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请旨进京

第一百五十一章 请旨进京

  吴军练勇又吃败仗了。

  九月十三那天,在无锡赖了一年多时间的太平军突然放弃已经被打成一片焦土的无锡地区,向清军力量最为薄弱的宜兴地区流窜,已经吃够了运动战苦头的和春迟疑着不敢立即追赶,暂代吴超越指挥吴军练勇的赵烈文却贪功冒进,马上出兵追击,结果就中了太平军的埋伏。

  还好,贪功轻进的赵烈文还算知道保持前后军之间的距离,邓嗣源率领的吴军练勇被太平军的伏兵包围没过多久,赵烈文亲自率领的中军就已经赶到事发地点救援,吴军练勇又最为擅长打阵地防御战,在损失不算太大的情况下,邓嗣源军终于还是成功突出重围,与赵烈文合军一处北逃。但是在逃亡战中,为了保护武器弹药,吴军练勇又不得不抛弃了大部分的粮草和其他辎重,损失不小之余,也再没物力可以随同和春追击太平军,只能是乖乖重新撤回苏州侯命。

  消息传到上海,吴超越当着众人把赵烈文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之余,也乘机致书许乃钊,说上海这边因为战火破坏,百业凋零,富户士绅都很难拿出大把银子供应吴军练勇跨县跨府远距离作战,决定把吴军练勇撤回上海就粮,减少开支也补充弹药。然后吴超越也不管许乃钊与和春是否答应,径直下了一道命令就召回了并非正规军至今还挂着上海团练招牌的吴军练勇,毫不客气的把追击太平军的责任一脚踢给了许乃钊与和春。

  吴超越这么做的目的朋友们都知道,一是保存实力,二是不想被太平军拉进烂泥潭一般的宁镇战场。许乃钊与和春这两条老狐狸也对吴超越的恶毒用意心知肚明,可是没办法,吴军练勇是地方民兵并非官军,既不拿满清朝廷的军饷也不受许乃钊、和春指挥,强要吴军练勇加入追击战既得得罪吴超越,又得涉及军饷粮草等后勤问题,等把这些经济问题扯完皮,黄花菜早就凉成黄花酱了。

  所以再是对吴超越的自私自利不满,和春许乃钊也拿吴超越毫无办法,也只能是拿出老办法各自敷衍塞责混日子,许乃钊借口重整苏州无锡也不肯出兵,和春则打着追杀长毛的招牌跟着太平军的屁股背后到处乱跑,说是追击实际和礼送太平军出境没多大区别。同时老奸巨滑的和春也早早就打起了逃出江苏烂泥潭的主意,暗请好友新任安徽巡抚福济上书咸丰大帝,把自己调到安徽去助剿,说什么都不想再回南京和镇江去受向荣、琦善的鸟气!——这两位钦差大爷抢功委过的德行,可不是一般的烂!

  吃了败仗的赵烈文率领吴军练勇回到了上海后,当然没受到吴超越的任何责罚,相反的,吴超越还摆了一桌上好酒席为赵烈文和一同回到上海的周腾虎接风洗尘,当面感谢赵烈文的聪明机智,以很小的代价就让吴军练勇巧妙脱身,摆脱了被强行拉进宁镇烂泥潭的厄运。——虽然赵烈文事前没请示,事后也没报告解释,但奸猾过人的吴超越却是早就明白端倪,知道赵烈文是故意吃败仗也故意丢掉其实并不多的粮草。

  谦虚谢过了吴超越的夸赞之后,赵烈文对吴超越说道:“慰亭,这样的办法偶尔用上一次可以,用得多了肯定会出问题。惟今之计,你最好还是早做安排,尽快想办法应对朝廷接下来对你的征调,不然的话,你迟早还是会被强行拉进宁镇战场,去受向荣或者琦善的摆布指挥。”

  点了点头,承认赵烈文的话很有道理,然后吴超越才向赵烈文和周腾虎这对无良郎舅道出了自己想要谋取湖北巡抚一职的打算,也如实说了吴老买办已经同意拿出五十万两银子支持自己行事。最后吴超越才说道:“前天我收到京城消息,我为弢甫先生谋取上海县令的事已经成了,委任状要不了几天就能送到上海。到时候上海这边有弢甫先生你和我爷爷坐镇,我可以高枕无忧,如果再能顺利湖北巡抚这个职位,那大事就好办多了。”

  赵烈文和周腾虎都没问吴超越想办什么大事,也都没有立即吭声附和,只是各自盘算不语,过了不少时间后,周腾虎才微皱着眉头说道:“慰亭,以你的战功,谋求一个巡抚的职位倒是足够,资历也不是太大问题,你的师兄江忠源,同样是只用了一年多时间,就从一个没有官职的书生积功升迁到了巡抚。但是你的年龄实在太小了些,不到二十岁就想出任巡抚,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我也知道难度很大,想当湖北巡抚首先年龄这关就是大问题。”吴超越说道:“好在我的银子不成问题,有资格出任湖北巡抚的朝廷官员中,恐怕没第二个人能象我一样,能够拿得出整整五十万两银子买这个巡抚官职。”

  说到这,吴超越又补充了一句,说道:“而且我也有门路,不是拎着猪头也找不到庙门。皇上面前的头号红人肃顺一直都对我青眼有加,恭亲王那里也对我家颇有照顾,还有********载垣,甚至就连皇上的宠妃懿妃,都是可以走走门路,也都能替我在皇上面前说上话。所以不管把握大不大,我都想试一试。”

  周腾虎还是有些皱眉头,觉得吴超越此举虽然是有一点希望,但是把握却仍然还是不大。倒是一直没吭声的赵烈文突然开了口,问道:“慰亭,那你打算怎么办?”

  “当然是想请你们二位的其中之一替我辛苦一趟,带着五十万两银子去一趟京城,替我活动这个职位。”吴超越对赵烈文和周腾虎倒是十分信任,连五十万两银子这样的巨款都敢交给他们带走。

  “我做不到。”赵烈文回答得十分直接,说道:“而且我认为,就算我姐夫能够脱身去京城,他也没这个把握替你把湖北巡抚的位置活动下来。”

  “没关系。”吴超越误会了赵烈文的意思,说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们只要尽了力,实在办不成我也不会怪你们。”

  “不,不,慰亭,你误会我的意思了。”赵烈文摇头,说道:“我不是说我们不愿尽力去试,我只是觉得,如果是让我或者我姐夫出面去替你活动湖北巡抚的职位,无论我们如何的努力,都基本上没有可能成功。”

  吴超越惊讶问起原因,赵烈文答道:“很简单,决定你能否出任湖北巡抚的人,并不是肃中堂或者怡亲王他们,也不是皇上的亲弟弟恭亲王或者懿妃能够左右,只有皇上本人,才能力排众议,乾纲独断,破格任命你为湖北巡抚。”

  “不管我们送出去多少银子,肃中堂和恭王爷他们在皇上面前替你说多少好话,皇上不点头,你的湖北巡抚位置还是拿不到,花出去银子也只会是白白浪费。所以我认为,你如果想当湖北巡抚,就不能走朝臣的门路,只能直接走皇帝的门路,让皇帝觉得只有你出任湖北巡抚才对平定长毛匪患最为有利,力排众议破格启用于你,你才有希望坐上湖北巡抚的宝座。”

  琢磨了半晌,觉得赵烈文的话确实很有道理,吴超越这才沉吟着说道:“话虽有理,但是皇帝的门路怎么走?”

  “很简单,你上道折子,主动请旨进京面圣,由你亲自到京城去活动职位。”

  赵烈文轻描淡写的说道:“见到了皇帝后,慰亭你就直接向皇帝提出这个请求,向皇帝陈述你出任湖北巡抚的各种有利之处,只要你的陈述能够打动皇上,再有肃中堂和恭亲王他们帮你说几句好话,那湖北巡抚肯定就是你的了。吴老大人给你的五十万两银子也可以省下许多,用来办更重要的大事。”

  一语点醒梦中人,吴超越也顿时发现自己之前钻了牛角尖,只想让帮凶走狗出面行贿送礼活动差使,全然没想过这件事由自己亲自出面去办,不但走门路更加容易,还可以直接见到野猪皮九世当面忽悠,成功希望更大还可以节约无数买办爷爷辛苦贪污来的银子。再然后,无比懊悔的拍了拍脑门,吴超越马上就冲赵烈文说道:“惠甫,那就麻烦你马上替我写一道折子,请皇上同意我进京面圣述职,当面陈述破贼之策。”

  赵烈文答应,立即提笔做书,那边周腾虎则突然说道:“慰亭,见到了皇上后,你不妨主动提出把上海团练继续留在苏南,言明你只带少许精锐骨干去湖北重新建军,把上海团练留在江苏继续保卫苏南财富重地,这样皇上必然大为欢喜,同意你出任湖北巡抚的可能也更大。”

  看了周腾虎一眼,吴超越虽然万分的舍不得,但考虑到要求带着嫡系军队去湖北上任必然会引起满清朝廷的警惕怀疑,还有上海这个经济要地也必须留下可靠军队保卫,吴超越还是咬牙点了点头,又说道:“弢甫先生,真成了,上海财源和上海的团练,我可就要拜托给你了。”

  “请臬台大人放心,学生必然不会让你失望。”周腾虎很坦然的回答道。

  赵烈文的折子很快写成,看完了折子觉得没什么问题后,吴超越立即在折子上签了字用了印,通过驿站以加急快马送往京城,同时也开始琢磨起如何说服野猪皮九世同意让自己出任湖北巡抚的说词。然而令吴超越颇为意外的是,自己耐心等候野猪皮九世答复的时候,已经很久没有和自己联系的老师曾国藩,又突然派人通过水路给自己送来了一道书信,一开口就要借十二万两银子,还要吴超越派人把银子送到京城去交给他的二弟曾国潢。

  远隔数千里,吴超越当然不知道便宜老师为什么一开口就要借这么多银子,还要自己派人送到京城去交给他的弟弟曾国潢。送信来的也只是一个普通幕僚,同样不知道曾国藩借银子的原因,只是说曾国藩希望吴超越看在师生情分上,帮他这个大忙,借给他这笔银子救急。

  十二万两银子当然不是什么小数目,那怕老吴家在这个时代已经是全国排得上号的大富豪,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银子也得仔细掂量一下情况。然而考虑到与曾国藩派系保持友好关系的重要性,还有自己一旦成功就任湖北巡抚,肯定要和曾国藩还有湘军众人打更多交道,吝啬小气的吴超越悄悄抹了一把眼泪,说道:“好,我借。”

  信使大喜,赶紧又请吴超越尽快派人护送这笔巨款进京,当面交给曾国潢。吴超越再次一口答应,又盘算了一下就说道:“这样吧,正好我因为一些朝廷大事已经上了折子请求进京面圣,如果皇上同意让我进京,我就亲自带着这笔银子去当面交给曾二叔。如果皇上不同意,我再另外派人送去京城不迟。”

  曾国藩的信使一听更是大喜,赶紧把吴超越的答复写成了两道书信,一道送到湖北交给曾国藩,一道让人捎到京城去交给曾国潢。结果书信各自送到曾国藩和曾国潢的面前后,曾家兄弟也是一起大喜,还一起在心里这么琢磨道:“慰亭如果也亲自进京就太好了,他背后的肃顺、恭亲王和怡亲王这些人,可也是在皇上面前很能说得上话的重臣啊。”

  …………

  再接下来当然必须来看咸丰大帝这边的反应了,很巧也很不凑巧的是,吴超越请求进京述职的折子送到京城时,咸丰大帝正在为吴超越那帮洋人朋友而犯愁,心情不是很好。

  犯愁的原因是吴超越那帮洋人受够了两广总督叶名琛的一再拖延,直接把军舰开到了大沽口,直接向满清朝廷提出了修改已经到期的《南京条约》要求。结果冒着滚滚黑烟的蒸汽船开到大沽口,马上就把京城里的八旗老爷们个个吓得屁滚尿流,也把咸丰大帝吓得赶紧下旨备战,同时又断然拒绝了老包令等人到天津谈判修约的要求,并反过来要求老包令和布尔布隆等人继续等待答复,不许洋人踏上陆地一步。

  再然后,无比荒唐的事发生了,面对着洋人提出的外交交涉,咸丰大帝不但不自己拿主意做决定,还用六百里加急与远在广东的叶名琛联系,要叶名琛上呈抚驭之方,替咸丰大帝和满清朝廷拿主意该怎么办。(大致相似的史实,历史上咸丰大帝是要当时正在上海的吉尔杭阿拿主意。)

  早就知道满清朝廷的外交办事效率有多高,老包令等人也没浪费时间,同意等待满清朝廷答复的同时,老包令和布尔布隆等人又马上带着联合舰队北上,直接赶往黑龙江口去找俄国人的麻烦,还直接告诉出面交涉的长芦盐政文谦,说联合舰队这次北上是去收拾俄罗斯人,帮咸丰大帝教训在领土问题上胃口大得象无底洞一样的俄国佬,逼着俄国佬把几十年前就已经抢占的库页岛归还给中国。

  咸丰大帝当然不会相信洋人会好心帮自己讨回领土,无比怀疑洋人是不安好心想玩鬼花样,可是没办法,咸丰大帝是既不敢派水师阻拦联合舰队北上,渤海湾里那些小破船也绝不可能是联合舰队蒸汽炮船的对手,只能是干瞪眼白着急,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

  在这样的背景下,吴超越请求进京述职的折子再送到咸丰大帝的面前时,当然让咸丰大帝生出了几分疑虑,差点就怀疑这不是什么偶然巧合,而是与洋人极有渊源的吴超越故意为之。而因为僧格林沁的事和吴超越结仇的惠郡王绵愉更是乘机进谗,道:“主子,洋人前脚刚走,吴超越后脚就送来折子请旨进京,这是不是太巧了?巧得都让人不敢相信?奴才怀疑……。”

  “你怀疑什么?有话直说!”咸丰大帝很是不耐烦的催促故意卖关子的五叔。

  “奴才怀疑,吴超越会不会是替洋人来充当说客?帮洋人对朝廷威逼利诱,逼迫大清朝廷答应洋夷的无理要求?”绵愉阴森森的提醒,又说道:“不然的话,世上那有这么巧的事?他吴超越当上江苏按察使才几天时间,能有什么大事需要面圣述职?”

  咸丰大帝也露出了狐疑之色,但还好,对吴超越确实非常不错的肃顺马上就说道:“惠王爷是不是太多虑了?吴超越在折子里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进京除了述职,还有关于平定长毛匪患的大事方略要向主子面呈,有那句话那个字提到了洋人的事?凭什么就认定他是来给洋人充当说客?”

  “肃中堂,那吴超越如果只是找借口呢?”绵愉不服气的反问道:“他如果只是找借口进京面圣,进了京后乘机为洋人充当说客,那又如何是好?”

  “那一刀砍了吴超越不就是了?”肃顺说道:“吴超越请旨进京述职,面呈平贼方略,进京后却替洋人充当说客,那他的欺君之罪马上成立,他亲笔签名的折子就是铁证,砍了他名正言顺,谁能说什么?他孤身一人进京没带军队,朝廷还用怕他勾结洋人里应外合了?”

  绵愉彻底的哑口无言,乖乖闭上臭嘴,咸丰大帝的眉头也终于放缓,旁边新入值军机处的鬼子六也乘机说道:“皇兄,臣弟认为不妨答应让吴超越进京,除了让他当面进呈平贼方略外,只要查清楚他不是为洋人充当说客,皇兄你也可以有一个较为了解洋人的咨询对象。吴超越此前陪同臣弟在大沽口与洋人谈判时,办差还是相当勤勉的,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卖国之举。”

  点了点头,咸丰大帝也终于做出了一个影响巨大的决定,说道:“传旨,准许吴超越进京述职。用六百里加急,叫他赶快来。”(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