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忍气吞声

第一百六十五章 忍气吞声

  “请我到抚台衙门赴宴?还说要当面向我谢罪?”

  收到了忤逆学生的宴会邀请,又听来人说忤逆学生是准备向自己当面谢罪,理发匠老师当然是笑得要多开心有多开心。为了钱粮大事,也为了博一个宽宏大度和关爱门生的美名,曾国藩也欣然从命,马上就带了一队亲兵进城,一路来到位于粮道街的湖北巡抚衙门与忤逆学生会面。

  还是在被忤逆学生毕恭毕敬的请进了巡抚衙门的暖阁时,曾国藩才看到新任湖广总督官文已然先到一步,正在暖阁里喝着茶看书。见此情景,曾国藩忍不住又是微微一笑,知道忤逆学生毕竟还是嫩了一点,不知道官文最大的弱点就是好色,错过了讨好官文的一个难得机会——去沙口迎接官文时,理发匠老师可是精心挑选了两个漂亮丫鬟去侍侯官制台喝酒的。

  再接下来自然是说什么都少不了的虚伪客套,互相行礼假惺惺的互相问候,然后吴超越很是恭敬先请官文和曾国藩入席坐定,然后吴超越还真的向曾国藩下拜行礼,更加恭敬的说道:“恩师在上,请受学生一拜,学生年少无知,懵懂轻狂,昨日在言语之中对恩师多有得罪,事后又无比后悔,今天学生向你谢罪。万望恩师念在师生之情的份上,宽恕学生一二。”

  听吴超越说得好听,又当着新任湖广总督官文的面,曾国藩暗暗得意之余,当然也是马上离席,亲手将吴超越搀起,微笑说道:“慰亭快快请起,你昨天顶撞于我,也是出自爱护百姓的一片好意,为师怎么能够怪你?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吧,师生之间,也没什么需要请罪不请罪的。”

  吴超越恭敬谢了曾国藩的宽宏大度,然后又向在旁边坐得无聊的官文拱手行礼,同样礼貌说道:“官制台,下官也请必须请你宽恕,昨天下官一时冲动,对你也多有不敬之处,望你念在下官只是后生晚辈的份上,对下官也多加原谅。”

  官文与吴超越往日无仇,今日无怨,又知道吴超越的后台是不能轻易得罪的肃顺,见吴超越这么乖巧的请罪,官文也就挥了挥手便就坡下驴,让吴超越不必再记挂昨天的事。吴超越大喜,忙命下人摆设酒宴,请曾国藩与官文入席用宴。

  交杯换盏间,吴超越自然主动提起了在湖北境内抽厘助军一事,表示只要官文或者曾国藩求得满清朝廷同意,自己就马上组织湖北十府一州的地方官府实施,抽出厘金帮补湘军军饷。曾国藩闻言大喜,既而又贪心大起,便又说道:“慰亭,既然你觉得抽厘一事可行,那干脆这道请行折子由你上吧。在湖北行此新政,你是湖北巡抚,这事由你上折子最为合适。”

  “恩师太抬爱学生了。”吴超越赶紧推辞,道:“学生虽是署理湖北巡抚,但官制台才是总督湖广军务的制台,恩师你才是需要抽厘助军的湖南团练总帅,你们不上折子请行,学生反而上这道折子,那朝廷岂不是认为学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进而朝廷岂不是还会认为你们并非急需这笔军饷,学生上表请准抽厘,是为了中饱私囊,鱼肉百姓?”

  吴超越的话虽是狡辩,却也有几分歪理——主管两湖军务的官文不上表要这笔军饷,需要这笔军饷的曾国藩也不上折子讨要,吴超越这个局外人却反过来上折子要向百姓伸手,满清朝廷是有怀疑官文和曾国藩这笔军饷的可能,也有可能怀疑吴超越此举不怀好意,有乘机中饱私囊的怀疑。所以一时半会之间,曾国藩还真找不出什么话来怂恿逼迫学生替自己背这口大黑锅。

  官文当然也不想上这道折子挨骂,便也是对曾国藩说道:“伯涵,要不这道折子就由你上吧,是你需要这笔军饷,你也最清楚湖南团练现在的难处,你上折子向朝廷多叫叫苦,说明在湖北抽厘对你的重要,朝廷批准的可能才最大。”

  盘算迟疑了半晌,不敢得罪需要互相拉扯扶持的官文,又拉不下脸来硬逼忤逆学生背这口大黑锅,手里还真的奇缺银子,曾国藩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好,本官上这道折子。”

  吴超越一听大喜,忙说道:“恩师放心,你刚在武昌府城打了这么大的胜仗,朝廷财政紧迫拿不出银子来奖励你,又必须仰仗你光复湖北沦陷城池,你上这道折子求饷,想来朝廷必然不会拒绝。”

  “这点还用你教?”曾国藩心中冷哼,脸上却笑得十分亲切,说道:“慰亭,如果朝廷真能批准为师这个奏请,到时候在地方上设卡抽厘,为师可还要仰仗你多加辛苦,万不可把这利国利民的好事给办走样了。”

  “好说。”吴超越拍着胸口说道:“请恩师放心,朝廷批准了在湖北抽厘助军后,学生一定会盯紧下面,绝不会让地方上贪官污吏中饱私囊,祸害百姓,也保证把厘金分文不少交到官制台手中,请官制台足额发放给恩师麾下的团练!”

  开始吴超越说得漂亮,曾国藩也笑得十分欣慰,然而听到吴超越要把厘金先交给官文后,曾国藩脸上的笑容却一下子凝固了,惊讶问道:“抽上来的厘金,要先交给官制台?”

  “恩师,当然要先交给官制台啊?”吴超越无比惊讶的反问,说道:“且不说官制台总督两湖军务,是下官的上司,但你与学生的师生关系,学生和你也不能不避避嫌疑啊?如果不经官制台的手,直接把厘金交给你,那瓜田李下,恩师与学生就是再无私也变成了有私,长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了啊?”

  曾国藩张口结舌了,然而眼角看到官文在不动声色的抿酒时,曾国藩还是赶紧艰难挤出了一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慰亭言之有理,你我师生,是得避避嫌疑。你收上来的厘金,是得先交给官制台,然后再经官制台的手发放给我。”

  听到这话,贪财好色的官文当然是笑得要多开心有多开心,举杯冲吴超越笑道:“慰亭,厘金由你直接发放给伯涵多好,怎么非要经我的手给我找麻烦?不过也罢,你的话也有道理,伯涵与你是师生关系,是得避避嫌疑,来来来,我罚你一杯,免得你以后又给我找这些无谓麻烦!”

  满脸堆笑的接过了官文的罚酒,吴超越笑得当然和官文一样的开心,再偷眼去看自己的理发匠老师时,却见曾国藩虽然也尽是笑容,却笑得要多假有多假,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吴超越心中偷笑,暗道:“剃头老师,别怪我,是你先给我出难题故意整我,我不过是顺水推舟,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宴会在吴超越与官文的欢笑声中结束,酒足饭饱之后,食不下咽的曾国藩抢先告辞走了,官文也准备告辞时,吴超越却叫住了他,又让下人领来了四名年轻漂亮的丫鬟,对官文说道:“官制台,你刚来湖北上任,舟车劳顿没带多少下人,身边肯定缺人服侍,下官就叫人在民间买了四个模样还过得去的丫鬟,请官制台带回去让她们侍侯你的饮食起居,万望制台大人莫要推辞。”

  听到吴超越的话,又看看那四名小有姿色的丫鬟,官文当然笑得更加开心,假模假样的推辞了几句就谢过了吴超越的好意收下,然后官文还拍着吴超越的肩膀说道:“慰亭,加把劲,赶快把你的湖北团练搞起来,现在我只能仰仗你的老师,将来我可要仰仗你。”

  吴超越心领神会,含笑点头,又颇含歉意的看了一眼那四个丫鬟,暗道:“抱歉,是我害了你们,但为了保护更多的无辜女孩,我只能这么做。”

  靠着赵烈文的谋划,成功度过了抽厘这个事件后,吴超越也腾了出手来全力备战和发展内政,还未雨绸缪的在汉口修建了两座可以停泊大型货船的深水码头,只等洋人那边打通长江航线,把急需的武器弹药和机器设备给自己送来。

  与此同时,湖北新军的训练也逐渐进入了正规,在两百多老兵的带领下,三千练勇很快就把并不难学的线性战术演练得有模样,刘坤一在多次参观湖北新军的训练和了解了其中精髓后,也把他的嫡系庄字营拉来请吴军练勇帮着训练。只不过受限于财力、时间和武器来源渠道,吴超越麾下的军队在武器装备和实战经验上仍然还差着湘军一大截,水师方面更是连给湘军水师提鞋都不配。

  在抽厘事件中吃了暗亏的曾国藩也是抓住了吴超越这个弱点,悄悄给吴超越猛下绊子,在清军细作早已探明下游黄州府城和武昌县城的太平军守军实力远逊于湘军主力的情况下,曾国藩借口军饷钱粮不足和在武昌保卫战中损失太过惨重,始终就是按兵不动,说什么都不肯去拿回这两个武昌府城的屏障,故意给吴超越这个湖北巡抚难堪,太平军对武昌府城的直接威胁也始终没有消除。

  湘军有武昌保卫战的重大胜利打底,倒是可以沉得住气和太平军耗耐心,新上任的官文和吴超越却不同,满清朝廷的旨意公文三日一催,就是逼着官文和吴超越赶快拿回湖北沦陷城池,尽快歼灭湖北境内的太平军。

  求不动曾国藩出兵,刘长佑军又已经在官文上任之前就奉骆秉章之令撤回了湖南临湘就粮,还说是要准备增援同样处处告急的江西战场——真正原因当然是骆秉章不愿把自己的嫡系交给官文直接指挥。迫不得已之下,急需稳定位置的官文只能是东拼西凑的组织了一支由绿营兵和湖北乡勇组成的乌合之众,让湖北总兵杨定国带着他们东下去光复武昌县城,寻摸着就算打不下比较坚固的黄州府城,先拿回武昌县城,也可以给满清朝廷一个交代,敷衍拖延更多的时间。

  官文如意算盘正中了太平军的下怀,太平军之所以坚持不肯放弃黄州府城和武昌县城,原因除了还想找机会又来反攻武昌府城外,再有就是引蛇出洞,引诱武昌清军离开坚固的城池和工事保护,来陆地上、水面上和太平军打野战。所以太平军不但留下了精锐军队守卫黄州、武昌一线,统兵的大将还是相当靠谱的韦俊副手钟廷生。

  本来就是乌合之众还要打攻坚战,杨定国理所当然的吃了大败仗,武昌县的太平军连县城都懒得守,直接就在城外布下三座大营互为犄角,杨定国欺太平军各自立营后兵单,便也三路分兵,以两路偏师牵制太平军的两座营地,以主力猛攻太平军的其中一营。太平军则凭借工事而守,耐心与杨定国周旋,待清军师老人疲时,驻扎在北岸黄州府城里的钟廷生这才施施然的派遣了一支精兵渡江,发起奇袭猛攻清军背后,武昌县的太平军也乘机发起反攻,清军大败而逃,虽然逃命本事了得没死多少,却也被太平军一口气追杀出三十余里,被迫撤回葛店立营。

  此战过后,官文大骂杨定国无能之余,竟然还厚着脸皮向满清朝廷红旗报捷,声称此战是清军胜利,然而即便是在曾国藩没有下贱到悄悄向满清朝廷告密的情况下,官文却还是挨了咸丰大帝的朱批叱责,质问官文既然获胜,为什么就不能乘胜光复武昌县城和黄州府城?还直接告诉官文说少来这一套,讳败为胜这种小花招,咸丰大帝早就已经看腻了!

  官文这一手还连累了咱们可怜的吴小买办,在叱责官文无耻花招的同时,咸丰大帝还顺便训斥了吴超越几句,质问吴超越到湖北上任已经将近三个月,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寸功未建,一敌未杀?不能象以前那样屡战屡捷就算了,为什么还连丢失的湖北城池都拿不回一座?最后还用了一句无比恶毒的话总结了吴超越到上任后的所作所为——占着茅坑不拉屎!

  看了官文转递来的咸丰大帝朱笔批复,吴超越一声不吭,官文也是一言不发,同病相怜的督抚二人大眼瞪小眼,坐困愁城。而过了许久后,官文突然向吴超越问道:“慰亭,现在湖北藩库里,能够挤得出多少钱粮?能不能挤出十万两银子和两万石粮食?”

  “制台大人,不是下官不尽力,是真的拿不出来啊。”吴超越哭丧着脸回答道:“汉口开港,赈济饥民,修补城防,偿还四川的耕牛和湖南的种粮垫款,还有练新军和为绿营供粮,事事处处都要用钱用粮。别说十万两银子和两万石粮食,现在下官就是一千两银子和两千石粮食都拿不出来了。”

  与吴超越越走越近的官文这次还算通情达理,盘算了许久才又说道:“那么,你能不能想办法弄到这笔钱粮?那怕是借也行,朝廷已经同意了在湖北抽厘助金,我们可以拿厘金做担保偿还。”

  吴超越也是迟疑了许久,然后才答道:“如果官制台能够说服我老师出兵,夺回黄州府城和武昌县,下官那怕是砸锅卖铁,也一定弄来这笔钱粮!”

  官文不再说话,只是径直起身出门,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去找你老师,你马上去准备钱粮!”

  吴超越应诺,然后回到了后院,打开了自己的私人银库,看着买办爷爷派人分批秘密送来的银子,自己准备用来建立湖北工业基地的银子,买办爷爷辛苦贪污来的银子,吴超越才真正明白了买办爷爷对自己有多重要,暗道:“爷爷,孙子不孝,又要糟蹋你的血汗钱了。”

  曾国藩的胃口之大,远在吴超越的想象之上,傍晚时,官文满脸疲惫的出现在了吴超越的面前时,直接就对吴超越说道:“你老师要二十万两银子,五万石粮食,先给一半,拿下武昌县和黄州府城的后,再给一半,还要你现在就开出印票,拿湖北藩库做担保。”

  这里必须得为曾国藩喊句冤,曾国藩还真不是想把忤逆学生逼死,而是曾国藩的开销确实太大,不算弹药辎重和武器船只,单单是军饷一项,湘军最普通的士卒月饷也是四两五钱,每个月的军饷最少也要发放五万两银子以上!又没有稳定可靠的军饷钱粮来源,曾国藩除了向掌管湖北的忤逆学生伸手,也真找不出其他的办法解决钱粮问题了。

  吴超越也知道理发匠老师的这点苦衷,所以沉默了很长时间后,吴超越还是咬紧了牙齿,重重点了点头,忍气吞声的接受了理发匠老师的敲诈勒索,官文松了口气,这才告辞离去。而心情极度不好的吴超越亲自把官文送出门后,则又回到了自己的书房里,拿出了一天前才收到的黄胜书信重新观看。

  书信上,黄胜告诉吴超越,运送吴军弹药武器的洋人船队在南京江面受阻,率领这只船队的小包令正在与太平天国紧张谈判,何时能够说服太平军对英国人开放长江航线,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

  “再赌一把吧,反正我家家大业大,这点银子还糟蹋得起,就算赌输了,也伤不了我家的筋骨根基。”

  成功逼迫了忤逆门生乖乖孝敬巨额钱粮后,理发匠老师终于还是带着湘军水陆主力向长江下游开拔了,虽说曾国藩一眼看出忤逆门生在印票上耍了花招,不拿下武昌县城和黄州县城就拿不到剩下的一半钱粮。但没关系,时刻关心着下游战场的曾国藩早已探明,黄、武一带的太平军总共只有六千多人,在湘军主力面前毫无还手之力,同时湘军水师还有上游之利,除非驻扎在田家镇的太平军主力大举来援,否则湘军拿下黄州和武昌县绝对问题不大!

  曾老师实在是高兴得太早了,他大概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出发的头几天,在给秦日纲和林凤翔补充了一批粮草和弹药后,无比重视上游威胁的石达开虽然抽调了陆军南下增援江西战场,却又命令统率太平军水师的秦日纲和韦俊严密监视湘军水师的动静,抓到机会就立即发起与湘军水师的决战,全力争取消灭这支对太平军西线威胁巨大的清军水上力量。并且因为顺水之利,湘军主力向东出动的当天晚上,秦日纲和韦俊就已经收到了这个重要消息!(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