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惨烈首战

第一百八十一章 惨烈首战

  决心到了天明时再收拾弱小的吴军水师,然而石祥祯却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天才刚亮,还没等他下达进攻命令,去上游侦察的斥候船却抢先来报,说是吴军水师那边已经全面动员,士卒登船升旗拉帆,竟然有主动出击的迹象。

  很是不明白不堪一击的吴军水师那来的勇气敢主动脱离陆师保护,主动发起决战,但战机这么难得,稳操胜算的石祥祯还是没有迟疑,马上就下令全军准备出击,还恶狠狠说道:“来得好!超越小妖,既然你的水师想找死,本国宗成全你!”

  太平军斥候没探错消息,全员登船的吴军水师将士确实已经收到了发起决战的命令,而且太平军斥候如果再等一等,肯定还能给石祥祯带去一个更好的消息——不顾水陆将士的强烈反对,吴超越还是毅然亲自登上了吴军水师旗舰忠诚号,亲自监督水师将士展开这场力量对比悬殊的水上决战,并且将自己那面张牙舞爪的吴字帅旗高高悬挂在了忠诚号的桅杆上。

  亲眼看到吴超越在吴军将士的强烈反对声中昂首登上了忠诚号,奉命来查办赵烈文的富阿吉先是张口结舌,接下来的第一个念头则是,“太好了!最好是让长毛把这个小蛮子生擒活捉,千刀万剐!”

  还有李元度这边,即便与吴超越是同出一门的师兄弟,收到了随从报来的吴超越亲自登船督战的消息后,正躺在病床上微弱呻吟的李元度第一反应当然不是祈祷上天保佑师兄旗开得胜,而是发自内心的希望吴军水师全军覆没,“那两条破船老子不要了!只要长毛争气,把吴狗水兵全部杀光宰绝,给我报仇雪恨,我就心满意足了!还有……,吴慰亭,也死得越惨越好!”

  在获胜希望万分渺茫的情况下,上午九时左右,一支由两条小拔船和六条小划船组成的吴军水师船队率先离开吴王庙水面,越过已经被太平军水师大半破坏的铁索航线,张帆驶向下游主动向太平军水师发起进攻。

  守卫铁索的清军士兵主动放弃了被太平军破坏殆尽的水上工事,全部退上陆地归队,驻扎在南北两岸的吴军陆师与辅助作战的清军绿营也是倾巢出动,结阵保护住仍然能在水战中发挥作用的两岸炮台,也随时准备接应靠岸求援的吴军水师将士。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嘹亮的军歌声中,几乎注定必败的吴军水师主力倾巢出动,在铁索防线上游三里处排开战阵,忠诚号与仁义号间隔半里横向下锚,小划船呈弧形保护住这两条主力战舰的近舷,小拔船居前一字横向排开,担任前队。而更疯狂的是,在战船数量远远不如敌人的情况下,为了弥补水上力量的不足,吴军水师把担任联络侦察任务的双人快船也拉到了战场上参与作战,呈鱼鳞状排列在了忠诚号与仁义号的背后。

  排兵布阵期间,吴军水师将士的动作一如既往的笨拙缓慢,仍然还是出现了操作不当而自行碰撞的情况,但是吴军水师的大小船只上却再没有了怒骂声与抱怨声,有的只是嘹亮军歌与视死如归的刚毅神情。同时吴军水师将士还清楚知道,开战之后,那怕到了敌我战船纠缠交织的时候,长江两岸的吴军炮台也将继续开炮,把炮弹轰进船群,无差别火力覆盖!

  是人都有七情六欲,也有不少的吴军水师将士存着贪生怕死的念头,可是看到吴超越那面张牙舞爪的吴字大旗高高悬挂在忠诚号的桅杆上迎风飘展,又看到干瘦如柴却一向爱护士卒的吴超越高高站在忠诚号的船首,胆怯怕死与紧张畏惧等等负面情绪却又在这些吴军水师将士的身上消失,“怕个球!脑袋掉了碗大的疤,巡抚都不怕死,我们这些当小兵的还用怕?!”

  这时,担任诱敌任务的吴军水师前锋船队已经在下游和太平军水师干上了,成功诱使太平军水师前队发起冲锋后,由两条小拔船和六条小划船组成的吴军水师前队立即掉头撤退,然而却吃亏在经验不足和技术不够娴熟,没能抢在太平军水师近舷前全部掉头撤走,一条小拔船被太平军水师重重包围,船上的十名吴军水师将士又是开炮开枪又是投掷手雷弹,却还是无法杀出太平军船队的包围,又看到太平军水师士兵纷纷跳上自船甲板,指挥这条小拔船的吴军水师什长把心一横,干脆大吼道:“弟兄们,尽忠的时候到了!阴曹地府见!”

  大吼着,那吴军什长一拉手中最后的一枚手雷弹,与邻近的几名太平军士兵同归于尽,余下几名吴军水兵也吼叫着纷纷抱住一个敌人滚下长江,扭打着与敌人同归于尽。

  战况传到石祥祯面前,惊诧于吴军水师将士高昂斗志的同时,石祥祯也顿时明白吴军水师这是真的要和自军拼命了,这一战绝不会象想象中那么轻松。但是悬殊巨大的实力放在那里,石祥祯仍然还是毫不犹豫的下令全军进攻,继续杀向已经失去了铁索保护的吴军水师主力。

  “和老子玩同归于尽这手?你们还太嫩了点,老子带着天国将士和清妖打死战的时候,你们还没生出来!”这是石祥祯此时此刻的心里话。

  十时许,吴军水师的主力与太平军水师主力终于遥遥看到了对方的存在,这也确实是一场实力悬殊巨大的水上决战,连同几乎没有任何战斗力的轻便小船在内,吴军水师的大小船只也仅仅只是一百出头,而太平军水师的大中小型战船却足足超过了八百条,轻便小船难以计数,密密麻麻几乎遮掩江面,光是数量就让人望而生畏。

  担任诱敌任务的吴军先锋船队在先后损失了两条战船后,已然越过了残破不堪的铁索防线,逃回主力船队归阵,两岸的吴军炮台也已经先后发出怒吼,以火力覆盖追击他们的太平军水师前队,虽然固定炮台对太平军水师的小型战船威胁不大,但也成功的搅乱了太平军水师前锋的队形,迫使他们暂时退后重新整队,也等候石祥祯的下一步命令。

  石祥祯的旗舰是一条从湘军水师那里缴获来的拖罟船,仅能在船首和船尾装备四门火炮,火力在可以装备五十门火炮的吴军主力战舰忠诚号和仁义号面前连提鞋子都不配。但也正是因为如此,站在船首用望远镜眺望着吴军那两条庞大战舰,外号铁公鸡的石祥祯眼中难免尽是贪念,即便明知道大举向前会遭到吴军炮台的火力覆盖,石祥祯还是大声吼道:“打旗号,全军突击!和清妖船队拼一个你死我活!”

  “国宗,清妖船队所在的位置,可在清妖火炮的射程中。”旁边的部将提醒道:“得防着清妖是故意诱敌,把我们诱到对他们有利的战场上,乘机用火炮重创我们。”

  “这我能不知道?”石祥祯轻松的说道:“来吧,我们的船小,清妖的火炮除非走****运才可能打中我们,等他们给我们造成重创,我们早就把清妖的水师全歼了。”

  说罢,石祥祯又迫不及待的吩咐道:“传令各船,尽可能不要对清妖那两条大船用火攻,尽量夺舷登甲板,给我把那两条好船抢过来!”

  总攻旗号打出,斗志昂扬的太平军水师将士摇撸划桨,全力发起冲锋,一条条大小战船如同一支支离弦之箭,风驰电逝一般的杀向吴军水师主力的所在。两岸的吴军炮台疯狂开火,拼命把各种炮弹轰击进太平军的水师船队中,也多少蒙中几条太平军水师战船,却还是阻拦不了太平军水师的冲锋脚步。

  终于,大批的太平军水师船只越过了残破的铁索防线,欺进吴军水师的火炮射程内,吴军水师的大小战船也同时开火,百炮轰鸣,隆隆炮火声中,三面受弹的太平军船队终于出现了一些混乱,然而经验丰富的太平军水师却马上向两翼伸展,避开炮火向吴军水师的两翼同时挺进。见此情景,吴军水师主将王孚难免是大喜过望,忙向吴超越说道:“抚台,被你料中了,长毛的船队果然向我们的两翼延伸了。”

  吴超越并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一只绿豆小眼,也只是通过单筒望远镜紧紧盯着南来的太平军水师船队,盯着悬挂着石祥祯帅旗的太平军水师旗舰,还是在亲眼看到了石祥祯乘座那条拖罟船在大量太平军水师战船的簇拥下,越过多少还能起到一点残余作用的铁索防线,吴超越才松了口气,吩咐道:“动手,按原订计划打。水战你比我精,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王孚兴奋的大声答应,立即接过指挥权大声命令了望台打出总攻旗号,忠诚号、仁义号和吴军小拔船也立即停止炮击并一起收锚,掉头向南准备发起突袭。见此情景,石祥祯先是一楞,然后猛的醒悟过来,也顿时放声狂笑了出来,“想突袭本国宗的旗舰?打得好主意!来来来,尽管放马过来!”

  “国宗,快看,超越小妖的帅旗!超越小妖的帅旗在清妖旗舰上!”

  还是在旁边部下的提醒下,之前只顾着观察敌阵的石祥祯才突然发现,吴超越的帅旗竟然也悬挂在了吴军水师的旗舰桅杆上。再然后,石祥祯就更是狂喜万分了,狂吼道:“全军突击,拿下超越小妖的狗头!”

  炮声隆隆,战鼓如雷,各种各样声音汇聚而成的巨响中,逐渐调整好了队形的吴军船队也已经发起了冲锋突袭,没张帆直接顺流而下,义无返顾的冲向下游密集的太平军船队,太平军船队却是毫不畏惧,摇撸划桨正面迎上。但是在这期间,太平军将士就算发现也没在意的是——两条仅可盛载两人的吴军快船,已经鬼鬼祟祟的越过了吴军水师主力船队,笔直向着太平军船队的密集处冲来。

  太平军将士中没人理会那两条毫无战斗力的小船,更没在意它们可能对自军形成的威胁,然而很快的,那两条小船在冲进了太平军水师船队的缝隙以后,船上突然冒出了微不可察的袅袅青烟,同时那两条小船上的四名吴军水师将士也一起跳下长江,奋力向左右逃开。

  “清妖在干什么?”

  还没等旁边的太平军水师士兵明白发生了什么,那两条快船就已经先后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巨响,强大的冲击波把旁边的太平军船只直接掀了一个底朝天,喷发的火焰也瞬时笼罩在了大片的江水上,被爆炸冲得东倒西歪的太平军大小船只互相碰撞,队形顿时为之大乱。

  “发生什么事了?!”

  正在后方督战的石祥祯也立即发现情况不对,赶紧举起望远镜查看前方情况,却又目瞪口呆的看到,又有那么两条毫无战斗力的吴军小船冲进了他的船队密集处,先后爆炸发出巨响,吴军小船粉身碎骨,周边的多条太平军战船也跟着倒霉,不是被直接掀翻,就是被气浪和水浪吹得到处乱撞,严重破坏了他的冲锋队形。

  “自杀船!!”费了不少的劲,石祥祯才终于猜到了异变的真正原因——疯狂的吴军水师将士,竟然在快船上装满了火药,冲进他的船队密集处引爆,以自杀战术和他的战船同归于尽!

  “自杀船!!!”同时发出惊叫的,还有正在岸上观战的富阿吉和阎敬铭等满清官员,疯狂吼叫出了这个词后,富阿吉还又更加疯狂的吼叫道:“吴超越是疯子?他的手下也全是疯子?敢拿小船装满火药,冲进长毛船队同归于尽?!”

  吴超越和吴军水师将士确实都已经疯了,也是被形势逼疯的,知道自军绝不可能是太平军水师的对手,吴超越只能是用计彻底激怒自军水师将士,让他们用出这种不要命的疯狂战术!而吴军将士也很清楚正常战术自军毫无取胜机会,唯一的获胜希望就是和敌人比拼谁更不要命,这才有了八十名视死如归的吴军勇士驾驶着四十条满载火药和苦味酸的快船先后出击,疯狂冲进敌人船群与敌人同归于尽。

  每一名吴军敢死队的队员都在腰间系上了六个葫芦,让他们即便被爆炸震昏也不至于沉入江底窒息溺亡,争取那微乎其微的获救的希望,可是在乱战之中,这样的希望当然渺茫得十分可怜。

  但吴军勇士也绝不是白白牺牲,在吴军水师突然使出的自杀战术面前,太平军水师再是精锐骁勇也彻底慌了手脚,再是水战经验丰富也从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战术。胆怯之下,太平军水师船队不仅为之大乱,许多战船还因为害怕被这种无耻疯狂到了极点的战术波及,争先恐后的摇撸划桨逃开。

  带着哭音的《无衣》歌声又在吴军水师船队中回荡了起来,无数吴军水师将士的朦胧泪眼中,一条接一条的吴军自杀船冲进彻底大乱的太平军水师船队中,以粉身碎骨为代价,替他们炸开直抵太平军旗舰的道路,拉着无数的敌人同下阴曹地府,象剥竹笋一样,一层一层的剥开太平军旗舰的层层保护,直至露出那鲜嫩的笋肉——石祥祯乘座的旗舰!

  江岸的吴军陆师将士也在疯狂号哭,一边痛哭一边奋力装填弹药,以远超平时的速度把炮弹尽可能轰进敌人船队密集处,连续发射后滚烫的炮身烧伤了许多吴军炮手的双手,可这些炮手丝毫感觉不到疼痛,眼泪也一直在脸上流淌。

  吴军将士纷纷为牺牲同伴而落泪的同时,太平军水师的上上下下早已是一片大乱,甚至就连在靖港大败过湘军水师的石祥祯,此时此刻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局面,口中不断大吼大叫,喊叫出的命令却是前后矛盾,让旗号台上的旗手根本不知所措,继而又造成了太平军船队的彻底混乱,从上到下都不知道是到底应该战,还是应该逃?

  终于,又一条吴军自杀船在太平军的旗舰面前炸开后,石祥祯旗舰的面前也再没有了一条太平军小船的保护,吴军主力则一边开炮一边挺进,已经杀到了距离石祥祯座船不到半里的位置。

  再调小船过来保护旗舰已经无论如何都来不及了,迫不得已之下,石祥祯只能是仓促命令旗舰掉头,然而石祥祯却在慌乱中遗忘了无比重要的一点,吴军船队不但顺水,还顺风!王孚只是一声令下,飞快升帆的吴军战船马上就是全体加速,以群狼扑虎之势杀向石祥祯的旗舰!

  还没完,混乱中,又有一条吴军自杀船直接撞上了石祥祯的旗舰炸开,虽然没能炸翻石祥祯的拖罟船,却也在拖罟船的船舷中炸开了一个大口子,江水汹涌入舱,拖罟船顿时失去机动并迅速倾斜。石祥祯等人魂飞魄散,赶紧想要登上小艇逃命时,吴军水师居前的小拔船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到了近前。

  “石祥祯!大长毛石祥祯还在船上!”

  平黄色的帅袍彻底出卖了石祥祯的身份,让吴军小拔船的吴军将士一眼认出了石祥祯,迫不及待的把开枪投弹间,石祥祯不但没了登上小艇的机会,还很倒霉的被一颗子弹打中了胸膛,子弹入肺,顿时血如泉涌。

  “国宗!”

  身边的亲兵哭喊着扑上来,强架起石祥祯就往船首跑,然而拖罟船的船身倾斜严重,亲兵慌乱中没跑得两步就已经带着石祥祯滑到了船舷旁边,自知难以幸免的石祥祯也顿时面露苦笑,叹气说道:“天王,东王,不是我不卖命,是我的敌人更卖命,太不要命啊!”

  砰一声,一枚手雷弹落到石祥祯身边,接着不等石祥祯等人做出反应,那枚手雷就已经轰然炸开,爆发出了这次大战最重要的一声巨响,“轰隆!”

  是日,在与敌人实力悬殊巨大的情况下,初出茅庐的吴军水师凭借着舍死忘生的勇气与斗志,创造出了令人难以致信的奇迹,一战击败太平军水师偏师,毙沉俘虏敌船三百六十余艘,击沉太平军水师旗舰,阵毙太平军水师主将石祥祯!(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