在我这个留学生之上,他亲手研究出来的新式火药,就连英、美、法和普鲁士诸国都要出高价购买配方。”

  “有这事?”容闳张口结舌,水谦益却是悄悄撇嘴,暗道超越小妖的走狗真敢吹。

  说话间,黄胜已经把容闳和水谦益给领进了茶馆,还把容闳等人直接领到了一个雅间门前,推开门时,容闳顿时就无比尴尬了——不久前才被他拒绝会面的吴超越竟然就在房中,正和两个金发碧眼的洋人神父在有说有笑。

  还好,吴超越并没有提起刚才的事,只是微笑着起身邀请容闳等人入席,又主动给容闳介绍那两个洋神父,说道:“纯甫兄,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麦都思麦神父,英国人,他已经来到中国十一年了。这位是北美长老会的马丁马牧师,美国人,是我最好的美国朋友。”

  容闳赶紧与麦都思、马丁拥抱,马丁还拥抱着容闳说道:“容,早就听吴说过你的名字,了不起,能从我们美国的耶鲁大学毕业,还取得了优异成绩,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奇迹。”

  容闳礼貌的谦虚,与吴超越的两个西洋狐朋狗友极尽客套,接着各自落座又让伙计送上咖啡后,吴超越这才又开了口,微笑说道:“纯甫兄,请平甫兄把你骗到这里,我也没其他意思,除了想介绍你认识麦神父和马丁牧师外,我还想让你再见一个人。”

  说罢,吴超越向侍侯在旁的吴大赛做了一个手势,吴大赛会意出门,片刻后就领着两个亲兵把一个五花大绑的太平军士兵给押了进来。吴超越指着那俘虏对容闳介绍道:“纯甫兄,也顺便介绍一下,这个长毛叫做张少强,曾经做到过太平天国师帅的位置。只不过前段时间曾经被我军俘虏过,被我军用做筹码换出了我的义嫂和小侄女,所以被贬成了普通士兵,我军光复上海时,也第二次抓到了他。”

  打量着满脸伤痕和怒容的张少强,容闳满头雾水,向吴超越问道:“吴大人,那你把他押来做什么?”

  “让你知道真正的太平天国。”吴超越微笑说道:“这个张少强,曾经做过太平天国的中级将领,也是在湖南时就加入了太平天国的老人,对太平天国的内部情况十分了解,我想让他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太平天国。”

  说罢,吴超越也不管容闳是否同意,直接就向张少强问道:“我问你,天父是谁?天父的二儿子是谁?”

  对太平天国颇为忠心的张少强当然拒绝回答,吴超越则又微笑说道:“张少强,本官明白告诉你,这可是你回到长毛军队里的唯一机会,只要你老实回答了我的问题,完事后我马上放你走,还给你路条让你直接回苏州。”

  张少强一听当然是大为动心,将信将疑问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吴超越微笑说道:“这么多人在这里,本官那有言而无信的道理?还有,本官可以明白告诉你,本官只是问你一些简单问题,绝不会涉及你们的机密,如果你觉得我问的问题对你们不利,你也可以拒绝回答。”

  张少强将信将疑,但是为了争取这个获释机会,张少强还是老实答道:“天父是上帝,天父的二儿子是我们天国的天王万岁。”

  “什么?!”容闳的眼珠子差点没瞪出眼眶,惊叫道:“上帝有儿子?二儿子是洪秀全?”

  吴超越微笑点头,那边的马丁和麦都思则是满脸苦笑,冲容闳说道:“容,第一次知道这个答案时,我们比你更惊讶。但是千真万确,太平天国的士兵确实相信上帝有两个儿子,二儿子就是他们的天王洪秀全。他们在被吴赶走前,我们多次试图扭转他们的错误思想,结果不但没有丝毫作用,还挨了他们的打。”

  容闳更加张口结舌的时候,吴超越又冲张少强问道:“那么天父上帝下凡时,是附身在谁的身上?你们太平天国里,谁又是天兄耶稣的转世?”

  “天父下凡,当然是附身到我们东王九千岁的身上!”张少强昂首回答道:“我们天国的西王八千岁是天兄耶稣转世,已经蒙天父之召升天!”

  吴超越笑笑,又问道:“既然天父下凡时是附身在你们的东王九千岁身上,那么你们太平天国里,天王和东王谁说了算?”

  “平时天王说了算,天父下凡时东王说了算。”张少强如实回答。

  “很好。”吴超越满意点头,又问道:“那么你们的天王洪秀全,在永安建国时有多少王妃?现在又有多少王妃?”

  张少强迟疑着不吭声,吴超越则微笑说道:“这是我的最后问题,你回答完了,你就可以回苏州去了。”

  招架不住自由的诱惑,张少强还是如实回答道:“听说在永安建立天国时,天王万岁册封了三十六位王娘。现在天王有多少王娘我不知道,反正肯定不少,在武昌的时候,许丞相就带着我们在民间挑选了许多美女献给天王。”

  吴超越点点头,很守信诺没有再问张少强问题,只是把目光转向了容闳,微笑着欣赏容闳的震惊表情,然而令吴超越大为狐疑的是,此时此刻的容闳虽然确实是目瞪口呆,满脸的难以置信,可是坐在容闳旁边水谦益却是没有半点惊讶表情,相反还有些胆怯和畏惧,还不断的偷看容闳的惊讶表情。

  沉默了片刻后,更让吴超越生疑的事发生了,容闳居然突然转向了水谦益,厉声喝问道:“这些事,你怎么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水谦益的表情颇是哭丧,答道:“我也不知道,从没听说过。”

  愤怒的瞪了水谦益一眼,容闳才又转向吴超越,说道:“吴大人,感谢你让我知道这些事,我是真没想到,洪秀全和杨秀清他们竟然是这样的人。”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吴超越笑着挥挥手,一双绿豆大的三角眼,却始终盯着额头已经汗迹的水谦益,突然问道:“水先生,天很热吗?你怎么出汗了?”

  “没……,没啊?”水谦益赶紧否认,手上却飞快抹了一把额头。

  “水先生,你是香港布道师,那你是那个会的?为你受洗的神父是谁?”吴超越又追问道。

  “巴色会。”水谦益老实回答,说道:“为我受洗的是韩山文神父。”

  听到回答,吴超越当然是马上去看麦都思和马丁两个内行,结果对水谦益来说还算好,麦都思马上就点头说道:“对,香港是有这么一位韩山文神父,瑞典人,受瑞士巴色会委派来中国传教,还和我是很好的朋友。”

  水谦益松了口气的时候,不曾想麦都思却又笑着说道:“说起来,韩山文神父和太平天国也很有渊源,洪秀全的族弟洪仁玕就是接受他的洗礼成为了教徒,他还把洪仁玕口述的太平天国起义经过写成了一本书,准备在香港出版发行,还说出版后要送我一本,让我帮着他在上海租界里推销。”

  听到麦都思的无心之语,吴超越的历史就算再稀烂也知道面前这个水谦益是谁了,而水谦益、也就是洪仁玕,则是脸色发白,额头上冷汗滚滚,还悄悄的按住了桌子,随时准备起身而逃。

  容闳同样也是紧张万分,悄悄注意吴超越的反应和表情,然而令容闳和洪仁玕都无比奇怪的是,吴超越竟然一直都是不动声色,就好象没有留心到麦都思的话语一样。过了半晌后,吴超越还微微一笑,说道:“可惜,如果这个洪仁玕是躲在上海租界里就好了,那我只要想办法把他骗出租界一抓,那可就是大功一件。”

  吴超越的玩笑话并不好笑,只有笑点比较低的马丁嘿嘿笑了一声,说道:“吴,如果真出现了这样的情况,那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去上海县衙告状逼着你放那个洪仁玕。相反的,我还要到大牢里去痛揍那个洪仁玕一顿,看他还敢不敢篡改我们西方的教义。”

  马丁的这个玩笑话总算是逗乐了众人,连洪仁玕都跟着众人干笑了几声,这时,一直被冷落到一旁的张少强怒吼了起来,“超越小妖,你答应放我的,你到底守不守信用?”

  吴超越笑笑,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路条,让自己的亲兵把张少强押出去秘密释放。见此情景,麦都思和马丁等人当然是大力称赞吴超越的言而有信,遵守信诺,吴超越含笑谦虚,然后才向容闳说道:“纯甫兄,借着这个机会,我也顺便和你说一件正事。你是人才,中国罕见的西学人才,我希望你留下帮我,我也可以保证,我一定不会亏待你,你在我的幕府之中,也一定有机会一展所长,把你从美国学来的先进知识传播到华夏土地上,生根发芽,发扬光大!”

  容闳万分动摇,也万分犹豫,而那一边的麦都思则也说道:“容,我认为你不必考虑,你在美国生活多年才刚回国,不知道中国各地对西方文化和现代科技的抵制仇恨程度,在这一点上,我和雒魏林都吃了无数的苦头。只有吴是例外,他是真正懂西方的人,也是唯一懂得如何把西方文化与科技在中国传播的人,你如果帮他,吴就可以获得一个重要助手,你也可以少走无数的弯路。”

  马丁和黄胜也在旁边力劝容闳加入吴超越的幕府,但容闳虽然万分心动,却还是有一点顾虑,盘算了许久后,容闳这才说道:“吴大人,你要我留下帮你,我愿意,但我有一个条件,希望你能答应。”

  “纯甫兄请说。”吴超越微笑答道。

  “允许我随时辞职。”容闳答道。

  “当然可以。”吴超越一听大笑,说道:“纯甫兄放心,你在我的帐下,如果发现与我理念不和,或者发现我是扶不起来的阿斗,不值得你效力,甚至是你觉得如果其他地方更适合你,那你随时都可以走!我不但不强留,还送你路费,派人保护你离开!”

  吴超越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容闳当然是再没有其他话说,马上就起身向吴超越行拱手礼,恭敬说道:“臬台大人,学生容闳,今后就给你调遣了。”

  吴超越哈哈大笑,赶紧起身向容闳还礼,还马上决定让容闳同时兼任自己教会学校的校长与兵工厂副厂长,开出的薪水则比仅留学了一年的黄胜高出两倍。容闳谦虚谢了,满心欢喜的吴超越又马上邀请众人到自家用宴庆祝黄胜入职,众人都一口答应,唯有洪仁玕坚持拒绝,说道:“吴大人,纯甫兄,实在不好意思,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喝不了酒,想先回租界休息。”

  装模作样的又邀请了几句,见洪仁玕坚持拒绝,吴超越也没勉强,点头同意让洪仁玕先回租界休息。洪仁玕如释重负的赶紧道谢时,却全然没有发现,吴超越的三角眼中,正在闪烁着无比阴毒的光芒…………(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