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祸不单行

第一百七十七章 祸不单行

  左宗棠是通过赵烈文手下的一个绍兴师爷把消息透到吴超越面前的,虽说吴超越并不迷信绍兴师爷,但是为了与大小同僚联系方便,在满清官员的幕府中普遍存在绍兴师爷的情况下,吴超越在补强幕府人手时,还是随手招揽了两个绍兴师爷入幕,结果倒也方便了与其他官员进行一些见不得人的秘密联系,左宗棠就是让他手下的一个绍兴师爷以写信问候同乡为名,秘密把消息捅给了赵烈文手下的绍兴师爷。

  绍兴师爷还算讲点职业道德,收到这个消息不敢怠慢,马上就把这个重要情况报告到了吴超越和赵烈文面前,结果吴超越也当场就摔了茶杯,破口大骂道:“这个叫王勋的同知是吃错药了?湖北的事关他一个湖南同知屁事?狗杂种,等着瞧!”

  说罢,一时没转过弯的吴超越还向赵烈文问道:“惠甫,你和这个叫王勋的是不是有仇?他没事上折子弹劾你做什么?”

  赵烈文一听苦笑了,说道:“慰亭,我连这个叫王勋的同知连见都没见过,怎么可能和他结仇?还有,你还没有醒过味来?一个湖南官员莫名其妙的上折子弹劾我,我和他有往日无冤,今日无仇,他的背后说没人暗中指使,你信吗?”

  国企出身的吴超越在这方面也很有天分,细一咂摸后,吴超越很快就醒过味来,惊叫说道:“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是我老师的幕后指使?”

  赵烈文更加苦笑的点头,说道:“自你来到湖北后,和你老师就一直在暗地里龌龊不断,这次你又拒绝了给你老师军粮,他能不恨你入骨?他是你的老师,你又是封疆大吏一方大员,弹劾你动静当然是非同小可,绕开你直接我下手,既可以避免动静闹大,又可以收到敲打你的效果,继而还可以给你扣上一个所用非人的罪名,你的老师,手段高啊。”

  吴超越板着脸不吭声了,心里也把理发匠老师恨到了极点——吴超越现在可是一点都不能离开赵烈文的辅助,真要是让理发匠老师把赵烈文给板倒了,吴超越等于就是直接被砍掉了一只手,还是最重要的右手!

  又盘算了片刻,吴超越很快就说道:“惠甫,你放心,我马上就给肃中堂写信,请他在朝廷里保你,等先把你的事办好了,我们再出手报仇雪恨。”

  “多谢慰亭。”赵烈文拱手道谢,然后又说道:“但是请肃中堂直接出面保我,这点有所不妥,且不说肃中堂是否答应,以他的身份,干涉弹劾我这个六品虚衔师爷的小事,未免象是大炮打蚊子,使不上力。以我之见,你最好请其他人上折子为我开脱,然后再请肃中堂在皇上面前为我开脱,这样才最合适。”

  吴超越一想也是,以肃顺现在的身份职位,干涉弹劾一个师爷的小事未免太过大材小用,也太过暴露痕迹。好在吴超越在满清朝廷还有几个朋友,马上就让其他师爷代笔,给载垣和林汝舟各写了一道书信,求他们上折子为赵烈文开脱罪名。然后吴超越却还是有些不放心,忙又向赵烈文问道:“惠甫,这么做够不够?事关你的前途,我们最好是越稳妥越好。”

  “多谢慰亭关心。”赵烈文又向吴超越道谢,皱眉说道:“按理来说,只要载王爷和林大人上折子,以他们的面子保住我是绝对足够了。但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朝廷会不会派什么人来湖北查办这个案子?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事恐怕就……。”

  “不怕。”吴超越安慰道:“你是否把持湖北巡抚衙门架空我,我心里最清楚,你在钱粮帐目上有没有问题,这点我同样清楚。唯一那条**窝娼倒是可以做点文章,我知道你在湖北寂寞,包了两个青楼里的姑娘伺候你起居,但你是在外面租了房子安置她们,没让她们住进巡抚衙门,而且你并不是在职官员,又没有在什么守制期间,无论那条国法都治不了你的罪。”

  “话虽这样,但我就怕来查案的官员故意整我。”赵烈文还是无比的担忧,说道:“你老师铁了心要拿弹劾我变相整治你,如果朝廷真派什么人下来查办我,你老师不会不考虑对这个人下手,让查案的人铁了心故意整我。”

  吴超越一听大笑了,笑道:“放心,说到收买查办官员,十个老师也不是我的对手,他出多少价,我翻三倍!看那个查办官员帮谁说话。”

  知道老吴家富可敌国,用银子都可以直接砸死曾国藩,不幸成了师生政斗牺牲品的赵烈文心中稍安,可是为了谨慎起见,赵烈文还是请吴超越动用了湖北驻京办湖北会馆这个消息渠道,替自己细心打听弹劾折子送抵京城后的后果。吴超越一口答应,然后又马上迫不及待的开始盘算如何出手报复,向理发匠老师讨回这一箭之仇。

  变故接二连三,关于赵烈文被弹劾这件事还没更进一步的消息,一直驻守在田家镇的湖北新军主力又抢先送来了一个意外消息,说是退守湖口的太平军水师脑袋进水,不老老实实守湖口还一再采用夜袭惊营战术袭扰湘军营地,不胜其烦的湘军水师抓住战机突然出击,两天内两败太平军水师,烧毁太平军水师两百余条,缴获大小船只三十五条,炮七十余门,还顺势捣毁了太平军水师拦截湘军水师进入鄱阳湖内湖的篾缆防线,湘军水师成功杀进鄱阳湖内湖,太平军水师全面退入鄱阳湖内部,任由湘军水师自由进出鄱阳湖。

  与理发匠老师的仇越结越深,湘军又打了胜仗,理发匠老师又出了大风头,吴超越不会高兴到那里,同时吴超越还更担心的一点是——吴超越隐约记得初中的历史课本上说过,自己的理发匠老师两次被太平军揍得投水自杀,第二次就是在鄱阳湖战场!——这个历史事件在课本上似乎还有配图。

  虽说吴超越并不介意的理发匠老师会不会挂在鄱阳湖,但是在吴超越新军、尤其是吴军水师还十分弱小的情况下,继续让湘军顶在前面吸引太平军火力,对吴超越来说无疑是最好局面。所以即便心里再不乐意,吴超越还是坐到了前后收集到的九江战事情报面前分析研究,预测九江战局将来的发展情况。

  从九江战场目前的情况来看,形势对湘军确实十分有利,得到了湖南后方先后几次的补强后,湘军陆师已然合围了九江城,水师则先后拿下了梅家洲、江洲岛和小池口等战术要地,太平军则陆师守城,水师退守鄱阳湖内部,且连遭败阵,在湘军面前已经难有还手之力,处境十分窘迫。但是……

  但是,吴超越又很快把目光转向了长江更下游的安庆城,虽说水陆道路都被太平军封锁,情报传送困难,清军细作在付出了九牛二虎之力后,还是探到了石达开正在安庆大量造船的情报,同时安徽中北部的战事也趋于平静,绝不能排除石达开正在集结兵力准备与湘军主力发起决战的可能。

  又盘算了许久,吴超越还是违心的让其他师爷代笔,给理发匠老师写了一道书信,提醒曾国藩绝不能疏忽来自长江下游的威胁,建议曾国藩不要急着让水师主力大举杀进鄱阳湖内部,最好是先进兵湖口县北部的下钟山,建立水上防线,然后再考虑进兵南昌不迟。而一旁的赵烈文也知道吴超越是想让自己尽量避嫌才让其他师爷代笔,对此虽没有介意,却还是向吴超越提醒道:“慰亭,小心适得其反。你老师如果按你的建议做,最大的得利者是你,得防着他故意反着干。”

  吴超越点头,也认为有这个可能,但吴超越却又说道:“我看出危险不提醒,是不讲道义,看出危险写信提醒,是仁至义尽,相信我老师也不会蠢到那一步。”

  一语成谶,吴超越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相信自己的老师不会蠢到那一步,却不知道自己的老师在历史上被石达开在鄱阳湖抽得满地找牙,就是因为蠢到了这一步!

  事实上,早在收到吴超越告警书信的头几天,湘军细作就已经探到了安庆太平军正在向九江战场开拔的情报,然而曾国藩却在战略战术上都严重藐视了石达开,探到石达开的来船不算太多就犯了轻敌错误,将同样得到过大力补强的湘军水师一分为二,一路杀进鄱阳湖追杀连遭重创的太平军水师,抢在太平军增援到达前肃清残敌,一路留守九江防备太平军水师。期间刘蓉和罗泽南等人也曾建议曾国藩屯兵下钟山封锁航道,然而曾国藩却不愿水师与陆师各自为战,断然拒绝采纳。

  曾国藩连刘蓉和罗泽南的话都听不进去,就更别说是忤逆门生的话了,所以看到了吴超越的书信后,曾国藩不但不做丝毫的考虑,还冷笑说道:“还想让本帅替你守湖北边境?做梦!”

  轻敌的结果就是惨败,湘军水师分兵后才第三天,石达开就已经亲自带着水陆大军杀到了湖口,屯兵湘军主动放弃占据的下钟山要地,然后石达开第一道命令就是让沿途征集来的破旧民船满载砂石,开到鄱阳湖的入江口凿沉,直接以人造沙洲切断湘军水师的前后联系(史实战术)!曾国藩闻报大惊,只能是赶紧下令召回湖内水师,又令长江水师出击,阻拦太平军阻塞鄱阳湖入江口。

  已经自行削弱了一半的湘军水师主动出击,这点当然正中了石达开的下怀,然后石达开还针对湘军小船大量进入鄱阳湖的弱点,全部以轻便灵活的小拔船和小划船迎战,猛攻失去了小船保护的湘军笨重大船,首战便击毙湘军水师都司史久立,烧毁缴获湘军大船多艘,同时也顺利以人造沙洲封锁了鄱阳湖入江口,把湘军水师分兵彻底堵死在了鄱阳湖内部,湘军水师首尾不能相顾,彻底落入下风。

  事还没完,当天晚上三更时分,石达开再次派出大量小划船偷袭湘军长江水师的营地,以火箭喷筒放火焚烧湘军水师大船,结果也是湘军水师倒霉,是夜偏巧刮的是北风,风借火势烧得屯兵南岸的湘军水师鬼哭狼嚎,九条大船被生生烧毁,中小战船损失四十余艘。曾国藩慌忙派出陆师增援水师战场时,九江城里的罗大纲也乘势发起反击,攻破九江东门外的湘军营地,湘军水陆皆败,损失相当惨重。

  次日,石达开又分兵去取小池口,秋天北风渐起,害怕太平军夺占上风处更加威胁自军营地安全,曾国藩赶紧又派周凤山率军北渡增援,结果却又中了石达开的诡计,知道曾国藩必救小池口的石达开早有准备,立即再次大举出动太平军水师主力,猛攻满载兵员的湘军运兵船,曾国藩含着眼泪再派水师出战,结果却又嚎啕大哭的看到,势孤力单的湘军长江水师又被太平军水师击败,小池口没能保住,水陆军队也再遭重创。

  看到湘军水陆主力接二连三的被石达开抽得满地找牙,一直率领湖北新军主力驻守在田家镇的黄大傻和曹炎忠等人不敢怠慢,赶紧一边加紧备战,一边派出快船快马向吴超越告警。吴超越闻讯不敢怠慢,赶紧召集几个幕僚开会讨论,分析太平军是否有可能乘机分兵攻打湖北?

  讨论分析的结果是可能很大,且不说田家镇战场并不是湖北新军和湘军联手布置的诱敌陷阱,现在就算是陷阱太平军也用不着怕了,湘军水师的一半已经被堵在了鄱阳湖里,另一半连遭重创,目前连自保都难,更别说回师和湖北新军联手包饺子了。而太平军分兵进攻湖北则益处无穷,首先第一条就是切断湘军的粮饷补给,把湘军饿死在九江城下!以石达开的奸诈狡猾,不可能不动这样的念头。

  得出了这个结论后,尽管目前还没有收到太平军分兵的消息,吴超越还是立即命令吴军水师准备出发增援田家镇,又亲自跑到了官文的面前告警,说自己准备亲自又去田家镇督战,防备太平军乘虚进攻湖北。结果见面时,还没等吴超越开口说明来意,官文就抢先说道:“祸事了!慰亭,祸事了,襄阳府刚刚送来急报,捻子又打进了襄阳府,还直接打到光化城下,抢走了大量的民财粮草,目前正在围攻光化城。”

  “祸不单行啊!”吴超越哀嚎了一声,然后又赶紧把九江那边的情况对官文说了,又和连声惨叫的官文匆匆议定,决定由官文负责北线,调兵遣将驱逐捻军,自己负责东线,同时吴超越又建议官文下令骆秉章,急调刘长佑的楚勇赴鄂增援,做为总预备队随时救急,官文则一口答应。

  祸不单行的还在后面,与官文议定了应对策略后,吴超越回到了巡抚衙门与赵烈文见面时,赵烈文马上就满脸苦笑的告诉吴超越,说是京城那边终于送来了消息,确认了咸丰大帝派员查办湖北劣幕案,也确认了咸丰大帝派来的钦差正使是湖广道御史富阿吉,副使则是户部主事阎敬铭。同时赵烈文还十分无奈的告诉吴超越,说是因为战乱和黄泛区影响,消息传递不便,富阿吉和阎敬铭组成的查案团是走那条路来湖北,现在到了那里,目前都还无法知道具体情况。

  “不知道他们目前在那里没关系,只要知道他们是谁就行。”吴超越安慰赵烈文道:“放心,我是在京城里听说过阎敬铭的名字,知道他是出了名的迂腐古板,用银子不好对付。但那个富阿吉好对付,拿银子砸,我也能把他砸到我们这边。”

  “慰亭,恐怕没这么容易。”赵烈文苦笑说道:“就我所知,与你老师的心腹胡林翼关系很好,还有阎敬铭,也是胡林翼的知交好友。这些情况,是我们在和湘军联手合作的时候知道的。”

  吴超越彻底无语了,半晌才恶狠狠说道:“走一步看一步吧,朝廷真要敢处治你,我上折子辞官,和你同罪!”

  赵烈文也是沉默,片刻后才向吴超越拱手说道:“得慰亭为友,烈文之幸。但不必了,烈文小有家资,此番只要能够保住性命,大不了回家种菊读书就是了。”

  也不全是坏消息,就在吴超越和赵烈文这对无良搭档互相勉励鼓气的同一时间,田家镇重地,一个操着安徽口音的信使突然跑到了湖北新军的门前求见,点名要见吴超越的大舅子聂士成。聂士成与他见面时,信使又把一道聂士成同乡刘铭传的书信呈到了聂士成的面前,说是刘铭传在收到了吴超越和聂士成联名的招揽书信后受宠若惊,已经亲自带着他在合肥大潜山自建的团练西进来投,不日就将抵达田家镇。

  “好,我这就写信给吴抚台,向他告诉这个好消息。我在合肥也是久仰刘六哥大名,只是从来没见过他,这次终于和他见面了!”

  欢喜答应之余,聂士成的心里仍然还是有些疑惑,搞不懂自己在与妹夫闲谈时,只是偶尔提到自己的同乡中有个砍了地方恶霸占山为王的好汉叫刘铭传,妹夫怎么就迫不及待的揪住自己的衣领,逼着自己当场写信替他招揽刘铭传?(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