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争夺先机

第一百七十二章 争夺先机

  秦日纲和钟廷生并不知道的是,即便知道了湖北战场局势不妙的情况,太平军的西线主帅石达开却还是不打算放弃湖北战场,仍然用快船传令秦日纲和钟廷生继续坚守黄州一线,那怕情况再不妙也绝不能主动放弃黄州府城,更不许擅自撤出湖北。

  石达开做出这个决定当然不是要让太平军将士白白送死,原因是更加重要的南昌战场已经进入了最关键的阶段,江西清军已经大半云集南昌战场力保省城,而太平军成功占领了江西大部分城池后,也陆续把兵力集中到了南昌战场准备和江西清军打一场大决战,若能取胜江西全境便可归入太平天国的版图,继而彻底切断满清朝廷与东南富庶之地的陆路联系。

  在这么重要关键的时刻,石达开当然希望秦日纲和钟廷生能够暂时牵制住湖北清军,不给曾国藩或者吴超越增援南昌的机会,所以即便明知道湖北局势不妙也无法再往湖北增派援军,石达开也绝不允许秦日纲撤出湖北战场。

  然而很可惜,石达开的命令晚了一步,当石达开的命令送到秦日纲的面前时,黄州府城已经被吴超越和曾国藩联手攻破,钟廷生为了保存有生力量迅速撤出了黄州战场,秦日纲率领的太平军水师主力也已经撤到了蕲州一带,再没了机会把吴超越和曾国藩牵制在湖北腹地。

  黄州府城是被清军用爆破战术得的手,激战中,湖北新军将士靠着优势炮火的掩护,在黄州北门城下成功挖掘出了一个坑道,埋入苦味酸炸药引爆,第一次爆炸虽然没能成功炸垮黄州城墙,但曾国荃麾下的湘军将士璇即又在附近挖掘了一个坑道,吴超越赶紧派人再次装进苦味酸炸药引爆后,之前就已经摇摇欲坠的城墙终于轰然倒塌,露出了一个不下二十丈宽的缺口,负责这一轮攻势的湘军将士立即潮水一般的涌入缺口。

  比拼勇气斗志的危急时刻,太平军将士虽然靠着密集子弹和接连抛掷火药包,一度把已经冲进城的湘军士兵给重新赶出城外。可湘军这边却更狠,曾国荃亲自操刀上阵,接连砍翻三个带头逃命的军官,并扬言说再敢后退就马上对谁开枪,逼着湘军将士再次发起冲击,这才成功杀入城内与太平军展开巷战。而再当冯三保率领着大量装备手雷左轮枪的吴军将士杀入城内后,守黄州府城里的钟廷生也就彻底没有了回天之力。

  在此期间,太平军水师也一度出动来救黄州,然而援军尚未靠岸登陆,已经不再故意保存力量的湘军水师也已经倾巢杀来,太平军水师被迫在水上迎战,接着又马上遭到了湘军水师的手雷弹突袭,过于轻小的小拔船只要挨上一枚苦味酸手雷就得遭受重创,运气不好点直接报废都有可能。措手不及下,太平军水师顿时一片大乱,兵无战心,将无斗志,士气高昂的湘军水师则乘机猛攻猛杀,几乎与陆地上同时取得胜利,太平军水师也比陆师更早放弃了黄州向下游逃亡。

  收到了水师兵败的消息后,本来就已经招架不住的钟廷生更无战心,想都不想就下达了弃城命令,结果却又遭到了湖北新军的全力追击,在损失相当不小的情况下才逃到兰溪与水师会合。然后秦日纲和钟廷生再稍一合计,觉得反攻武黄战场毫无可能,同时陆师的粮草辎重遗失太多,在野外很难补给,所以秦日纲和钟廷生干脆就带着军队直接撤回了蕲州就粮,吴超越与曾国藩继续联手追击,顺江而下的水师几乎是与太平军同时抵达蕲州,只是势单没敢立即发起进攻。

  在蕲州喘息未定时,石达开不许撤出湖北战场的命令也已经送到了蕲州,秦日纲和钟廷生见了大声叫苦,因为一路败逃下来,太平军的陆师损失相当惨重,即便加上刘满从武昌县城里带出来的败兵,陆上作战力量也已经只剩下了三千多人。同时几经战火摧残的蕲州小城粮草不足,城池残破,物资基础难以支持太平军长期作战,所以即便太平军的水师还有一战之力,也很难守得住蕲州防线,不分青红皂白的一味死守,陆师还有被曾吴联军全歼在蕲州的危险。

  不得已之下,秦日纲和钟廷生只能是坐下来重新商议如何执行石达开的军令,结果也还算好,石达开只是禁止太平军撤出湖北战场,并没有要求秦日纲等人不许放弃任何一座湖北城池,灵活性很高,秦日纲和钟廷生还有自行发挥的余地。而经过反复的推敲商议后,秦日纲和钟廷生很快就商量出了一个新的战术计划,决定放弃蕲州继续撤退,撤退到战略要地田家镇去重新布防,借助田家镇那一带的有利地形,集蕲州、广济、黄梅和兴国的四县钱粮之力坚守田家镇咽喉,与曾吴联军长时间周旋。

  说干就干,乘着曾吴联军的陆师还没抵达,太平军立即把蕲州城里的粮草军需尽数装船,又连夜把邻近广济城里的粮草辎重也运了过来装船。先行抵达蕲州战场的湘军水师虽料定敌人准备继续东撤,却势孤不敢轻进,只能是赶紧派快船与曾国藩联系,向曾国藩报告这一重要情况。

  如果不是信使见到曾国藩时,吴超越恰好就在曾国藩身边,或许就会错过抢占先机的宝贵时间。也幸亏是与曾国藩同时知道了这一消息,吴超越稍一盘算后,马上就向曾国藩说道:“恩师,不管长毛把粮草军需装船是打算撤到田家镇,还是准备直接撤出湖北,为了谨慎起见,你的水师都应该立即进兵田家镇,抢占长江南岸的半壁山战术要地,夺得上风之利,以防万一。”

  田家镇有两个战术要地,一个是北岸的吴王庙,另一个就是南岸的半壁山,现今正处夏季,东南风正劲,以大船为主力战舰的湘军水师当然得优先抢占上风处,否则在水战中必然要吃大亏。这个道理曾国藩懂,而且曾国藩也远比吴超越了解田家镇的实际地形,知道只要自军水师提前抢占了半壁山要地,太平军就算想在田家镇重建防线也极度困难,可如果让太平军水师抢占了半壁山要地,那么本来就是以机动见长的太平军水师更是如虎添翼,甚至还可以借助顺风之利,以火攻重创湘军水师。

  明白归明白,但是关键时刻,曾国藩的自私心理却又占了上风,沉吟了片刻后,曾国藩还摇了摇头,说道:“慰亭,你的建议虽然很对,但还是太冒险了。我们的陆师主力尽在北岸,又落在了水师后面,若是再让水师继续孤军轻进,抢占南岸要地,那么水师一旦遇险,我们就很难互相救援了。”

  “恩师,你的水师只要坚持一两天就行!”吴超越急得直跺脚,说道:“只要你的水师谨慎应战,坚持到我们陆师抵达田家镇战场,那么水陆夹攻,长毛就算想在田家镇立足都难!但如果让长毛抢占了半壁山要地,我们不但要逆风渡江进攻,长毛还可以直接取得和兴国的联系,获得兴国县的钱粮补给,更加难以把他们速灭!”

  曾国藩还是盘算着不吭声,吴超越毫无办法,只能是赶紧又对曾国藩说道:“恩师放心,你的水师不会孤军应战,刘坤一的庄字营正在长江南岸的黄浩口,我会命令他立即全速开赴半壁山,帮你的水师抵御长毛,不给长毛抢占半壁山高地居高临下打击你水师的机会!”

  曾国藩最担心的就是这点,听吴超越这么说了,又明白半壁山要地对自军的重要性,曾国藩这才下定了决心,但曾国藩却并没有急着答应,只是微笑着向吴超越说道:“慰亭,田家镇的仗打完了,长毛也就彻底滚出湖北了,你手里的新式武器……。”

  吴超越彻底拿自己的理发老师无语了,无可奈何的说道:“五百枚手雷,再加五十枚掷弹筒的炮弹,够不够?”

  “一千枚手雷,一百枚炮弹,再加五十支左轮枪和两千发子弹。”曾国藩微笑答道:“还有,把长毛驱逐出了湖北后,你之前开给我的印票,得足额兑现。”

  吴超越更无语了,可是没办法,田家镇要地紧邻大冶县,湖北最大的铁矿和最大的煤矿也偏巧都在大冶县境内,不把田家镇咽喉拿回来,吴超越就休想开发大冶县的铁矿和煤矿,所以吴超越别无选择,只能是一咬牙一跺脚,恶狠狠说道:“成交!”

  又狠狠敲了忤逆门生一笔,理发匠老师这才心满意足的颁布命令,让曾国华立即率领水师全速赶往田家镇,夺占有风向之利的半壁山要地。目前还最后有求于理发匠老师的吴超越也没敢耍花样,同样是马上命令正在南岸的刘坤一率军急赴半壁山增援,还要求刘坤一不惜任何代价都要抢占半壁山高地,不给太平军居高临下打击湘军水师的机会。

  很巧,曾国藩的命令送到湘军水师面前时,太平军水师也刚把粮草军需装船完毕,两军几乎同时出发,一前一后共同急赴田家镇要地,一场规模空前的龙舟赛船大会,也就此在宽阔的长江水面上展开。

  刚一开始时,秦日纲还没猜到湘军的目的打算,一度误以为湘军不过是又想咬住自军尾巴,等待战机出现再发起突袭。可是看到了湘军水师那一反常态的急速航行,秦日纲就逐渐觉得味道不对了,而再当亲眼看到湘军水师刻意避免与自军的殿后船队交战,绕过战场急驰向东时,秦日纲顿时就醒过味来,惊叫道:“不好,湘妖船队是想抢在我们前面!”

  江面过于宽阔,秦日纲倒是不怎么担心湘军水师会抢到自军前方再列队拦截,精通水战的秦日纲最怕的是湘军水师提前抢占了半壁山要地,夺得上风之利,把自军逼到了会被清军陆师直接威胁的北岸吴王庙立营。所以醒过味来后,秦日纲也马上做出了两个调整,一是命令殿后船队主动迎击,不惜代价的缠住湘军水师,迟滞湘军水师的东进速度,另一个命令则是分出一支船队全速赴半壁山,夺占半壁山阵地。

  残酷激战就此在江面上展开,原本只打算拦截湘军水师保护主力船队的太平军水师后军主动出击,借助机动力优势猛攻湘军水师侧翼,性格有些自私的曾国华一度有些犹豫是否放慢船速全力迎战,减少无谓损失。好在曾国华的两个副手杨岳斌和彭玉麟都是明白人,一再提醒曾国华半壁山阵地对湘军水师的重要性,之前已经因为过于谨慎保守吃过大亏的曾国华这才咬着牙齿命令船队继续全速前进,宁可让受袭的侧翼单独应战都付出一些损失,也不肯放慢船速。

  炮身隆隆,杀声震天,太平军的小拔船如同一支支离弦之箭,不断扎入湘军水师的侧翼,拼命开炮纵火,湘军水师将士则一边全速前进,一边奋勇应战,以各种各样的武器迎击太平军水师,江面上炮来枪往,战鼓如雷,到处都是烈火浓烟,喊杀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江面混乱得如同一锅滚开的粥。

  还好,湘军水师最大的优势就是战船够大,全力冲锋间太平军的小拔船就算横着拦在前面,也挡不住湘军水师的冲锋脚步,所以激战了约一个小时后,湘军水师在付出一定代价下,终于还是没有损耗速度的摆脱了太平军水师后队的纠缠,越过满载兵员粮草的太平军主力船队,抢到前方直扑半壁山。太平军水师的后队却不依不饶,仍然死死咬住湘军水师的尾巴紧追不舍,秦日纲则在旗舰上不断合掌祷告,“天父保佑,前军一定要守住半壁山啊!不然的话,我就算想坚守田家镇,仗也无比难打了。”

  顺江而下自然速度极快,早上从蕲州出发,下午约三点时,湘军水师就已经遥遥看到了雄伟高耸的半壁山,但是很遗憾的是,抢先出发的太平军水师船队,已经抢先一步抵达了半壁山下,还已经把几门随船带来的火炮搬上了岸上高地,气势汹汹的迎接湘军水师的到来。

  仗打到了这一步,曾国华再是自私自利这会也不敢轻易放弃进攻了,即便太平军水师的前军已经组成了防御阵形,后面还有太平军的后军追赶,曾国华还是咬着牙齿大吼道:“打旗号,全军突袭!一定得给我拿下半壁山!”

  更大规模的激战在半壁山的江面上展开,顶着隆隆炮响和密集如雨的火箭枪子,湘军水师一往无前,直接一头撞在太平军的水师拦截船队上,并靠着船大力沉的优势,直接撞翻了好几条太平军的小拔船,太平军方面则乘机展开近舷战,咬着武器攀爬夺舷,登上甲板与湘军士卒展开近身白刃战,刀来枪往,厮杀得血肉横飞,天昏地暗。

  全是由民风彪悍的湖南山农组成,湘军士卒打近身白刃战在经验上虽然有些不足,战斗力却也悬殊不是太大,又有数量优势,近身战中丝毫不落下风。然而已经搬上岸的那几门沉重火炮却给湘军水师带来了不小麻烦,居高临下对已经失去了机动力的湘军大船几乎是一打一个准,对湘军水师的士气斗志打击极大。曾国华一度派船靠岸,让士兵登陆作战,也很快就被提前上岸并抢占了有利地形的太平军士卒杀退,光挨打很难还手。

  不过也还好,湘军水师不但有船大优势,还有倾巢出动的数量优势,咬着牙齿激战了不少时间后,湘军水师终于还是杀散了太平军的拦截船队,夺得了上风优势。然而不等湘军将士发出欢呼,更没等湘军水师笨重庞大的战船掉头整队,太平军那边却抢先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欢呼声,曾国华、杨岳斌和彭玉麟等湘军高级将领惊看原因时,却又忍不住大声叫苦起来——原来,太平军水师的主力船队也已经赶到了半壁山战场的目视范围内。

  “掉头!掉头!赶快掉头整队!赶快给我掉头整队!”

  杨岳斌和彭玉麟等将红着眼睛大吼大叫时,太平军的水师主力却已经越逼越近,同时岸上的太平军陆师也是疯狂的不断开火,居高临下向湘军水师投掷包括大石头在内的各种武器,拼命给湘军水师制造混乱,迟滞湘军水师的掉头整队速度,给太平军水师创造突袭战机。而湘军水师上下却是大受士气影响,操船间手忙脚乱速度更慢,杨岳斌和彭玉麟等人急得再是如何怒吼咆哮也毫无作用。

  “砰砰砰砰!”

  密集得如同爆豆一般的火枪声突然又在岸上传来,曾国华和杨岳斌等人大惊去看陆上时,却又无比惊喜的看到,一支打着清军旗帜的军队已经出现在半壁山下,手里拿的还全是让湘军将士妒忌得眼红的高射速击针枪,正在疯狂冲击高处的太平军炮兵阵地,期间竟然大量抛出了湘军将士无比珍惜的苦味酸手雷弹。

  见此情景,曾国华长舒了一口气后,还忍不住拍了拍胸口,无比庆幸的说道:“还好,刘坤一总算是及时赶到了,这仗还有得打。”(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