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师生反目

第一百八十二章 师生反目

  曾国藩和湘军水师垂涎吴军水师那两条好船早就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在小包令把那两条半卖半送给吴超越的时候,曾国藩就已经动了念头想把那两条好船弄到手,只不过吴超越绝不可能凭白无故的放手,其后又一直没什么合适的机会逼着忤逆门生乖乖上贡,曾国藩就一直没有开口,一直把这个念头藏在心底最深处。

  这一次好不容易等到太平军水师偏师入寇湖北逼迫忤逆门生主动求援的机会,曾国藩当然就不会客气了,写信讨要觉得还不够,还把自称与吴超越情同手足的乖巧门生李元度也派来田家镇,当面向吴超越陈述利弊,诱迫忤逆门生交出战船。此外曾国藩还向李元度秘密交代了自己的最后底限——吴超越至少得把忠诚号和仁义号的其中一条交出来,湘军水师才会大举回援田家镇。

  曾国藩是在和忤逆门生进行一场豪赌,事实上,湘军现在的情况其实远比外人想象的更危急危险,陆师水师接连在石达开亲自率领的太平天国西路军面前遭到惨败,士气低落,军心动摇。即便勉强疏通了一段湖口航道,把鄱阳湖内湖的水师偏师撤了回来,湘军水师在太平军水师面前也是完全处于下风,基本上没有胜算。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再让太平军水师的偏师拿下田家镇,切断湘军的粮草辎重补给线,那湘军不但更没有任何取胜希望,还有全军覆没的危险!迅速派遣水师回援田家镇,帮助吴超越守住田家镇咽喉重地,实际上才是湘军唯一正确的选择!

  即便这样,曾国藩仍然还敢和忤逆门生赌这一把,赌的就是忤逆门生不敢让太平军水师杀进湖北腹地,也赌一向爱惜军力的忤逆门生使不得让新成军的吴军水师全军覆没!而这一把如果赌赢了,连遭重创的湘军不但马上可以咸鱼翻身,还有很大的反败为胜希望!

  赌得这么大,曾国藩当然无比关心开牌的结果,原本曾国藩还以为起码得等上三五天才有消息,然而令曾国藩意想不到的是,李元度冒险前往田家镇的第二天晚上,靠着顺风顺水的优势,李元度就已经派人送来了消息。激动紧张之下,顾不得夜色已深,曾国藩连衣服都没有穿戴整齐就跑出来接见李元度的使者,还刚一见面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这么快就有消息了?次青办事还真快,是不是好消息?快说,吴超越答应把船借给我们没有?”

  “回大帅,不是好消息,是坏消息。”使者哭丧着脸回答道:“李大人被湖北水师的人打了,还被打成了重伤,身上骨头断了十八根,能不能救回来都是一个大问题。”

  脸色铁青的听使者哭诉完李元度被吴军水师毒打的经过,只稍一盘算,早就对忤逆门生不满到了极点的曾国藩终于也是忍无可忍,重重一拳砸在帅案上,怒吼道:“忘恩负义的小王八蛋!狗贼!与李元度师出同门,竟敢纵容士卒如此毒打****本帅的门生,还把不把本帅放在眼里?!”

  “还拿李元度行激将计。”旁边的刘蓉阴森森说道:“我敢断言,湖北水师闹事毒打李元度,背后必然是出自吴超越煽动!他知道他的水师不是长毛水师的对手,就故意用李元度彻底激怒他的水师士卒,让他的水师士卒在极度愤怒之下主动请战,拿出十二成的力量与长毛水师决一死战,争取那点微弱胜算。”

  听到这话,曾国藩脸色当然是又青又黑,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的盘算了许久,曾国藩干脆拿起一本空白折子,亲自提笔就要做书。刘蓉和郭嵩焘等人给曾国藩为虎作伥多年,深知曾国藩的秉性,一看曾国藩这么做,刘蓉等人立即就惊讶问道:“大帅,难道你要亲自上表弹劾吴超越?他可是你的门生啊,你亲自上书弹劾他,这不是给人看笑话吗?”

  “来而不往非礼也!他鼓动士卒毒打本帅的门生,本帅如果还要忍气吞声,那才是让人看笑话!既然他把事情做得这么绝,那就彻底撕破脸皮算了!从现在开始,本帅与他再不是师生,是敌人!仇人!”

  怒吼着,曾国藩不顾刘蓉等人的一再劝阻,坚持还是亲笔写下了弹劾忤逆门生纵容士卒毒打候补知县李元度的奏折,想想这条罪名还不够给力,曾国藩干脆又弹劾了吴超越一条更恶毒的罪名——明知不敌还坚持要冒险与太平水师决战,置湖北安危于不顾!并无耻宣称自己已经做好了回援湖北战场的准备,可忤逆门生却贪功好名,坚持要强行出战,视湖北十府一州与万千生灵的安危存亡为儿戏!

  摇着头叹着气看曾国藩把折子写完,又看到曾国藩要派人把弹劾折子连夜发出时,刘蓉和郭嵩焘等人赶紧又劝道:“大帅,是不是再等一等?等湖北水师和长毛水师的决战打完了再说?你一口咬定湖北水师必败,这要是折子发出去了,吴超越那边却侥幸打了一个胜仗,那你的颜面可就要丧尽了。”

  稍稍有些犹豫,但是一想到忤逆门生对自己的种种不敬,气不打一处来的曾国藩仍然坚持让亲兵把弹劾奏折连夜用快马发出,还气冲冲的说道:“指望湖北水师那帮菜鸟打胜仗,可能吗?率领长毛水师的可是石祥祯,连我们的水师在他面前都吃过大败仗,小畜生在他面前能有半点机会?现在就发出,等他全军覆没的时候,正好可以让朝廷知道本帅对湖北战事的判断有多准确!”

  很清楚吴军水师到底弱小到了什么地步,又见曾国藩愤怒到了这个地步,刘蓉和郭嵩焘等人倒也不敢继续规劝下去。而曾国藩也和李元度一样,忍不住在心里恶狠狠说了一句,“最好是让石祥祯那个贼头把小畜生也宰了!替本帅出口恶气!”

  断定吴军水师必败,曾国藩甚至还生出了借此就坡下驴乘机撤回湖北休整的念头,同时也因此更加关心吴军水师和太平军水师决战的结果,为了第一时间掌握情况,第二天一早,曾国藩还早早就派出了大量快船驶往上游侦察,并特意嘱咐尽量救一两个吴军水师的败兵回来,以便用做更进一步弹劾吴超越的刚愎自用和贪功浪战!

  焦急等到了下午申时左右,终于有一条斥候快船带着战况消息赶回湘军营地,曾国藩闻讯大喜,赶紧下令召见斥候。见面后,曾国藩还更加迫不及待的向斥候问道:“怎么样?湖北水师有没有被长毛水师全歼?”

  “湖北水师被长毛水师全歼?!”

  身上衣服还没干透的斥候傻了眼睛,怯生生的回答道:“禀大帅,湖北水师没被长毛歼灭啊?相反的,长毛水师还被湖北水师杀得大败,已经从田家镇直接向九江这边逃回来了。”

  曾国藩的下巴直接张脱臼了,猛掐了几把大腿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后,曾国藩赶紧用双手把自己的下巴托回原位,跳起来惊叫问道:“湖北水师把长毛水师杀得大败?这怎么可能?湖北水师这仗是怎么打的?”

  “湖北水师太亡命了,他们出动了自杀船!”斥候如实答道:“他们用快船装满火药,冲进长毛水师的船队密集处自爆,把长毛水师彻底炸乱,他们的主力乘机发起突袭,直接击沉了长毛的旗舰!长毛水师没了旗舰指挥,又被湖北水师的自杀船完全炸乱了队形,就彻底大败了。小的回来报信的时候,江面上到处都是长毛水师的逃命战船,也到处都是长毛水手的尸体。”

  曾国藩又把下巴张脱臼了,旁边的刘蓉、罗泽南和郭嵩焘等人无一不是瞠目结舌,无不怀疑自己身在梦中。过了许久后,刘蓉才惊叫出声,“拿快船装满火药冲进长毛船队自爆!这么不要命的疯子战术,吴超越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

  更加打击曾国藩等人还在后面,头一个回来报信的斥候又抹着脸上的汗水说道:“还有,大帅,听说湖北水师还在战场上直接砍下了大长毛石祥祯的脑袋,只是这个消息还没办法证明真假。”

  扑通一声,曾国藩直接一屁股跌坐到了帅椅上,还差点就把帅椅带翻,脸色苍白了许久后,曾国藩又突然想起了一件大事,赶紧大吼道:“快!快!快派人去把本帅昨天晚上那道折子追回来!追回来!”

  傍晚时,从上游逃亡下来的太平军水师败兵经过湘军营地,收到消息后,曾国藩亲自登上高台眺望太平军水师情况,而当看到太平军水师各船帆破桅断的凄惨模样后,曾国藩的脸色当然是要多有难看有多难看,悔恨到了极点,也羞惭到了极点,压根不敢想象世人知道他的忤逆门生打出如此漂亮一战后,对他忤逆门生会是什么评价,对他自己又是什么样的看法。

  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刘蓉和罗泽南等人又悄悄来到了曾国藩的身边,小心翼翼的说道:“大帅,消息确认了,湖北水师确实在战场上击毙了长毛大寇石祥祯。还有,这一战吴超越亲自登上了旗舰,亲自指挥了这场以弱胜强的决战……。”

  被打击过多,曾国藩已经彻底麻木了,对这个坏消息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有气无力的问道:“折子追回来没有?”

  “没有追上。”刘蓉痛苦摇头,然后又安慰曾国藩道:“但大帅放心,学生已经交代去追折子的人,那怕是追到京城,也一定要把那道折子追到,不会让折子送进军机处,送到皇上面前。”

  木然的点点头,又沉默了片刻后,曾国藩又突然问道:“孟容,我有意放弃九江,率军南下直接前往南昌增援,你以为如何?”

  刘蓉的脸色都变了,万万没有想到曾国藩能狠到这一步,为了报复忤逆门生,竟然想孤军深入直接向南昌开拔,故意放开道路让刚死了亲哥哥的石达开去找忤逆门生报仇!然后赶紧盘算了一下后,刘蓉忙拱手说道:“大帅,学生认为万万不可如此,且不说孤军深入到了南昌后,粮草军需补给困难,单就临阵撤退这一条就十分危险,以石达开匪首的奸诈狡恶,绝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重创我们。”

  “还有。”刘蓉又怯生生的补充了一句,说道:“朝廷里也有明眼人,不会看不出大帅你这么做,真正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刘蓉越说声音越小,曾国藩的脸色也越来越沮丧,知道刘蓉大有道理,他这个时候故意南下去救南昌,满清朝廷里的明眼人不会看不出他是在故意让路,放石达开去找吴超越拼命。所以犹豫了许久后,曾国藩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下作念头——实在太过分了。

  曾国藩很清楚湘军这时候南下太过分下作,但他却忘了石达开此时此刻最希望他做出这个下作决定。曾国藩也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就在当天晚上,悲愤万分的太平军水师主力突然大举出击,借着夜色江雾掩护,以小划船为先锋突袭湘军水师营地并一举成功,见人就杀见船就烧,湘军水师大败,大小战船不是被毁就是四处逃散,曾国藩的旗舰还被太平军小船重点围攻,管驾广东把总刘盛槐被太平军水师将士击毙,一同阵亡的还有曾国藩的中军将官李子成,监印官潘兆奎和文书葛荣册,曾国藩的家书、公文、奏章、地图、印信和上谕一起被太平军将士缴获。

  混乱中,曾国藩被亲兵强行架上小船逃走,而当听到太平军将士纷纷怒吼的‘活捉曾国藩,为石国宗报仇’的口号声,本就意志消沉的曾国藩更是羞愧万分,和历史上一样在鄱阳湖投水自杀,亲兵纷纷跳下湖水把他救起时,曾国藩还当众哭喊出声,“苍天啊!让本帅死了吧,本帅实在是没脸见人,太没脸见人了!”

  最后,还是在刘蓉和罗泽南等人的哭喊哀求下,曾国藩才最终打消了自杀的念头,然而即便如此,是夜一战过后,曾经横行一时的湘军水师还是彻底的元气大伤,残余战船不是逃往了上游寻求吴军水师的保护,就是直接逃进了鄱阳湖内湖避难,几近瓦解。而没有了水上力量保护侧翼和粮道后,湘军陆师即便元气尚存也不敢再在九江和石达开硬拼下去,曾国藩也顾不得天下人嘲笑和满清朝廷猜疑,赶紧命令陆师解除对九江城的包围,匆匆撤往南面的吴城小镇立营,心情复杂的让开了石达开主力与吴超越直接会战的道路。

  九江决战获胜过后,军事天才石达开也犯了意气用事的错误,不顾湘军百足之虫死而未僵,也不顾麾下众将的一再劝说反对,坚持要挂孝出征,亲自率领水陆主力去田家镇找吴超越拼命,为他的亲哥哥石祥祯报仇雪恨。期间罗大纲因为反对态度太过坚决,还遭到了石达开的流泪痛斥,“死的不是你哥哥!你当然不心疼!死的是我亲哥哥,我不为他报仇雪恨,还算是人不?”

  阻拦不了已经发狂的石达开,罗大纲和秦日纲等人也只好被迫认同石达开的决定,当下石达开留下罗大纲和秦日纲守卫九江和湖口一线,亲自率领安庆水陆主力西进,水陆并进杀气腾腾的向田家镇开拔,还在军中打出了报仇雪恨的巨大白旗以明心志!——别说石达开太冲动,没有这点血性,石达开能带领一支孤军转战数千里一路打到大渡河?

  消息传到了吴城后,差不多已经是穷途末路的曾国藩长松了一口气之余,难免又生出了这样的恶毒念头,“小畜生,终于该你倒霉了,你很快就会知道,石达开这个大贼头到底有多狡诈多奸猾了,等死吧!”

  当然,吃够了石达开大亏的曾国藩如果能够知道,此时此刻的石达开军中发生了什么情况,那他肯定就不敢这么乐观了。——此时此刻,一支从安徽腹地长途跋涉而来的乡勇队伍,突然自带干粮来到了石达开的军前请求加入。

  身挂重孝的石达开下令召见这支乡勇的首领时,一个脸上有麻子的壮汉很快就被领到了石达开面前,行礼说道:“翼王殿下,小的名叫刘铭传,因为在庐州杀了横行乡里的恶霸遭到官府通缉,被迫到了大潜山落草,拉起了一帮兄弟靠打家劫舍吃大户混饭。”

  “前段时间小人的山寨被官军烧了,只好带着弟兄四处流浪找饭吃,来到附近时听说翼王殿下你的大军在这里,又久仰殿下你的大名,所以我们一合计,就直接来投奔你了,望你收留。鞍前马后,冲锋陷阵,三刀六洞,小的绝不皱一下眉头!”

  亲自试了发现刘铭传武艺不俗,又看到刘铭传一声令下,他带来的三百多乡勇就一起剪了辫子,石达开当然是大喜过望,而更让石达开欢喜的是,他麾下的许多庐州府籍将士还纷纷做证,说庐州大潜山确实有一个行侠仗义的江湖好汉叫刘铭传。其中陈秀成麾下一个叫丁汝昌的将领是庐江人,还站出来做证道:“翼王五千岁,错不了,大潜山的刘六麻子,在庐州府那可是鼎鼎大名,末将早就久仰过他的大名,还向陈检点举荐过他!”

  再无半点疑虑,石达开甚至还开始庆幸自己的运气绝好,还没和杀兄仇人见面就收到一员大将,当下石达开一指刘铭传,喝道:“好!刘将军,本王封你为师帅,率领你的同乡,编入本王的中军,归本王直接统属!”

  “多谢翼王五千岁,刘铭传结草衔环,粉身碎骨,定当报答你的深恩厚德!”刘铭传回答得干净利落,斩钉截铁!(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