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顺水人情

第一百六十二章 顺水人情

  湘军和太平军打得再惨烈都不干吴超越屁事,死的不是竞争对手就是目前的敌人,谁死谁伤都不用吴超越心疼,所以战事激烈那几天,湘军上上下下倒是忙死累死了,吴超越则是笑呵呵在一旁坐山观虎斗,每天唯一需要操心的事情就是秀演技收买人心,也义务给理发匠老师当免费政委,鼓励湘军将士奋力杀敌,勇敢的和太平军打一个两败俱伤。

  湘军在战场上的表现也确实用不着吴超越操心,太平军的攻势再是如何的猛烈,始终都无法湘军将士全力坚守的城墙防线,汹涌攻势到武昌城下,每一次都变成了拍在了礁石上的浪花,化为了碎沫散去。太平军再是如何日夜不停的连续攻城,也攻不破湘军将士众志成城坚守阵地,以同乡、宗族与血脉为纽带组建的湘军强大凝聚力,不但远胜过的太平军的精锐部队,还彻底抵消了太平军的经验和白刃战优势。

  在激战中,吴超越不止一次的看到,一名湘军士兵倒下,他身边的湘军士兵马上象疯了一样的扑上前去,把杀害他的太平军士兵活活砍死掐死勒死,然后才抱着阵亡的同伴嚎啕大哭,痛哭刚刚牺牲的兄弟或者父子。更有许多的湘军士卒为了替父亲、兄弟或者儿子报仇,竟然抱着太平军士兵一起滚落城墙同归于尽,宁可被太平军士兵乱刀砍死也要生生咬断仇人的咽喉,爆发出来的血性让吴超越和吴超越从上海带来的吴军练勇都瞠目不已,暗暗庆幸自军还从来没有在战场上遇到过这么强悍难缠的敌人。

  最后,靠着湘军将士的顽强作战,太平军长达两天一夜的攻城战终于还是于失败告终,双方都付出了十分惨重的代价,即便是在曾国藩逼迫湖北绿营兵和武昌团练大量上城充当炮灰的情况下,湘军的陆军十三营中还是有四个营被打残,伤亡超过一半,李续宾的宝贝弟弟曾国藩爱将李续宜还在战斗中身负重伤,抬下战场后一直都昏迷不醒,能不能抢救回来谁也不敢保证。湘军余下的九个营也各有损伤,其中又以塔齐布和曾国荃的两个营损失最惨,死的也全都是曾国藩的嫡系精锐,所以战斗结束后清点伤亡时,曾国藩心疼得当场放声大哭,伤心得谁也劝解不住。

  太平军的伤亡有多大吴超越不知道,但是考虑到太平军是位置不利的进攻方,还有城下堆起两米多高的尸体堆,吴超越用脚指头分析也能猜到,太平军的伤亡最少最少也在湘军两倍以上。

  大战后的武昌战场满目疮痍,白雪皑皑的大地上,到处都是死尸残骸,到处都是断旗折枪,破碎武器,城墙下方到处都是太平军将士舍命挖掘出来的洞穴,千疮百孔,即便是在隆冬季节土质坚硬,许多的洞穴都已经快要洞穿城墙,云梯车和吕公车等大型攻城武器也还在冒着微弱余烟,火焰融化雪花,雪水流淌间,又泛起一层层的粉红颜色。

  尽管早已见惯了这样的画面,可是站在城头看着这一切,吴超越还是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暗道:“可惜啊,如果这些力量全都用在满清异族的身上就好了。”

  “慰亭,难得见你伤感啊。”

  身后传来了赵烈文的微笑声音,走到吴超越身旁先向城外大概看了一眼,赵烈文也吐了吐舌头,惊讶于城下的惨景,然后才向吴超越说道:“是惨了点,不过没关系,打完这一战,估计长毛那边就该消停了。除非是石达开不要安徽江西再给武昌战场派来援军,否则长毛已经没力气再打下武昌府城了。”

  吴超越点点头,也知道以太平军目前的伤亡情况,继续猛攻武昌府城的可能已经微乎其微,等湖南和陕西的援军抵达,太平军基本上就只剩下了主动撤围这唯一选择。但吴超越却仍然不敢乐观,说道:“只是保住武昌府城还不够,我们还得把黄州和武昌县拿回来,这样才能开采大治那个大铁矿,要想让铁矿开采不受长毛威胁,又必须得把蕲州拿回来屯兵……。”

  “要想为蕲州营造缓冲,又必须得把战略要地田家镇拿回来,这样才可以确保大冶铁矿的安全。”赵烈文接过吴超越的话题,又没心没肺的笑道:“慰亭,你的任重道远啊。”

  “当然是任重道远,不过还好,我还年轻,还有的是时间。”吴超越笑笑,然后才冲赵烈文问道:“惠甫,你觉得我是否还有可能请老师替我把长毛彻底驱逐出湖北?”

  “难。”赵烈文摇头,坦白说道:“你老师这一次的损失实在是太大,需要时间休整和补充兵员,再想让替你继续打下去,肯定难如登天。除非你能打得出什么绝对可以打动他的,那倒或许还有点希望。”

  吴超越不再吭声,只是暗暗盘算自己手里仅有的几个筹码,琢磨到底用那一个筹码和老师交换,才能打动老师还得让他不至于强大到反过来威胁自己。然后很快的,吴超越就拿定了主意,说道:“让老师看看我们的苦味酸武器有多厉害,估计就有希望了。”

  “苦味酸?”赵烈文眼皮先是一跳,然后马上又想到目前中国唯一一套苦味酸生产线就在吴超越手里,赵烈文才点了点头,说道:“是个好办法。但现在不能急着拿出苦味酸武器,我看得出来,你那位老师并不是什么特别宽宏大度的人,这次守城战又打得那么惨,你之前没拿出苦味酸武器帮他,这会又突然亮出来,他心里怎么都会有点想法。”

  吴超越不吭声,对赵烈文这话不置可否,赵烈文却毫不理会,只是自顾自的说道:“对你老师麾下那些将领士卒也不好交代,他们会觉得你过于自私。”

  吴超越终于点了点头,赵烈文则又说道:“还有,你得赶快掌握一支湖北本地的军队预防万一,武昌府城里的绿营和团练已经靠不住了,但是嘉鱼那支绿营兵可以争取。你在离开嘉鱼前,命令他们随同湖南援军一起来救武昌。如果他们能够顺利抵达武昌,你得赶紧把带兵的王国才拉过来,即便战斗力不行也没关系,无鱼虾也好,起码是个本钱。”

  想到杨定国、林天直和鲍超湖北清军将领在曾国藩面前俯首听命的模样,吴超越暗恨之余也没多想,又点了点头,说道:“只要他乖乖听话,我就把杨定国弄倒,把他扶上总兵的位置。”

  如吴超越和赵烈文所料,两天一夜的超大规模攻城失败后,尽管万分不甘,但死伤惨重的太平军却还是再没了力气继续发起攻城。而再对峙了几天后,新沟和嘉鱼那边也先后传来了好消息,远道而来的西安将军扎拉芬终于还是带着陕西清军抵达了新沟,与杨霈所部会师一处,不日便将南下增援武昌战场——虽说吴超越和曾国藩都对这一路援军都不抱太大希望,但扎拉芬好歹带来了一万五千清军,那怕全都是猪也够太平军抓上一段时间。

  湖南这边的援军最是值得期待,主帅是吴超越著名大师兄江忠源的好友刘长佑,副手则直接是江忠源的亲弟弟江忠济,他们率领的团练也是以江忠源当年留在湖南的老底子为骨干组建,还曾在湖南多次参加剿匪战事,且屡战屡捷从无败绩,战斗力相当有保障。——只是很可惜,这路兵马就算到了武昌,也很难有吴超越的份,在这方面极度自私的理发匠老师肯定会用同乡门生的关系全力拉拢过去。

  腊月三十清晨,咸丰四年的最后一天,水师那边再次传来喜讯,说是发现刘长佑率军逼近长虹桥,同时还有湖北副将王国才也果然带着嘉鱼清军一起来了武昌增援,驻扎在长虹桥一带的太平军奋起迎击,与刘长佑和王国才打得极欢。曾国藩闻报大喜,赶紧派遣胡林翼和林天直率领一千湘军和两千湖北团练从中和门出城,进兵长虹桥接应刘长佑和王国才。

  与此同时,收到了这个消息后,吴超越也没迟疑,马上命令自己仅有的两个哨练勇备战,虽未必需要出战也做好了预防万一的准备——不赶紧把不属于曾国藩派系的援军拉进武昌府城另立山头,吴超越就只有继续当光杆巡抚的命。

  下午时分,武昌城正南面那边终于遥遥看到援军的影子,但是援军的身后还有太平军的旗帜,显然太平军还在紧追不舍,同时洪山那边的太平军营地中也有出兵迹象,很明显太平军打算截杀清军援军,不给清军援军进城给曾国藩帮忙的机会。曾国藩闻报不敢怠慢,赶紧一边安排军队戒备侯命,一边赶来中和门亲自登城查看情况。

  还是在匆匆登上了中和门后,曾国藩才发现他的另一个得意门生吴超越早已登上了中和门向南张望,同时吴超越从上海带来的两百多练勇也已经拿着麻布包裹的古怪武器在城下集结候命。这些天一直在为忤逆门生打白工的曾国藩见了,忍不住悄悄撇了撇嘴,暗道:“真会装模作样,两百多人,能有什么用?”

  见曾国藩到来,吴超越慌忙过来行礼,又迫不及待的建议道:“恩师,长毛主力那边已经有出兵迹象,谨慎起见,我们最好还是提前派遣一支军队出城,在当道处列阵拦截,尽可能给我们的援军争取进城时间。”

  不愿再出兵和太平军主力硬拼白白便宜忤逆门生,曾国藩当然没有立即采纳吴超越的建议,只是说了一句呆会看,然后马上就领着刘蓉等心腹到了箭垛旁举起望远镜向南张望,把吴超越撇到了一边。吴超越明白老师的心思,悄悄叹了口气,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同样举起望远镜查看援军。

  太平军那边把南来援军缠得极紧,胡林翼军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没能取到殿后效果掩护远道而来的援军先行撤退,被太平军追砍着形成了与南来援军齐头并进的状态,秩序队形虽然都没有混乱,却因为没有后军死战争取时间,造成胡林翼和南来援军的速度谁也快不起来,都被太平军咬住了尾巴只能是且战且退。

  见此情景,指望着援军进城帮忙的吴超越当然是心急如焚,曾国藩虽然也同样焦急,却又顾忌继续派兵出城打出了加油战术,被迫与太平军展开城外决战。所以即便罗泽南也和吴超越一样提出的再派军队出城接应的建议,却还是遭到了曾国藩的断然拒绝,“等等,不能急,等我们的援军再近一些再说。”

  稍微一耽搁就坏了大事,才一转眼的时间,太平军从洪山派出的援军先锋千余人就已经飞奔赶到了中和门外,在距离城门两里多处排列阵势,当道拦住了胡林翼和南来援军的道路,同时太平军的主力大队也已经在开始出营集结,摆明了是还要往中和门这边增兵。见此情景,曾国藩也没了多余选择,只能是冲曾国荃吼道:“沅甫,带你的本营人马和五百绿营出城,去给我把胡林翼他们接应回来!”

  曾国荃大声答应的时候,旁边的吴超越暗暗松了口气之余,又马上心中一动,暗道:“好机会,就算还是把刘长佑和江忠济他们拉过来,也可以卖个大人情给他们!”

  拿定了主意,吴超越马上一个箭步冲到了曾国藩的面前,抱拳说道:“恩师,请让学生麾下的两个哨随同九将军出城,充当先锋去接应我们的援军!”

  忤逆学生拿出亲兵给曾国藩当炮灰,曾国藩当然不会拒绝,想都不想就一口答应,却全然没有察觉到,忤逆学生竟然是亲自下城去传达命令,还一去就再没上城。

  军情如火,紧闭的中和门很快打开,自愿担任先锋的两百多吴军练勇列队大步出城,迅速越过早已被死尸土石填平的护城河,在护城河对面排列起两大一小三个横队,队形之密集也让湘军土包子大开眼界,几乎是人挨人肩并肩,密集得就好象害怕敌人的枪炮打不中一样。

  观察着吴军练勇的作战队形,曾国藩突然张大了嘴巴,惊讶的倒也不是吴军练勇的队形过于密集,而是曾国藩突然看到,忤逆门生吴超越那面张牙舞爪的巡抚大旗,竟然出现在了吴军练勇的队伍中!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曾国藩第一句话就是大吼问道:“慰亭怎么也出去了?他一个巡抚去打先锋?他疯了?”

  吴超越确实很象是疯了,吴军练勇在湘军将士看来似乎也是全都疯了,排列着整齐的横队,吴军练勇竟然直接大步走向了已经列阵完毕的太平军阵地,走向密密麻麻到处都是火绳枪枪口的太平军队列。

  对吴超越来说很走运的是,抢先赶到中和门战场列阵拦截的千余太平军虽然都是精锐战兵,战斗力相当之强,但带队的却偏偏是吴军练勇的老熟人欧振彩!才刚看到吴军排列起密集得可怕的横队时,欧振彩心中就已经生出了不祥的预感,再当看到吴超越那面张牙舞爪的吴字大旗出现吴军队列中,又看到吴军练勇亮出标志性的雪亮刺刀时,无数次被吴军练勇抽得满地找牙的欧振彩就哭都不哭出来了,“怎么又是这帮疯子?老子是什么运气?怎么好不容易逮到一个野战机会,就偏巧碰上了这群疯子?”

  恐慌情绪迅速在太平军队伍中传播,参加过当年江宁大战和江阴大战的太平军旧卒个个双腿打颤,大冬天也仍然是冷汗滚滚。觉得情况不对,旁边同伴向他们问起原因时,又有一些嘴巴不安拉练的老卒低声向同伴介绍了对面来敌的恶毒凶残,还有江阴大战时那一次疯狂到了极点的三十米开枪战术。而旁边的同伴在战斗力和经验本来就要逊色这些老卒一筹,再看到老前辈都怕成了这样,当然也是个个心慌意乱,未战先怯。

  吴军练勇的横队推进速度虽然不算特别快,但区区两里多的距离还是很快走到,在两军相距约一百五十米左右的时候,太平军那边无法忍受巨大的心理压力,个别心理特别脆弱者就已经忍不住扣动扳机,白白浪费子弹火药对吴军练勇毫发无伤,还挨了上司的耳光拳脚,而再当这些人手忙脚乱的重新装填好弹药时,吴军练勇都已经逼近了百步之内。

  冷汗飞快渗出了吴军练勇老朋友欧振彩的额头,欧振彩很清楚自军在吴军练勇的击针枪面前只有一次齐射机会,更清楚一次齐射如果不能打败对面来敌,自军就只有继续被吊打完虐的命。所以即便心里恐惧到了极点,欧振彩也咬紧了牙关没有下令开火,决心一定要等到吴军练勇尽量靠近,然后再下令开火,争取以火力的数量优势多杀一些吴军练勇。

  很可惜,欧振彩的经验虽然丰富,但他这次面对的敌人主帅已经不再是那个喜欢玩命的黄大傻,而是换成了贪生怕死又喜欢保存实力,当两军相距只有七十米时,胆小如鼠的吴超越就已经下令开火,三排横队轮流开火,打出三波狂风暴雨般的子弹,顿时就把太平军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而当欧振彩满脸汗水的吼叫着下令开枪时,地上不仅已经躺倒了数十名太平军士兵,火力密度也已经无法保持,所以唯一能够使出的这轮齐射效果极差,仅仅只是打死打伤了三十多名吴军练勇,并且还是受伤占大多数。

  成功迫使了太平军打出唯一一轮齐射后,吴军练勇的击针枪优势也马上展现无遗,太平军士卒才刚放下火绳枪熄灭余火,还没等装上火药,吴军练勇的第二轮齐射就已经迎面打来;太平军将士手忙脚乱的装上火药,再用捅条去压实火药时,吴军练勇第三轮齐射打出的子弹又已经打到了面前;再等太平军将士双手发抖的勉强把子弹强塞进枪管时,吴军练勇的第四轮齐射早已经打响了。

  还有坑爹的,原始的火绳枪必须要保持直立姿势才能装填弹药,站着受枪面积大,自然是吴军练勇的活靶子,而吴军练勇的击针枪那怕是爬在地上也可以装填子弹和开枪发射,被太平军火枪命中的可能自然小了许多。最后吴超越这次带来的全是吴军练勇中的最精锐者,所以四轮射罢,太平军士兵的伤亡早已超过了三百人,无数被吓破了胆的太平军士卒拔腿而逃,其中还以平时的作战主力老兵居多。

  被吴军练勇的击针枪彻底压制,欧振彩军当然再没余力去拦截清军回城道路,胡林翼和南来援军也因为友军出城接应士气大振,很快就杀到了欧振彩军的背后,配合吴军练勇前后夹击,欧振彩军再也无法坚持,刹那间逃了一个干干净净。南来清军和湘军都是欢声雷动,大步加速间,眨眼又和吴军练勇会师在了一起。

  “抚台大人!抚台大人你怎么亲自来救我们?”

  “吴抚台,这么危险,你怎么亲自来了?还亲自率军担任先锋?”

  这些话,当然是湘军将领与南来清军将领见到吴超越时的第一句话。(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