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还差一点

第一百五十四章 还差一点

  “都已经快把长毛赶出湖北了?还不够?”咸丰大帝诧异的问道。

  “皇上恕罪,请容微臣强调一句,是快要把长毛把赶出湖北!但是还没有把长毛彻底赶出湖北!”吴超越沉声回答道:“而且就算把长毛彻底赶出了湖北,大清彻底平定长毛匪患,也依然还是遥遥无期!”

  咸丰大帝的脸色有些难看了,那边肃顺看情况不妙,忙出面呵斥道:“吴超越,圣上面前,说话谨慎些,也少说些不吉利的话!”

  “皇上恕罪,微臣是有些出言不吉。”吴超越慌忙在肃顺的提示下请罪,又说道:“但微臣实在是太急了,长毛发匪祸害数省,生灵涂炭,百姓流离失所,黎庶苦不堪言,皇上你也为平叛大事操够了心,伤透了神,微臣心疼啊!微臣恨不得能在一夜之间将长毛发匪杀光宰绝,恨不得在一天之内把江南匪患彻底平定!为皇上和朝廷多分分忧……。”

  说到这,吴超越的眼圈又有一些泛红,还用袖子抹了抹眼角,咸丰大帝听了则心里既是认同,也颇有一些伤感,道:“爱卿所言极是,朕的心思,也和你一模一样,大清朝廷里,如果能多有几个象你一样的臣子,想朕之所想,急朕之所急,那朕就不知道可以少操多少心,少费多少神了。”

  “臣等有罪!”

  在场的满清臣子一听急了,赶紧全部离座跪下请罪,咸丰大帝则挥了挥手,说道:“都平身吧,吴爱卿,起来说话,告诉朕,你为什么觉得湖北的官军力量还不够?”

  “谢皇上。”吴超越先道了谢,然后才起身说道:“皇上,微臣认为湖北的官军力量不够,是因为湖北的位置太过重要,既得防范长毛西窜侵犯西南数省,又得承担顺江而下,救援江西和光复安徽、江苏等地的责任。如此重地,朝廷若是不以精兵强将坐镇,对西窜长毛形成压倒性优势,那么大清朝廷在剿灭长毛发匪的战事中就无法占据战略上风,更难在短时间内荡清长毛,屠灭发匪!”

  说到这,吴超越提高了一些声音,张牙舞爪的说道:“所以,微臣认为,欲破长毛,应该先重湖北!在湖北集中优势之兵,大清便可立于不败之地!退可保西南数省不受匪患之苦,进可顺江而下,定江西复安徽,继而直捣江宁,生擒洪杨发匪,千刀万剐,凌迟处死!大清一统江山万万年!”

  吴超越倒是说到慷慨激昂了,肃顺、祁寯藻和鬼子六等人却是无动于衷,绵愉也悄悄的不屑撇嘴——因为类似的话他们听得实在是太多太多。不过还好,最关键的咸丰大帝对吴超越的这番话倒是颇为重视,点头说道:“爱卿言之有理,湖北地处中原腹心,通衡九省,战略位置是最重要不过。但是吴爱卿,还是那句话,你的老师曾国藩曾爱卿已经快把长毛赶出湖北了,这难道还不够吗?”

  “皇上,恩师他在湖北是打得很漂亮,但是他麾下的团练力量仍然还是严重不足。”吴超越恭敬答道:“老师麾下的团练,初始不过十个营五千兵力,后几经加强,也仍然不过二十三营一万一千五百人,而长毛发匪的乌合之众少说也有数十万人,其中精锐老兵不下十万,蚁多噬象,积沙成塔,整体实力上依然还占据上风,恩师麾下的将士再是忠勇善战,急切之间也很难给长毛以致命一击,彻底奠定胜局。”

  说到这,吴超越又小心翼翼的补充道:“而且还有一点,恩师麾下的团练也是新兵居多,武器装备也很一般,兵员素质和枪炮锐利都不及真正的长毛精锐,即便目前打得比较顺利,也很难一直把胜势保持下去。”

  “那曾爱卿不能继续扩军?”咸丰大帝反问道。

  吴超越不敢吭声,只是悄悄去看一直在警惕曾国藩的祁寯藻,结果也不出吴超越所料,即便没收吴超越的银子,为人固执的祁寯藻也马上站了出来,拱手提醒道:“皇上,曾大人麾下的兵马都是团练,并非朝廷官军,过于扩大,同样不是朝廷之福。”

  所有人都把目光悄悄看向曾经为曾国藩和祁寯藻吵过架的肃顺,然而很可惜,肃顺这次已经改变了立场,故意没有吭声借祁寯藻的刀削弱曾国藩。而同样对这些事很忌惮的咸丰大帝也微微点了点头,吴超越察言观色,赶紧又说道:“皇上,微臣认为,让恩师继续扩办团练固然是一个好办法,但是如果能在恩师的身后,再部署一支朝廷强兵,更能确保万一!”

  又点了点头,咸丰大帝这才说道:“爱卿所言极是,可是正如爱卿你所言,朝廷在南方的主力官军,大都已经加入平叛战事,朕上那里去找一支强兵部署在湖北?总不能从京畿抽调吧?”

  “皇上放心,微臣不才,愿去湖北为朝廷组建一支新军!”吴超越赶紧说道。

  “你去湖北为朕组建新军?”咸丰大帝诧异问道:“那松江上海怎么办?苏南战场怎么办?”

  “皇上放心,微臣早就想好了。”吴超越朗声答道:“倘若皇上恩准微臣前往湖北组建新军,那微臣只带少许老兵旧卒前往湖北,帮助微臣将新军迅速训练成熟。上海团练,微臣仍然留在松江,全力固保苏南财富重地,也随时听候皇上差遣!”

  和周腾虎预料的一样,听到吴超越主动表示要把嫡系军队继续留在上海,咸丰大帝不但心中大动,也更加喜欢吴超越的不计个人得失。暗喜之下,咸丰大帝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迟疑着道:“爱卿所言确实甚是,但湖北按察使并未出缺?还有,办理新军的钱粮军饷,又从那里来?”

  “皇上,微臣听说,湖北巡抚出缺了。”

  吴超越小心翼翼的图穷匕见,养心殿上已是一片大哗,咸丰大帝也瞪大了眼睛,笑着问道:“爱卿,你想毛遂自荐,出任湖北巡抚?”

  “皇上明鉴,微臣确实是想自荐出任湖北巡抚。”吴超越叩首,朗声说道:“本来官职高低,都是出自上赏,微臣不该贪图幸进。然而巡抚之职既掌兵,又掌财,微臣若能担任湖北巡抚,便可在湖北境内自筹钱粮军饷,为皇上和朝廷组建精锐新军!所以微臣斗胆,想求皇上对微臣再次破格超拔,让微臣暂代湖北巡抚一职!”

  就连老狐狸祁寯藻都瞪大了眼睛,万没料到吴超越能坦白到这一步,直截了当的向咸丰大帝索要湖北巡抚一职。而那边绵愉更是忍无可忍,跳出来咆哮道:“大胆!吴超越,你来京城到底是向圣上面呈平寇机宜?还是伸手要官?”

  “王爷,下官这不是伸手要官,是毛遂自荐。”吴超越平静答道:“这也是下官向皇上面呈的机宜之一,下官自信巡抚湖北后,能够在不给皇上和朝廷增加太多钱粮负担的情况下,为皇上和朝廷再打造出战之能胜的精兵,所以下官才斗胆自荐,这难道有错吗?”

  “呸!”绵愉的口水差点没喷在吴超越脸上,怒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窥视封疆大吏的官职?资历,功绩,这些东西你有吗?”

  “惠王爷息怒,惠王爷息怒。”载垣站了出来打圆场,笑嘻嘻的说道:“还有,惠王爷,慰亭的功绩好象也足够吧?自办理团练助剿长毛以来,慰亭打的大小胜仗可不比任何人少,至于资历嘛,慰亭的师兄忠烈公江忠源,不也是入仕仅一年多就升迁到了安徽巡抚一职,慰亭可是入仕两年多了。”

  “那他的年龄呢?”绵愉指着吴超越向载垣愤怒问道:“他才多大?二十岁都不到,就能当巡抚了?”

  年龄确实是吴超越的最大弱点,那怕是载垣也找不出话来反驳绵愉,不过还好,吴超越在养心殿里还有一个更靠谱的靠山叫肃顺,肃顺马上就站了出来,微笑说道:“惠王爷,朝廷选官可不是选寿星佬,恭王爷去年二十一岁的时候,不也是直接进了军机处了么?如果选官一定要看年龄,那吏部倒是轻松了,不用看考绩功勋,直接挑七八十岁的老吏当官就行了。”

  “你……。”绵愉怒瞪肃顺,目前正红得发紫的肃顺则笑得更加轻松,把绵愉的愤怒根本不当回事——都姓野猪皮,深得咸丰大帝信任的肃顺当然不怕到现在都还混不上一个亲王爵位的绵愉。

  “好了,好了,都给朕住口。”咸丰大帝终于开口,先是喝住了众人,然后才向吴超越问道:“吴爱卿,你请旨进京,除了自荐官职外,还有什么机宜需要呈奏?”

  “回皇上,微臣还有一些关于刑名案件方面的事需要呈奏。”吴超越拿出随身带来的一叠公文,捧着说道:“微臣就任江苏按察使的时间虽然不长,期间又大部分时间是在署理军务,但微臣还是抽空清理了一下江苏刑狱,查处刑名案件一百余起,平反冤案一十三起,其中两起还是人命案。这是微臣的述职奏报,请皇上过目。”

  太监上前接过公文转呈到咸丰大帝面前,咸丰大帝随便翻看了几份见大概无误就放下,笑道:“难得你还算尽心尽职,不错,能武能文,确实难得。”

  “皇上,那微臣自荐的事……?”吴超越小心翼翼的问道。

  “别急,容朕想一想,过几天再给你答复。”咸丰大帝挥挥手叫吴超越不必过于焦急,然后说道:“吴爱卿,你的才干确实出众,朕也很想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更加大展拳脚,但是你的年龄……,让朕想想,然后再决定。”

  没能一下子说服咸丰大帝让自己出任湖北巡抚,吴超越当然是大失所望,可是又无可奈何,好在咸丰大帝也没把话说死,事情仍然还有希望。然而就在吴超越以为谈话就要结束时,咸丰大帝却又说道:“吴爱卿,你对夷事比较精通,洋人以《南京条约》到期为名,请求朕派遣钦差与之谈判修改条约,这件事想必你也应该知道了。你怎么看?”

  “皇上恕罪,瓜田李下,微臣不敢发表意见。”吴超越拿出应对鬼子六的办法回答,恭敬说道:“微臣与洋人常有往来,还曾见过英夷法夷的驻华公使,今番微臣若是在这件事上发表意见,必然会引来无数闲言碎语,甚至还有误导圣上决策的可能,所以请皇上宽恕,允许微臣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见吴超越回答得这么漂亮,本想在这件事上大做文章的绵愉等人当然是大失所望,咸丰大帝却不依不饶,说道:“没关系,说吧,兼听则明,朕就是想听听你这个通夷之人是什么看法。”

  吴超越万分为难,再次拒绝搀和这件事,咸丰大帝却坚决不许,吴超越被迫无奈,也只好叩首说道:“皇上,那微臣就斗胆直言了,洋人要求修改条约,如何应对,其实就是皇上你一句话的事。皇上如果觉得条约可以修改,那就派钦差大臣与洋人谈判修改,皇上如果觉得条约不必修改,那就直接拒绝就行了,用不着和洋人废话。”

  “可以直接拒绝?”咸丰大帝一楞,鬼子六和肃顺等人也是张口结舌。

  “回皇上,确实可以直接拒绝。”吴超越如实答道:“就微臣所知,洋人公使向大清朝廷递交的是外交照会,仅仅只是表明他们的外交态度,按照洋夷国家的规矩,除非朝廷是想和洋人断交,不再往来,否则都应该给一个答复,觉得可行就答应,觉得不可行就拒绝,让洋人知道皇上你的态度就行。”

  “那朕如果断然拒绝,那洋人会不会乘机挑起战端?”咸丰大帝赶紧又问。

  “这个……。”吴超越有些犹豫,回答道:“微臣不知,事关重大,微臣也不敢轻率出言断定。”

  咸丰大帝大失所望,然而稍一盘算后,咸丰大帝又想起了一件大事,忙又问道:“还有,洋人还告诉朝廷,说他们要出兵帮大清抵御罗刹洋兵,还要帮我们大清讨还被罗刹国侵占的东北土地和库页岛,这又是什么意思?洋人怎么会突然变得好心?帮我们大清和罗刹国打仗?”

  “皇上,你不知道洋人主动如此示好的原因?”吴超越很诧异的问道。

  “朕不知道啊?朕怎么能知道这些事?”咸丰大帝更诧异的反问。

  “难道就没有广东官员向皇上你奏报?”吴超越更诧异的问道:“那么大的事情,香港和澳门的报纸早就传遍了,就连上海租界里都有不少人知道,广东下辖香港和澳门,难道就没人向陛下你奏报?”

  “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大事?”咸丰大帝更糊涂了。

  “皇上有所不知,欧罗巴诸洋夷国,去年发生了一件大事。”吴超越答道:“欧罗巴的英国、法国、普鲁士和奥地利等洋夷国,因为领土问题,一起向罗刹国宣了战,并且在一个叫做克里米亚的地方和罗刹国大打出手,战事胶着难分胜负。英法等洋夷国为了分担西线压力,决定效仿我大清的围魏救赵之策,新开东线战场与罗刹国交战,使罗刹国首尾难顾,腹背受敌。”

  说到这,吴超越顿了顿,然后说道:“现在罗刹国的东线兵力,主要就集中在他们从我大清抢去的领土上,英法等国要想消灭东方的罗刹兵,就必须夺回我大清被罗刹国抢走的土地,但英法等国人口稀少,兵力不足,就算夺得了这些土地也无法守住,同时还会背上侵占我大清土地的骂名,激怒大清朝廷影响他们和大清的贸易往来。所以洋人才想做一个顺水人情,把罗刹国抢走的疆土夺回来献给大清朝廷,既消灭了罗刹兵削弱罗刹国,又可以讨好皇上你和大清朝廷,一石二鸟,一箭双雕。”

  “这么说,洋人真是帮朕夺回疆土了?天下能有这么好的事?”咸丰大帝这一喜非同小可。

  “皇上,这是洋人的习惯。”吴超越苦笑说道:“几十年前,法国出了一个叫拿破仑的洋人皇帝,他几乎占领了整个欧罗巴大陆,但是英国人又拉着洋人诸国的残兵败将把拿破仑给打败了,夺回了所有被拿破仑抢走的土地,全部归还给洋人诸国,英国洋人自己连一寸土地都没要。”

  咸丰大帝目瞪口呆,半晌才一拍龙案,咆哮道:“这个叶名琛,身为两广总督,总理洋夷诸国的通商大臣,却对洋人的战事情况和风俗习惯一无所知,更没有向朕及时奏报,简直无能!”

  “慰亭,你确定洋人从罗刹国手里夺得土地后,不会赖着不走?”鬼子六不敢放心的追问道。

  “王爷,这点微臣敢担保。”吴超越很有自信的回答道:“英法两国没有足够人力兵力控制那些土地,且东北天气酷寒,海水结冰港口封冻,补给困难,他们强行霸占那些土地得不偿失,所以他们除了双手奉还大清朝廷之外,再无更好选择!”

  精明过人的鬼子六还是将信将疑,咸丰大帝却是面露狂喜,一拍龙案说道:“好,如果真如你所言,洋人的炮船北上只是为了和罗刹国开战,替朕夺回东北龙兴之地,那朕就封你为湖北巡抚!”

  吴超越一听急了,忙说道:“皇上恕罪,容微臣提醒一句,英国和法国的洋夷要帮我们大清夺回东北土地,是要把罗刹人打得招架不住了,停战谈判时才能逼着罗刹人把土地还给我们,洋人在克里米亚那一仗不知道要打多少时间,三年五载都有可能,湖北巡抚的缺,怎么可能等那么长时间?”

  “要这么久?”咸丰大帝也是一楞,又犹豫了一下才说道:“那……,容朕再想一想。”(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