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打中了没有?

第一百四十六章 打中了没有?

  清军的动作很快,议定计策后还不到一个时辰,许乃钊亲笔的书信就已经被弓箭射进了城,也很快就被送到了苏州太平军目前的统帅陈仕保面前。

  看完了许乃钊文绉绉的书信,陈仕保当然是感觉莫名其妙,太平军为了掌握清军的情况和动向,这段时间是抓了几个清军士兵,数量很少,同时因为清军士兵的贪生怕死,那些俘虏也是问什么回答什么,为了活命自愿剪去辫子加入太平军,杀都没有杀一个,就更别说是毒打虐待了。现在许乃钊却寄书谴责太平军虐杀俘虏的不人道行为,根本没做过这些事的陈仕保自然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自军虐待俘虏的谣言是从那里冒出来的了?

  本来陈仕保完全可以把许乃钊的书信置之不理,然而考虑到清军方面如果真的用什么残忍手段报复自军俘虏,未免有些太对不起那些冒着风险出城哨探的忠勇将士,所以陈仕保还是把许乃钊的书信内容告诉给了部下,向两个得力副手周海坤和杨万勇咨询意见。

  “陈丞相,用不着理那个清妖,清妖真敢对我们被俘的弟兄下毒手,我们也照样奉还就是了。”杨万勇大咧咧的回答道。

  “丞相,末将认为不妨给清妖一个答复。”读过几天私塾的周海坤意见相反,说道:“让清妖那边知道我们如何善待抓到的普通妖兵,既可以让我们不幸被俘的将士少受些罪,又可以打击清妖的军心士气,让清妖士兵知道只要向我们投降就可以活命,这样和我们作战时就不会拼死抵抗到底,对我们将来的战事会大有好处。”

  颇为爱护士卒的陈仕保也是这么考虑,便点了点头有些动心,那边的杨万勇却还是反对,说道:“丞相,最好还是别理的好,清妖那边的狗官都是些什么人难道你不知道?怎么可能会这么好心,主动提出什么善待俘虏,交换俘虏?”

  “杨兄弟,这点你就错了。”周海坤摇头,说道:“许乃钊这个狗官虽然数典忘宗,给满清蛮夷充当走狗,但他的官声还是相当不错的,当上江苏巡抚后第一件事就是搞以捐代赋,主张向穷苦百姓少收赋税,逼着那些地主老财多捐银子钱粮,因此救了不少的穷苦百姓,算是个难得有点良心的狗官。他向我们提出这样的要求,不算奇怪。”

  听了周海坤的解释,同是穷苦百姓出生的陈仕保也没再犹豫,马上就点头说道:“周总制说得有道理,就这么办了,既然许狗官难得良心现要交换俘虏,咱们和他换就是了,把被俘的弟兄救回来,也是好事一件。”

  见陈仕保已经决定,杨万勇也这才闭上嘴巴,但转念一想后,杨万勇却又灵机一动,忙向陈仕保说道:“陈丞相,末将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既然那个许狗官要和你见面谈判,你也答应了,那明天见面谈判的时候,我们先埋伏好一些枪法好的弟兄,拿着曾丞相从上海带来的长射洋枪埋伏,然后你故意要求和许狗官直接谈判,让许狗官走到城下近处,我们的弟兄就突然站出来一起开枪,说不定一下子就能把清妖的巡抚直接干掉啊?”

  陈仕保一听大为动心,但还是有些犹豫,说道:“这么做,不太好吧?且不说那个许狗官的官声不错,谈判的时候突然偷袭,是不是太卑鄙了?”

  “管他什么卑鄙不卑鄙!”杨万勇一挥手,轻蔑的说道:“我们对清妖讲仁义道德,清妖就会主动退兵不再打苏州了?如果能把那个许狗官直接干掉,至少南边的清妖就会马上一片大乱,等曾丞相打完了常州撤回来,我们里应外合,大破城外的清妖易如反掌!”

  陈仕保更是动心了,稍一盘算后,陈仕保说道:“好吧,就先把埋伏准备好,至于是否动埋伏偷袭许狗官,到时候我再决定!”

  就这样,暗怀鬼胎之下,太平军这边也悄悄的做好了狙杀许乃钊的准备,再等到了第二天的清晨时,陈仕保这边还真收到报告,说是有一个营的清军保护着一个清军高官来到了苏州城下,要求与陈仕保当面商谈。

  领着一队亲兵匆匆上到位于苏州城东南角的葑门,陈仕保第一眼就看到杨万勇已经把埋伏布置到位,二十来个枪法好的太平军士兵个个手拿已经装好弹药的米尼枪,藏身在箭垛女墙之后,还每个人身边都放有一支同样装好的弹药米尼枪。陈仕保先是一笑,然后低声了杨万勇没有命令不许开枪,然后才走到箭垛旁边向外张望,也一眼就看到了城外里许出的清军队伍。

  许乃钊还真在这支清军队伍里,只不过穿上了军衣化装成了亲兵模样,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假许乃钊则是由一个不怕死的师爷改扮而成,如果这个假许乃钊能够活着回来,马上就能领到整整三年的俸禄钱粮,如果不幸代替许乃钊而死,那他的家眷则可以收到他十年的俸禄钱粮,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可以捞到点满清朝廷的封赏。所以那穿着巡抚官服的师爷虽然都已经紧张得连腿都在抖,却也还能咬牙挺住。

  举起单筒望远镜仔细看了城外情况,见被太平军夷为平地的城下旷野上空空荡荡,连半个人影都没有,许乃钊难免是万分奇怪,忙向同样化装成亲兵的吴越问道:“吴臬台,你不是说已经埋伏了六个神枪手了吗?怎么一个都看不到?”

  “抚台大人,既然是埋伏,那当然是绝对不能让长毛看到。”吴越笑笑,说道:“放心吧,下官的狙击手早就已经埋伏到位了,接下来只要你的师爷把陈仕保引出来,你就可以看好戏了。”

  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许乃钊这才派人上前,要求陈仕保出城和假许乃钊对面谈话,可惜陈仕保这点警惕心还是有的,不但没有立即露面,还要求许乃钊亲到城下商谈。

  再接下来自然就该假许乃钊出风头了,众目睽睽中,假许乃钊在一队亲兵的保护下先是骑马走到距离城墙半里处下马,然后靠着亲兵的盾牌保护步行走向过河石桥,结果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假许乃钊和那些亲兵才惊讶的现,路旁那些又低又矮的房屋废墟后,还真爬着手拿米尼枪的吴军狙击手,个个披着与土地颜色相近的布毡,还连米尼枪都用伪装布给包了起来,不是走到近处根本就无法现。

  暗暗钦佩了吴军狙击手的善于伪装,假许乃钊等人战战兢兢的走到了护城河旁边,在石桥前大声呼喊,要求陈仕保出来答话,期间清军士兵还用藤盾严密保护假许乃钊,忠心护主的演技也同样十分出色。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心跳加快的陈仕保才真正下定了决心,低声向杨万勇吩咐道:“我出去引许狗官现身,一有机会,马上给我开枪!”

  杨万勇欢天喜地的答应,陈仕保也这才走到了城墙旁边,在箭垛后露出小半个胸膛和脑袋,大声说道:“许抚台,请出来答话吧,放心,谈判期间,本丞相不会对你开枪!”

  说罢,陈仕保还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暗道:“对,本丞相不会对你开枪,但是本丞相可没说,我的手下不会对你开……。”

  “砰!砰!砰!砰!砰!砰!”

  陈仕保的得意嘀咕还没说完,城下的旷野中已然先后响起了六声枪响,然后不等众人做出反应,身边的箭垛石屑横飞间,陈仕保就已经觉得自己的脸上胸上象是被重锤连敲了好几下,整个人直接后仰躺倒,然后…………

  “狗清妖!无耻!”

  愤怒的吼叫声中,城上的太平军将士同样是纷纷扣动扳机,把一颗颗愤怒的子弹打向城下的假许乃钊等人,假许乃钊等人则是撒腿就往后跑,期间也有好几人接连中弹死伤,包括假许乃钊的屁股和后背都各中了一枪,好在真许乃钊的那些亲兵还算讲义气,硬是架着他逃向了远处,总算是没让他把小命送在苏州城下——也替吴越和真许乃钊省了不少钱粮俸禄。

  假许乃钊等人撒腿逃命的时候,六名吴军狙击手和六个见过陈仕保的清军助手同样是扔掉伪装撒腿后逃,结果带队的吴大赛连滚带爬的冲到吴越的面前时,吴越却不但没有赞扬吴大赛等走狗的枪法出色,还劈头盖脸的问道:“看清楚了没有?打中了没有?”

  “小的没拿望远镜,只是尽量瞄准了开枪,有没有打中根本看不清楚。”吴大赛如实回答,又疑惑的向吴越反问道:“孙少爷,你拿着望远镜,有没有打中难道你没有看到?”

  “隔得太远,看不清楚啊。”吴越苦恼的回答——距离五百米以上,这个时代的单筒望远镜精度也不是很高,所以刚才吴军狙击手开枪偷袭时,吴越仅仅只是看到陈仕保立即从箭垛后消失,却根本无法看清陈仕保是否中弹。

  另一边,真许乃钊和秦如虎也已经迫不及待的向那六个清军助手问起是否看清陈仕保中弹,结果那六个狙击手却回答不一,有的说好象看到陈仕保中弹,也有的说看到子弹打在了陈仕保旁边的箭垛上,也有的说看到陈仕保好象是仰面摔倒,应该是已经中弹的模样,但谁也不敢保证清楚看到陈仕保被子弹打中。结果这也把许乃钊气得直跺脚,破口大骂,“废物!都是一群废物!那么近的距离,还都拿着千里镜,居然就没有一个看清楚有没有打中!”

  “抚台大人,先回营再说吧。”贪生怕死的吴越提议道:“长毛如果疯出城,咱们这点人可扛不住。”

  得吴越提醒,真许乃钊这才赶紧下令退兵回营,结果看到假许乃钊呻吟着必须要靠亲兵抬着才能行动时,吴越又是灵机一动,忙大喝道:“快,哭!都给我大声的哭!装成许抚台已经被长毛打死的模样!”

  “吴臬台,你少咒本官几句行不行?”许乃钊不满的说道。

  “抚台大人,下官这是为了帮你尽快光复苏州城啊。”吴越嬉皮笑脸的解释道:“如果长毛以为你老人家不幸殉国了,那不管我们有没有打中陈仕保,长毛都肯定会有些动作,长毛动起来,我们不但有机会抓俘虏问口供,还有机会在野战里干翻长毛啊?”

  觉得吴越的话有点道理,虽然觉得有些不吉利,不幸摊上了吴越这么一个恶毒部下的许乃钊还是一咬牙,同意让随行士兵放声大哭,制造自己已经中弹殉国的假象。

  被吴越料中,愤怒的太平军果然派出了一支军队出城追杀,好在清军这边提前撤退,又在这几年练出了一身逃命好本领,个个脚步飞快,屁股后面都能带起滚滚黄砂,顺利抢在被太平军追上前逃回了南面的自军营地,留守营地虎嵩林也早早在栅栏旁边布置好了清军士兵开枪开炮,乒乒乓乓打得太平军不敢靠近,成功接应吴越和许乃钊进营。那边太平军也不敢强攻工事坚固的清军营地,远远的大骂了一通就赶紧收兵回营,同时还带走了不幸中弹受伤的同伴,没给清军抓俘虏问口供的机会。

  再接下来,吴越第一件事除了命令驻扎白鹤港的两个吴军练勇营立即过来增援外,第二件事当然是逼着许乃钊在营门挂孝,让清军将士放声号哭,继续制造他已经殉国的假象,许乃钊郁闷万分,但思起想后为了升官财,许乃钊还是咬牙下令依计行事。结果这一手有没有让太平军中计不知道,倒是在北面立营的和春被吓了一个屁滚尿流,赶紧亲自率领一支骑兵过来了解情况。

  和春也还算有些天分,看到许乃钊安然无恙的高坐帐中,又看到出了名诡计多端的吴越笑嘻嘻的上来行礼,和春顿时猜到究竟的同时,也长长的松了口气,冲吴越和许乃钊埋怨道:“许抚台,吴臬台,你们用计诈敌,先告诉我一声啊?你们知不知道,听说你们这里挂孝,我差点没被吓死。”

  “怪他!”许乃钊愤怒的一指吴越,说道:“本官上辈子不知道造了什么孽,竟然碰上这么一个按察使当部下,又是逼着我出面诈敌,又是要我装死骗长毛,本官将来要是真的不得善终,那就是他害的!”

  事不关己的和春没心没肺的放声大笑,又从许乃钊和吴越的口中知道了整件事的前后经过后,和春顿时也是激动万分,赶紧追问道:“打中没有?我们的神枪手,确认打中长毛伪丞相没有?”

  吴越和许乃钊都是苦笑摇头,然后才向和春介绍了无法确认是否成功狙杀陈仕保的情况,和春一听大失所望,说道:“无法确认,那就算真的打中又有什么用?长毛只要密不丧,封锁消息,我们还不是拿苏州城毫无办法?”

  “所以下官才坚持恳请抚台大人诈死诱敌,让长毛也摸不透我们的虚实。”吴越答道:“假冒许抚台那位李师爷在城下中枪,长毛居高临下应该看得很清楚,下官又故意制造了许抚台已经殉国的假象,那不管我们的冷枪有没有打中陈仕保,长毛或是为了报仇,或是为了抓住战机,于情于理都很有可能乘机出兵偷袭。只要长毛出了兵,我们就有希望抓到俘虏,抓到俘虏一问口供,我们到底有没有打中陈仕保就可以知道了。”

  和春点点头,盘算着说道:“如果长毛要起偷袭的话,最好的时机莫过于今天晚上。这样吧,你们今天晚上准备好埋伏,我也安排好一支军队随时准备出动,收到长毛偷袭你们的消息,我马上出兵攻打长毛的背后,帮你们破敌。”

  吴越一听大喜,赶紧谢了和春的主动施援,也反过来提醒和春在出兵的同时要做好营地防御工作,别给太平军声南击北的机会,和春也点头谢了吴越的好意。而已经在给自己准备丧礼的许乃钊却是继续窝火,抱怨道:“别是白白辛苦吧,长毛如果识破了你们的用意,今天晚上故意不出兵,那本官可就是白装死了!”

  被许乃钊的乌鸦嘴言中,当天晚上,尽管清军方面早早就做好了迎战准备,和春那边也安排好了一支精兵,随时准备出动增援许乃钊,可是整整一个晚上过去,太平军却是没有那怕半个人出城,同时城上的太平军也没有半点军心动摇或者举丧的迹象。喂了一个晚上蚊子的清军士卒怨声载道,许乃钊也更是大为埋怨吴越乱出馊主意,然后也不理吴越的阻拦,马上就让人扯下了营门上那些不吉利的白布不再装死。

  第二天中午,驻扎在白鹤港的两个营吴军练勇在黄大傻的率领下,顺利赶到苏州城下,先行与许乃钊军会师一处。然而平安度过了没有可靠精锐的危险时刻后,吴越却不但没有半点的轻松,相反还把眉头皱得更紧,“到底打中了没有?陈仕保那个长毛,到底被打死了没有?”(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