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半路失踪

第一百四十八章 半路失踪

  吴军设计狙击陈仕保得手的第二天晚上,曾立昌就已经知道了苏州战场上发生的这件大事,但是周海坤和杨万勇联名写给曾立昌的告急书信上,却又说陈仕保只是受了重伤并没有断气,所以曾立昌才没有立即下定决心撤回苏州城,仅仅只是回信命令周海坤暂时主持大局,代替陈仕保指挥苏州太平军。

  曾立昌没有选择立即撤军,原因也有两个,一是曾立昌并不知道陈仕保究竟伤得有多重,第二则是太平军当时已经看到了攻克常州重镇的希望,已经把城外的清军抽得满地找牙的滚回城里去守城,地道已经开挖,同时金阿狗也再次与曾立昌取得了联系,表示只要太平军发起攻城,他就马上想办法打开城门迎接太平军进城。贪图常州重镇,又觉得凭借苏州城的坚固城防工事和有利地形,守住一段时间绝对不成问题,曾立昌就做出了错误决定,白白错过了最好的回师时机。

  战场上的决策失误当然得付出惨重的代价,收到吴军练勇火速增援苏州战场的消息时,曾立昌大惊失色之余,再想立即回师已经晚了,回援道路已经被吴军练勇当道切断,强行回师不但没有把握,还肯定要付出惨重代价。不得已之下,曾立昌也只好将错就错,一边拼命封锁陈仕保已经重伤的消息,一边全力挖掘地道准备攻打常州城。

  碰上吴超越时的太平军总是霉运不断,地道即将挖成时,全部由煤炭工人组成的太平军土营将士居然难得失手了一次,无比倒霉的挖到了地下水脉,地下水汹涌灌入地道,虽然太平军将士转移得快没出现什么伤亡,但马上就能挖到城墙下的地道却因此彻底报废。同时金阿狗那边也迟迟不见动静,太平军几次发起进攻都不见他打开城门,隐约察觉不妙的曾立昌也这才下定了决心赶紧撤围退兵,但是此时此刻,太平军已经整整浪费了七天七夜的宝贵时间。

  即便到了这个时候,形势还绝对不算糟糕,因为周海坤和杨万勇十分聪明的严密封锁了陈仕保的死讯,为了防止走漏消息甚至还主动放弃了与曾立昌的联系,虽然造成了曾立昌对事态的危急程度不够了解,却也暂时吓住了包括吴超越在内的清军文武官员,始终没敢向苏州发起那怕一次正面强攻。事发后的第九天晚上,当曾立昌带着太平军急匆匆来到无锡城下与谢长沙会师时,无锡太平军提供的情报依然显示,清军方面仍然还没有向苏州城发起进攻。

  松了口气后,曾立昌这次再没敢掉以轻心,在无锡城下只休息了半个晚上,第二天的天还没亮,曾立昌就已经带着太平军精锐主力启程出发,琢磨着那怕不能立即突破吴军封锁进驻苏州城内,只要能够赶到仍然被太平军控制的浒墅关驻扎,就可以从背后牵制住最为危险的吴军练勇,让太平军的死对头吴超越不敢拿出所有力量猛攻苏州城。

  比吴超越预料的行军速度更快,当天下午才四点左右,曾立昌军就已经赶到了浒墅关,守关的太平军大将高明辉慌忙出关迎接,结果曾立昌劈头盖脸第一句话就问道:“怎么样了?苏州城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超越小妖今天早上向苏州城发起了进攻。”高明辉的回答让曾立昌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说道:“斥候报告说打得很激烈,但是超越小妖的妖兵封锁了水陆道路,我们的细作斥候只能走太阳山这边的小路绕远路传递消息,没办法随时掌握苏州城的战事情况,只知道截止到下午未时正左右,超越小妖还没打进城里,只是攻上了城墙。”

  “一个半时辰了,居然还没新消息送来,你的细作斥候都是吃干饭的?”曾立昌十分不满的呵斥了一句,然后也没做多想,马上就喝道:“叫你的人马上全部出动,东进增援苏州城,不要你打什么胜仗,只要从背后牵制住超越小妖就行!”

  高明辉忙不迭答应,赶紧组织自己的麾下兵马准备出击,曾立昌则指挥自军立即接管浒墅关,同时也匆忙安排第二支援军准备出击。然而就在高明辉的兵马全部出关的时候,太阳山那边的小路上却突然冲来了一个穿着百姓衣服的男子,高举着太平军的身份令牌跌跌撞撞的直接冲进了浒墅关中,曾立昌见了大急,慌忙迎上去向他问道:“怎么样了?苏州城怎么样了?”

  好不容易赶回来报信的细作气喘吁吁,嘴巴还没张开,眼中就已经涌出了两行泪水,哭泣着说道:“苏州城,破了,超越小妖亲自率军杀进了城里,城里的弟兄抵挡不住,只能是从胥门弃城突围……。”

  眼前一黑,曾立昌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左右亲兵赶紧把他搀住时,曾立昌却一把推开这些亲兵,冲那细作大吼道:“那陈丞相呢?陈丞相他如何了?”

  细作摇头表示不知道,曾立昌大怒,立即喝令高明辉继续进兵去增援弃城突围的苏州太平军,命令苏州太平军停止突围重新回城作战,而后又匆匆安排了黄生才率领一军驻守浒墅关,自领主力匆匆去救苏州城。但是……

  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当高明辉带着只有区区千余人的太平军赶到苏州城郊外时,除了遭到留守营地的吴军练勇迎头痛击外,弃城突围的苏州太平军也已经逃得漫山遍野都是,高明辉不要说是让苏州太平军重新集结起来发起反攻了,就是想找到周海坤和杨万勇等高级将领传达曾立昌的命令都是难如登天。而再当曾立昌带着主力来到现场时,胥门城头早已插上了吴军大旗,曾立昌怒不可遏,强行催动军队向苏州城发起反攻,然而吴军那边却动作更快,早已登上了城墙开枪射击,连飞梯都没有一架的太平军又如何能重新杀入苏州城内?

  最后,还是从嚎啕大哭的周海坤口中得知陈仕保已经在中枪当夜伤重而亡,还有自己让周海坤暂时主持苏州城防的书信命令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没能送到苏州城中,曾立昌才明白了苏州城沦陷的真正原因——没有统一指挥,精锐战兵数量的又太少。后悔得捶胸顿足之余,曾立昌也只能是乖乖下令撤退,不敢让连续急行军的太平军将士连夜作战下去,吴军和清军也乘机彻底肃清了城内残敌,胜利光复苏州城还夺得大量的粮草辎重。

  吴超越也在这次攻城战中受了点伤——被流弹擦破了胳膊,仅仅是出了点血上了点药就已经止住。不过当兴高采烈的许乃钊与和春等人见到吴超越时,却大吃一惊的看到,吴超越的半个身体已经被鲜血染红,胳膊上包着厚厚纱布还躺在担架上奄奄一息,许乃钊与和春等人大惊,赶紧询问吴超越的伤势情况如何。吴超越则有气无力的回答道:“没事,一点小伤,将养几天就没事了。”

  见吴超越的神智清醒不象是随时可能断气,许乃钊和和春暗骂苍天无眼的同时,又赶紧称赞吴超越的身先士卒和勇冠三军,居然敢亲自参加蚁附战——这在清军高官中可是十分罕见的行为。吴超越则有气无力的谦虚道谢,又恹恹的说道:“许抚台,和军门,苏州城虽然勉强拿下来了,但长毛主力也已经回师到浒墅关,这仗十天半个月内怕是还打不完,我们得赶紧派出一支军队去浒墅关外驻扎才是。就算一时半会拿不回浒墅关,也可以牵制住长毛主力,不给长毛又来反攻苏州的机会。”

  “吴臬台所言有理。”许乃钊立即点头,又马上对和春说道:“和军门,吴臬台受了重伤,本官要重建巡抚衙门和主持苏州城里的善后事宜,现在唯一能抽出身来的就是你了,继续辛苦你一下如何?”

  和春的脸拉得比驴还长——好不容易打下苏州城,正是和春军奸淫掳掠的大好机会,和春当然不想马上又去和太平军主力正面对峙。但是没办法,吴军练勇是第一支打进苏州城的军队,吴超越还在攻城战里受了不轻的伤,苏州城又是许乃钊这个江苏巡抚的驻治地,全都有名正言顺的充足理由留守苏州城,所以和春心里即便有一万个不乐意,也只能是无可奈何的挑起这个重担。

  不过也还好,许乃钊和吴超越还算要点脸,一致同意把缴获的战利品分给和春军三成,许乃钊军拿三成,血战入城打开局面的吴军练勇拿四成,用相对比较公平的战利品分配堵住了和春的嘴,也让和春对部下有了一个交代。吴超越乘机脱身躲过与太平军主力继续正面抗衡,许乃钊则让他的驻治躲过一场浩劫,对苏州城里的老百姓也有一个交代有利于重建江苏巡抚官署,一起皆大欢喜。

  和春军也绝对不算吃亏,移驻到了浒墅关外驻扎后,尽管太平军那边也是一万个不甘心,但整体实力不如有吴军练勇助战的清军,背后还有常州清军牵制又没有援军可以依靠,所以曾立昌也没再敢随意发起战事,只是想方设法与南京城里的杨秀清取得联系,请示下一步的行动计划。然而曾立昌大概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现在的杨秀清,已经对吴超越的态度发生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

  导致杨秀清改变对吴超越态度的原因来自洪仁玕,随着小包令的使节团抵达南京后,洪仁玕当然第一时间就向接待英国使节团的太平军官员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太平军官员大惊之余也没敢怠慢,赶紧把洪仁玕请进城里,领到美女如云的天王府中让洪秀全辨认。

  真相很快大白,由洪秀全亲自证明了洪仁玕的身份不假后,洪仁玕当然在南京城里受到了最为热烈的欢迎和款待,就连眼高于顶的杨秀清也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参加了为洪仁玕接风洗尘的宴会。结果洪仁玕也还算冷静,当着太多的外人没有声张,直到宴会结束后,洪仁玕才主动开口请求获得了与洪秀全、杨秀清单独交谈的机会,也这才把他在上海与吴超越打交道的前后经过报告给了洪秀全和杨秀清,也复述了吴超越要他转达的话——和平相处,对大家都好。

  “超越小妖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这是对谁说?想和谁和平相处?”

  除了装神弄鬼外一无所长的洪秀全满头雾水,半点都不明白吴超越这话的意思更不知道抓住重点。天赋很高的杨秀清却是眼珠子乱转,只稍一盘算就立即问道:“仁玕兄弟,超越小妖认出了你的身份没有?”

  “不知道。”洪仁玕如实回答,说道:“不过我认为,他很可能已经认出我了,只是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故意没有戳穿我的真正身份。”

  “详细说说,越细致越好。”杨秀清赶紧吩咐道。

  洪仁玕答应,这才把吴超越对他的几次试探对杨秀清仔细说了,也坦然承认他当时都已经做好了被发现真正身份的心里准备,无法控制的神情反应基本上都已经出卖了他,但是吴超越就是不肯戳破最后一层窗户纸,没有把他绳之以法。最后,洪仁玕还又说道:“我后来左思右想,总觉得超越小妖说的我的亲戚三哥和拜把兄弟,就是天王和东王你们。超越小妖故意把我放走,真正目的就是想让我把话带给你们,替他和你们暗中联络。”

  “装神弄鬼!”洪秀全哼了一句他最没资格说的话,说道:“超越小妖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好心,明明已经猜到了你的身份还故意不揭穿?仁玕,你想多了。”

  正贪图洪秀全即将赏赐的荣华富贵,洪仁玕当然是只敢附和不敢反驳,然而太平天国真正的掌权者杨秀清却是始终不吭声,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件陈年往事——当初江宁大战时,太平军佯兵布置疏忽险些暴露真正的主攻目标,坑蒙拐骗时一出手就是无解死间的吴超越却突然犯下低级错误,派了一个废物点心江宁练勇出城侦察,还当做那个废物练勇主动说出了清军的真正打算,帮太平军弥补漏洞,也掩护了太平军的总攻得手。

  那件往事毕竟与洪仁玕转达的吴超越善意毫无牵涉,杨秀清虽然生疑,却也没有和不敢断定吴超越其实根本不想和太平军血拼到底,再加上神经兮兮的洪秀全因为韦昌辉的事痛恨吴超越入骨,杨秀清便也没有动心想和吴超越取得联系,化干戈为玉帛再不无谓死拼白白便宜满清朝廷,事情就此作罢。但是这件事却也在杨秀清的心里钉下了一个楔子,让杨秀清开始怀疑吴超越对太平军的真正态度。

  真正让杨秀清大概明白吴超越用心的时间还是在曾立昌书信送到南京城的那一天,在书信上得知苏州城已经被吴超越攻占,陈仕保遇害,曾立昌军失去可靠立足地还孤立无援。杨秀清在大怒之余,一度还动心想给曾立昌派去援军,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水西门的守军却把一个少女送到了杨秀清的东王府门前,说是那少女有机密大事要向杨秀清禀报。

  很有些奇怪的下令召见时,被领到杨秀清面前的是一个容貌清秀的妙龄少女,那做百姓打扮的少女得知了杨秀清的身份后,也马上向杨秀清双膝跪下,恭敬行礼说道:“天国无锡女营周秀英周卒长帐下亲兵叶荷花,见过东王九千岁。”

  “周秀英的亲兵?”杨秀清先有些糊涂,然后猛然想起在千里之外向自己揭发张继庚的周秀英,顿时吃了一惊,忙问道:“你是周秀英的亲兵?那她呢?她人呢?本王要她来天京见我,怎么是你一个人来?”

  “东王……。”叶荷花突然哭出了声,哽咽着说道:“禀东王殿下,周卒长她失踪了。”

  “失踪了?”杨秀清又是一惊,忙又问道:“她是怎么失踪的?在那失踪的?”

  叶荷花哭哭啼啼的如实禀报,说她和三个同伴随同周秀英化装前来南京时,在路上周秀英也不知道是生了什么病,一个劲的呕吐不止,全身无力行路困难,不得不在茅山的小山村里休息了几天,然后周秀英就突然失踪,没有留下任何消息只带了一点随身行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叶荷花和其她亲兵找了许久都找不到周秀英的下落。

  不得已,叶荷花等人只能是一分为二,两个同伴继续寻找周秀英的下落,叶荷花则和另一个女亲兵继续赶来南京报信,结果在绕道方山时,叶荷花等人不幸被清军巡逻士兵发现,逃亡中另一个亲兵与叶荷花走散,最后周秀英一行五人中,就只有叶荷花一人侥幸到得南京。

  听完了叶荷花的介绍,杨秀清当然是大失所望,知道关于张继庚的事很可能将会成为一个不解之迷。然而叶荷花却又说道:“东王九千岁,小女还有一件大事要向你禀报。周卒长她在患病时,担心她难以到达天京,悄悄对小女交代了一件机密大事,要小女一定要当面禀报给你,还绝对不能再让其他人知道。”

  “快说,是什么机密大事?”杨秀清赶紧催促道。

  “周卒长要小女告诉东王九千岁,张继庚的事,是超越小妖要她告诉你的。周卒长还说,超越小妖想和东王殿下你做朋友。”叶荷花回答道。

  “什么?”杨秀清这一惊非同小可,猛的跳起来问道:“张继庚的事,是超越小妖要她告诉本王的?”

  叶荷花点头,说这是周秀英对她的单独交代,杨秀清更是震惊,赶紧又问道:“周卒长和超越小妖,是什么关系?”

  “这……。”叶荷花有些为难,说道:“小女不知道,周卒长当时也拒绝回答小女这个问题。但小女一直都怀疑,时常与周卒长在租界单独密会那个男子,很可能就是超越小妖。”

  杨秀清赶紧又追问详细,叶荷花则老实交代了她随周秀英在租界采购武器时与一个神秘男子的两次交集,还说了周秀英和那男子两次在租界的饭店里长时间秘密相处。杨秀清听了更是惊疑不定,赶紧又问道:“那个男子长什么模样?”

  叶荷花如实回答了那个男子长得又干又瘦象根芦柴棍,杨秀清听了也没迟疑,马上叫人取来了太平军收集情报绘制的吴超越画像。结果只看得一眼,叶荷花就说道:“象他,很象他,又瘦又干,很好认。”

  真相大白,确认了周秀英在租界秘密相会的人就是吴超越后,杨秀清虽然还不敢完全确定,却也大概猜到了吴超越一再通过周秀英和洪仁玕向自己带话的目的——希望太平军别再接连不断的主动去找吴超越的麻烦了。而明白了这一点后,杨秀清也突然发现,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兵去和吴超越这个强敌正面硬拼,实在是太过不智,既没有多少胜算,还注定要白白牺牲众多的忠勇将士,白白便宜太平军最大的敌人满清朝廷。

  想通了这一点,当天晚上,杨秀清也终于下定了决心,去信命令曾立昌和谢长沙主动放弃已经被彻底打烂的无锡地区,向清军薄弱处流窜突围,有机会就攻占新的城池立足,建立新的根据地,没机会就返回南京,补强因为分兵过多而有些空虚的南京太平军兵力。

  放下了笔后,杨秀清又在心里说道:“得想办法尽快和超越小妖取得直接联系,看看他心里到底是什么想法,能不能象捻军一样,成为我们天国的战友。”(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