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奴才恭喜主子

第一百八十三章 奴才恭喜主子

  泛滥的黄河不仅造成了流民满地,还给满清朝廷和南方各省的联系造成了巨大麻烦,其中有海路可通的东南诸省还好点,联络渠道基本上可以算是畅通无阻,西南和中原腹地的几个省与京城联系就太麻烦太麻烦了,水路有太平军拦道,陆路有不断变道的黄河洪水阻拦,公文奏折传递间耽搁时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甚至还出现晚发公文比早发公文先行送抵京城的奇景,也因此闹出了不少笑话。

  这段时间湖北最先闹出笑话的人竟然还是吴超越,奏报自己未雨绸缪亲自率军赶赴田家镇布防这道折子因为路上没被耽搁,顺利送到了京城呈到咸丰大帝面前,然后还没等咸丰大帝夸奖吴超越的用心当差,目前没了领班军机正有些混乱的军机处却又呈上了吴超越之前在路上被耽搁的一道折子,奏报湖北西北诸州府秋粮顺利收割入仓百姓因此安居乐业的喜讯。

  咸丰大帝又一时没去留心折子的落款日期,便忍不住奇怪道:“这个吴爱卿,怎么上道折子也是颠三倒四,自相矛盾?刚说湖北告急百姓有倒悬之危,怎么马上又说湖北百姓安居乐业,饱腹讴歌?这到底那道折子才是湖北的实情?”

  吴超越的政敌们当然不会错过这么好的中伤机会,至少一直就看吴超越不顺眼的惠老郡王绵愉就乘机大进谗言,指责吴超越办事不力,失职失责,连最起码的与京城保持畅通联络都没有做好,实在是无能之至。闹了笑话的咸丰大帝也是心中有点窝火,对吴超越署理湖北巡抚后的表现益发不满。

  还好,这只是一点小事,咸丰大帝即便心有不满也还不至于撤了吴超越的职,然而很快的,吴超越政敌们更好的机会就又来了——曾国藩弹劾忤逆门生吴超越纵容士卒毒打候补知县李元度,以及吴超越贪功浪战置湖北十府一州安危于不顾的这道折子,终于还是越过了黄浪滔天的黄泛区,又躲开了曾国藩派来的追兵,顺利被快马送进了京城,迅速转递进军机处,还恰好被其实一直深恨着吴超越的军机大臣穆荫首先看到。

  老师大义灭亲上书弹劾门生自然是一件不小的事,看到了这道折子后,穆荫当然是笑得要多开心有多开心。而更巧的是,穆荫还知道新入值军机处的文庆刚把太平军余孽吉文元攻占沂州府的好消息送到了养心殿,咸丰大帝肯定正在震怒之中,所以穆荫连一分钟时间都舍不得耽搁,马上就捧着这道折子屁颠屁颠的跑到养心殿求见。

  “传旨!山东巡抚崇恩,追剿发匪不力,致使匪患复猖,着即革职拿问,押赴京城交部议罪!着河道总督张亮基兼任山东巡抚,会同安徽巡抚袁甲三,全力围剿发匪吉文元部!万不可使山东发匪与安徽、江苏发匪合流!”

  在养心殿外听到了咸丰大帝怒不可遏的吼叫声音,穆荫嘴角边当然尽是笑容,然后还有一件喜事,那就是穆荫的求见恳请得到批准后,第一眼就是看到摆明车马和吴超越过不去的绵愉恰好就在殿中,肃顺目前的对头协办大学士柏葰也在,此外还有一个前不久才被赦免罪名并重新启用的吏部侍郎——清流领袖翁心存!然而吴超越在朝廷里的两个铁杆靠山肃顺和载垣,却不知道什么原因偏巧没在这里。

  暗叫了一声天助我也,穆荫赶紧装出了一副紧张神色,一边行奴才礼一边匆匆说道:“主子,大事不好,湖北恐怕要出大事了!兵部侍郎曾国藩,上表弹劾署理湖北巡抚吴超越纵军闹事,贪功浪战,单图私利置湖北安危于不顾,湖北危险了!”

  听到这话,正为山东局势迅速糜烂而烦恼的咸丰大帝当然是大吃一惊,绵愉则是直接面露喜色,柏葰和新起复的翁心存则是一起把眼皮一翻,然后迅速都把头低下。而再当殿中太监把弹劾奏折转到咸丰大帝面前后,咸丰大帝打开只看得几眼,果然就是脸色大变,怒道:“大胆吴超越!竟然敢纵容士卒毒打候补知县,几乎使候补官员致命,他眼里还有没有朕和朝廷?还有没有国法?”

  绵愉等人心中更乐的时候,穆荫又赶紧添油加醋,说道:“主子,奴才认为这件事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还是湖北的战事,曾国藩明明已经做好了全力回援湖北田家镇的准备,吴超越明知湖北水师远非长毛水师之敌,却为了贪功偏偏要强行出战!这湖北水师一旦战败,长毛水师顺着长江航道长驱直入,湖北可就要第三次全面糜烂了!”

  砰一声响,咸丰大帝重重一拳砸在伪龙案上,比吴超越还要丑陋几分的干瘦脸庞上也尽是愤恼,还忍不住自言自语了一句,“当初让他署理湖北巡抚,真是失策!”

  能让咸丰大帝气得说出这句话,穆荫的这番辛苦当然也就值得了,然而穆荫却还是不肯罢休,又装起了好人,说道:“主子也不必过于焦虑,这道折子或许只是曾国藩的一时气话,湖北的局势,也未必会有主子担心的那么危急。”

  “穆大人,那你这话就大错就特错了!”早就憋得难受的绵愉终于跳了出来,大声说道:“穆大人,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曾国藩曾侍郎,就是吴超越的授业恩师!能把老师逼得上折子弹劾学生置湖北安危于不顾,就足以证明湖北的形势比主子担心的更危急!”

  “什么?曾国藩就是吴超越的老师?!”穆荫和咸丰大帝同时发出惊叫,脸上神情还装得惟妙惟肖,就好象之前真不知道曾国藩其实就是吴超越老师的事一样。

  “皇上,奴才可以做证,曾侍郎确实是吴超越的老师,吴超越的字慰亭还是曾国藩送给他的见面礼。”

  曾经的翰林院掌院学士柏葰站了出来给绵愉做证,然后目前正因为补缺军机处和载垣在暗斗得死去活来的柏葰还忍不住落井下石,恨恨说道:“天地君亲师,师生之情仅次于君臣父子,能把老师逼得上表弹劾学生,吴超越在湖北的胡作非为,倒行逆施,由此可见一斑!”

  本来就对吴超越在湖北巡抚任上的表现颇为不满,再听了柏葰的落井下石,咸丰大帝脸色更加难看的同时,又突然想起了有人弹劾吴超越纵容劣幕赵烈文把持湖北巡抚衙门的事,益发愤怒之下,咸丰大帝也迅速下定了决心,说道:“看来朕当初破格提拔吴超越署理湖北巡抚的决定,真是大错特错吧,他还是太年轻,太欠缺历练!”

  “皇上所言极是。”绵愉赶紧帮腔,说道:“不到二十岁就署理湖北巡抚,实在太过骇人听闻,类似湖北巡抚这样的封疆大吏,还是任用曾国藩这样有经验有资历的年长官员最好。”

  “传旨,署理湖北巡抚吴超越……。”

  “皇上,江西军情奏报,六百里加急!”

  殿外突然传来的急报声打断了咸丰大帝把吴超越降职的处罚,关心军情战事,咸丰大帝只能是暂时把吴超越的事发在一边,下令召见送来六百里最高加急奏报的军机大臣彭蕴章。然而还遗憾的是,彭蕴章送来的仍然还是坏消息,刚进殿就神色慌张的说道:“皇上,大事不好,江西巡抚陈启迈刚用六百里加急送来奏报,兵部侍郎曾国藩在鄱阳湖口吃了大败仗,湖南团练水师几乎被长毛水师全歼!湖南团练陆师一溃上百里,直接逃到吴城!事后曾国藩闭营不出,长毛水师横行鄱阳湖,南昌与外界的水陆联系,随时都有可能被长毛彻底切断!”

  虽说早就已经习惯了听到坏消息,但是突然听到这么大的坏消息,咸丰大帝还是腾的站了起来,黄牙齿几乎咬碎!然而彭蕴章却又抹着汗水说道:“还有,陈启迈还弹劾曾国藩敲诈地方,逼迫江西藩库纳银二十万两,私设厘局,未经朝廷与江西巡抚衙门准允就在江西各条道路设立关卡,强行收取货物厘金。除此之外,陈启迈还弹劾……。”

  “够了!”忍无可忍的又是重重一拍伪龙案,咸丰大帝怒吼道:“朕不想再听了!朕只想问一件事,前些天曾国藩还在屡屡上表奏捷,九江弹指可破,怎么会突然打这么大的败仗?!屡战屡胜的湖南团练水师,怎么会突然几乎被长毛水师全歼?”

  远隔数千里,养心殿里的奴才们突然不可能知道真正答案,但也正因为如此,奴才们才有更大的发挥余地,绵愉就马上跳了出来,说道:“皇上,微臣怀疑这和吴超越有关,适才曾国藩才弹劾吴超越贪功浪战,明知道湖北水师远不及长毛水师,为了贪占军功坚持不等湖南团练水师回援要与长毛水师决战。肯定是他那里吃了大败仗,这才连累了湖南团练水师!”

  “惠王爷言之有理。”柏葰也武断的说道:“向荣也曾多次向朝廷奏报,说是水师最是难练,水师总兵吴全美操练水师一年半,方才为朝廷练出能在长江下游与长毛水师匹敌的大清长江水师。如果奴才没有记错的话,吴超越操练湖北水师还不到半年,如此孱弱之军碰上长毛的虎狼水师,如何……。”

  柏葰振振有辞的说一句,咸丰大帝的脸色就难看一分,刚送来江西六百里加急的彭蕴章却是越听越糊涂,最后忍不住开口打断道:“柏大人,且慢,柏大人,绵王爷,谁说湖北水师打败仗了?江西陈抚台六百里加急的最后可还有一条,弹劾曾国藩疾贤妒能,在长毛水师被湖北水师击败后,不肯及时出兵拦杀长毛水师败兵,有故意贻误战机之嫌。”

  “什么?!”

  咸丰大帝和柏葰等人同时惊叫出声,穆荫更是差点把眼珠子瞪出眼眶,然后咸丰大帝这才想起叫太监把陈启迈的六百里加急拿到面前细看,见陈启迈发泄对曾国藩不满的最后一条确实与彭蕴章的口头陈述完全一致后,咸丰大帝难免更是傻眼了,疑惑说道:“看陈启迈的口气,吴超越在湖北象是打了胜仗啊?怎么朕还没收到吴爱卿的红旗报捷呢?”

  这次没人再敢弹劾吴超越的贻误奏报了,彭蕴章也站出来替吴超越辩解道:“皇上,应该是在路上被洪水耽搁了,黄河决堤后洪水蔓延变化,时常阻隔驿道,导致西南各省的驿报经常被迫绕路进京,运气好的没碰上洪水可以先到京城,运气不好的就只能一再改道,甚至还被洪水包围耽搁更久,所以还出现过后发奏报先到京城的笑话,吴抚台的红旗奏捷现在还没送到京城,很可能就和黄河泛滥有关。”

  恍然大悟的一拍脑袋,咸丰大帝赶紧冲彭蕴章喝道:“快,快回去军机处去侯着,如果有吴爱卿的红旗报捷,马上送来!”

  彭蕴章连声答应,赶紧飞奔了回去等吴超越的喜讯,咸丰大帝则兴奋得直搓双手,连声说道:“但愿是一个大胜仗,但愿是一个大胜仗!吴爱卿已经快一年没给朕惊喜了,希望他这次是一年不鸣,一鸣惊人!”

  悄悄交换着眼色,柏葰和绵愉这次是再不敢胡乱开口自讨没趣了,而那边翁心存却是忍无可忍,出列双膝跪下,朗声说道:“皇上,微臣要弹劾吴超越!”

  正在兴奋中的咸丰大帝先是一楞,然后马上就把狐疑的目光投向翁心存——咸丰大帝可是很清楚老翁家和老吴家那些恩怨过节的。而翁心存却是毫无畏惧,拱手大声说道:“皇上,微臣知道,你一定会怀疑微臣是借机报复,但外举不避仇,弹劾更不能避仇!微臣此番弹劾乃是就事论事,为了大清的江山社稷,绝非发泄个人私怨,请皇上明查!”

  “那好,你说吧,你弹劾吴爱卿什么罪名?”咸丰大帝吩咐道。

  “对友军见死不救!坐视湖南团练水师被长毛水师全歼!”翁心存朗声说道:“从陈抚台的奏报来看,湖北水师是在上游打了胜仗,不管这个胜仗有多大,吴超越都应该乘胜追击,或是与湖南水师汇为一股,或是及时救援身出险境的湖南水师,然而吴超越却没有这么做,坐视湖南水师覆灭,故意对湖南团练水师见死不救这个罪名,吴超越无论如何都逃不过!”

  咸丰大帝的脸色又有些难看了,那边的绵愉也象苍蝇闻到血一样的窜了出来,拱手说道:“皇上,老臣认为翁大人所言有理,且不说曾国藩与吴超越有师生之情,单是为了大清的江山社稷,吴超越在获胜之后,就应该乘胜追击而下,与湖南水师汇为一股!若是如此,又那有湖南水师的湖口大败?南昌告急?”

  咸丰大帝的脸色更加阴沉了,盘算着随口向穆荫问道:“穆荫,你怎么看?”

  穆荫倒是很想陪着翁心存和绵愉垂死挣扎,然而考虑到吴超越的两个强硬靠山和咸丰大帝后宫里那位很能进谗言的宠妃,穆荫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老实答道:“禀主子,这可能和湖北水师的实力有关。奴才清楚记得吴超越向朝廷奏报的湖北水师情况,湖北水师总共两个营千余人的兵力,船只也只有两条从洋人那里买到的旧炮船,以及二十四条由民船改建而成的轻便炮船和三十六条人力小划船,名为湖北水师,整体实力却连湖南团练水师的三成都不到。”

  咸丰大帝的眉头终于放缓,点了点头,说道:“难得你还记得这么清楚,不错,就这么点船,吴爱卿能够打一个胜仗就已经很难得了。还要他继续增援湖南水师,实在是强人所难。”

  无比愤恨的瞪了一眼军机处头号墙头草穆荫,绵愉还是不肯放弃垂死挣扎,故意自言自语的嘀咕出声,“这么看来,湖北水师打的也应该不是什么大胜仗了。”

  耳根软得与煮熟面条一般无二的咸丰大帝脸色再度阴沉的时候,殿外又传来了彭蕴章的求见恳请,然后咸丰大帝才刚下旨召见,彭蕴章就连滚带爬的冲了进来,一边磕头一边喜笑颜开的说道:“皇上,吴抚台的红旗报捷到了,和微臣猜测的一样,驿卒确实是在路上遇到洪水阻隔耽误了时间,所以才刚刚送到。”

  “哦,说说战况吧。”咸丰大帝一边叫太监转呈吴超越的捷报,一边不抱多少希望的随口吩咐。

  “皇上,是大胜仗!”彭蕴章激动的说道:“吴抚台在湖北田家镇以寡破众,以少胜多,大破长毛水师八百余艘,击沉并缴获敌船三百六十九艘,阵斩长毛主将伪国宗石祥祯!”

  “什么?!”

  终于轮到咸丰大帝的下巴张脱臼了,旁边的穆荫和柏葰等人也是个个如在梦中,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咸丰大帝赶紧再细看吴超越的报捷奏折时,又惊叫道:“组织敢死队,驾驶小船装满火药冲进长毛船队自爆破敌?这个吴爱卿,连这么不要命的战术都想得出来?”

  养心殿里鸦雀无声,安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可以清楚听到,过了许久后,绵愉才哼哼道:“这么不把士卒的命当命,这个吴超越,看来对湖北百姓也不会怎么样……。”

  “住口!”咸丰大帝这次彻底是忍无可忍了,冲绵愉咆哮道:“有本事,叫你大力保荐的那个僧格林沁也给朕练出这么一支雄兵,为了朕的江山社稷,可以抱着火药冲进长毛捻贼的军队中,和长毛捻贼同归于尽!”

  绵愉终于满脸羞惭的闭上了臭嘴,然而至今还跪在地上的彭蕴章又从怀里拿出了一道奏折,说道:“皇上,这是吴抚台在大破长毛水师后送来的折子,这道折子没在路上遇到洪水阻拦,所以和前一道报捷折子同时送到军机处。”

  “什么内容?”咸丰大帝赶紧问道。

  彭蕴章的神情异常严肃,沉声说道:“回皇上,吴抚台大破长毛水师后,长毛伪翼王石达开为了替其兄长伪国宗石祥祯报仇,亲自率领长毛大军再次入寇湖北,身披重孝与吴抚台决战于田家镇!”

  “结果如何?!”

  咸丰大帝的心脏突然又提到了嗓子眼,绵愉、柏葰和翁心存则同时重新燃起希望,一起巴不得吴超越全军覆没,兵败身死!倒是与彭蕴章共事多年的穆荫却嗅到了一丝危险味道,再当看到故作严肃的彭蕴章嘴角边浮现出一丝无法掩饰的笑意后,穆荫也没迟疑,马上就向咸丰大帝双膝跪下,放声大吼道:“奴才恭喜主子!贺喜主子!”

  “狗RI的!真会抢彩头!”彭蕴章心中破口大骂,然后也是赶紧向咸丰大帝磕头,大声说道:“微臣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张口结舌的看着满脸喜色向自己连连磕头的穆荫和彭蕴章,咸丰大帝也终于回过神来,一只手捂住胸口一只手摇摆着说道:“别说了,朕自己看,再听你们卖关子下去,朕的心脏就受不了啦。”

  “滚开!狗奴才!吴爱卿的这道奏折,朕要亲自接!”(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