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历史真相

第一百七十四章 历史真相

  公元一八五五年这次黄河改道,也是黄河在历史上的最后一次大改道,决口于河南兰阳(今兰考)铜瓦厢,汹涌黄河水分为三股,一股由赵王河走山东曹州府以南下注,两股由直隶东明县南北二门分注,经山东濮州、范县(今属河南),至张秋镇,汇流穿运(运河),总归大清河入海。凡系运河及大清河所经之地均被波及,山东全省有五府二十余州县受灾,鲁西南、西北广大地区黄水横流。

  改道的原因是天灾还是**已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因此引发的后果,本来就是内忧外患,内有太平军席卷江南,危害长江流域,外有沙俄列强虎视耽耽,财政窘迫得都已经到了发行铅钱搜刮民财的地步,再遭到这样的重创,对满清朝廷来说,无疑就是伤口撒盐,雪上加霜。以至于收到了这个消息后,咸丰大帝甚至悲愤的喊出了这样的话,“天要亡我大清吗?”

  结果也正如英明神武的咸丰大帝所料,难民几十上百万逃出黄泛区,可怜的满清朝廷却根本拿不出钱粮来赈济和安置这些更加可怜的难民,在饥饿与战乱的双重压迫下,走投无路的饥民除了揭竿而起外已经再没有任何选择。为了活命,数量庞大的饥民不是扯旗造反,就是投奔加入太平军、捻军和大大小小的起义军队伍,安徽太平军获得大量的兵力补充,原本只是在沂蒙山区小打小闹的太平军老将吉文元也乘机坐大,迅速把队伍扩大到近万人,接连攻克诸城与安丘两县,为太平军开创了大片的北方根据地。

  还有捻军,原本已经快要被僧格林沁镇压下去的捻军也乘势复盛,接连攻克河南多座府县,捻军李士林部一度攻入湖北北部的襄阳府和德安府,危及吴超越后方安全。而吴超越忙于建立田家镇防线防范太平军反扑,根本抽不出身来率军镇压,只能是把这个担子甩给上司官文,让官文组织鄂北清军镇压平定。

  结果还算好,因为此前捻军就已经几次流窜到河南南部,前几任湖广总督和湖北巡抚为了确保鄂北安全,早早就在鄂北部署了重兵防范,武昌到襄阳又有水路可通联络方便,靠着官文的迅速调兵遣将,鄂北清军还难得争气的把捻军给撵回了河南。收到消息后,吴超越长松了口气之余,也不敢有半点的松懈,争分夺秒的只是组织百姓官兵在半壁山和吴王庙修筑炮台,建立水栅铁索封锁江面,提防老对手太平军乘虚又来攻打湖北。

  在此期间,吴超越又抓紧时间办了两件大事,第一件就是与官文联名弹劾武昌府绿营总兵杨定国玩忽职守,怯敌畏战和军中蓄妓等等确凿罪行,结果督抚联名的弹劾折子威力自然非同小可,勃然大怒的咸丰大帝连把杨定国送去新疆吃风喝沙的事都省了,一道圣旨就把杨定国直接砍了脑袋。

  板倒了杨定国这个湘军内奸后,吴超越又马上把站在自己一边的绿营副将王国才给扶上了总兵位置,让他统率和整顿武昌、黄州两府的绿营兵,以便将来能够取到一定辅助作用。——历史上的王国才楞归楞,救援武昌时糊涂到连太平军已经攻入武昌府城都不知道,还傻乎乎的带着绿营兵进了城,然而在蛇山一带被太平军抽了一个满地找牙后,居然还能做到败而不溃,能够带着败兵成建制突围成功,也的确勉强算是个将才。

  第二件大事当然是开发大冶铁山和邻近的袁乡煤矿,这件事吴超越也没怎么操心,直接就甩给了内行容闳和半内行徐寿负责,挂了一个大冶铁厂筹备局的招牌,交代大冶县令李承湛全力协助他们了事。容闳等人的主要职责也是勘探矿脉和化验矿石,研究需要购买的采矿设备和到底该购买什么样的炼钢炉。——吴超越可不想前蹈张之洞的覆辙,更不想象张之洞那样的好大喜功,为了夸耀政绩非要把铁厂建到远离矿区的汉阳去。

  除此之外,吴超越还办了不少的小事,举荐了之前建立奇功的蕲水知县刘棨出任黄州知府,给刘坤一弄到了蕲州知县的实缺,又在自带干粮来投的人群中发掘了两个得力的人才,一个很会收集情报的前武昌府捕头张德坚字石朋,一个曾经向龚振麟学习过铁模铸炮并且铸造过万斤巨炮的浙江人邵彦烺,逐渐夯实了自己的幕府参谋部。另外还有一些扩军、抚民、治理民政和扩大内外贸易之类的工作,通过大舅子聂士成设法与他的同乡刘铭传取得联系,继续招揽武将人才等等,不再一一列举。

  期间吴超越也一直没有返回武昌,一直都呆在田家镇亲自主持田家镇防线的建设,然而令吴超越忧心忡忡的是,即便半壁山和吴王庙这两座炮台可以顺利建成,辅之以可以活动的水栅铁链封锁长江水面,水上力量薄弱的湖北清军也只能做到在理论上防范太平军水师通过水路入侵腹地,绝无可能做到确保万一。同时工事修筑期间,元气尚存的太平军水师如果突然大举来袭,那么刚扩建到两个营规模的湖北新军水师几乎毫无希望取胜,吴超越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太平军水师走水路杀进湖北腹地杀人放火,把自己好不容易才刚稳定下来的湖北局面又搅一个天翻地覆慨而慷。

  对此,吴超越当然有向自己的得力参谋赵烈文求助,然而赵烈文却十分无奈的摊手答道:“慰亭,这次你就是杀了我也没办法了,除非你能说服发逆匪首石达开别来打你,或者你能想办法让杨秀清对石达开下令,不准石达开再来骚扰湖北,否则就湖北现在的情况,长毛不来打你的可能几乎不存在。”

  吴超越不再吭声,一度动心想又和杨秀清取得联系,然而考虑到这么做一旦暴露的后果,吴超越又下意识的打消了这个念头——实在太危险了。别无选择之下,吴超越也只能是把希望再次寄托在自己的理发匠老师身上,祈祷奇迹能够出现,让自己的理发匠老师能在九江多和太平军纠缠一段时间,多替自己争取一些时间。

  奇迹并没有出现,虽说为了不给湘军增援南昌战场的机会,太平军在九江一带严密设防,全力阻止湘军窜入鄱阳湖增援南昌,但是了切断湘军的粮草军需补给道路,围魏救赵分担江西战场的压力,同时也为了削弱吴超越这个更加阴险危险的可怕敌人,再次派遣偏师进攻湖北的战术计划,还是放上了太平天国西线主帅石达开的议程。

  关键时刻,仍然还是理发匠老师救了忤逆学生一条小命——虽然理发匠老师现在是一万个不情愿!当石达开把这个足以坑死吴超越的战术计划放到军情会议上讨论时,太平军众将却一致反对这个计划,原因也不为别的,湘军主力目前正在九江,随时可能回师去救湖北,偏师入鄂湘军主力只要一回头,和吴超越联手前堵后砍,马上就能把太平军偏师给包了饺子!

  不知道曾国藩绝不可能轻易回军去救忤逆学生,石达开当然也无比担心这个危险,盘算再三后,石达开只能是做出了一个比较稳妥的决定,决定暂不派遣偏师入鄂,同时命令目前驻扎在九江的罗大纲和秦日纲加强对湖北战场的侦察,准备摸清楚湖北清军的虚实情况再做决定。——当然,如果期间有理想战机出现,石达开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派遣偏师入鄂,给目前在湖北正处于起步阶段的太平军老仇人吴超越以致命一击。

  到了情报战的时候,就必须得介绍一下吴超越新收的幕僚张德坚了,前面说过,张德坚曾经是武昌府的知府衙门捕头,武昌城首次被太平军攻破后,张德坚丢了工作流浪街头,混迹在太平军控制区内,逐渐发现清军对太平军的情报工作做得一塌糊涂,常常连对手将领叫什么多大年纪都不知道,同时太平军的编制复杂,各军各营战斗力参差不齐,官名古怪且数量众多,折腾自己的同时也变相折磨了清军的决策指挥机构,导致清军经常连对面敌人是主力还是辅兵都摸不着头脑。很有些情报收集和分析天赋的张德坚便凭借自己多年的缉盗经验,通过各种渠道收集到了太平军的大量宝贵情报,写成了《贼情集要》的小册子,在湘军攻破武昌城后,献到了曾国藩的面前请功。

  然而且很可惜,刚开始曾国藩并不重视张德坚收集到的宝贵情报,也很不相信张德坚能凭一己之力办成这么大的事,待张德坚甚薄,甚至还有一些猜忌怀疑。大失所望的张德坚便负气离开了湘军大营,化装又潜入到太平军控制区继续收集情报,而后来曾国藩通过收缴太平军文件,逐渐发现张德坚收集到情报正确无误,赶紧派人四处寻找张德坚的下落时,张德坚却已经不知所踪,曾国藩后悔不迭,惋惜得几次拍案叹息。

  田家镇的战事结束后,张德坚终于再次露面,不过这次张德坚没有再去找曾国藩自讨没趣,而是跑到了吴超越的面前请功邀宠,历史稀烂的吴超越虽然没听说过张德坚的名字,但是仅凭与张德坚的交谈,了解到他对军情细节的逻辑推理能力,吴超越马上就知道自己拣到了宝,也马上把张德坚收进自己的幕府,委以湖北情报局总办的重任,为他请了一个七品顶戴并加以重赏,请他替自己主持情报工作。所以后来曾国藩即便知道了张德坚的下落,专程寄书谢罪,却再也没办法把张德坚从忤逆门生的麾下挖走,眼睁睁的看着连道书信都写不利落的忤逆门生麾下又得一员重将,还是十分难得的技术流重将,悔青肠子。

  有这样的天才特务头子坐镇,太平军大量派遣细作混进湖北这些小动作当然很难瞒得过湖北新军的眼睛,九江太平军刚加强对湖北的侦察力度没过多久,张德坚以失业衙役、街头混混和船夫车夫等流氓无产阶级组建的地下情报网,就已经发现并盯住了不下二十人的太平军细作,着急邀功立名的张德坚也马上跑到吴超越的面前报告情况,请示是否收网抓人。

  很是满意的狠狠夸奖了张德坚一通,擅长利用反间的吴超越却并没有急着下令收网抓人,只是与旁边的赵烈文讨论起了太平军突然加大情报战力度的原因,还十分担心的说道:“长毛这么关心湖北军情,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如果这真是长毛准备再次向湖北用兵的信号,那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赵烈文皱眉点头,也同样无比担心这点,一旁的张德坚则听得有些莫名其妙,壮着胆子说道:“抚台大人,属下冒昧问一句,你和赵师爷怎么会这样担心又来袭扰湖北?就现在的形势,长毛不可能这么做啊?”

  “长毛为什么不可能这么做?”吴超越有些疑惑的问道。

  “长毛这时候出兵湖北,不是自己找死吗?”张德坚更疑惑的说道:“曾部堂的湘军主力就在九江外围,即便没有封锁江面和北岸道路,长毛只要敢进兵湖北,曾部堂一个回马枪就能和我们联手把长毛包饺子。如果属下是长毛那边的统兵大将,这个时候属下无论如何都不敢轻易出兵湖北啊?”

  吴超越一听苦笑了,说道:“石朋,你的话虽然很有道理,按情理来说也应该是这样,但是你不知道内情,要我那位老师回兵,绝没有你想……。啊!”

  “啊!”

  旁边的赵烈文也几乎同时和吴超越发出一声惊叫,吴超越赶紧收住苦笑与赵烈文对视了一眼,彼此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讶神情后,吴超越和赵烈文这对无良搭档才总算是突然发现,自己们都犯了一个关键的逻辑错误——湘军绝不可能轻易回兵来救湖北,这点吴超越和赵烈文都知道,太平军那边却又绝对不可能知道!

  继而延伸下去,太平军这时候分出偏师又来攻打湖北,吴超越和赵烈文都很清楚以湖北清军现在的力量很难抵挡,尤其是在水路上根本无法抵挡,但太平军那边却绝不可能知道这一点!站着太平军的角度来看,现在的田家镇战场绝对象是一个巨大陷阱,太平军只要再敢分兵来打田家镇,湘军那边一个回马枪就能把太平军包饺子!

  想通了这一点,大喜过望的吴超越先是又恶狠狠夸奖了张德坚一通,让他以后多站在太平军那边的立场发表些见解,然后又命令张德坚指挥湖北情报局的打手秘密逮捕几个太平军的细作,在不惊动其他太平军细作的情况下抓几条舌头来审问口供,问清楚这些细作到底是来给太平军的进兵开路,还是只是为了摸清楚湖北清军的虚实。同时吴超越又交代暂时不要惊动其他已经暴露的太平军细作,留下或许还有大用,张德坚欢喜答应,赶紧领命下去行事。

  湖北情报局把秘密逮捕太平军细作的事办得很漂亮,在几乎没有惊动外人的情况下,张德坚麾下那些打手楞是用下蒙汗药打闷辊套麻袋等等瘪三手段,悄悄抓到了四个单独行动的太平军细作。而再把这几个倒霉的太平军细作押到了吴军营中后,张德坚又拿出了他以前当捕头的丰富经验,以各种各样的花巧手段撬开了其中三个细作的嘴,问清楚了他们潜来田家镇主要是为了刺探清军的驻兵数量与田家镇炮台的修筑情况,并非为太平军进兵湖北充当前导先锋,不敢掉以轻心的张德坚也再三仔细核对情报,至到确认无误才呈到吴超越面前,帮吴超越又放下了一些久悬的心脏。

  确认了太平军突然加大对田家镇的情报战力度并非打算为近期进兵湖北做准备后,稍微放下了一些心来的吴超越也没迟疑,马上就和赵烈文商量起了如何布置空城计恐吓太平军,让太平军暂时不敢动进兵湖北的念头。然而就在吴超越和赵烈文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帐外却突然有亲兵来报,说是大冶铁厂筹备局的大局长容闳求见,还直接说是有好消息要告诉吴超越。

  既然是好消息,吴超越当然要第一时间倾听,暂时放下手里的事亲自迎出帐去,结果刚在中军大帐门前与容闳见了面,容闳果然是一见面就向吴超越连连拱手,喜笑颜开的说道:“恭喜吴抚台,贺喜吴抚台,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大冶铁矿的几个露天矿场的矿石化验结果全部出来了,全都是低磷矿石!其中矿石层最厚的道湾矿区,头等铁矿石的含磷量低到只有0.05%以下,二等矿石也低于0.08%,全都低于含磷量不得超过0.08%的合格钢铁标准!只要注意筛查矿石和采用低磷焦,用现在欧美国家的主流炼钢炉普德林炉,直接就可以冶炼出合格钢铁!”

  根本来不及发出惊叫,吴超越的嘴巴一下子就张得直接脱臼了,容闳则继续打击吴超越,又更加兴奋的说道:“还有更好的矿场!金山店矿场,矿石储量虽然小些,但矿石的含磷量普遍在0.02%到0.03%左右!是在欧洲美国都无比难得的最上好炼钢矿石啊!”

  使劲掐了一把大腿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把下巴硬托回原位,又抢过容闳手里的化验报告,吴超越左看右看,一看再看,不止一次的揉了自己的眼睛,终于确认化验报告与容闳的介绍完全一样后。吴超越却更加傻了眼睛,喃喃说道:“是我在做梦?还是容闳他们化验错了?或者说,是我历史不好不知道,大冶铁矿不是只有高磷铁矿,也还有些超低磷的上好铁矿?”

  …………

  书中说明,吴超越不是做梦,容闳的化验也没错,是吴超越的历史实在太过稀烂,并不知道一个惊人真相——大冶铁矿的低磷矿储藏量,其实与高磷矿储藏量相差不大!而且低磷矿还是最容易开采的露天矿场!

  既然如此,那么张之洞一手创建的汉阳铁厂,生产出来的钢铁轨道,为什么连当时中国自己的铁路工程都不愿采购?答案是当时的中国铁路是由英国工程师负责建设,铁轨采购权在英国工程师手里,而英国工程师向本国钢铁厂采购钢轨,每笔交易可以获得百分之五的回扣!所以才在化验结果中做了手脚,污蔑张之洞的铁轨不合格!

  后来汉阳铁厂又为什么要换用能够脱磷的马丁炉呢?答案很简单,张之洞交出了汉阳铁厂的控制权后,汉阳铁厂能够在大冶矿山采购到的矿石,全是高磷矿石!再加上萍乡煤矿的煤炭也含磷量有些偏高,汉阳铁厂才被迫放弃之前采购的贝塞麻炼钢炉,重新换用马丁炉!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来了,大冶铁矿的低磷矿石那里去了?汉阳铁厂为什么买不到低磷矿石?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笔者难得要为满清朝廷喊声冤,这个问题真和满清朝廷无关,他们从头至尾都不知情也不懂,还被人故意蒙蔽,一直都认为是张之洞无能才把汉阳铁厂办砸了,后来人也认为张之洞不懂化学采购了错误的炼钢设备,让张之洞蒙受了百年沉冤!

  事实上,早在采购炼钢设备之前,张之洞就已经无比重视高磷矿石这个问题!

  汉阳铁厂开创于1890年。

  《张文襄公全集》、《汉冶萍公司档案史料选编》与《张之洞全集》等历史文献都有记载,1889年10月12日凌晨1点至3点间,当时正在欧洲的四国出使大臣洪钧从德国柏林发电报给张之洞:“炼钢二法,曰别色麻,曰坨麦旅,视铁质内磷之多寡,炉亦异值,祈迅取晋铁(大冶矿石)试验。”

  同日夜9点至11点间,张之洞回电:“炉需兼能炼有磷者,请确询定价早复。……晋铁取送太迟,千万勿侯。”

  由此可见,当时为了谨慎着想,张之洞不但知道钢铁含磷量的重要性,还宁可多花钱,也要购买可以脱磷的炼钢设备!

  那么,真正的答案是什么?

  是卖国贼作祟!

  盛宣怀和李维格这两个卖国贼搞的鬼!

  被英国工程师故意冤枉后,百口莫辨的张之洞被迫交出了汉阳铁厂的控制权给盛宣怀搞官督商办,在明知道大冶铁矿的矿石其实合格的情况下,盛宣怀和李维格为了个人利益,故意让汉阳铁厂只使用冶炼成本极高的高磷矿石炼钢,把珍贵无比的低磷矿石出售给其他国家牟取暴利!在张之洞死后,始作俑者李维格又故意著文立书,把所有脏水都泼到了已经无法辩白的张之洞身上!

  史实数据,仅仅是在公元一九零零年到公元一九一零年这十一年时间里,盛宣怀和李维格控制的大冶铁矿,共向汉阳出售了904471吨不合格的高磷矿石,又把776902吨宝贵的低磷矿石出售给了——日本!

  “饬冶局选运磷轻好矿(运日),留磷重自用,籍表交谊。”——这是盛宣怀答复日本驻大冶监督西泽公雄的原话。(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