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又回上海

第一百四十九章 又回上海

  诈伤让吴超越躲过了继续与太平军正面对峙消耗,也给了吴超越理直气壮不去攻打浒墅关的借口,同时还算有点自知之明的曾立昌也没敢出兵来找吴超越的麻烦,消极对峙间,一转眼,吴超越的婚期就已经快要到了。

  婚姻大事当然不能儿戏,尽管很是犹豫是否真的推倒杨玉茹,但吴超越还是跑到许乃钊的面前告了假,决定留下四个营由赵烈文和邓嗣源等亲信统率,帮助和春、许乃钊防范太平军反攻苏州,率领三个营护送部分伤员返回上海完婚和就粮,减轻苏州这边的钱粮负担。许乃钊一口答应,还和和春都给吴超越送了一份价值不菲的贺礼,让吴超越白拣了一个小便宜。

  顺便说一句,聂士成和冯三保都谢绝了吴超越要把他们带回上海休整的好意,都表示要抓紧时间熟悉军旅,以便将来更好更得力的给吴超越做帮凶。吴超越虽然没有勉强,却也担心这两个直肠子被和春、许乃钊忽悠了去猛攻浒墅关,便又在私下里一再叮嘱得力副手赵烈文,叫他千万别犯傻又跑去和太平军打硬仗。赵烈文则笑着说道:“慰亭放心,愚兄我别的不行,只占便宜不吃亏还有点把握。”

  知道赵烈文有多精明,吴超越这才放心带着三个营的练勇在九月初一这天启程出发,走吴凇江水路返回上海,并在三天后顺利抵达吴凇江码头。结果让吴超越颇为愧疚的是,他的便宜奶奶和吴晓屏夫妇竟然反过来到了码头上迎接自己,吴超越也没敢怠慢,刚下船就向便宜奶奶和父母双膝跪倒,磕头说道:“奶奶,孙儿不孝,爹,娘,孩儿不孝,你们来上海的时候,我没去迎接你们,还反过来要你们……。”

  话还没有说完,吴超越就已经被便宜奶奶给搂进怀里,老太太一边放声大哭,一边把一个食盒硬塞给吴超越,哭泣着说道:“超越,你想死奶奶了。快,这是你最喜欢吃的杏仁饼,奶奶在香山亲手给你做的,你快六年没吃到奶奶亲手给你做的杏仁饼了吧?都怪那个老不死,一定要把你带到上海来亲自管教,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

  听到便宜奶奶这番话,即便明知道她不是自己的亲奶奶,但吴超越还是感动得泪满盈眶,与便宜奶奶抱头痛哭。吴母也在旁边抹眼泪,吴晓屏却在旁边大摆父亲架子,呵斥道:“超越,你都是朝廷的三品命官了,还当众这么失态?快起来,有什么话,回家了再说……。”

  还是没有把话说完,便宜老爸吴晓屏就已经挨了便宜奶奶的巴掌,一边打一边骂,“闭嘴!当娘的和孙子说话,你这个当儿子有什么资格插口?滚一边去,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别打扰你娘!”

  骂完了儿子,便宜奶奶又把宝贝孙子搂在怀里继续痛哭,吴晓屏满脸尴尬的乖乖退下,吴超越则是悄悄翻白眼,总算是明白真正的吴超越为什么会被惯得那么不成器,也总算是明白买办爷爷为什么坚决不肯把结发妻带来上海了。

  最后,还是一帮洋人朋友把吴超越从老太太的怀里给拯救了出来,一起向吴超越道喜之后,英国传教士麦都思还对吴超越说道:“吴,今天晚上,请你务必来一下租界的英国领事馆,有几位很尊贵的客人要见你。”

  “尊贵客人?谁?”吴超越疑惑问道。

  “我们英国的新任驻华公使,包令爵士。”麦都思如实回答,“他的儿子小包令先生,你的老朋友法国公使布尔布隆先生,还有美国驻华公使,麦莲先生。”

  “他们都在上海?”吴超越小小吃了一惊。麦都思点头,又说他是受包令父子之托来邀请吴超越,吴超越见麦都思的神情严肃,又知道这几个洋鬼子的身份都非同寻常,便也一口答应了晚上去和这些洋鬼子见面。

  让黄大傻带着军队去了营地驻扎后,吴超越这才随着吴晓屏等人返回上海城去给买办爷爷请罪,结果见面后吴超越还没来得及说话,吴老买办就已经一把将宝贝孙子给提溜到旁边,低声问道:“听说你在苏州受了伤,伤到那里了?好些没有?”

  老实交代了自己的伤势并不严重,但吴老买办却还是不放心,又逼着吴超越脱下衣服给他检查伤势,结果看到了吴超越胳膊上的伤口已经结疤后,吴老买办倒是松了口气,早就觉得事情不对的吴老太太却扑了上来,一看宝贝孙子受了伤,老太太心疼得放声大哭之余,又一把揪住了吴老买办的花白辫子就乱打,“老不死的,超越受了伤,你居然不告诉我,你居然连我都瞒,超越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老娘就和你拼了!拼了!”

  “哎呀,夫人啊,我不告诉你,还不是怕你担心?以你的脾气,要是知道了超越在苏州受伤,你还不得马上冲到苏州去?苏州那边在打仗,你去了不是给我和超越添乱么?”

  “添乱?老娘疼我的孙子,是给你添乱?你这个老不死的,你的独苗孙子受伤,你还嫌我给你添乱?老娘打死你!打死你!”

  吴老买办的解释换来了吴老太太的更多拳脚,难得聚在一起的吴家人又哭又笑,又打又骂,亲情融融,也让饱受军旅之苦的吴超越很是享受了一番吴家小皇帝的待遇。

  傍晚时分,费尽了口舌才推辞掉与家人聚宴,吴超越按约到了租界参加洋人为自己举办的欢迎宴会,也果然在英国领事馆里见到了包令父子、布尔布隆和麦莲等洋人权贵,还有阿礼国、劳瑞欧和阿化威等老熟人。

  宴会在十分热烈的气氛中展开,原本吴超越还以为今天又得和这帮洋人假惺惺的虚伪客套一个晚上,然而礼节性的互相致词之后,老包令却单刀直入的对吴超越说道:“吴,今天晚上把你请到这里,首先我要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经过磋商,我和布尔布隆先生已经决定组成联合舰队北上,到黑龙江去帮助清国抵御俄罗斯人的野蛮侵略。还有,我和布尔布隆都已经致书国内,请求国内出面向俄罗斯施压,逼迫俄罗斯人归还从贵国掠夺的所有土地。”

  吴超越一听大喜,赶紧举杯向老包令和布尔布隆道谢,并表示自己相信英国和法国的正式承诺,可以提前交出新式火药的配方。老包令和布尔布隆也十分欣赏吴超越的爽快,马上就拿出了一份提前拟定的条约,让吴超越过目后签字。然而仔细看完了那份用英文、法文和中文写成的条约后,吴超越却苦笑了,因为那份条约上中方的抬头是清国朝廷。

  苦笑过后,吴超越只能是把条约递还给老包令,说道:“尊敬的包令爵士,十分抱歉,这份条约是正式的外交条约,必须要由清国皇帝和朝廷委任的钦差大臣签字才能生效,我不是钦差,没有资格签订这份条约。我只能以个人身份,与你们签订一份私人协议。”

  “吴,难道你没有把这件事上报给你们的朝廷?”老包令惊讶问道。

  吴超越点头,又苦笑说道:“报了也没用,我们的朝廷一碰到关于外交的事就只会扯皮推委,不会很快同意也基本上不可能答应。但是还好,新式火药是我个人研究开发的,我自己可以做主。”

  尽管来华时间不长,但老包令却与对满清朝廷的愚昧保守十分了解,听了吴超越的解释后倒也没怎么惊讶,只是与布尔布隆匆匆商议了片刻,然后很快就答应了吴超越的要求,同意以私人身份和吴超越签订协议——英法两国都已经在克里米亚和俄国人干上了,这时候新开远东战场既可以为欧洲战场分担压力,又可以避免俄罗斯染指英法两国早就视为囊中物的中国市场,开战对英法两国都有利无害,又可以获得新式火药的秘密,老包令和布尔布隆当然不会介意是和吴超越签订什么性质的协议。

  敲定了这件事后,宴会正式开始,按照洋人的习惯,各自端酒与相熟的人讨论一些自己感兴趣的内容,结果吴超越也再一次成为了宴会的焦点,老包令、布尔布隆和麦莲三个贵客都一直缠住吴超越,要求吴超越这个唯一了解欧美的中国人出面,极力促成他们向满清朝廷的修约要求。

  平心而论,英法等国提出的修约要求并不苛刻,除了允许鸦片贸易合法化这一条吴超越无法接受外,开放全国市场、开放长江航线和允许洋人在中国自由投资这些,实际上都是在帮助中国引入现代科技和发展工商业,利远大于弊。然而很可惜,吴超越是太清楚现在的满清朝廷是什么德行,更知道自己如果搀和进这些事只会惹火烧身,所以吴超越只能是摇头拒绝,并且坦然告诉了几个洋人公使其中原因,请求老包令等人体谅自己的苦衷。

  还好,除了美国来的牛仔麦莲不太明白吴超越为什么会这么为难外,已经十分熟悉中国的老包令和布尔布隆倒是接受了吴超越的解释,没有强迫吴超越搀和进这件事,同时还帮着吴超越对麦莲耐心解释。而好不容易明白了吴超越的意思后,麦莲又惊讶说道:“帮助我们欧美国家与清国朝廷外交联络也是犯罪?上帝啊,清国皇帝的脖子上,长得到底是人头还是猪头?”

  “是野猪头。”吴超越心中回答,也半点不介意美国人对野猪皮九世的侮辱。

  老包令和布尔布隆一起放声大笑,都邀请麦莲随他们的联合舰队北上,去亲眼看看满清朝廷到底愚蠢愚昧到了什么样的地步。而麦莲摇着头又发表了一通还是觉得不可思议的言论后,突然对吴超越说道:“吴,如果你是清国的皇帝就好了,那我们一定会避免无数的无谓冲突,还一定会成为最友好的国家。”

  即便是在租界,是在几乎都是洋人的宴会上,听到麦莲这话,吴超越的脸色还忍不住变了一变,然而让吴超越更加心虚的是,老包令和布尔布隆两条老狐狸不但放声大笑,还一起定睛看住了自己,注视自己的神情反应。吴超越不敢怠慢,忙强笑出声,说道:“尊敬的麦莲先生,这个玩笑可不太好笑,如果传出去,说不定会让我的脑袋落地。”

  “吴,我是认真的。”麦莲神色很严肃的说道:“美国政府派遣我来中国,不是为了发起战争,是想开发清国市场,销售我们美国的工业产品,获得清国的原料供应,但因为你们清国皇帝和朝廷的愚蠢,我几乎没有任何的进展。吴,你是唯一懂西方的清国人,你如果能够成为清国的统治者,那我的外交任务就一定能够成功。”

  吴超越还是连连摇头,赶紧岔开话题又和麦莲等人客套了几句,然后就借口与雒魏林商量治吴军伤员的事,乘机脱身混到了神父人群里,不敢再和心直口快的麦莲讨论那些敏感问题。老包令和布尔布隆等洋人公使则继续低声讨论,还时不时的偷看吴超越,心怀鬼胎的模样溢于言表。

  宴会接近尾声时,小包令突然出面,邀请吴超越到老包令的办公室里去坐一坐,吴超越还道老包令是想和自己商量协议的事欣然从命,然而进到了办公室后,老包令却把一份中文写成的文书递到了吴超越的面前,说道:“吴,这上面有三十个问题,请你务必一一回答。”

  满头雾水的接过了那份文书,让吴超越更加疑惑的是,文书列举的三十个问题都和自己个人无关,全是些关于宗教、政治和军事战略的问题。不解之下,吴超越只能是向老包令问道:“尊敬的包令爵士,这是什么意思?”

  “吴,你不必多问,只是请你回答就行。”老包令答道:“这些问题也没有对错,只要回答你的个人看法就行。”

  知道老包令此举必有深意,吴超越便点了点头,说道:“没问题,不过问题太多,我需要一些时间,等我把答案一一写在纸上,我再送来交给你。”

  老包令一口答应,又颇为心急的说道:“吴,你现在能不能先口头回答一两个问题,我很希望知道你的世界观究竟是什么。”

  吴超越仔细看了那些问题,指着其中一条说道:“尊敬的包令爵士,那我回答这一条吧,这一条是询问我认为什么样的国家制度最适合中国,为了谨慎起见,我不能留下文字,现在我就口头回答你这个问题。”

  老包令很是欢喜,赶紧请吴超越畅所欲言。吴超越则先是清了清嗓子,然后才无比谨慎的用英语说道:“尊敬包令爵士,在我看来,无论什么样的国家制度,只要它能对中国有利,对中国的人民有利,对有心与中国和平相处的友好国家有利,那它就是最好的制度。如果可能,我可以接受与贵国相似的君主立宪制,也可以接受类似法国的民主制,美国的民主联邦制,但是我更喜欢的,还是贵国的君主立宪制。”

  “为什么?”老包令神情欢喜的问道。

  “我认为君主立宪制,最适合目前的中国。”吴超越答道:“中国的君主集权制已经实施了两千年,无论是官员士绅、知识分子,还是普通百姓,都已经习惯了有一位君主承担起领导国家的责任。要想扭转这种被奴役、被压迫的习惯,绝不是一年两年,十年八年所能做到。”

  “所以在我看来,如果想要让现在的中国人接受新的政治制度,接受来自西方的先进制度与科技,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实施君主立宪制,限制君权扩大民权,将国家权力逐步交给议会,也逐步开启民智和引入西方的先进知识。除此之外,贸然推行民主制,联邦制,不但很难成功,还必然会导致君主集权制的反扑,走回头路重新闭关锁国。”

  吴超越说这些话的时候,老包令一直在倾听,始终没有插口,还是等吴超越说完了,又沉默了许久后,老包令才摇了摇头,说道:“吴,如果不是亲自听到你这些话,我绝不会相信在保守闭塞的中国,还能有你这样开明的中国人。”

  又叹了口气,老包令这才说道:“吴,我很期待你对剩下二十九个问题的回答,请尽快。对了,明天就是你结婚的日子,不知道你能否我去参加你的婚礼?”

  “尊敬的包令爵士,你这么尊贵的英国贵族能够参加我的婚礼,是我最高的荣耀。”

  吴超越假惺惺的回答,老包令听了大笑,起身与吴超越握手,吴超越知道他是逐客,便也老实提出了告辞。老包令也没挽留,只是客气的把吴超越送出了门,然后就重新回到了自己办公桌前,拿出了一叠厚厚的公文观看——是老包令宝贝儿子小包令从南京带回来的太平天国的公文,上面写的是太平天国给英国的三十个答案,问题则与老包令向吴超越提交的三十个问题完全一模一样。

  “天王共主,降旨主断,或生、或死、或予、或夺,军师遵旨处决,便为制度。

  一统****界,山河万重新。士民皆欢乐,成颂太平春。

  贵贱宜分上下,制度必判尊卑。遵官职制造穿着,无官之人,仅准红色包头,其汗袍、蚊帐、足裘尤不准用,以判崇卑,如有不遵定制,即斩首不留……。”

  扔下了那份厚得怕人的公文,老包令摇头苦笑,喃喃说道:“愚蠢,愚昧,希望洪秀全能够帮助我们传播西方文化,打开中国市场,议会那一帮议员真是犯傻。倒是吴……,不知道国内是什么意思,还有吴本人又是什么态度。”(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