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七十章 兵行险着

第一百七十章 兵行险着

  武昌县城虽小,城里大半的街道房屋也已经在战火中化为了一片废墟,但是湖北新军成功光复了这座县城后,武黄战场一度僵持不下的局势还是被彻底打破,清军方面获得了绝对优胜上风,太平军则军力大挫,水师被迫退守兰溪,黄州府城里的太平军也几乎形同一支孤军,无论陆战水战,太平军实际上都没有多少的翻盘希望。

  夺回了武昌县城后,吴超越并没有急着率军渡江北上去帮助湘军围攻黄州府城,只是立即分兵,派遣刘坤一率领庄字营南下大冶,配合大冶县令李承湛组织的团练收复大冶县城。同时考虑到湖北最大的铁矿和煤矿都在大冶县境内的缘故,即便早已探明城中太平军能战者不过数百人,在刘坤一并没有提出要求的情况下,吴超越还是主动派出部分炮营士兵携带五门后膛炮及一些掷弹筒南下给刘坤一帮忙,交代刘坤一一定要拿回大冶,也绝不能让太平军盘踞在至关重要的大冶县境内。

  吴超越为什么这么重视大冶小县,曾国藩当然不知道原因,曾国藩也没时间和兴趣再去关心这个问题,南岸战场的局势刚稳定下来,曾国藩马上就派人催促吴超越赶紧率军渡江,嘴上说是想要尽快和吴超越联手夺回黄州府城,但真正原因是什么吴超越用脚指头分析也能猜到。为了吊理发匠老师的胃口,也为了巩固对南岸战场的控制,不给太平军卷土重来的机会,吴超越故意找各种借口一再推托,迟迟没有率军渡江。

  最后,还是在收到了刘坤一军轻松收复大冶县城的消息后,吴超越这才留下绿营兵守卫武昌县城,慢条斯理的率军渡江,带着湖北新军到了新生洲与湘军会合。曾国藩闻报大喜,亲率湘军众将出营迎接吴超越,客客气气的邀请忤逆弟子入营用宴,又主动派遣湘军民夫帮助吴军立营,对吴超越的爱护也仿佛象是回到了在京城时事事处处为弟子着想那个时刻。

  不出吴超越所料,宴会上虚情假意的互相客套了一番后,曾国藩果然很快就向吴超越问道:“慰亭,听孟容先生说,前日你在战场上用的洋人武器,开花炮弹里装的新式火药,都是你的兵器作坊自产的?”

  “回老师,千真万确。”吴超越点头答道:“学生诗文词赋不行,对洋人的化学却小有研究,又在上海时得到过洋人的化学大才指点,就造出了这种连洋人都还没有的新式火药。”

  说罢,早有准备的吴超越还叫亲兵拿出了苦味酸样品给曾国藩过目,又给曾国藩详细讲解了苦味酸炸药的使用方法,末了又把苦味酸当众点燃,让曾国藩和湘军众将亲眼目睹苦味酸的良好燃烧效果。曾国藩和湘军众将则是看得既兴奋又眼热,然后前段时间才从京城回来的曾国潢还迫不及待的向吴超越问道:“慰亭,这种火药的造价如何?”

  “当然比原来的黑火药高得多。”吴超越如实回答道:“而且引爆这种火药的****和延时引信,大清国内目前还不能自产,只能向洋人购买,价格更加昂贵,所以我手里的新火药武器也不多,自用都还远远不足。”

  吴超越把话再直接也没用,曾国潢的脸皮甚厚,马上就说道:“慰亭,你手里的新武器不够没关系,反正你能自产,汉口又已经是和洋人通商的口岸了,那个什么****和引信也可以直接找洋人买。现在我们正在和长毛交战,这么好的武器,你怎么也得分一些给我们吧?”

  “好说,好说。”吴超越笑着说道:“多了没有,三百枚手雷弹,五门掷弹筒和五十枚配套炮弹,明天我就叫人送来。”

  “就这么点?还连炮弹都没有?”曾国潢的脸色有些微变。

  “二叔,小侄手里的新式武器确实不多,已经尽了全力了。”吴超越哭丧着脸说道:“还有,不是我不给你们炮弹,是我的炮弹和你们的炮弹不同,给了你们也没办法用。我手里总共只有二十多门火炮,连火炮都给了你们,我以后的仗也没办法打了。”

  曾国潢还是不依不饶,正要开口继续讨要时,曾国藩却挥手制止住了曾国潢的厚颜无耻,还冲曾国潢埋怨道:“二弟,慰亭这些年可没少帮我们的忙,你怎么就只想着一再向他伸手,全然想过用银子买?新式火药造价这么高,慰亭能送给我们多少,我们……。”

  “恩师,请容学生多一句嘴。”

  吴超越不上理发匠的恶当——用银子买倒是说得好听,谈着谈着曾国藩铁定会拿吴超越拖欠他的钱粮充当货款。所以吴超越赶紧开口打断曾国藩,说道:“恩师恕罪,现在你就算拿得出银子,学生也没武器卖给你。”

  “什么意思?”曾国藩疑惑问道。

  “生产新火药的作坊还没建起来,原材料不足,学生没办法造。”吴超越无奈的摊手说道:“而且学生目前还要忙于收复长江下游城池的事,也没时间回汉口去建工厂和督造武器,所以短时间内,恩师你就算出银子,学生也是爱莫能助。”

  说罢,吴超越又赶紧补充道:“不过恩师请放心,只要随着老师把长江下游的几座湖北城池夺回来,把长毛驱逐出了湖北境内,学生马上就可以腾出手来大力整顿军备,为恩师大量生产新式武器,帮老师你直捣黄龙,攻破江宁,生擒洪杨二贼,助老师建立万世不易之伟功!”

  曾国藩当然也马上听出忤逆学生这是在给自己下套——想要新式武器,先带着湘军替忤逆学生把太平军驱逐出了湖北再说!脸色微微一变后,曾国藩也没急着跳出陷阱,只是含笑说道:“原来如此,也罢,这事以后再说,我们先喝酒,喝酒。”

  吴超越含笑谢了,这才与湘军众将举杯同庆南岸大捷,期间也努力保持与湘军众将的友好关系,与湘军众人言谈甚欢,还不断许下各种空头诺言,说什么只要把太平军赶出了湖北,让自己腾出手来以后,一定会以最低价成本价向湘军出售和援助各种新式武器,成功吊起了许多湘军将领的胃口,与湘军众人尽欢而散。

  散席后自然是钩心斗角的密谋时间,先来看曾国藩这边,才刚回到后帐与自己的几个心腹谋士见了面,曾国藩马上就重重唾了一口浓痰,骂道:“呸!小滑头,果然奸猾了得,明明是想让本帅出军出力把长毛赶出湖北,让他坐稳湖北巡抚的位置,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就好象是他在帮本帅一样。”

  “只怕他的目的还不止如此。”刘蓉微笑说道:“把长毛赶出了湖北,坐稳了湖北巡抚的位置,又有我们顶在前面为他抵挡长毛,他就可以在湖北安心的整军备战,又用新式武器操纵着我们为他冲锋陷阵,等我们和长毛打得两败俱伤的时候,他再出手顺江而下,直捣黄龙和攻破江宁的盖世奇功,可就得归他了。”

  曾国藩冷笑点头,也无比怀疑这才是忤逆门生的真正打算,然后曾国藩问道:“如何应对?”

  “绝不能急着把长毛赶出湖北!”刘蓉沉声答道:“长毛对湖北的威胁越大,大帅你那个门生就越是依赖我们,只有让长毛继续控制住一部分湖北城池,随时可能卷土重来,我们才可以从大帅你那个门生手里弄到更多的新式武器,乃至新式火药的配方!”

  曾国藩沉默盘算不说话,许久后才问道:“那黄州府城,还打不打?”

  “当然得打!但不能出力真打!”刘蓉答道:“武昌县城已失,长毛水师退到兰溪,黄州城里的长毛已经形同孤军,很有可能会主动弃城而走,我们不打无法向朝廷交代,所以必须适当发起一些进攻,给朝廷一个交代,也卖个顺水人情给大帅你那位得意门生。”

  “然后呢,打不跑黄州城里的长毛固然对我们有利,可以逼迫大帅你那位门生向我们低头求助,也可以逼着他卖力攻城,乘机弄清楚他是否还藏有后手。如果长毛收缩战线主动弃城而走,那我们绝不能全力拦截,必须要让长毛有力量可以盘算黄州下游的湖北城池,继续对你那位门生形成威胁,也让他必须继续依赖我们。”

  曾国藩笑了,拍拍刘蓉的肩膀笑道:“孟容,吾之子房。”

  …………

  这时,已经回到了营地里的吴超越自然也和唯一一个参谋赵烈文展开了密谈,结果吴超越这边也更有风度一些,赵烈文没吐浓痰就向吴超越笑道:“慰亭,你的套倒是下了,可你的老师不肯上套,如之奈何?”

  “正常,我那位老师如果这么容易就上套,那他就不会在十年里升官七次了。”

  吴超越笑笑,也确实早就料定理发匠老师不会这么容易中计给自己当苦力蓝领,然后才向赵烈文问道:“惠甫,那以你之见,我老师接下来会出什么招?”

  “那还用问?当然是故意磨洋工不急着把长毛赶出湖北了。”

  赵烈文想都不想就回答道:“湖北新军才刚组建,力量还很薄弱,打一两个胜仗或许还有把握,但是要想把长毛彻底驱逐出湖北却是难如登天。长毛只要一天赖在湖北境内不走,就随时有可能卷土重来,你也得一天有求于你那位侍郎老师,你只要有求于他,钱粮军饷和新式武器这些东西,他不就有的是机会向你伸手白吃白拿了?”

  “那我们如何破解?”吴超越又问道。

  足智多谋的狗头军师赵烈文难得面露难色,盘算着回答道:“慰亭,你这话可算是把我问住了,按理来说,破解你老师这一招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是诱之以利,但我左思右想,又发现这不太可能,以你老师的聪明,你无论拿出什么样的诱惑,他绝对都能一眼识破。只有实打实的真金白银才有可能打动他,但是你老师那个胃口……,恐怕会是一个永远无法填满的无底洞。”

  吴超越皱眉不语,也知道自己无论拿出多少真金白银讨好理发匠老师,也绝不可能满足他的无底洞胃口,同时吴超越也很清楚,自己就算能够求动肃顺给理发匠老师许下安徽和江西巡抚的实缺,甚至两江总督的官职,以自己理发匠老师的奸猾,也绝对会一眼识破,绝不会上当受骗!

  这时,赵烈文突然神色一动,似乎张口想要说话,但又强行忍住把嘴巴闭上。吴超越和赵烈文搭档多时,自然知道他的意思,便问道:“惠甫,想到什么好主意了?为什么不说?”

  “是想到一个主意,应该可行。”赵烈文答道:“但这是一个险招,还是一个险得不能再险的招数,所以就没说。”

  “没关系,说来听听。”吴超越鼓励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我们两个仔细合计,说不定就能火中取栗,弥补危险。”

  “无法弥补。”赵烈文摇头,说道:“其实我这个办法很简单,就是引诱你老师用更毒的一招逼你就范,老老实实的向他低头求饶,双手奉上钱粮武器,对你予取予夺,任打任骂。但你老师如果想要用此毒招,首先就得替我们肃清湖北境内的长毛,然后才能达到目的。”

  “仔细说说。”

  吴超越被赵烈文成功吊起了胃口,赵烈文则叹了口气,说道:“这一招,其实是我之前最担心的事,生怕被什么人知道捅到你老师那里,然后你就危险了,所以才对谁都没有说过。”

  叹罢,赵烈文才低声说道:“我一直在担心,你老师这时候如果乘机发力,把长毛赶出湖北境内,然后借口救援江西,把主力带进鄱阳湖战场,故意露出空虚的湖北腹地,引诱长毛乘虚攻打湖北,那你就只能哭着喊着向你老师求饶,求他赶紧带兵回来救你了。”

  吴超越倒吸了一口凉气,也这才发现自己的理发匠老师还有这一招可以把自己整治得欲哭无泪,生不如死。但下意识的想要放弃这个兵行险着的招数时,吴超越却又有些犹豫,再仔细盘算了许久后,吴超越还是忍不住向赵烈文问道:“惠甫,以你之见,如果我老师知道这一计,是否有可能依计而行?”

  “九成九会依计而行!”赵烈文斩钉截铁的回答,然后才解释道:“现今长毛的陆军主力已经去了南昌,我军又刚与你老师联手在南岸打了一个胜仗,湘军士气正盛,长毛士气衰竭,军心沮丧,且无法指望立即获得援军增援,正是把长毛一举赶出湖北的大好机会,你老师如果在这个时候突然发力,成功把握自然很大。”

  “再然后呢,把长毛赶出湖北自然是大功一件,皇上和朝廷高兴,你老师自然也高兴。在此期间,你老师自然可以借口补充武器,逼你交出更多的新式武器和钱粮,这又是一重高兴。最后,你老师再把主力带进江西,故意让湖北后方空虚,引诱长毛乘机又来攻打湖北,到了那时候,你这个湖北巡抚除了乖乖向他磕头求饶外,自然没了多余选择。一举三得,一箭三雕,你老师能不动心?”

  吴超越不吭声,只是发现自己如果和理发匠老师换个位置,肯定会选择这个一箭三雕的毒招。而再盘算了许久后,吴超越这才又问道:“惠甫,那以你之见,我是把老师留在湖北有利,还是用这招把他诱出湖北更有利?”

  “如果您有把握仅凭湖北兵力,独自拦住长毛的反扑,那当然是把你老师诱出湖北更有利。”赵烈文答道:“但我必须提醒你,你手里的湖北新军还太弱小,湖北的绿营又靠不住,这一把如果赌输了,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尤其是你的水师。”赵烈文又补充道:“洋人虽然半卖半送给了你两条好船,但是水师要想操练精熟,绝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到时候你就算可以在陆地上勉强支撑,长毛水师也可以走水路直接杀让湖北腹地,把你的腹地搅得天翻地覆。”

  吴超越坐了下来,双手放在眼睛前方搓动不止,过了许久后,吴超越才突然说道:“赌!这一把和我老师赌了!”

  “慰亭,你考虑清楚了?”赵烈文问,又提醒道:“别怪我没警告你,这把你如果赌输了,你湖北巡抚的顶戴也保不住。”

  “我知道,赌输了我也不后悔!”吴超越斩钉截铁的回答道:“一天不把长毛驱逐出湖北,我一天就在湖北做不成大事,一天不把老师打发出湖北,我在湖北就一天不得安宁。这把我赌了,反正我在湖北才刚起步,赌输了我也损失不大!但我如果不赌这一把,我在湖北就永远没办法起步!”

  见吴超越态度坚决,知道吴超越喜欢冒险脾气的赵烈文也没再阻拦,只是点了点头,说道:“那好,随你。好在长毛那边也是到处在打仗,又在南昌战场集中了大量兵力,对南昌志在必得,也有可能不会立即来打湖北。”

  吴超越点头不吭声,心里想的全是自己托周秀英给杨秀清带的话,通过洪仁玕给杨秀清的暗示,甚至还想到了几乎是和曾国藩穿一条裤子的刘长佑——刘长佑和曾国藩关系再好,看到吴超越对刘坤一是怎么招待,心里也自然会有他自己的想法——楚勇的战斗力还是相当靠得住的。

  末了,吴超越才想起向赵烈文问道:“那么,用什么办法让我老师这条逼我就范的毒招?”

  “太容易了。”赵烈文又叹口气,苦笑说道:“书信,反间,酒后失言,我马上能想出一百个办法让你老师知道这个毒招,还连露出痕迹都不怕,对你老师这么有利,那怕他明知道是陷阱,也会毫不犹豫的跳进去。”(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