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五十章 不约而同

第一百五十章 不约而同

  很凑巧,恰好就在九月初五吴超越大婚这天上午,咸丰大帝的圣旨送到上海,旨意中咸丰大帝对吴超越如期光复苏州万分满意,兑现诺言对吴老买办宽大处理,决定把吴老买办降为从五品的松江府同知,让吴老买办仍然兼任江海关监督。同时咸丰大帝还对在攻城战中受伤的吴超越大加赞赏,好言安抚,让吴超越安心养伤,好生休养,以便将来更好也更卖力的为野猪皮家族卖命。

  这道旨意对提心吊胆了许久的吴家祖孙来说当然是好消息,同时送圣旨来的钦差又偏巧是肃顺的死党景寿,与吴超越打过交道还处得勉强不错。所以即便下午就要拜堂成亲了,吴超越还是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摆设了一桌宴席款待景寿。

  景寿也还算知道分寸,知道吴超越下午就要拜堂成亲怕误了吴超越的事,便也没有象以前那样强灌吴超越的酒,只是与吴超越随意小酌了几杯,也顺便聊了聊朝廷里的事。结果在谈到咸丰大帝这次对吴老买办的从轻发落时,景寿还对吴超越说了实话,道:“慰亭,吴老大人这次真的是运气不错。”

  “本来许多朝臣都认为吴老大人与你祖孙两人同省为官,还把驻治都设在上海,难免有瓜田李下之嫌,虽然没有上书要求皇上重处吴老大人,却也提议把吴老大人调出松江,与你隔开。皇上也一度动心想把吴老大人调到福建去任官,以掩朝臣之口。”

  “景兄,那皇上为什么又改了主意,让我爷爷继续留在上海任上?”吴超越赶紧问。

  “吴老大人的运气好啊。”景寿微笑说道:“恰好就在怡制台为你红旗报捷那天,湖北那边也有红旗报捷,慰亭你的老师曾国藩率领湖南团练光复武昌,攻破武昌城那天还恰好和你攻破苏州是同一天,都是八月十三日。主子见了大喜,说一天之内同时光复两座重镇,是大清朝廷平定长毛匪患的大吉兆,难得的大喜事,就没理群臣反对,给吴老大人额外开恩,让吴老大人继续留在上海任职,也方便你这位大清能臣侍侯年迈祖父,可以忠孝两全。”

  恍然大悟,庆幸买办爷爷的运气确实不错的同时,忘恩负义的吴超越却又生出了妒忌心思——武昌可是吴超越早就盯上了的未来工业基地和后勤基地,也是吴超越最为看好的起家地盘。暗暗嫉妒之下,吴超越干脆又向景寿问道:“景寿兄,我的恩师既然立下了这样的大功,那皇上给了他什么封赏?”

  “主子当时特别高兴,一张口就让曾大人署理湖北巡抚。”

  景寿的回答差点没让吴超越把眼珠子瞪出来,然而还好,景寿泯了一口酒后,又说道:“不过很可惜,因为祁寯藻祁中堂的坚决反对,主子又收回了成命,仅仅只赏还了曾大人的兵部侍郎头衔。”

  无比眼红湖北巡抚这个位置的吴超越悄悄松了口气,又无比好奇的问道:“景寿兄,我如果没记错的话,祁中堂他和我的老师曾大人关系一直非常不错啊?记得少荃曾经说过,咸丰元年的时候恩师上书向皇上陈述流弊,言语不敬让皇上十分不满,皇上大怒要治他的罪,是祁中堂苦苦为他求情,皇上才收回成命宽恕了恩师(史实)。现在恩师立了大功,皇上让他署理湖北巡抚,祁中堂怎么又站出来坚决反对?”

  “祁中堂一向就是这脾气,对事不对人。”景寿随口解释道:“祁中堂认为曾大人丁忧在家,无官无权闲居乡里,形同乡野百姓,举臂一振却有上万乡人响应,主动捐钱纳粮还不图回报,这样的事如果过于褒奖,恐非社稷之福。皇上听了觉得有理,这才不顾百官反对,又收回了让曾大人署理湖北巡抚的成命。”

  吴超越默默无语,既有些兔死狐悲,知道自己迟早会象曾国藩一样被满清朝廷猜忌提防,也多少有些钦佩祁寯藻老狐狸的眼光之毒辣,一眼就看出曾国藩迟早会成为尾大不掉的乱世军阀,鼓励曾国藩这样的行为只会是取乱之道。——当然,钦佩归钦佩,象祁寯藻这样的人,吴超越还是希望越少越好。

  景寿很有谈兴,又主动说道:“对了,当时祁中堂在反对重用曾大人时,还举了慰亭你的例子,对慰亭的谨慎稳重大加褒奖。说慰亭你请命回乡办理团练,不贪多不求滥,一味只练精兵,既不给朝廷国家增加负担,又行事谨慎从不越权,与大部分同僚都能和睦相处,与各路友军的配合也相当默契,遇事争先还从不争功抢功,足可为各地团练之楷模,远比曾大人更值得大力褒奖。”

  大奸似忠到了能够让祁寯藻这样的老狐狸都看走眼,吴超越当然颇是得意,又赶紧问道:“景寿兄,那皇上当时是什么反应。”

  “主子当然是龙颜大悦了。”景寿笑着说道:“主子还当众说,如果不是慰亭你的年龄实在太小了些,主子还真想让你巡抚一省,做一个封疆大吏,既鼓励各地团练向你效仿,也可以让你大展拳脚,为主子更多的分忧,为朝廷更多的建功。”

  虽说距离从二品的巡抚一职已经只差半品,但吴超越也很清楚,以自己的年龄资历,再想往前一步肯定千年万难,三年两载都走不完也毫无希奇,现在肃顺的死党景寿竟然说咸丰大帝已经有这个打算,吴超越当然是心中狂喜,下意识的生出了这么一个狂妄念头——能不能在短时间内,把湖北巡抚的职位给弄到手?

  生出了这个念头,吴超越也没客气,马上就涎着脸向景寿问道:“景寿兄,小弟再多问一句,以你之见,皇上有没有点我为湖北巡抚的可能?”

  无比愕然的看了吴超越一眼,见吴超越的瘦脸上笑得虽然轻松眼神却十分认真,景寿这才说道:“慰亭,难道你盯上了湖北巡抚的位置?”

  “是人都有上进心,满朝官员中,有几个不希望自己的官职越高越好的?”吴超越毫不客气的反问,又说道:“况且对朝廷来说,把我放到湖北去,也对平定长毛匪患更有利一些。江苏这边已经有两位钦差大臣和怡制台、许抚台他们坐镇,已经足以对付江宁和镇江的长毛,江苏有我不多,无我不少。”

  “但是湖北那边官军的力量却十分薄弱,如果把我放到湖北去,不但可以增强湖北的官军力量,不给匪势继续向西蔓延的机会,我还可以替朝廷控制长江上游,伺机顺江而下,收拾安徽的长毛。”

  景寿听得直吐舌头,是既惊讶于吴超越的野心,也更佩服吴超越的胆量胃口——不到二十岁就敢瞄上封疆大吏的宝座。吐完了舌头后,景寿也只能是这么说道:“慰亭,如果仅以功绩而论,你想当巡抚功绩倒是已经足够。但你的年龄还是太小了,资历也太浅,恐怕想让主子下定这个决心很难。不过你放心,你的想法我会禀报给肃中堂,如果有机会单独侍侯皇上的话,我也会替你在主子面前进进言。”

  吴超越赶紧道谢,又拿出了不少银子替买办爷爷感谢景寿送来好消息,景寿假惺惺的推辞了几下也毫不客气的收下,末了又赶紧派人去采购礼物,拿老吴家银子买礼品给吴超越大婚道贺,互相之间礼尚往来不提。

  下定了决心向湖北巡抚的位置发起冲刺后,腾出手来准备和杨玉茹拜堂成亲的时候,吴超越也这才知道吴老买办为了自己的婚事挥霍了多少银子,在粮价飞涨的情况下,吴老买办竟然开设了十座粥棚连施十天米粥,赈济上海饥民用来给未来曾孙祈福。至于其他的排场就不用提了,要多奢侈有多奢侈,老吴家住的那条街连树都全部被红布给包了起来,大串大串的鞭炮堆积如山,点燃的时候鞭炮声比当初上海大战时的枪声还要密集。同时上海的绿营兵和吴军练勇也全部跟着沾光,整整三天都有好酒好肉供应,吃得一帮丘八满嘴流油,也不断祈祷上天保佑,让吴超越多结几次婚,让他们可以多跟着沾一些光。

  婚礼现场更是热闹,松江一带凡是上点台面的官员士绅全部亲自到场,周边几个州府的地方官员也全都派出了代表携带重礼前来道贺,租界里有点身份的洋人更是来了两百来人,其中许多神父还一定要吴超越和杨玉茹用西洋礼节成亲,最后吴超越还真的请马丁主持,让杨玉茹盖着红巾和自己手拉手,在众多客人善意的大笑声中互相说了一句我愿意。结果这种中西合壁的婚姻礼仪还登上了租界、香港和海外的报纸,成为了许多知识青年和许多买办子弟效仿的榜样,同时也让更多的外国人知道了中国有吴超越这么一个活宝怪胎不提。

  最神圣也最痛苦的时刻当然是进洞房的时候,被客人灌得醉醺醺的进了洞房后,掀起了红盖,红盖下的杨玉茹小箩莉满面娇羞,动人无比,吴超越却顾忌她的年龄犹豫着不敢下手。最后,吴超越只能是拿出了上次的办法抛银圆决定。

  抛银圆的结果是老天爷要让吴超越当一段时间的活鳏夫,吴超越也已经认命的准备忍受一段时间的荷尔蒙琢磨,可是看到杨玉茹双颊红晕的把一块白布放到床上时,热血上涌的吴超越却又改了主意,忍无可忍的把杨玉茹按在了床上合法滚床单…………

  “相公,你轻点,别那么用力……,疼。”

  坚持随着练勇一同训练的吴超越身体素质相当不错,第二天到了早上十点杨玉茹都还下不了床,最后在吴超越的帮助下勉强起身后,年龄毕竟还小的杨玉茹又一整天都行动不便。见此情景,吴超越倒是颇为愧疚,吴老买办夫妇却是笑得连嘴都合不拢,当天就让人给杨玉茹准备起了酸梅汤,做梦都想第二年就抱上曾孙,给人丁单薄的老吴家传宗接代。

  成亲后的吴超越仍然没有多少享受蜜月的时间,除了必须抽时间回答老包令提出的古怪问题外,吴超越还得关心苏州战场,安抚受伤将士和慰问阵亡将士的家眷,此外又得尽点职处理一下按察使任上的公事,忙得脚不沾地,别说是去安抚注定心灵受伤的冯婉贞和傅善祥两个侧室了,就是陪新婚妻子的时间都没有多少。

  最后,还是在老包令和布尔布隆等人率领联合舰队启程北上后,吴超越才稍微抽出点空,找到了自己的买办爷爷做了一次深谈,要求买办爷爷拿出大把的银子,为自己活动湖北巡抚这个职位。结果让吴超越哭笑不得的是,吴老买办虽然无比希望宝贝孙子在仕途上更进一步,却又根本看不上湖北巡抚这个位置,还冲吴超越直接就是一连串的呵斥。

  “糊涂!湖北现在是什么情况你难道不知道?就算你真的当上了湖北巡抚,又能有多少油水可捞?大清督抚里,直隶地位最高,两广缺份最肥,就算你是广东人当不上广东巡抚,起码也得找一个富一点太平一点的省份当巡抚吧?浙江和福建才是好地方,那怕是山东也比湖北强得多,起码有招远的金矿和胶州湾可以发财!你谋其他省份的官职可以,但湖北绝对不行,那里不但被长毛彻底打烂了,还大半个省份都在闹长毛,去了既没油水又不安全,花出去的银子能不能捞回本都成问题!”

  翻着白眼听完了买办爷爷的官场生意经,吴超越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才苦口婆心的对买办爷爷鬼扯了起来,说自己不是只想糟蹋买办爷爷的银子而不想捞回本,是自己现在的年龄太小和资历太浅,去谋山东、福建和浙江这些太平省份的巡抚官职根本毫无可能,想尽快当上封疆大吏就只能是先挑苦地方和难地方,先进了步然后再想办法平调到其他太平省份捞银子才是上策。

  同时吴超越还十分不孝的恫吓买办爷爷,说现在是自己升官发财的最好机会,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赶快升官,赶快跑出江苏这个混战泥潭,那自己将来就只有两个下场,一是被向荣或者琦善千方百计拖到宁镇战场那个苦海去吃苦受罪,仗白打人白死功劳让琦善或者向荣拣。第二个下场就是长毛一旦被平定,自己没了用武之地,再想升官发财比登天还难,投入的本钱更多,捞回本的可能更小,风险也更大——太平时节,满清朝廷对贪污**的容忍程度肯定没有乱世时那么大!

  还别说,吴超越的这番恫吓还真起到了作用,觉得宝贝孙子的话颇有道理,又无比希望宝贝孙子更进一步出人头地,最后再加上已经逐渐建立起来的对宝贝孙子军事能力的信心。吴老买办盘算了许久,终于还是决定做一笔冒险买卖,点头说道:“那好吧,既然你下定了决心,那爷爷也不拦你,五十万两银子随你支配,你自己看着办。但老夫有话在先,你如果把事办成了,到了湖北巡抚的任上,你起码得把本钱给老夫捞回七成来!不然我们吴家就太亏了!”

  “爷爷放心,一定,一定,我是你的孙子,你的其他长处我学不了,捞银子本事我还是学到了一点。”

  吴超越嘴上倒是答应得无比漂亮,心里却有一些犯虚,暗道:“爷爷,对不起了,真当上了湖北巡抚后,为了搞工业建工厂,还有扩办团练,我肯定还得向你继续伸手要银子。所以,你在海关任上,最好还是帮我多贪污一点。”

  …………

  也该来看看吴超越倒霉老师曾国藩这边的情况了,无巧不成书,恰好就在九月初五吴超越黑着良心糟蹋杨玉茹的那一天,咸丰大帝赏还曾国藩兵部侍郎头衔的圣旨,也恰好送进武昌城中,送到了翘首以盼的曾国藩面前。

  平心而论,赏还兵部侍郎头衔虽然也还算不错,起码恢复了曾国藩的正式官职,让曾国藩有了和各省巡抚平起平坐和在州府道县官员面前耀武扬威的资格,但是对于目前的曾国藩来说,这个封赏却远远不够,根本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原因也很简单,手里没有地方实权,曾国藩就没办法从地方上捞银子养活湘军,想要军费就只能靠战场缴获和继续向地方士绅摊派,来源既不稳定还很是得罪人。所以听完了咸丰大帝的圣旨后,曾国藩在外人面前倒是满面笑容,喜不自胜,回到自军营地里当着曾国荃和曾国华等亲兄弟的面,曾国藩却摔了茶碗,怒吼道:“白辛苦!白白辛苦!不给我地方实职,我拿什么筹饷养军,拿什么鼓励将士卖命杀贼?!”

  “兄长,你在丁忧前就已经是兵部侍郎,怎么现在朝廷重新起用你了,还是让你挂一个兵部侍郎的虚衔?”曾国华万分不解的问,又说道:“现在湖广总督和湖北巡抚一同出缺,武昌城又是你拿下的,这个总督和巡抚,怎么都该有一个是你的吧?”

  “我怎么知道?!”

  暂时还不知道是祁寯藻搞鬼的曾国藩满脸铁青,又盘算了片刻后,曾国藩说道:“估计还是银子,现在想升官想抓实权,没银子肯定不行!二弟,我们现在能动用的银子,有多少?”

  “最多三万两。”曾家老二曾国潢回答道。

  “太少了。”知道京城行情的曾国藩脸色还是无比难看,但是又盘算了一下后,曾国藩却还是说道:“不管怎么样,都得试一试,二弟你对京城的情况熟悉,带着这三万两银子去京城,看看能不能替我把湖广总督或者湖北巡抚的职位活动下来。”

  “兄长,肯定不够吧?”曾国潢担心的说道:“虽说你在京城里的故旧很多,门路多办事方便,但是区区三万两银子,绝不可能活动到督抚这个级别的官职啊?”

  “你先去,我想办法再替你弄十二万两银子!直接送到京城去交给你!”曾国藩一挥手吩咐道。

  “兄长,仓促之间,你上那弄这么多银子?”曾国荃疑惑的问道。

  曾国藩很勉强的一笑,说道:“忘了我有个很有钱也很孝顺的学生了?我这个老师开口,他不会不借吧?他爷爷为了捐一个四品道台,前前后后花了整整四十五万两银子!十二万两银子,对他家来说,小意思罢了。”

  注:道光三十年时,野猪皮八世曾下令裁撤督抚同城的巡抚,让总督兼理巡抚事,湖北巡抚一度取消。后来为了镇压太平天国起义,野猪皮九世又恢复了湖北巡抚一职,仍驻武昌,复设后的首任巡抚为常大谆。(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