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衣锦还京

第一百五十二章 衣锦还京

  “后天!不行,大后天你再来,到时候或许有机会见到我家大人。”

  “胡爷,能不能通融一下?下官已经等了四天了,实在等得太久了,下官知道肃中堂这会就在家里,烦请你通禀一声,这是一点小意思,胡爷你拿去喝茶。”

  “不行!我家老爷是何等人,是个客人就要立即接见,他老人家还不得忙死?才等四天就等不了,那你干脆别见我老爷算了!看到没有,那位白大爷,我家老爷家生的奴才,都已经排五天队了,今天能不能见到我家老爷还两说!你去问问他,他敢说等得久么?走走走走,快给我走,别挡在这里碍事!”

  连推带赶的又把一个外官赶走,肃顺的门子胡大爷这才一屁股坐在门房旁的摇椅上,敲起二郎腿摇晃着抱怨,“他娘的,是个官就想见我家老爷,是个官就想给我家老爷磕头,烦死了!老爷烦,我也跟着烦!”

  门房里捧着沉重礼盒排着队等候肃顺接见的大清官员很多,也几乎都听到了那位胡大爷的抱怨,可没有一个官员敢在嘴上多说一句废话,脸上还都陪着笑,心里所琢磨的,也都是希望奇迹能够出现,让咸丰大帝面前的第一红人肃顺肃中堂能够接见自己,给自己一个升官发财的机会。

  这时,一辆马车出现在了胡同口,还直接转进了胡同向肃府大门这边过来,然而胡同里早已停满了肃府客人的大小轿子,挤满了轿夫随从,那辆马车没走得几步就难以动弹了,赶车的车夫一不小心,还撞到了一架三品及三品以上大员才有资格乘座的四人抬官轿。旁边的几个轿夫大怒,又欺那辆马车只是普通的民用马车,便冲了上去把那车夫揪了下来,二话不说就是一记耳光,咆哮道:“瞎了你娘的狗眼,撞到我家老爷的轿子了没看到?赔钱!赔钱!”

  正闲等得无聊,旁边的其他轿夫随从当然是马上围了过来看热闹,就连管肃府门房那位胡爷也好奇的站了起来看热闹。结果这时候,那辆马车的车帘掀开,一个干瘦如柴的青年走了出来,向那几个轿夫说道:“喂,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就打人。我雇这个车夫是撞了你们的轿子,但撞坏了没有?凭什么要赔钱?”

  欺那干瘦青年年轻,又见他穿着便衣坐的也是民间马车,那几个轿夫马上就掉转枪口,冲那干瘦青年大声嚷嚷,“吆嗬,羊群里跳出来一只兔子,你算什么东西?知不知道我家大人是谁?知不知道这里是……?”

  “吴大人!吴大人!”

  突然响起的亲热叫喊打断了那几个轿夫的狗仗人势,众人定睛细看时,却见肃府是那位眼高于顶的门子胡大爷连滚带爬的冲了过来,还直接冲到了那干瘦青年面前,二话不说就是单膝跪倒打千,满面谄媚的说道:“小的胡二,给吴大人请安。吴大人,你还记得小人不?两年前你来拜见我家大人时,就是小的接待的你。”

  那干瘦青年回忆了一下,这才一拍额头说道:“想起来了,上次我来拜见肃中堂,确实是你接待的我。快请起,快请起,肃中堂在家不?我又来给他请安了。”

  “在在在。”胡大爷点头哈腰,说道:“我家老爷早有交代,说大人你这几天要进京,如果你来见他,不必通报,直接把你带去见他就是了。吴大人快请,小的这就领你去见我家老爷。”

  “多谢。”那干瘦青年含笑道谢,又说道:“稍等等,我雇的车夫撞了别人的轿子,等我先把这事料理了再说。”

  再接着,不等那干瘦青年再说什么,那顶轿子的真正主人早已冲了过来,二话不说就给了他的几个轿夫几个大耳光,逼着他们给那干瘦青年和他的车夫赔罪。那几个狗仗人势的轿夫也知道踢上了铁板,赶紧向那干瘦青年和他的车夫磕头赔罪,连声道歉,好在那干瘦青年也很大度,挥了挥手就了结了这件事。而与此同时,那顶轿子的主人自然向那胡大爷低声打听起了这干瘦青年的身份来历,胡大爷则无比得意的低声说道:“吴超越吴臬台的鼎鼎大名,听说过没有?”

  别看年纪轻入仕时间不长,但吴超越的名字在大清官场里却早已是顶风臭十里,举凡是稍微关心点时政的,就没有不知道吴超越的人。一听面前的这个干瘦青年竟然就是凶名赫赫的吴超越吴臬台,轿子的主人和在场的其他官员也马上就生出结交讨好之心,但是很可惜,事情刚过,吴超越马上就被肃府下人给请进了肃府,那些官员也只能是跺着脚暗叫惋惜,无比懊悔错过了与当朝风头最劲的少年新晋拉关系套交情的大好机会。

  两年时间不见,肃顺的官威明显更足了一些,吴超越在后堂见到他时,他正把一个官员训得象一个孙子一样。不过肃顺对吴超越的态度却又完全不同,刚看到吴超越突然出现,正在发飙的肃顺脸上马上就露出了笑容,笑着骂道:“小家伙,又来气我了?怎么现在才来?老实交代,来京城后,先去谁家才来我这里?”

  “肃中堂,天地良心,下官进了城后,可是马上就直接来这里给你请安了,谁家都没去啊。”吴超越一边喊冤,一边赶紧向对自己确实不错的肃顺行礼。

  “算你这个小家伙还有点良心。”肃顺笑骂,挥手打发了那个挨训的倒霉蛋,又亲手来搀吴超越,说道:“快起来,让我看看两年时间,你这小家伙长什么样了。不错,壮实多了,真没想到,两年多前在我面前放肆的那个小混蛋,现在也是三品大员了。”

  “还不是多亏了中堂大人的提携,没有中堂你的提携照顾,下官那有今天?”吴超越这话倒是难得发自肺腑,也确实,如果不是肃顺自带干粮在京城里给吴超越当靠山,吴超越在官场上绝不可能混得这么逍遥自在。

  “也是你自己争气。”肃顺笑着拍拍吴超越的肩膀,笑道:“因为你,主子几次夸我为国举贤,提携你这个少年名将,让主子少****无数心。”

  又夸奖了吴超越几句,肃顺马上叫人安排酒宴,在百忙中抽时间亲自为吴超越接风洗尘,吴超越也赶紧呈上以上海土特产命名的丰厚礼物,肃顺推托了几句后还是赏脸收下,然后才对吴超越笑道:“小家伙,听说你的官声还不错,从没什么盘剥百姓的传闻,打下什么城池也从不允许士卒洗劫百姓,手里应该没什么积蓄,这些东西,又是花你爷爷的银子吧?”

  见肃顺说话这么坦白,吴超越也更坦白,点了点头就说道:“不敢欺瞒中堂大人,确实是我爷爷的银子。不过也请中堂大人放心,都是干净银子,我家在广州开的同顺洋行生意一直不错,不用耍什么花样也有银子花。”

  “哄鬼去吧。”肃顺笑笑,说道:“回去后,叫你爷爷收敛点,盯上他的清流御史早就不是一个两个了,如果让这些人抓到了把柄,我和恭王爷在朝廷里也很难回护他。”

  傻笑着点头,吴超越也在心里决定是得好好规劝一下买办爷爷,别那么竭泽而渔的大肆贪污,适当收敛点细水长流才是正道理。这时,肃顺又突然问道:“你这次主动请旨进京述职,说是要向皇上当面陈述破贼之策,真的假的?”

  “真的假的?”吴超越一楞,有些不明白肃顺为什么要这么问,然后才说道:“当然是真的,本来下官呈献的破贼之策也可以写成折子向皇上呈递,但下官觉得最好是向皇上当面陈述的比较好,而且下官进京还想办一件大事,所以就请旨进京了。”

  “还想办什么大事?”肃顺有些担心的追问,生怕吴超越是为了洋人要求修约的事而来。

  到时候肯定要请肃顺帮自己在咸丰大帝面前美言,吴超越倒也没有隐瞒,很是扭捏的回答道:“下官斗胆,想来活动湖北巡抚这个职位,万望中堂大人成全。”

  “湖北巡抚?”肃顺瞪大了眼睛,惊讶问道:“你真的盯上湖北巡抚这个缺?前些天景寿从上海回来,说你想当湖北巡抚,我还以为你是随口说说。”

  “中堂大人恕罪,下官当时真不是随口说说。”吴超越诚恳答道:“下官确实想补湖北巡抚这个缺,目的嘛,当然是想再升升官,但下官更多的是为了朝廷着想,想为朝廷补强湖北官军力量,替朝廷守住湖北,堵住长毛的西窜道路,不给贼势继续向西蔓延的机会。待时机成熟,再从湖北顺江而下,直捣江宁,一举攻灭朝廷主力。”

  “你在上海不也一样可以为国杀贼么?为什么一定要去湖北?”肃顺疑惑问道。

  “大不一样。”吴超越摇头,振振有辞的说道:“下官在上海办理团练,虽然也可以直接出兵杀贼。但朝廷之兵,大半已在江苏的江南江北两座大营,有下官的团练不多,没下官的团练不少,下官就算去江宁镇江参与平叛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起不了决定性作用,反倒又会因为远离上海松江,失去地方上的富商士绅钱粮支持,增加朝廷的军费负担,得不偿失。”

  “但如果让下官去湖北办理团练就完全不同了。”吴超越接着说道:“为了平定长毛匪患,湖广官军早已被抽调一空,就连周围的河南、四川和贵州等地的官军也基本上被调走,由朝廷直接控制的官军力量已经薄弱到了十分危险的地步,扑灭贼变和防范长毛西窜,完全只能依靠地方团练作战,地方团练能打胜仗倒还好,可是一旦打了败仗,局势就会不可收拾。”

  “请肃中堂想一想,在这样情况下,如果下官能够在湖北办起一支类似上海团练那样的精兵,以地方财政之力供给军队而不再依赖民间乐输,那么皇上朝廷和中堂大人你是否还需要担心湖北的地方上又生民变?是否还需要担心长毛西窜和贼势继续蔓延?顺江而下直捣贼巢的时候,中堂大人你是否又需要担心下官因为军饷钱粮掣肘,错过破贼良机?”

  觉得吴超越的话颇有道理,肃顺倒是点了点头,又疑惑问道:“听你口气,如果你去湖北上任,你不带上海团练去湖北?”

  “当然不带。”吴超越答道:“下官办的团练,是松江地方上的富商士绅捐钱捐粮组建而成,下官当然要把团练留在松江为朝廷保卫苏南财富重地,也为朝廷在江苏留下一支可以应急的精兵。所以下官早就想好了,如果皇上和中堂大人你给下官这个机会,下官就把上海团练留在松江,最多只带一些旧将老兵去湖北,帮下官训练军队,让湖北新军尽快成军。”

  “你还真舍得。”肃顺笑了。

  “上海团练是下官为朝廷办的,让他们为朝廷效力,下官有什么舍不得的?”吴超越微笑答道。

  肃顺又笑了笑,很是满意吴超越对野猪皮家族的耿耿忠心,而再盘算了一下后,肃顺又说道:“小家伙,别怪我泼你冷水。不错,以你的战功,封一个巡抚确实已经是绰绰有余,而且朝廷也有破格起用江忠源为安徽巡抚先例,同样破格超拔你也不是多大问题。但现在有两个问题,第一是你的年龄,连二十岁都不到,实在太小了。第二嘛……。”

  说到这,肃顺顿了一顿,这才说道:“关于湖北巡抚这个缺,皇上又改了主意,又想让你的老师曾国藩补这个缺了。”

  “皇上又改主意了?”吴超越一惊,忙问道:“不是说因为祁中堂的坚决反对,皇上收回了让我老师补这个缺的旨意,怎么又变了?”

  “因为你老师又打了胜仗。”肃顺笑着说道:“九月二十九那天,你的老师兵进田家镇,以四个营的兵力在马岭坳大破上万长毛,旗开得胜斩获颇多。你的老师红旗报捷,主子龙颜大悦,惠王爷、花尚书和杜军机他们乘机旧事重提,力劝皇上重用你的老师以为嘉奖,鼓励湖南团练奋勇杀敌,平定长毛。”

  “中堂大人,那皇上又怎么说?”吴超越赶紧追问道。

  肃顺笑笑,答道:“主子金口玉言,打下了田家镇,把长毛彻底逐出了湖北,自会考虑。”

  历史稀烂,不知道历史上田家镇大会战的胜负结果,更不知道湖北那边的具体情况,吴超越当然是忧心忡忡。肃顺却是没心没肺的十分喜欢欣赏吴超越的沮丧神色,又微笑着继续打击吴超越道:“顺便告诉你一件事,我也支持让你的老师出任湖北巡抚,为了这事,我还和祁中堂在主子面前吵过一次架。”(史实,祁寯藻在咸丰四年十一月负气辞官,起因就是因为反对肃顺重用湘军。)

  “中堂大人。”吴超越快哭出来了。

  哈哈大笑,欣赏够了吴超越的沮丧紧张,肃顺敲起了二郎腿,笑道:“急什么?主子能改主意,我就不能改主意?”

  “你是我的人,你是老师是穆彰阿的人,我不提携你,难道还要去全力提携别人的门生?”

  “放心吧,你的事我会对主子说的,只是成不成我现在也不敢给你保证。你的老师么,他如果真的喜欢当巡抚,江西和安徽这些地方的巡抚出缺,我再考虑他不迟。”

  吴超越大喜,赶紧离席向肃顺下拜道谢,肃顺则没再搀扶吴超越,只是摇晃着二郎腿说道:“谢倒不必了,记住我对你有多好就行了。臭小子,真不知道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第一次见面时那么顶撞我,我偏偏就把你恨不起来,还特别喜欢你的楞劲。”

  再次真诚谢了肃顺对自己的一再提携眷顾,难得真心的把肃顺这份恩情记在了心里,吴超越这才起身提出告辞,还明白告诉肃顺,说自己今天还要替买办爷爷去拜见鬼子六。知道吴老买办和鬼子六关系的肃顺大度挥手,说道:“去吧,该尽的礼必须得尽。恭王爷现在也进了军机了,他那边你是得去走一走。放心,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不会怀疑你这是想改换门庭的。”

  告辞离开了肃顺府,吴超越马不停蹄,又赶紧带着重礼直奔位于什刹海旁边的恭王府,结果让吴超越悄悄撇嘴的是,已经进了军机处的鬼子六王府同样是门庭若市,门房中坐满了等候召见的大小官员。但撇嘴归撇嘴,为了巩固吴老买办在朝廷里的靠山让买办爷爷可以在上海放心为自己贪污关税,也为了争取支持自己出任湖北巡抚的盟友,吴超越还是乖乖的上前向门子塞门敬,报出姓名和官职,请求拜见鬼子六。

  让吴超越颇有些意外的是,同样眼高于顶的恭王府门子听说了自己的名字官职后,不但没敢刁难推托,还赶紧把门敬奉还给吴超越,点头哈腰的说道:“吴大人稍等,我们王爷早有交代,说你如果前来求见,要小的们立即通禀,不得耽误,小的这就进去给你通禀,你请稍等。”

  硬是又把门敬塞给了那个门子后,吴超越马上就被门房里的大小官员重重包围,问礼的问礼,请安的请安,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还无比兴奋的挤上前来,冲吴超越说道:“慰亭,知道我是谁不?你的老师曾国藩,是我的兄长,我是你老师的二弟,曾国潢。”

  “曾二叔,学生吴超越,见过曾二叔。”吴超越不敢怠慢,赶紧向曾国潢行礼问安,然后又好奇问道:“二叔,你怎么也来这里了?”

  “替你老师来的。”曾国潢顺口回答,又赶紧一拉吴超越,低声说道:“慰亭,帮我个忙,我在这里已经排了两天队了,都还没能见到恭王爷。恭王爷这么重视你,你见到了他以后,务必替我求个情,让他抽点时间见见我。”

  “二叔,你这么急着拜见恭王爷,是为了什么?”吴超越还是在问出了这句话后才发现自己纯粹是多余——肃顺明明已经说过了,绵愉和花沙纳等人旧事重提,力劝咸丰大帝让曾国藩补湖北巡抚的缺,绵愉和花沙纳这些爷,没收曾国潢的银子能费这个劲?

  果不其然,曾国潢果然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含糊以对,只是要求吴超越务必帮他的忙让他尽快见到鬼子六。然后没过多久,之前那个门子就飞奔了出来,说是恭亲王有请吴超越,吴超越赶紧随着门子进门时,曾国潢又在背后叮嘱道:“慰亭,记住我刚才对你说的话。”

  再然后,进到了京城占地面积最大的恭王府后堂见到了鬼子六后,吴超越昧着良心给鬼子六行礼,不曾想鬼子六却一张口就吐糟,“不敢当!真不敢当啊!吴臬台快快请起,本王何德何能,那敢当你的大礼?吴大人你还是一个六品京官的时候,在京城住了那么长时间,都没想过到我这里来走一走,现在吴大人你可是三品大员了,本王那还敢再当你的大礼?”

  万没想到鬼子六会一张嘴就喷毒,吴超越还真楞了一楞,然后才哭丧着脸说道:“王爷,下官以前没来拜见你,不是怕你忙,不敢给你添麻烦么?”

  “那你现在怎么又不怕给本王添麻烦了?”鬼子六同样敲起了二郎腿。

  “那是因为下官听说王爷你进了军机处,所以不管王爷你再忙,下官都得来给你道个贺,道个喜啊。”吴超越嬉皮笑脸的回答道:“不然的话,下官岂不是对王爷太过有失恭敬了?”(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