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露锋芒

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露锋芒

  抱着无尽的好奇,次日正午时分,曾国藩的心腹刘蓉以回礼为名渡过了长江,一路来到位于五里墩的湖北新军营地,结果吴超越虽然没有亲自到营门处迎接,却也下令立即召见,让刘蓉顺利进入了好奇已久的湖北新军营地。

  一路参观下来的结果让刘蓉大失所望,传说中鲜尝败绩的吴超越在安营扎寨方面明显没有任何的过人之处,营防布置最多只能算是中规中矩,护营壕沟加栅栏,栅栏后一道羊马墙,数量勉强够用的哨楼了望塔,勉强合理的营帐设置和营内空间配置,没有地堡,没有可以让士兵登高行走的垒墙,最后干脆连炮台都没有修建。防御力最多只相当于湘军行军时过夜的临时营地,和湘军主力目前工事完善的新生洲营地相比,简直只能用一个土围子可形容。

  暗叹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之余,刘蓉又无比眼红湖北新军的武器装备,主力战兵清一色的高射速击针枪,包括什长及伙勇等基层军官都全部配备左轮枪,新衣新帽加崭新武器,一看就让人觉得精神抖擞,威风凛凛。甚至就连那些担任辅助工作的武装民工,也是每人一把挎刀加一支湘军主力步枪火绳枪。装备好得让刘蓉流口水,也让刘蓉不止一次的悄悄怨天怨地,“苍天不长眼啊,这样的好洋枪,我们的将士怎么不能每人装备上一支?”

  除此之外,细心的刘蓉还注意到值勤站岗的吴军将士腰间,每人都挂着几个圆形小布袋,刘蓉好奇向领路的吴超越亲兵问起那里是什么时,亲兵则如实回答说是手雷弹。刘蓉听了当然是大为艳羡,暗道:“原来就是李元度上次从上海带回来的那些手雷弹啊,和洋人勾搭得紧就是好,手雷弹都能给普通士兵配备,我们军中要是有足够的手雷弹,仗就好打多了。”

  终于进到了中军大帐与吴超越见了面,吴超越对刘蓉的态度倒是还算亲热,又是请上座又是奉好茶,谢了曾国藩的回礼后还设宴款待刘蓉,刘蓉也没客气就领了。然后到了对座而饮的时候,刘蓉才惊讶的发现吴超越面前的酒杯里装的是茶水,好奇问道:“吴抚台,你的军纪严格到如此地步,在军中居然滴酒不沾?”

  “也不是完全的滴酒不沾,平时的规矩是饮酒不过三杯。”吴超越微笑着解释道:“但今天例外,我今天晚上准备发起攻城战,为了不误事,所以今天滴酒不沾,只能以茶代酒,还请孟容先生莫怪。”

  “今天晚上就发起攻城战?”刘蓉这下子才真正吃了一惊。

  吴超越微笑点头,说道:“已经在准备了,今夜三更出兵,抵达战场后炮击准备,明天天亮的时候正式发起攻城,争取在明天就把武昌县城拿下来。”

  瞪大着眼睛打量吴超越,见吴超越语气虽然轻松,神情态度却不象是在开玩笑,刘蓉更是张口结舌,半晌才问道:“吴抚台,那你有多少把握?”

  “六七成的把握吧。”吴超越随口回答道:“即便这次攻城拿不下武昌县城,至少也能给城里的长毛来一下重的,让他们无法在城里长期坚守下去,方便逼他们弃城而走。”

  继续上下打量吴超越,狐疑到了极点后,刘蓉干脆向吴超越直接说道:“吴抚台,那学生斗胆,想随同贵军到阵上观战,一睹贵军的军威,不知抚台大人能否准允?”

  “欢迎之至。”吴超越一口答应,笑道:“今天晚上我要亲自率军出战,孟容先生随我同去就行了。还有,麻烦孟容先生派人回去给老师传个话,说我今天晚上就要发起攻城,请他让贵军水师做好出战准备,倘若长毛派出水师来救武昌县,贵军水师正好可以乘机出兵破敌。”

  万万没料到吴超越能够从容自信到这一地步,益发惊疑不定的同时,刘蓉倒也没敢怠慢,一边同样推掉了饮酒以免误事,一边赶紧提笔做书,向曾国藩报告湖北新军今天晚上就要发起攻城的重要情况,同时也按吴超越的要求,提醒曾国藩让湘军水师做好备战工作,以免贻误破敌战机。

  再接下来,当然轮到曾国藩傻眼惊诧了,如果不是这道书信来自亲信心腹刘蓉的亲笔,曾国藩肯定得怀疑这是一个无聊的恶作剧。但正是因为对刘蓉的信任,所以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后,尽管肚子里仍然尽是将信将疑,曾国藩还是下令水师做好夜战准备,同时曾国藩也少不得在肚子里嘀咕,暗道:“也好,这么急着攻城,本帅倒要亲眼看一看,你小子在战场上到底有多少能耐。”

  同样被吓傻眼的还有湘军大将胡林翼和并非吴超越嫡系的湖南将领刘坤一,因为需要胡林翼掩护侧翼防范太平军水师登陆作战,吴超越同样派人向胡林翼告知了自己的攻城计划。被吓傻了的胡林翼花了不时间回过神来后,虽然立即下令准备夜战,但也和曾国藩一样的满肚子惊疑,抱定决心今天晚上要好生观察湖北新军的真正实力。

  而刘坤一则是跑到了吴超越的面前表示担心,担心城外的太平军守城工事尚未荡平,贸然发起攻城只怕把握不大还容易导致伤亡巨大。吴超越则微笑着告诉刘坤一,“不必担心,今天晚上你只管安心看好戏就行,长毛在城外的工事是坚固,但再坚固的工事没人守,还不是一堆摆设?”

  在湘军众人与刘坤一七上八下的等待中,夜色很快降临,二更过半时,一直在帐中休息的吴军出阵战兵起身,吃夜宵领干粮,备足饮水检查武器。三更时列队侯命,结果也是到了这个时候,自愿担任军事观察员的刘蓉才又十分傻眼的发现,吴军士卒竟然人人手打火把照明,对军事行动丝毫不做掩饰,压根就不介意是否被太平军发现行踪。同时更让刘蓉傻眼的是,吴超越竟然只出动了包括刘坤一庄字营在内的四个营作战,仅仅只动用三分之二去打湘军连攻都不敢攻的武昌县城。

  “姓吴的这小子,如果不是疯子,就是真有这个把握!”这是刘蓉此刻的心里话。

  凛冽夜风中,两千湖北新军与七百多武装民夫列队出动,打着密如繁星的火把,簇拥着各种各样的攻城武器大步前进,结果让刘蓉继续惊疑不定的是,吴军的攻城武器数量明显偏少,仅有二十来架临时赶造的壕桥车和数十架飞梯,另有一些用于搭建浮桥的浮箱,整体打一次蚁附战倒是绰绰有余,打两次蚁附战就明显不够。

  同时刘蓉也注意到吴军练勇重点关照的古怪火炮,数量倒是不少,一种炮管细长的火炮有二十门,另一种炮管粗短的火炮有五门,但是外形模样却与刘蓉此前见过的各种洋炮截然不同。刘蓉再直接向吴超越问起这些火炮的名字时,吴超越则轻描淡写的回答道:“二十门那种炮叫后膛炮,直线抛射,打远用,五门那种炮叫臼炮,曲线弹道,打近用。”

  听不懂吴超越嘴里的外国名词,刘蓉只能选择沉默观察,也亲眼看到了吴超越在用兵作战方面与湘军的各种截然不同之处,队形密集根本就不怕被敌人炮火偷袭,到达阵地后不修临时工事,直接露天布阵;不筑土墙保护炮兵阵地,直接把火炮一字排开;阵地的选择更是让刘蓉大开眼界,吴超越竟然把军队放在了远离城门的城外西南角,就好象压根就不打算攻击最容易被攻破的城门一样。

  这时,因为早已发现吴军行动的缘故,武昌县城上同样已经是灯火通明,大量的太平军将士上墙备战,虽然担心黑夜之中城外有埋伏,守将刘满没敢派军出城去守羊马墙防线,却也抢在吴军的火炮就位之前,早早就让周围的几个炮台开火,以火炮轰击吴军士兵的火把密集处。然而吴军的阵地却恰好在太平军火炮的射程之外,太平军的炮弹不但没能对吴军将士造成伤害,相反还暴露了炮台位置,让吴军炮营的技术兵通过钟表法和三角法测到了距离远近,让仅打有少量火把照明的吴军火炮寻找到了更加理想的射击阵地。

  数分钟后,当太平军的前膛炮陆续再次开火时,吴军火炮已经全部就位,炮兵营官钱威派人到吴超越面前请示战术和何时开炮,吴超越直接就回答道:“立即开炮,十门后膛炮,招呼长毛的炮台,干掉长毛炮台再打城内,另外十门炮专打城内!”

  炮营传令兵唱诺飞奔回去,旁边的刘蓉却再一次瞪大了眼睛,无比的惊讶向吴超越问道:“吴抚台,学生没有听错吧?十门炮专打城内?长毛守军大都在城墙上,你把炮弹打进城里,有什么作用?”

  吴超越笑笑,答道:“孟容先生,不必多问,一会你看效果就知道了。”

  刘蓉茫然点头,又更加茫然的把目光转向西北面的武昌县城时,吴军火炮那边已经同时发出了怒吼,二十枚炮弹先后夺膛而出,呼啸着十枚打向两旁的太平军炮台,十枚直接抛射向武昌城内。

  再然后,自然是湖南土包子刘蓉大开眼界的专属时间了,十枚炮弹在大半命中太平军炮台的同时,突然再次爆发出惊天动地的轰隆巨响,弹片横飞间,一团团巨大的火焰也顿时就笼罩到太平军的炮台上,被弹片命中的太平军士兵惨叫倒地,正准备装进炮筒里的火药也顿时被引燃,不是殉爆就是熊熊燃烧,其中三座太平军炮台顿时化为一片火海彻底报废,另外还有两座也冒出熊熊烈火。

  最惨的还是城内,看到吴军炮弹越过城墙飞进城里,以刘满为首的太平军将士开始还大声嘲笑吴军炮手的技术太烂,然而当吴军炮弹在城里炸开喷发出巨大火焰后,太平军上下却又很快傻了眼睛——几乎是在瞬间,就有七八座民房冒出了熊熊烈火。

  不等太平军方面和刘蓉回过神来,吴军的火炮已经再次开火,陆续打出了更多的苦味酸炮弹,刘蓉也忍不住象杀猪一样的惨叫了起来,“吴抚台,你这什么火炮,竟然能连射?”

  “不是能连射,只不过是发射速度太快,所以看上去象是会连射一样。”吴超越微笑解释。

  刘蓉不再吭声,只是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武昌县城,看着吴军的苦味酸炮弹在城上城下接连炸开,喷射出一片片方圆超过两丈的火焰,也看着太平军士兵在火海中嚎叫奔走,甚至还隐约听到了这样的喊叫声,“妖火!是妖火!水浇不熄,在墙上都会烧!”

  还是在隐约听到了这些叫喊声后,刘蓉才猛的醒悟过来,赶紧抬头向上前去时,却见吴超越那面吴字帅旗迎风飘展,张牙舞爪旗角直接指向西北,刘蓉顿时恍然大悟,向吴超越惊喜问道:“吴抚台,你今天晚上是打算火烧武昌城?”

  “孟容先生果然了得,这么快就能看出我的真正打算。”吴超越笑着点点头,承认刘蓉猜到了自己的恶毒目的,然后吴超越才告诉刘蓉,说道:“我昨天登上高地俯望城内时,见城里的街道房屋保持完整,又因为我用的这种开花炮弹又很好的燃烧弹效果,就想出了这个火攻之计。”

  刘蓉赶紧大拍马屁,称赞吴超越的聪明过人,因地制宜和随机应变,然后又迫不及待的向吴超越问道:“吴抚台,你这种炮弹贵不贵?向那个国家的洋人能够买到?”

  早就料到刘蓉会这么问,吴超越笑得自然也更加开心,答道:“买不到,至少暂时还买不到,因为这种炮弹的新式火药,是我的兵工厂自产的。”

  “是抚台大人你的什么厂自产的?”刘蓉大惊问道。

  吴超越笑着点头,又随口说道:“孟容先生,你回去以后,可以把这个情况告诉给我的老师。顺便替告诉老师一句,想要这种火药,可以商量。”

  说罢,吴超越不再理会刘蓉,只是举起了望远镜去观察纵火效果,结果也没让吴超越失望,在呼啸夜风的帮助下,本来就燃烧效果十分出色的苦味酸火势更加猛烈,很快就已经在城内引燃了大量民房,风助火势,火借风威,迅速扩大蔓延,迅速就把城内东南角化为了一火海,并迅速向着城池内部挺进。见此情景,吴超越满意点头之余,也赶紧指挥吴军三营熄灭火把上前,呈倒品字形保护住了炮营阵地。

  这时,武昌县的城上和城里当然已经乱成了一团,在大敌当前的情况下,守将刘满不得不提前动用预备队扑火,同时组织和强迫城内百姓参与灭火,然而坑苦了北洋舰队的苦味酸火焰就坑爹的地方就是连水都浇不熄,即便附在钢铁土石上也照样可以熊熊燃烧,再加上夜风过大,城内房屋密集,火势所到之处都有易燃物助燃。所以不管太平军将士和城里的百姓如何的浇水扑火,就是没办法阻止火势蔓延,更没办法彻底扑灭烈火,又因为夜风肆虐和吴军炮火的逐渐集中在城内,烈火也就彻底失去了控制,火苗冲天十余米,迅速笼罩了小半个武昌县城。

  见形势危急,守将刘满不得不硬着头皮打开南门,派军出城来捣毁吴军炮兵阵地,同时派人出城向驻扎下游的太平军水师求救。然而出城的太平军在野战中自然遭到了吴军击针枪的热情招待,排列着密集横队的吴军新兵在老兵的带领下,以武器优势碾压太平军狂刷经验值。同时早已全军戒备的太平军水师也是进退两难,既不能不救刘满军,也必须得提防湘军乘机发起进攻,最后秦日纲别无选择,只能是硬着头皮率领主力出动,掩护韦俊率军登陆增援武昌县城,同时也提防湘军水师乘机出动来袭。

  夏季夜短,韦俊带着两千水师陆战队靠岸登陆时,天色已经朦胧微亮,察觉到太平军这一动静,负责掩护吴军侧翼的湘军胡林翼部立即出动,抓住半渡而击的难得战机,迎头痛击正在先后下船的太平军士兵,正在下船登陆的太平军难以形成有力反击,被湘军的火绳枪打得难以抬头。见情况不妙,秦日纲也只能是赶紧指挥水师以炮火掩护韦俊军登陆,胡林翼指挥着湘军将士从容应对,阻敌登陆的同时也大量吸引太平军水师的炮火,为湘军水师创造有利战机。

  胡林翼不惜代价创造的难得战机差点被曾国藩白白错过,虽说湘军水师早已全体备战并已出营集结,然而还是确认了太平军水师倾巢出动的情况后,喜欢保存实力的曾国藩这才命令水师出击,同时还要求统率水师的曾国华谨慎进兵,没有理想战机不得与太平军水师交战。

  下达了这个命令后,曾国藩也赶紧举起望远镜眺望着一片通红的武昌县方向,心中奇痒难熬,“到底是什么武器?这么神奇?该死的小滑头,手里有这么好的洋人武器,竟然从没对本帅说过一个字!本帅当初收你做门生,真是瞎了眼了!”(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