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六十六章 鸟枪换炮

第一百六十六章 鸟枪换炮

  料敌不足的下场就是措手不及。

  带着湘军兵临隔江相望的黄州府与武昌县城下后,不擅长打突击战的曾国藩不但继续采取先求稳守后图进取的稳妥策略,还把主力放到了北岸的黄州府战场,仅以偏师监视武昌县的太平军。对此,湘军诸将纷纷大惑不解,都向曾国藩问道:“大帅,黄州府城比武昌县城难打,我们应该先打最有把握的武昌县城才对,怎么舍易取难,把主力放在北岸先打黄州府城?”

  “因为我们先打武昌县,黄州长毛必然会出兵救援,但我们先打黄州府,武昌县长毛必不敢出兵救黄州!”

  “此前因为我们钱粮不足,迟迟未来攻打黄州府武昌县,给了长毛在黄武一线修筑坚固城防工事的时间,我们现在发起进攻,无论是先打一座城池,急切之间都很难得手。黄州府的长毛强,武昌县的长毛弱,我们先打武昌县不能迅速得手,黄州长毛必然会见缝插针,突出奇兵偷袭我军背后,我们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重蹈杨定国的覆辙。”

  “但我们先打黄州府,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武昌县的长毛兵力孱弱,既没有足够实力救援黄州长毛,就算勉强出战,也会给我军乘机在野战中将其歼灭的机会!所以舍易取难先打黄州府城,反而对我军最为有利!”

  听完了曾国藩无比自信的解释,湘军众将这才恍然大悟,齐赞大帅英明。而结果也正如曾国藩所料,他这一手果然打了太平军一个措手不及,万没料到湘军会先来打黄州府城的钟廷生只能是一边命令武昌县驻军不得轻举妄动,黄州战场放弃城外营地全面退守府城,一边赶紧派人向下游的田家镇求援。然而信使却在半道被湘军水师拦截,曾国藩得意洋洋,一边加强封锁江面航道,一边全力准备攻城。再接着……

  再接着曾国藩就也被太平军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事隔仅一天,就有一支由百余条小拔船组成的太平军水师船队出现在了湘军面前,考虑到太平军水师驻扎在田家镇距离遥远,短时间内可能赶来增援黄武战场,湘军水师竟然一度认为这支船队是武昌县或者黄州府的太平军船队,为了歼灭敌人的水上力量果断出兵交战,那支太平军船队则掉头下游跑,湘军水师大将彭玉麟贪功紧追不舍,被诱到了巴河下游,数以千计的太平军小拔船突然杀出,四面重围彭玉麟,湘军水师船大难掉头,冲锋逆风回撤逆水,机动力几乎完全丧失,轻便灵活的小拔船则是在宽阔江面上尽情驰骋,不断穿插突袭,把湘军各船逐渐切割包围,打得湘军水师鬼哭狼嚎,只要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收到了彭玉麟军遇伏的消息,曾国藩也慌了手脚,顾不得保存实力只能是命令湘军水师倾巢出动来救彭玉麟,最后靠着湘军水师的全力救援,彭玉麟军倒是侥幸躲过了灭顶之再,但是带来的三十四艘战船却被太平军击沉焚毁八艘,俘虏五艘其中还包括一艘价格昂贵的红单船,剩下船只也大都带伤,同时来救彭玉麟的湘军水师主力也在激战中被击毁四艘,重创两艘,损失相当之惨重。

  神速来援的太平军水师初战告捷后,曾国藩也就没了一举拿下黄州府城和武昌县城的把握,相反的,因为水上力量遭到重创,无力取得江面优势,湘军在南岸偏师还有被太平军反过来包围的危险,逼得曾国藩不得不向驻扎在葛店的湖北清军杨定国部求助,请杨定国赶紧东进与湘军偏师会合,补强南岸力量。

  消息传回武昌府城,吴超越暗暗幸灾乐祸之余,也多少有些担心唇亡齿寒——老师再不是东西也是老师,曾老师和湘军如果完了,武昌府城和即将下金蛋的汉口港可也同样保不住。所以吴超越也没敢掉以轻心,劝说官文以大局为重让杨定国全力支援湘军偏师的同时,吴超越又一边加强武昌府城的戒备,一边派出大量人手侦察下游动静,刺探太平军的虚实。

  还算好,斥候细作的侦察报告很快表明,太平军这次的出兵规模不如上次攻打武昌府城那么大,没有从陆路进兵来的全是水军,兵力虽暂时无法探明,但是从太平军水师并没有大量登陆入城增援这点分析,太平军水师的可登陆作战力量即便有也不多。

  根据这一分析,又结合武黄战场的实际情况,吴超越替老师精心研究出了一个作战计划——觉得湘军应该扬长避短,发挥陆上实力强大的优势,以陆师猛攻黄州府城或者武昌县城,迫使太平军出动水师救援陆上守军,湘军水师屯兵上游,有机会就出击突袭太平军水师,没机会就让陆师负责牵制太平军的登陆援军,只要能够把太平军水师的作战力量大量吸引上岸,湘军水师同样可以获得突袭奇胜的机会。

  作战计划拟定出来,再让赵烈文代笔写信给曾国藩建议实施时,赵烈文却没有急着动笔,还向吴超越提醒道:“慰亭,你的战术计划虽然可行,也有不小把握,但这么做肯定会让湘军陆师付出不小代价,以你老师的脾气,就算明知道你的建议是对了,只怕也会拒绝采纳。”

  吴超越当然知道赵烈文说的是实情,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管他,先把作战计划告诉他,采不采纳随便他,他采纳当然最好,他如果死活不听,我也没办法。反正对他这个老师,我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赵烈文无奈的点头,提笔作书替吴超越写了书信,然而曾国藩的反应却不幸被赵烈文料中,收到了吴超越快船送来的书信后,曾国藩的第一反应就是勃然大怒,拍着帅案怒吼道:“狂妄小儿,乳臭未干,竟然就敢对本帅指手画脚!”

  旁边的刘蓉和罗泽南等心腹幕僚惊问原因,曾国藩把吴超越书信拿给他们看了以后,刘蓉和罗泽南却是神色迟疑,半晌罗泽南才说道:“大帅,吴超越对你指手画脚,虽有不敬,但是他提出的作战计划,却相当可行,大帅何不考虑采纳实施?”

  曾国藩不说话,其实曾国藩也知道吴超越的建议可行,此前也一度考虑过如此用兵,但是一想到这么做需要付出的代价,曾国藩却又下意识的打消了这个念头。所以即便有罗泽南给吴超越帮腔,曾国藩犹豫再三还是摇了头,说道:“太冒险了,我军并不擅长攻坚,强行攻城如果不能逼迫长毛水师登陆增援,我们的损失肯定不小。谨慎为上,这样的冒险计划,不到最后关头,我们还是不用为妙。”

  罗泽南当然也知道曾国藩这是想要保存实力,虽没有点破,却又建议道:“那么,叫杨定国在南岸猛攻武昌县城如何?就算他攻不下城池,只要能够诱使长毛水师登陆作战,我们的水师也能赢得破敌机会。”

  让湖北绿营打攻坚战,曾国藩自然不会拒绝,然并卵,即便杨定国仰仗有湘军偏师胡林翼部保护,鼓起勇气向武昌县小城发起了多次进攻,肉脚到了极点的绿营兵却依然只是在城下远远开枪,根本不敢真正发蚁附进攻,当然也就没办法诱使太平军水师登城作战。武黄战场也因此陷入消极对峙,湘军和太平军谁都想后发制人,也谁都不想先出手露出破绽,互相之间就是比拼粮草后勤的消耗,态势与清军江南大营和南京城里的太平军一般无二。

  在此期间,心急如焚的官文和负责粮草后勤的吴超越当然是一再催促曾国藩进兵,可是曾国藩却全都置之不理,料定官文和吴超越不敢拿他怎么样,充耳不闻。结果必须仰仗曾国藩保卫湖北的官文和吴超越也真不敢拿曾国藩怎么样,反倒还得让信使赔尽笑脸,言语中连一句重话都不敢说。

  消极对峙的局面终于在二十多天后出现了一点改变,四月二十八这天,一支由六条蒸汽船和两条风帆战船组成的船队突然出现在了长江下游,悬挂着英法两国的旗帜,冒着滚滚黑烟,直接向着武黄战场这边驶来。首当其冲的太平军水师赶紧出兵阻拦,然而经过一番交涉后,太平军水师还是乖乖让路放行,蒸汽船队继续轰鸣西上,又进入了湘军水师的防区。

  曾国藩当然早就知道了满清朝廷已经批准对英法两国开放长江航线的事,但是职责使然,曾国藩还是派了人登上洋人的联合舰队联络交涉,了解他们的来意和是否混杂有并非英法两国的他国洋船。结果使者很快回报,说道:“禀大帅,八条船有六条是英吉利船,两条是法兰西船,没有其他洋人国家的船只。他们带队的首领自称叫小包令,说是去汉口建立通商口岸。”

  “洋人是不是和传说中一样,长得怪模怪样,金头发蓝眼睛?”从没见过洋人的曾国藩好奇问道。

  “回大帅,洋人是长得很怪,头发什么样颜色的都有,眼睛也有蓝有黄,鼻梁还特别高。”使者如实回答道:“他们说话的腔调也很怪,很难完全听懂他们在说什么。他们的礼节更怪,一见面就要摸小人的手。还有几个穿着黑衣服的洋人,象是洋和尚,拉着小人的手非要问我们军队里有没有信洋教的人。”

  “蛮夷猖獗,大清难安啊。”曾国藩痛心疾首的呻吟了一句,然后赶紧挥手说道:“让他们走,让他们赶紧走,让他们去汉口和吴超越打交道去,这事是他的拿手好戏。”

  还是使者应诺去传令让路放行后,曾国藩才又猛的想起一件大事,忙向旁边的心腹刘蓉吩咐道:“快,马上派几个人去汉口,去看看这些洋人是怎么和吴超越打交道的,还有看看洋人有没有给吴超越送来什么洋枪洋炮。如果有,一定要弄清楚数目是多少。”

  …………

  洋人船队的到来当然在武昌与汉阳两府引起了巨大轰动,冒着黑烟的蒸汽船还没靠上刚修建的深水码头,码头周边就已经是人山人海,挤满了看热闹的两府百姓,而再看到怪模怪样的洋人在船舷旁边挥帽致敬时,百姓人群中自然又爆发出了山崩海啸的喧哗声,惊呼好奇,还有许多怯极而走。甚至就连湖广总督官文,也是在望远镜里刚大概看清洋人的模样,也吓得赶紧放弃过江迎接的打算,爬上轿子飞奔回武昌府城当鸵鸟。

  对反应最激烈的当然是咱们的吴小买办,贵为湖北巡抚,众目睽睽之下,吴超越竟然在码头上直接给了小包令一个熊抱,激动的大吼大叫,“包令先生,你总算是来了!你知不知道,我等你们等得有多辛苦?”

  “吴,我们没能尽快赶到汉口与你见面,责任应该由太平天国承担。”小包令微笑着解释道:“我们花了不少的时间,甚至威胁动用武力,才说服了太平天国同意对我们开放长江航道,允许我们自由来往于他们的防区。假如不是洪仁玕先生从中斡旋,我们或许还要过很长时间才能来到这里与你见面。”

  “那你们付出了什么代价?”吴超越赶紧问,也赶紧要求小包令用英语回答。

  “关税,还有向太平天国出售武器,以及不许在他们的控制地里传教和修建教堂。”小包令耸耸肩膀,很坦白的用英语回答道:“如果不是阿礼国先生早早就向我的父亲建议不要和那帮疯子讨论宗教问题,并且成功的说服了我的父亲同意,我或许就不会在这件事上做出让步。”

  “没事,没事,想传教建教堂,汉口这边随便你们怎么传,想怎么传教修教堂都行。”吴超越流露卖国嘴脸,说道:“我现在是湖北巡抚,湖北民政我说了算,我允许你们传教,还帮你们解释误会。而且我还已经在汉口买了一块土地,送给你们建教堂。”

  “吴,就是因为有你在湖北,所以我们才宁可对太平天国做出让步,也一定要疏通长江航线,来汉口和你见面啊。”

  小包令大笑着对吴超越说出实情,然后话音未落,吴超越就已经被麦都思、孟镇升等一大堆老熟人重重包围,吴超越则尽情的与这些洋人朋友嘘寒问暖,尽情发泄这段时间被孤立在湖北内陆的愁闷。最后,还是在黄胜、容闳等人带着亲切笑容出现在吴超越面前时,吴超越才撇开众人扑了上去,拉住黄胜就问,“东西带来了没有?”

  “没……。”

  黄胜故意拖长了尾音,然后直到吴超越露出恐慌神色,黄胜才微笑着补充道:“没有当然是不可能的,放心吧,抚台大人你要的东西,一样没少,全都带来了!”

  听到这话,吴超越双手合十,高举过头,闭上眼睛向上天重重一拜,然后转过身去,冲着黄大傻和聂士成等部将大吼道:“传令全军,让每一位湖北新军将士都知道,我们熬出来了!从现在开始,全军换装,武器装备,衣帽鞋袜,全部换崭新的!把那些旧衣服旧枪旧炮,全都给我扔了!”

  说罢,吴超越又一指刘坤一,大吼道:“刘坤一,你也一样,把你的那些破枪全给我扔了,全部换装击针枪和米尼枪!”

  刘坤一惊喜应诺的时候,旁边的小包令却又微笑说道:“吴,如果你有旧船的话,也可以全扔了,换新船。”

  吴超越惊讶来看小包令时,小包令笑笑,指指自己船队中仅有的两条非蒸汽动力的风帆战船,说道:“吴,这两艘风帆战列舰,是刚从我们英国皇家海军退役的战船,吃水浅适合在内陆水道作战,全橡木船身,吃水线以下全部包裹黄铜,双层炮甲板,每艘船装备五十门火炮。我父亲知道你一定很需要它们,就让我把这两艘船都带到了汉口,询问你是否愿意购买?”

  “可以卖给我?”吴超越的眼睛里都是星星了,忙向小包令问道:“亲爱的包令先生,那你能要多少价?还有,你把船卖给我,太平天国那边会不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影响到你们在长江航路上的自由通行?”

  “吴,感谢你对我们的关心,但没关系,我们在与太平天国议定的协议中,也同样答应了向太平天国出售包括船只在内的武器。而且在这之前,我们也没少向你们的朝廷出售船只。”

  两边卖武器的小包令回答得十分坦白,然后又微笑说道:“至于价格,吴,我父亲说了,看在你和我们友谊的份上,这两艘中古船连同武器,你给六万银元就行了。但是必须用银元或者白银支付现款,还有你如果需要雇佣我们英国的教官培训你的水手,需要另外支付现银。”

  又看看那两条至少有七八成新的战列舰,随便一条都比自己理发匠老师王牌战船小型红单船火力强出几倍的战船,吴超越再一次当众熊报了小包令,语带哽咽的说道:“上帝保佑女王,包令先生,我们永远都是最亲密的朋友!”

  小包令含笑反抱吴超越,心说如果不是我父亲准备向国内建议扶持你,如果不是我们要逼迫太平天国向我们购买更多的战船,能卖你这么低的价格?然而吴超越接下来的话却又让小包令彻底无语——吴超越无比期待的向小包令问道:“亲爱的包令先生,能不能用这个价格再卖十条给我?还有,能不能请你们英国的海军教官,免费帮我培训水手和炮兵?”

  吴超越贪得无厌的无耻要求当然遭到了小包令的断然拒绝,原本还打算把十条船转手出售几条赚回本钱的吴超越大失所望,也只好转向了在旁边听得莫名其妙的吴军水师营官王孚,指着那两条战列舰吼道:“王孚,看到没有?从今以后,那两条船我就交给你了!带着这两条战列舰替我多打些胜仗,以后我让你开上火轮战舰!”

  王孚及他带来的吴军水师将士先是目瞪口呆,然后还在确认了吴超越已经把那两条威风凛凛的战列舰买下后,王孚等人才欢呼着冲向那两条战列舰,不少人还激动得流下了眼泪,“好大的船!我做梦都没想过能坐上这样的大船啊!”

  时隔仅一天,三千湖北团练全部换装完毕,包括并非吴超越嫡系的刘坤一庄字营在内,衣帽鞋袜,武器装备,全都是一片崭新,击针枪和米尼枪的雪亮刺刀阳光下晃得人眼疼,沉重的后膛炮与臼炮威风凛凛,更有两条悬挂着吴字大旗的战列舰在宽阔的长江水面上横冲直撞,扬威耀武。

  眼线把消息带回了武黄战场后,吴超越的理发匠老师先是目瞪口呆,然后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拍着额头懊悔道:“过了!前些天实在是太过了!早知道洋人会给慰亭送来这么多好东西,本帅之前就不该把他逼那么狠,不该把他逼得那么狠啊!这下子,再想从这个小滑头手里弄到好东西,难如登天了。”

  PS:资料不足,当时的船只价格难考,1862年满清朝廷向英国人购买一支由三艘中型蒸汽炮船和四艘蒸汽炮船组成的船队,共计支付纹银一百零七万两。鸦片战争时林则徐向美国人转手出售给林则徐的英国风帆战船甘米力治号,美国人向英国人购买时连同武器共支付白银约四万七千两。甘米力治号装炮三十四门为五级舰,书中小包令出售给主角的是装炮五十门的四级舰,考虑到主角光环和风帆战船的逐渐淘汰贬值,六万银元应该为比较合理的良心价。(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