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万念俱灰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万念俱灰

  其实周秀英并没有真正说服曾立昌和陈仕保下定决心攻打常州,太平军向无锡出兵,其首要目的不过是帮谢长沙摆脱常州清军的纠缠,让一直被常州清军纠缠的谢长沙缓口气,获得点喘息机会。

  必须得这么做,在无锡坚持了整整一年时间还多,谢长沙麾下的二线太平军虽然进步明显,实力增加了不少,但现在军中也已经是弹药匮乏,粮草难敷,急需休整休息,补充弹药和粮草武器。曾立昌在苏州这边稍微缓过点劲,无论如何都得出手帮他一把。

  周立春军一口气打到戚墅也完全是因为常州清军自己不争气,贪攻偷袭周立春军的后队,却做梦都没想到周立春背后的辎重队竟是太平军的精锐改扮而成,被抽了一个满地找牙后又收不住溃势,一口气直接逃回常州,导致守营地清军孤立无援,也只能是赶紧连夜弃营而逃。周立春军和协助他作战的太平军黄生才部没敢乘势一口气直接打到常州城下,只追到戚墅就赶紧止步,也是害怕孤军深入后力不继,给了常州清军反败为胜的机会。

  其后,并没有参加阳湖战事的周秀英继续吃里扒外,虽然又一次建议曾立昌和陈仕保继续增兵,乘势拿下钱粮丰足绝对不在苏州之下的常州城,但这次却遭到了曾立昌和陈仕保的断然拒绝,原因则当然是苏南太平军本来就实力不强,过于分兵的话不但拿下常州的把握不大,说不定还会给清军机会把苏州也给一脚踹了。对此,周秀英当然是心中暗急,可是又无可奈何。

  再接下来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了,听取了吴超越的建议,江苏巡抚许乃钊率军三千余西进苏州,在城外东南角的十里处建立营地,深沟高垒采取守势,接着一度被太平军打跑的和春也带着军队偷偷摸摸的溜出昆山城,在苏州城外的东北角侧倚阳城湖安营,与许乃钊互为犄角威胁苏州城。

  对此,曾立昌和陈仕保更加不敢冒险攻打常州的同时,还因为吴超越没有亲自率军前来而更加不敢掉以轻心,生怕诡计多端的吴超越不来苏州是假,憋着坏准备偷袭苏州是真,对清军的侦察与防范更紧。周秀英知道这个情况后则是有些失望,暗骂情人不明白她的心思,不给她与吴超越再见一面的机会。

  再接下来的战局情况平淡而又乏味,许乃钊、和春一起只守不战,拼命糟蹋咸丰大帝的银子钱粮却不思进取,从始至终都没有向苏州城发起过一次进攻。倒是太平军主动向清军营地发起过一次进攻,结果却因为清军死守营地不出没能获得取胜机会,激战了半个白天就主动退兵,然后两军之间再没有发生过一次象样的战斗,基本处于消极对峙的状态。

  苏州战场消极对峙,无锡战场和常州战场反倒小有斩获,摆脱了常州清军牛皮糖一般的纠缠后,无锡太平军频繁出击,专挑周边的地主富户下手,接连击败多支地主武装,劫到了相当不少的钱粮武器,部分缓解了无锡太平军物资匮乏的危机。不过无锡这边是早被打烂的,不管谢长沙再是如何的刮地三尺也是劫无可劫,所以无锡太平军的处境仍然还是十分艰难,很难为常州战场上的太平军提供强有力的帮助。

  即便难以获得无锡友军的帮助,靠着武器和士兵素质的优势,周立春和黄生才还是先后几次打败常州清军的反扑,并一度打到常州城下,在城下町和周边乡社抢到了不少钱粮补给,可是却因为整体实力不足,无法给苏南战场上实力相对最弱的常州清军以致命一击,同时光靠劫掠乡里补给粮草显然也不是长远之计,所以周立春和黄生才又主动派人来与曾立昌联系,请示是见好就收,尽快撤回无锡或苏州?还是继续坚持下去,等待曾立昌的后续援军?

  收到周立春和黄生才联名的书信后,曾立昌与陈仕保也赶紧凑在了一起商议了一下如何答复,本来曾立昌倒是觉得应该见好就收,让周立春等人赶紧退兵了事。然而曾立昌的副手陈仕保却考虑到了另一个层面,向曾立昌说道:“曾丞相,就此收兵当然是稳妥选择,但我们不能忘了在扬州时的教训,那时候我们同样是把扬州城守得固若金汤,滴水不漏,可因为清妖切断了我们的粮道,我们最后还不是只能主动弃城突围,白白牺牲了无数忠勇将士还毫无作用?”

  陈仕保这话提醒了曾立昌,咸丰三年时曾立昌受命守卫扬州,面对清军江北大营的重重包围,曾立昌及所部将士上下齐心,同仇敌忾,不知多少次打退清军的疯狂进攻,力保扬州不失,但因为清军切断了曾立昌的粮草补给,粮食逐渐吃完的太平军将士后来只能靠树皮草根充饥,吃光了城里的鼠猫狗雀,艰难到了煮钉鞋底和煨牛皮箱为食,最后实在熬不下去也只能是被迫弃城突围。

  苏州战场的情况其实比扬州战场更糟糕更危险,扬州时起码还有镇江和南京的援军可以指望,江北大营的清军也比江南大营的清军要孱弱得多;而现在的苏州比扬州距离镇江和南京远得多,面对的敌人也更强大更奸诈。城外的清军和上海的吴军练勇固然很难攻破苏州坚城,然而切断太平军的粮草补给却是绰绰有余,太平军一旦粮食吃光却还是没有等到杨秀清派出的援军,到时候苏州太平军将要面对何等艰难困苦的局面,已经吃尽苦头的曾立昌当然心知肚明。

  考虑到了这些前车之鉴,还有现在的具体处境,曾立昌难免有些动摇,迟疑着向陈仕保问道:“陈丞相,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应该进兵常州了?”

  陈仕保先点头,然后又摇头,说道:“曾丞相误会了,我的意思不是大举进攻常州,我只是觉得现在的情况,就这么放弃攻打常州未免有些可惜,和松江的三股清妖比起来,常州的清妖要弱得多,就连我们的偏师都可以在正面交手时占据上风,我们适当往常州战场上增派一些主力精锐,拿下常州未必没有希望。”

  说到这,陈仕保顿了一顿,又说道:“所以我觉得,我们不妨再往常州增派一支军队,速战速决能够一举拿下常州城当然最好。如果实在拿不下来,立即回师来守苏州无锡,也不耽误什么事。就算苏州这边真有什么危险,以我军将士的行军速度,从常州回援苏州,两天时间已经足够,而且这条道路还尽被我们控制,也不怕清军拦截阻击。”

  性格谨慎的曾立昌迟疑着不敢轻下决定,盘算了许久才说道:“那这样吧,先别急着让周立春和黄生才他们退兵,容我考虑考虑再做决定。”

  如果曾立昌真的立即下定决心弃打常州,那吴超越肯定就只能是欲哭无泪,不过曾立昌稍微这么考虑一下吴超越就有机会了——事隔仅一天,周立春和黄生才又突然派人送来一道急信,说是有一个叫金玉山的常州团练首领,派遣心腹秘密与周立春等人取得联络,寄书请降并主动请求担当太平军的内应,承诺在太平军攻城时在城内起事,打开城门迎接太平军入城。此外金玉山还开出了投降条件,破城后赏给他白银万两,还有把常州城里著名富户滕家的漂亮女儿滕玉涵赏给他做妾。

  除了报告这些重要情况外,周立春还大概向曾立昌报告了一下这个金玉山的情况,说他是无锡新安人,外号叫做金阿狗(史实人物),太平军攻占无锡后,这个金阿狗借口办团练拉了一帮人马在太湖称王称霸,口口声声说打太平军实际上却是专门劫掠过往客商发财,私下里还经常和太平军做走私生意,与周立春和谢长沙都秘密打过交道。后来因为金阿狗劫了无锡太平军的运粮船,激怒了无锡太平军,挨了一顿暴揍还连老巢都被太平军抄了,走投无路的金阿狗这才真正跑到常州清军那边去当走狗,但因为名声过臭,在清军队伍里也不是很受待见。

  看完了周立春和黄生才联名的书信,曾立昌心中暗喜之余也没迟疑,马上请来无锡太平军出身的周秀英,让周秀英观看书信,也询问已经被自己认为义妹的周秀英是否了解这个金阿狗。结果周秀英一听就大皱眉头,说道:“义兄,这个金阿狗不是什么好东西,好色贪财,他儿子和他也是一个德行,每次和我见面,他和他儿子都……。”

  回想到以前与金阿狗见面时的情景,周秀英忍不住做了一个想要呕吐的动作,说道:“别提那条老狗了,提起他小妹就想吐。”

  说罢,周秀英居然还真的有些恶心欲吐的感觉,曾立昌却是又追问道:“义妹,那以你之见,这个金阿狗寄书请降,是真还是假?”

  “说不准。”周秀英摇头,说道:“小妹和他接触也不是很多,不过这条老狗贪财好色倒是真的,为了女人和银子,他连亲爹亲妈都能卖!上次太湖劫粮,谢军帅的人都已经明白告诉他是我们的粮食了,他和我们约好了互不侵犯也照抢无误!太湖的渔家女,不知道被他和他儿子糟蹋了多少!”

  只要金阿狗真能打开城门献城,曾立昌当然不会介意他的人品究竟卑劣到了什么样的地步,暗喜之余,曾立昌当然也马上盘算起了出兵常州的可能。结果也是凑巧,就在这时候,负责哨探事宜的太平军大将黄子隆突然急匆匆的进来,将一道刚收到的细作急报呈到曾立昌的面前,说道:“曾丞相,安插在上海的细作送来急报,超越小妖要成亲了。”

  “超越小妖要成亲了?!”

  发出惊呼的并不是曾立昌和陈仕保,而是恰好就在现场的周秀英,听到这个消息,周秀英的小嘴一下子就张得可以塞进两个鸡蛋,脸上也尽是难以置信的震骇表情。曾立昌见了奇怪,忙问道:“义妹,你怎么了?超越小妖要成亲,你怎么惊讶成这样?”

  “啊,啊。”周秀英无意识的啊了两声才回过神来,强压住心头的乱麻,强作笑颜说道:“小妹只是觉得奇怪,就超越小妖那副丑模样,那户人家这么不长眼,会把女儿嫁给他?”

  “大惊小怪。超越小妖是清妖高官,清妖朝廷里那么多马屁精,当然有愿意把女儿嫁给他的。”

  曾立昌含笑斥责了义妹一句,然后才拿起了细作的急报细看,而当看到吴超越的婚期是定在九月初五时,还有看到吴军练勇并没有近日出兵的迹象时,曾立昌心中当然更是大喜,赶紧与陈仕保低声讨论起了乘机出兵去打常州的可能。周秀英则是心乱如麻,生怕继续露出破绽,赶紧找了一个借口告辞不提。

  也是回到了女营营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时,赶出了在房里侍侯的女亲兵后,周秀英才钻进了被子,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脑袋流泪,既痛恨情郎的薄情负义,也后悔自己当初的傲娇高调,错过了与心上人结为正式夫妻的唯一机会,口中喃喃念叨,也全是埋怨痛骂……

  “骗子!臭骗子!明明说了要娶我,还要去和别人成亲,欺负了人家,要人家为你做这做那,最后还是和别人成亲……。陈世美,臭陈世美……。”

  伤心过度,不吃不喝的周秀英当天就再没离开过房间,还是到了第二天上午,周秀英才在女亲兵关心的劝解下起床梳洗,勉强坐到桌边喝了一碗稀粥,但即便勉强吃饭也是食不下咽,费了相当不小的劲才勉强把一碗稀粥喝下一办。然而就在周秀英身体和心理都极度难受的时候,曾立昌却突然派人来要周秀英去和他见面,周秀英不知究竟赶紧放下粥碗随使者赶到太平军指挥所,与义兄曾立昌又见了一面。

  曾立昌今天的神情非常奇怪,见周秀英的神色不对,曾立昌虽然先是关心问了周秀英的身体情况,被周秀英以受了些凉搪塞过去后,曾立昌却又表情古怪的向周秀英问道:“义妹,你对我说实话,上次你让我转递给东王九千岁的密信上,到底说了些什么?”

  费了不少的劲,心里正十分难受的周秀英才勉强想起是有这么一回事,当下周秀英也没立即回答,还很聪明的反问道:“义兄,怎么了?东王九千岁那边有答复了?”

  “有答复了。”曾立昌点头,亮出了一道刚收到的书信,说道:“东王九千岁来信,要我马上派人保护秘密前往天京,要和你直接见面。”

  周秀英沉默,知道被负心人料中,杨秀清果然要和自己见面了。当下周秀英向曾立昌行了一个礼,说道:“义兄,请相信小妹,那道密信的内容,与你和苏州的天国大军绝对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具体什么内容,现在小妹还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曾立昌赶紧追问,周秀英摇头拒绝回答,结果也还算好,被周秀英救过一命的曾立昌也还算知道知恩图报,并没有强迫周秀英一定要回答,摇了摇头就说道:“好吧,既然你不愿回答,那为兄也不能逼你。现在东王九千岁要你去天京,路上很危险,你去不去?”

  轮到周秀英犹豫了,本来在知道了吴超越吃干抹尽却另娶她人的消息后,周秀英已经无数次在心里发誓要忘了吴超越,也绝不会再替吴超越做任何事。然而现在终于获得了与杨秀清见面的机会后,周秀英却又是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还是在曾立昌再度追问时,周秀英才下定决心,点了点头,用自己都不认识的声音回答道:“小妹去。”

  “你真要去?”曾立昌神情严肃,盘算了一下后,曾立昌还赶走了旁边的外人,然后才压低了声音,说道:“义妹,你是我义妹,为兄才警告你一句,慎重考虑。这一行不仅危险,要穿过清妖的控制地,就算你安全到了天京,见到了东王九千岁,也……。”

  说到这,曾立昌顿了一顿,然后才用更低的声音说道:“也只会更危险!东王九千岁可不是一般的好色,以义妹你的容貌,见到了他,只怕……,只怕东王九千岁不会放过你。所以小妹,你要考虑清楚,你可以回绝,我也可以借口被清妖拦截,无法执行东王九千岁的命令。”

  周秀英知道曾立昌是真把自己当做了妹妹,才在自己面前说出在太平军中绝对算得上大逆不道的话,周秀英也很想就此回绝,但是一想到吴超越要求自己传达消息的重要性,还有想到吴超越对自己的薄情负义,周秀英在万念俱灰之余,还是点了点头,说道:“义兄,小妹必须得去。小妹有一件无比重要的事必须要当面告诉东王九千岁,他如果一定要逼我,我就死!”

  虽然和周秀英接触的时间不长,曾立昌却也十分明白自己这义妹有多固执与坚定,知道已经无法劝说她回头,便也只能叹了一口气,说道:“义妹,你也别这么说,东王九千岁如果真的逼你,你就说你已经和我们军队里的什么人成亲了,想来东王九千岁也会知道轻重,不会对你过于威逼。”

  周秀英点点头,谢了曾立昌的关心指点,心里却说道:“我没有嫁人,但我真的已经是别人的人了。”

  这时,曾立昌又说道:“既然你决心已下,那你就赶快准备一下吧,后天和我一起出城,到了常州我再给你安排去天京的路线和假身份。”

  “到了常州?”周秀英一楞,惊讶问道:“义兄,你要去常州?”

  “嗯。”曾立昌点头,随口说道:“我和陈丞相已经商量好了,他守城,我带一支军队去增援你爹和黄总制,争取把常州拿下来,扩大我们的控制地,也拉近我们和天京的道路联系。”

  周秀英又呆了一呆,然后忍不住有些牙根痒痒的感觉,暗暗唾道:“陈世美,臭淫贼,你又得逞了!”(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