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国难思良将

第一百五十五章 国难思良将

  带着失望离开了仍然还被满清蛮夷霸占的紫禁城,吴超越琢磨了一下,干脆就又跑到了肃顺府去等他下差,看他能不能给自己带回来什么好消息。

  混了一顿午饭,快申时的时候,肃顺才脸带倦色的回到家里,见吴超越迎上来行礼,肃顺也不奇怪,招了招手就把吴超越叫进了后堂,刚坐下就神情不善的冲吴超越说道:“你的事悬!年龄太小又没民政经验,军机处里几乎都是反对声音,惠郡王更是坚决反对!主子迟迟拿不定主意,我怎么劝主子都下不定这个决心!所以今天事情没定下来!”

  说罢,肃顺还抓起茶杯喝了一口,不曾想茶是新茶太烫,把肃顺烫得叫了一声也把茶碗摔在地上,下人赶紧上来收拾时还被肃顺当出气筒踢了一脚,然后肃顺才又对吴超越说道:“今天定不下来,今后事就只会更难办,那些看你不顺眼的,还有我的那些对头,肯定会串联起来上折子反对,故意举荐别人补这个缺恶心我和你,到时候六部军机一起反对,让主子下这个决心就更难了!”

  吴超越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了,沮丧问道:“连祁寯藻祁中堂也反对?”

  “军机处里除了恭王爷没吭声,其他都反对。”肃顺没好气的回答道:“祁中堂还直接说,你的才具能力或许胜任巡抚一职有余,但起码得先有三年民政经验再说!现在就把你放到湖北巡抚的位置上,是拿湖北十府一州的安危稳定冒险!”

  连首席军机都站到了自己的对立面,吴超越当然更失望了,肃顺则又埋怨道:“今天你在养心殿里也是,说话那么胆小干什么,明知道主子在担心你的老师曾国藩尾大难掉,你就应该抓住这点大做文章,直接告诉主子说你的老师靠不住,只有你当湖北巡抚才可以让主子和朝廷放心,这样你的希望怎么也得大点!”

  吴超越一听有些想哭,心说肃中堂你说得倒是轻巧,你是血统纯正的野猪皮子孙又是野猪皮九世面前的大红人,说话进言当然是不怕得罪人,可我能和你相比?曾剃头又是我名正言顺的老师,我在野猪皮九世面前说他的坏话,坏了尊师重道的规矩,天下文人士子的口水还不得把我淹死啊?

  暗暗抱怨了一通,吴超越这才说道:“中堂,不是下官不想在皇上面前畅所欲言,是今天养心殿里的人太多了,那么多的人在场,下官不得不出言谨慎,如果当时外人少点,下官肯定就不会象今天这么说话了。”

  肃顺点点头,也知道今天养心殿里的官员是有点过多,换了谁说话都必须得掂量一下后果。又盘算了一下后,肃顺略有些无奈的说道:“这么办吧,你耐心等几天,我争取多为你说几句话,看看能不能让你再和主子见上一面。但你也要做好准备,毕竟你的年龄实在太小了,又没有民政经验,想把你推上去不是一般的难。”

  吴超越认命的无奈点头的时候,今天在湖北巡抚一事上就没开过口的鬼子六也离开了军机处下差,很凑巧的是,在走出宫门的时候,鬼子六遇到了近来已经与肃顺翻了脸的首席军机祁寯藻,互相礼貌性的问安后,祁寯藻本想上轿回府,早就憋着坏的鬼子六却抓住了机会,招呼道:“祁中堂请稍等,能否借一步说话?”

  很疑惑的看了一直表现低调的鬼子六一眼,祁寯藻停下脚步,反问道:“恭王爷,有什么事吗?”

  “关于湖南按察使陶思培,不知祁中堂你对他怎么看?”鬼子六很有礼貌的问道。

  虽然满头雾水,祁寯藻还是答道:“还不错,三年考绩两年是优,长沙大战时,他虽然不是守城主将,却也辅佐着张亮基坚守城池,力保长沙不失,不无微功,算是一个称职的官员。”

  “本王也这么看。”鬼子六点头,又叹了口气,轻描淡写的说道:“只可惜他与曾侍郎不和,曾侍郎在长沙练兵时,他对曾侍郎的大肆扩军就十分警惕,时刻防范,曾侍郎被迫把练兵地点搬迁到湘潭,有不少原因就是因为他。”

  “有这事?”祁寯藻问道。

  鬼子六点头,微笑说道:“湖南提督鲍起豹与我有旧,是他在书信中无意间向我提起的。”

  “那王爷为何向微臣提起此事?”祁寯藻警惕的问——老狐狸祁寯藻可是早就看出来,表面上做事低调的鬼子六其实是个真正的狠角色,不然的话,在与咸丰大帝争过皇位的情况下,鬼子六也不可能进驻军机处掌握大权。

  “没什么,就是想提醒祁中堂一句,陶思培这个人可以重用。”鬼子六图穷匕见,微笑说道:“有政绩有能力,又与曾侍郎不和,祁中堂你那么担心曾侍郎,不妨考虑一下重用这个陶思培。”

  说罢,鬼子六也没再和祁寯藻废话,马上就拱手告辞,而老狐狸祁寯藻还是上了轿子后才突然醒悟过来,暗骂道:“小滑头,果然够狠,想收拾肃顺又不想亲自出手,就借老夫的刀!”

  暗骂归暗骂,为了曾国藩的事已经和肃顺翻脸的祁寯藻还是有些动心,又暗暗盘算道:“如果把陶思培推上去,既可以卡住曾国藩的钱粮军饷脖子,防范他尾大不掉,又可以打一打肃顺肆意滥用私人的威风,一举两得,其实相当不错啊?”

  鬼子六背后捅这一刀算是把吴超越给坑苦了,本来就因为年龄和资历压不住老师曾国藩,祁寯藻又突然把湖南按察使陶思培给推了出来搅局,吴超越能够当上湖北巡抚的可能自然又小了许多。

  三人相争的结果是朝堂大乱,第二天的早朝上,当咸丰大帝要求百官讨论湖北巡抚的人选时,参加早朝的文武官员也马上分成了三个派系,祁寯藻领着一帮清流御史举荐陶思培,绵愉和花沙纳等人坚决推荐曾国藩,肃顺和载垣也带着他们的党羽亲信力捧吴超越,互相之间吵得天翻地覆,不可开交。耳根子极软的咸丰大帝晕头转向,难以抉择,躲在背后捅刀子的鬼子六则完全置身事外,笑呵呵的在一旁欣赏鹬蚌相争。

  争论的结果是吴超越首先被淘汰出局,也理所当然的首先被淘汰出局,资历太浅完全比不过已经入仕十几二十年的陶思培和曾国藩,不到二十岁就出任巡抚又实在太过骇人听闻,所以不管肃顺和载垣再是如何的极力夸赞吴超越的赫赫战功,也始终绕不过年龄和资历这两个坎。最后就连咸丰大帝都亲自发话,“吴爱卿是忠臣,也是能臣,但是他实在太年轻了,想当巡抚,起码得等三年以后再说!”

  无可奈何的闭上了嘴巴后,肃顺和载垣等人也只好看祁寯藻和绵愉等人继续表演,然后曾国藩的靠山们又很快就招架不住了——同样没有地方理政经验,扩军又太猛太凶太招人忌,绵愉和花沙纳等人在为曾国藩说话时也有些底气不足。而祁寯藻一方则是理直气壮,一口咬定陶思培有战功有资历,还有当过知府治理地方的经验,是再理想不过的湖北巡抚人选,同样对曾国藩十分警惕的咸丰大帝也万分动心,几乎就要张口答应。

  千钧一发的危急时刻,奇迹突然出现,留在兵部当值的左侍郎王茂荫突然亲自捧着一道加急军情冲上金銮殿,向咸丰大帝奏道:“启禀万岁,黑龙江将军奕山刚刚派人送来的六百里加急,是紧急军情!”

  “什么紧急军情?快说!”咸丰大帝赶紧喝问道。

  “六天前,罗刹国炮船侵袭黑龙江江口,与我大清军队对峙,并开炮挑衅。”王茂荫飞快答道:“谁曾想英夷法夷的炮船突然出现在罗刹国船队背后,开炮猛轰罗刹船队,罗刹国船队措手不及,被英法洋夷的舰队击败逃往库页岛。后英夷法夷公使又派人联络奕山将军,要求奕山将军出兵攻打库页岛,夺回我大清被占疆土,洋夷舰队自愿为我大清军队护航登陆,并协同作战。奕山将军不敢擅专,请皇上示下!”

  满朝哗然,咸丰大帝更是惊喜万分,赶紧从太监手里把奕山的军情急报抢了过来细看,见内容确实与王茂荫的介绍完全一致,咸丰大帝还乐得重重一拍桌子,喜道:“好!想不到还真被吴爱卿给说中了!英夷法夷这次的炮船北上,还真是去替朕收拾罗刹国跳梁小丑的!”

  “吴超越见事明白,这点实在难得。”见希望重现,肃顺自然是赶紧跑出来争取,嘴上象抹了蜜一样,说道:“吾皇洪福齐天,洋夷自愿效力,为我大清杀夷制夷,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官赶紧随着肃顺一起山呼万岁,争相夸赞咸丰大帝的英明神武和洪福齐天,能让洋人也自愿帮着大清打仗。咸丰大帝哈哈大笑,心情极好,肃顺则乘机又进谗道:“主子,左右吴超越就在京中,何不将吴超越宣上殿来褒奖一番?也顺便向他垂询一下将来与洋夷如何善后此事?”

  咸丰大帝下意识的点头,几乎就要答应,然而已经公开与肃顺决裂的祁寯藻却跳了出来,反对道:“万岁,此事万万不可,吴超越断言洋夷出兵北上是为了攻打罗刹,虽不无微功,却也没为大清朝廷做出任何贡献。况且他也是因为与洋夷来往频繁,方才能够知道洋夷的出兵目的,此事若是大加褒奖,引得大清官员人人效仿,后果只怕难以设想。”

  祁寯藻捅刀子的狠毒程度丝毫不在鬼子六之下,咸丰大帝最恨的就是和洋人打交道,也最不喜欢臣子和洋人打交道,脸色一变之后,咸丰大帝也马上一挥手说道:“祁爱卿所言极是,此事确实不宜大加褒奖,肃爱卿,改天你替朕口头夸奖几句吴爱卿就行了。”

  肃顺暗恨祁寯藻可是又没有办法,只能是乖乖唱诺,不过也还算好,被这件事搅了局后,咸丰大帝也没了继续讨论湖北巡抚人选的心思,说道:“是否让陶思培出任湖北巡抚,这件事改日再议,先办更重要的事,肃爱卿和军机处的几位爱卿,随朕到养心殿商议与洋人合兵收复库页岛的大事,其他人都回去休息吧,散朝。”

  商议对策的结果是喜欢推卸责任的咸丰大帝再次把皮球踢给了臣子,让黑龙江将军奕山负责与英法联合舰队接触商谈,说明只要英法联合舰队没有其他附加条件,奕山就可以在洋人的帮助下出兵收复库页岛,同时咸丰大帝还允许奕山以赏赐的名义为英法联合舰队提供粮食煤炭等作战必需之物。但咸丰大帝又明确告诉奕山,说洋人如果一旦提出什么必须修改条约之类的条件,必须立即拒绝,绝不能答应。

  对外政策商议好,又把圣旨用六百里加急送往黑龙江后,心情大好的咸丰大帝放心之下,还下旨传膳,赏给肃顺和祁寯藻等军机大臣陪同用膳的殊荣。在此期间,肃顺倒是一直没忘了吴超越的事,可惜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开口,又顾忌政敌祁寯藻捣乱,只能是暂时打消这个念头,同时肃顺也已经做好了为吴超越争取官职失败的心理准备,开始寻思如何安抚忠心听话的吴超越,让吴超越安心等待将来的机会。

  陪咸丰大帝用膳其实是个苦差事,必须小心翼翼慎之又慎就算了,吃的还都是些不知道热了多少顿的温火膳,其中不少咸丰大帝从来不碰的样板菜还已经有些变味,吃得肃顺和鬼子六等人都是悄悄叫苦,发自内心的希望咸丰大帝尽快结束用膳,让他们可以出去弄些小点心充饥。

  很可惜,心情正好的咸丰大帝这会甚有谈兴,吃饭时一直在说话也吃得很慢,好不容易等到咸丰大帝端起第二碗饭时,军机处还有转来了一道折子,说是曾国藩再次红旗报捷,又在湖北与江西交界的田家镇打了胜仗。咸丰大帝一听大喜,忙说道:“快拿来,让朕看看曾爱卿又打了什么胜仗?”

  太监赶紧把军情塘报呈到了咸丰大帝面前,咸丰大帝接过打开细看,然而看着看着,咸丰大帝的脸色却慢慢变了,由红转白,由白转青,最后到了由青转白时,咸丰大帝还一把扫落了面前的碗筷,把曾国藩的报喜折子摔在地上,怒吼道:“混蛋!混帐!这算是什么红旗报捷?这算是什么胜仗?!”

  “皇兄,出什么事了?”鬼子六疑惑问道。

  “曾国藩这个大混蛋,明明打了大败仗,竟然还敢讳败为胜,红旗报捷!”咸丰大帝咆哮道:“斩首两百余,只是因为匪首林凤翔率军增援,未能扩大战果!又因为匪首石达开主力进屯九江,匪势猖獗,被迫放弃马岭坳营地,转进黄石港重新布防!”

  “一下子从田家镇退到两百多里外的黄石港,具体为什么不敢写在折子上,途中为什么没有据守蕲州不敢写,他的阵亡人数和辎重损失也不敢写一个字!他当朕是三岁小孩子,连胜仗败仗都看不出来?!这些文字花活,朕看败保的折子都已经看腻了!还用得着再看他的?!”

  鬼子六和祁寯藻等人的脸色都变了,万没料到前几天还是连战连捷的曾国藩竟然会突然打这么大败仗,一下子逃出几百里,败退到距离黄冈、鄂城附近的黄石港。而肃顺在同样震惊之余,也马上重新燃起了希望,暗道:“天助我也,好机会。”

  果不其然,咸丰大帝铁青着脸盘算了半晌后,果然向众人问道:“湖北长毛贼势复昌,如何是好?”

  众人都不敢吭声,直到咸丰大帝怒不可遏的再次喝问后,肃顺才叩首答道:“主子,家贫思贤妻,国难思良将,此番打败曾国藩的匪首林凤翔虽然骁勇,屡破大清官军,但是他的克星,目前就在京城之中!”

  肃顺没说那人的名字是谁,但肃顺不用说咸丰大帝也知道那人是谁,同时咸丰大帝又猛然想起昨天晚上他在后宫过夜时,他最宠爱那个妃子,在他耳边柔声说出的那句话……

  “皇上,其实你大不必为湖北巡抚的职位人选为难,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既然湖北巡抚这个职位这么重要,那你就只能交给你信得过的人,你登基后亲手提拔的本朝臣子,只有这样的亲信嫡系,才可以你放心托付湖北。”

  当时因为活塞运动做得太多,咸丰大帝嗯哼了几声便即象死猪一样的睡去,没能体会宠妃话里的含意。但是这一刻,咸丰大帝却又突然明白这番话的深意——谁是咸丰大帝登基后亲手提拔的亲信嫡系?曾国藩和陶思培都不是,他们都是死鬼道光留给咸丰大帝的前朝旧臣,吴超越才是咸丰大帝登基继位后入仕的本朝臣子,也是咸丰大帝破格提拔的嫡系亲信,还一直十分争气、忠心和卖命能干!

  想通了这一点,咸丰大帝再不犹豫,马上就喝道:“传旨,令江苏按察使吴超越署理湖北巡抚,尽快赶赴湖北上任,统率湖北兵马平定境内长毛!”(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