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调虎离山

第一百四十三章 调虎离山

  忙碌上海事务的同时,吴超越也没忘了苏州这边的大事——且不说光复苏州关系到吴老买办的乌纱帽,单是苏州太平军对上海老巢的威胁,就由不得吴超越不操心苏州战场。

  也多少还是有些曙光,把容闳收入幕府后的第四天,昆山和春那边就转来了两江总督怡良的告急文书,无缘无故回援无锡战场的太平军周立春部,果然向清军阳湖营地发起了突然袭击,清军方面虽然也极力抵抗,奈何周立春军在上海已经补充了大量的西洋先进武器,同时看似辅兵的周军士卒也是太平军的精兵改扮而成,清军又中计去偷袭太平军的背后,遭到了太平军精锐的迎头痛击后损失惨重,连大营都不敢回就直接逃往了常州。

  最后,阳湖清军虽然靠着营防工事勉强挡住了太平军当天发起的进攻,却因为损失惨重和友军逃亡过多,不得不连夜弃营西逃,太平军乘势进击,一口气追杀到戚墅一带方才停住脚步,怡良害怕太平军乘机攻打常州城,只能是赶紧寄书求援,要许乃钊和吴超越赶紧出兵替他分担压力。

  对此,江苏巡抚许乃钊心里虽然一万个不乐意,但也害怕背上一个对总督见死不救的罪名,不得不找来吴超越商议。而吴超越盘算了许久后,却向许乃钊反问道:“许抚台,对于这件事,不知你的意下如何?”

  “本官不是很懂军事,虽有打算,却不知是对是错。”

  许乃钊倒也还算有点自知之明,坦然承认自己短处,说道:“本官认为,苏州城大,工事坚固,粮草也非常充足,急切之间几无可能攻破,但我们如果出兵苏州,在城下立营只围不打,那么长毛必然不敢大举进攻常州,常州之危立可化解,我军也可以见机而行,有机会就攻城破敌,没机会则守营自保,进退从容,可立不败之地。”

  吴超越一听笑了,说道:“抚台大人实在谦虚,居然还说你不擅长军事,在下官看来,你这个策略其实是我们现在最好的选择。除了可以围魏救赵替怡总督分担压力外,我们还可以凭借吴凇江与京杭大运河的水路之便,源源不绝的获得浙江的粮草和上海的武器弹药补给,就算急切间破不了城,时间长了,耗也能把苏州城里的长毛耗死!”

  许乃钊一听大喜,拍着大腿说对,就是这个道理,然后许乃钊又迫不及待的说道:“吴大人,既然你也赞同进兵苏州,那你我赶快各自整顿兵马,尽快出兵苏州围魏救赵如何?”

  吴超越又笑了,摇摇头,然后突然离座,向许乃钊拱手行礼,说道:“抚台大人,下官有一个不情之请,这一次进兵苏州,下官不想去也不能去,只想请抚台大人独自领兵前往,万望抚台准允下官留守上海。”

  如果是换成了其他的江苏官员向许乃钊这个堂堂巡抚提出这样的要求,许乃钊不马上和他翻脸那肯定叫怪。但吴超越不同,知道自己在军事方面必须要倚重吴超越的许乃钊虽然听得莫名其妙,却也没有动怒,只是疑惑问道:“吴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下官要争取尽快光复苏州。”吴超越坦然答道:“皇上圣旨,让下官在三个月内光复苏州,否则就要把下官的祖父贬为庶人,现在皇上给的期限已经只剩下两个月零两天了,下官如果不赶快想办法拿下苏州,就尽不了孝道了。”

  许乃钊能混到封疆大吏的位置当然也有他的过人之处,只稍一盘算,许乃钊就隐约明白了吴超越的意思,问道:“吴大人的意思是,让本官率军到苏州去迷惑长毛,让长毛认为苏州的危险不大掉以轻心,甚至继续分兵去打常州,然后你再突出奇兵,一举拿下苏州城?”

  “抚台大人英明,确实如此。”吴超越沉声答道:“长毛若见贵我两军合力进兵苏州,那么苏州长毛必然全力固守,不会给我们速胜机会。但如果长毛见只是抚台大人你的军队去苏州城下立营,而我军却在上海按兵不动,那么长毛必然会生出侥幸之心,或是抓紧时间全力进攻常州,或是冒险出城与我军野战,只要长毛动起来离开城墙保护,下官就有机会出奇制胜了。”

  还是那句话,如果换成了其他江苏官员提出这样的要求,让许乃钊这个堂堂巡抚给他当蓝领当苦力顶在前面,自己躲在后面等机会立功,那许乃钊肯定是一口唾沫就喷在他脸上。但吴超越不同,知道吴超越在军事上有多靠得住,上海战事期间又没少跟在吴超越背后捞好处,同时光复苏州城的功劳也绝对不算小,所以盘算半晌后,许乃钊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好,就这么办。”

  “多谢抚台大人成全。”吴超越一听大喜,赶紧向许乃钊连连道谢,指点许乃钊到了苏州城下后立即深沟高垒,只守不战,同时放出风去,就说吴军练勇因为还没有训练成熟,同时自己又在帮着买办爷爷重建江海关,所以一时半会去不了苏州参战。许乃钊一一记住,然后到了晚上,吴超越当然是又把一箱吴老买办贪污来的银子送到许乃钊营中道谢不提。

  还有一件小事,因为周腾虎的家眷老小都在常州的缘故,吴超越又专门把太平军进逼常州的消息告诉给了周腾虎,让周腾虎赶紧转移家眷。周腾虎则笑着答道:“多谢臬台大人关心,没关系的,其实早在长毛逃回苏州的时候,下官为了谨慎起见,就已经让家眷转移到了江阴,随时可以乘船直接来上海。”

  钦佩了一句周腾虎的深谋远虑和未雨绸缪,吴超越又好奇向周腾虎问道:“弢甫先生,早在长毛逃回苏州的时候,你就已经猜到长毛迟早要对常州下手了?”

  “不是猜到,是料定。”周腾虎答道:“长毛要想反攻上海,仅凭苏州无锡两地的钱粮人力,那是绝对不足,最好的办法就是避强击弱,向相对空虚的常州和丹阳下手,打通与江宁长毛的直接联系,也更进一步壮大力量,所以就算长毛一时半会没这么聪明,也迟早会对常州下手。”

  吴超越连连点头,也一直认为苏州太平军目前最好的选择应该是向常州下手。当下吴超越先把自己暂时按兵不动迷惑太平军的打算告诉给了周腾虎,又问道:“弢甫先生,以你之见,我这一计有几成把握成功?”

  “臬台大人的计策确实是妙计,但……。”周腾虎说话很是直接,沉吟了一下就说道:“但学生认为,还缺最关键的一点。”

  “那一点?”吴超越赶紧问道。

  “让长毛看到攻克常州城的希望。”周腾虎笑笑,说道:“臬台大人,说句不礼貌的话,你在战场上已经是出了名的狡诈如狐,指望长毛再上你的当,已经是难如登天,看到你在上海按兵不动,长毛纵然心动,也肯定不敢轻易分兵去攻常州。”

  说到这,周腾虎顿了一顿,又微笑说道:“但如果让长毛看到攻克常州的希望就不同了,苏常两州距离并不远,急行军五天就可以走一个来回,而我们要想从上海赶到苏州战场,就算走水路也得两天路程,只要长毛觉得攻克常州的把握很大,那就由不得他们不动这个心,打一个时间差先克常州,然后马上回援苏州。”

  “弢甫先生所言甚是。”吴超越连连点头,然后又问道:“那么以弢甫先生之见,我们该如何让长毛看到攻克常州的希望?”

  “让常州那边出面,假意诈降献城,诱长毛去攻城。”周腾虎回答道。

  吴超越听了先是心动,但稍微一盘算后,吴超越却又皱眉说道:“但恐怕很难吧?怡制台那条老狐狸算盘打得精着呢,怎么可能答应用这样的计策,让他独力应对长毛主力,让我们乘机拣便宜?”

  “那要看谁去劝说怡制台采纳此计。”周腾虎冷笑,说道:“臬台大人你只要拿出一万两银子,再答应把光复苏州的首功让给怡制台,让学生去替你充当说客劝说怡制台配合我军行事,学生至少有六成把握可以成功。”

  虽说把握不是很大,同时又得出血出银子,但考虑到买办爷爷在海关监督任上贪污一万两银子也就是十天八天的小问题,吴超越还是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立即拿出了一万两银子交给周腾虎,让周腾虎走水路赶往常州活动,请怡良吃点亏配合自军行事。

  也是凑巧,许乃钊率领清军赶往苏州的第二天,英国方面派来与太平天国联系的使节团,在前任驻华公使老包令宝贝儿子小包令的率领下抵达上海,准备在上海补给食物和煤炭后再继续西进。收到了这个消息后,吴超越也专门去了一趟租界与小包令见面,了解小包令这次出使南京的大概情况。

  见面会谈在无比虚伪的气氛中展开,吴超越极力称赞老包令驻华期间为中英友谊做出的卓越贡献,丝毫不提小包令即将出使南京的事,小包令则拼命夸奖吴超越对西方文化的了解和尊重,对建立英中友谊的创造性突破,末了还无比虚伪的主动说道:“吴,你放心,我这一次出使南京,目的只是为了就通商、传教与太平天国展开谈判,绝不会有任何军事方面的往来。而且我还有一个好消息必须要告诉你,关于你就我国出兵帮助贵国抵御俄罗斯人野蛮入侵的邀请,文翰博士已经在慎重考虑中,相信很快就会给你满意的答复。”

  吴超越更加虚伪的微笑谢了,又和小包令说了许多的客气废话,并应邀参加了阿礼国为小包令举行的欢迎宴会。而到了宴席上,不出吴超越所料的是,胸口挂着十字架的洪仁玕果然出现在了小包令的随行人群中,见吴超越的三角眼向自己看来,洪仁玕还赶紧缩了回去,想躲开吴超越的发现了。

  躲当然躲不掉,端着红酒走到了洪仁玕的面前,吴超越先邀请洪仁玕与自己碰了一杯,然后又把洪仁玕请到了僻静处,微笑问道:“水先生,上次和你说的那件事,给你亲戚带话的事,不知道你还记得不?”

  “记是记得,但是吴大人,学生实在不懂你的意思。”身在租界,洪仁玕的胆子也大了不少,多少有勇气敢正面和吴超越相对。

  “你的亲戚会明白。”吴超越笑笑,说道:“随便再说一件事,你的亲戚如果愿意,可以让你担任使者,随时和我取得联系。”

  早就怀疑吴超越已经识破自己身份的洪仁玕眼珠子都快瞪圆了,吴超越则再不理会他,端着红酒又重新回到了英国使节团的人群中与众人虚伪客套,心里则说道:“洪仁玕这里的事已经办妥,接下来就该赶紧和秀英联系了。小宝贝,你可千万一定要再来一次租界,再和我见一次面啊,不然的话,你很可能就要被杨秀清扣为人质了。”

  作恶多端的下场就是苍天不佑,尽管小包令的轮船离开上海前往南京时,吴超越布置在租界的眼线亲眼看到了洪仁玕登上了驶往南京的蒸汽船,但是周秀英却再也没有出现在过租界,也再没出现在过吴超越的面前。对此,吴超越心急如焚,可是又毫无办法。

  不止一个女人让吴超越烦心,还有和杨玉茹的婚事也让吴超越头疼无比,尽管吴超越不想太早和还没满十四周岁的小箩莉圆房,一再恳求吴老买办推迟婚期,但这个时代的婚龄却是只有十四虚岁,杨玉茹又恰好已经符合条件,着急抱曾孙的吴老买办也就说什么都不肯同意推迟,还一定要在离任前看到宝贝独苗孙子成亲,便强行把吴超越和杨玉茹成亲的日子定在了九月初八,并立即着手大操大办,还早早就派人去香山给吴超越的父母送信,让他们也来上海参加吴超越的婚礼。

  还有虚岁十三的冯婉贞,吴老买办给她和吴超越定的成亲日子是咸丰五年的正月初五,还主动表示以迎娶正妻的礼仪让冯婉贞的花轿从正门进门。对此,杨玉茹和冯婉贞倒是红着脸不说话也不反对,吴超越却是叫苦不迭,大骂这个时代的荒唐计岁方法——居然一出生就算一岁,过一个又算一岁,害得自己要接连犯罪。

  不满这个时代婚姻制度的吴超越倒是抱怨不断了,然而无可奈何的接受了吴老买办强加在自己头上的犯罪行为后,看着吴超越那张垂头丧气的瘦脸,赵烈文却是哈哈大笑,说道:“慰亭,你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这么好的婚期,你竟然还这么不乐意?”

  “太小了。”吴超越哭丧着脸说道:“玉茹是道光二十三年的三月才出生,用西洋的计岁方法,就算到了成亲那天,她也只是十三岁半,这么早成亲圆房,对她身体不好,一不小心就会害了她。”

  “慰亭,你误会了,我不是说你成亲的日子对你的夫人好。”赵烈文笑笑,说道:“我的意思是,这个婚期对于我们光复苏州来说,是再好再妙不过。”

  “什么意思?”吴超越有些糊涂。

  “慰亭,你如果是苏州长毛的首领,探到你正式成亲的日子,你会怎么想?”赵烈文笑着说道:“苏州的长毛首领会不会觉得,在你正式完婚之前,你绝不可能亲自率军去打苏州?”

  吴超越一呆,这才发现买办爷爷其实是无意中给自己帮了一个大忙,曾立昌只要知道自己的成亲日子如此之近,就一定会出现松懈心理,再配合周腾虎那边的诱敌计划,苏州太平军中计去打常州的可能性就马上大增!而拍额懊悔之后,吴超越也没迟疑,马上就叫来黄植生,让他替自己大写请贴,邀请松江各地上台面的人届时参加自己的婚礼,同时又安排自军将士四处放风,对外公布自己的婚期,尽一切可能让苏州太平军那边知道自己的正式成亲时间。

  “九月初八就九月初八,只要能拿回苏州帮我爷爷保住海关这个肥差,大不了拜了堂上了床我不碰她就行了。”吴超越一度这么打算,但一回想到自己未婚妻的动人脸蛋,吴超越却又有些叫苦,知道自己在床上肯定得有一段难熬的日子过了。

  …………

  还是在同一天,在周腾虎的不懈努力与巧舌如簧的劝说下,两江总督怡良终于还是点头同意了采纳吴超越的战术计划,让常州清军冒着风险吸引苏南太平军的主力攻击,调虎离山为吴超越创造奇袭苏州的战机。但是当然,老奸巨滑的怡良又提出了一个苛刻条件,那就是计划成功后,报捷折子必须由怡良来上,折子上的战役总指挥也必须写怡良怡制台的名字。

  知道海关油水对吴超越扩军备战的重要性,周腾虎当然一口答应了怡良的无耻要求,然后再当怡良问起派什么人去执行诱敌计划时,周腾虎马上就笑了,笑着说道:“怡制台放心,剩下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学生就是常州本地人,找死士死间去诱骗长毛来攻城,可以包在学生的身上。顺利的话,说不定我们在常州战场上也能小有斩获。”(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