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年轻人的事

第一百八十四章 年轻人的事

  收到石达开亲率太平军西路主力来找吴超越麻烦的消息,奉旨查办赵烈文的富阿吉第一时间就跑到了吴超越面前要求告辞,借口要到武昌府城追查案情细节还赵烈文一个清白,拉着阎敬铭就要开溜。

  忙于组织兵马迎击石达开,吴超越也没心思和时间去嘲讽富阿吉的临阵逃脱,随意客套了两句就打发富阿吉滚蛋,还直接告诉富阿吉和阎敬铭说自己军务繁忙,没时间去给他们送行。急于逃命避战的富阿吉对此当然不会介意,阎敬铭也拱手说道:“吴抚台不必客气,下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这次大战又是你们年轻人之间的事,留下来也是给你添乱,躲到武昌府去静侯你的凯旋佳音,怎么还敢劳你大驾去送下官?”

  “年轻人之间的事?阎大人,什么意思?”

  吴超越有些糊涂,也有些怀疑阎敬铭这话没安什么好心,阎敬铭则微笑反问道:“吴抚台,下官难道有说错吗?你今年才二十岁,你这次的敌人长毛伪翼王石达开听说今年才二十四岁,现在你和他各领一军决战于田家镇,比拼谁才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少年名将,这难道不算是你们年轻人之间的事?”

  吴超越哑然失笑,也这才突然发现阎敬铭的话还真没说错,自己今年才刚二十岁,而对面的石达开今年只有二十四岁,两个刚过及冠之年的少年各自统帅一大帮年龄在己之上大老爷们决战沙场,在古今中外的战争史上都可以算是一个难得的奇景。

  微笑着谦虚了几句,打发走了富阿吉和阎敬铭之后,吴超越又马上把精力集中在了田家镇防线的建立上,而事实上其实早在干翻石祥祯之后,吴超越就已经料定石达开可能会又来复仇,所以即便明知道铁索防线在太平军面前起不了多少作用,但是为了让自军水师在太平军水师面前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吴超越还是让士卒早早就凭借残余的水上工事重新修筑了三道铁索防线,同时汲取了上次大战的教训,吴超越又尝试性的在铁索防线上布置了一些明朝就已经发明的拉索式锚雷,专门用来招待破坏铁索的太平军战船。

  同日,天才特务张德坚也终于探到了相当准确的太平军兵力情况,结果让吴超越大喜过望的是,石达开这次带来的太平军是以陆师为主力,陆上军队的兵力超过两万五千人,水上兵力却只有八千来人,船队由三十余条拖罟、快蟹、长龙级战船和一千二百余条小拔船、小划船组成,其中相当一部分的小拔船还被石达开用于运载粮草辎重,舰艇实力并不比此前的石祥祯军强到那里。而吴超越这边在接纳了一批从下游败逃回来的湘军水师残部后,水师实力还有所提升,在太平军水师即便仍然还处于绝对下风,却也不再象以前那样的悬殊得巨大。

  除此之外,张德坚还送来了刘铭传部已经依照吴超越密令成功混进太平军的天大喜讯,只是石达开治军严谨,即便是张德坚也无法保证与刘铭传的秘密联络能够畅通无阻,所以吴超越很难继续指挥刘铭传依令行事,刘铭传这颗伏子究竟能不能发挥作用,究竟发挥多大的作用,关键还得看刘铭传自己的随机应变。

  没关系,目前对吴超越来说也足够了,仔细了解了太平军的具体兵力和兵种情况后,吴超越还是乐得连连搓手,喜不自禁的连声说道:“好!好!以陆师为主力就好!水上本官确实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在陆地上,就算你是石达开又如何?就算本官的总兵力只有你的三分之一又如何?敢在陆地上决战,本官保管让你********!”

  实在看不惯吴超越那幅小人得志的丑恶嘴脸,赵烈文忍不住泼冷水道:“慰亭,先别高兴得太早了,长毛这次以步兵为主力来犯,于我军确实比较有利,但我们远没有达到稳操胜算的地步。匪首石达开只要用兵谨慎,战术得当,我们再是擅长陆战野战,这一战也未必有必胜的把握。”

  “这我当然知道。如果我是石达开,这一战我即便以陆师为主来打田家镇,抵达田家镇战场后我肯定会让陆师采取守势,深沟高垒只守不战,避开我军的野战优势,突出我军不擅攻坚的弱点。同时以他们的优势水军采取攻势,先扫荡我们的水师,然后以水师切断我们的粮草补给道路,让我们的陆师无粮自乱,到时候长毛再乘机发起总攻,就可以稳操胜算了。”

  吴超越的坦率回答让赵烈文十分意外,也让赵烈文颇为惊讶的问道:“慰亭,既然你对我们的弱点和劣势这么清楚,怎么还满脸的必胜模样?难道你已经想到了扬长避短的办法?”

  “当然。”吴超越微笑说道:“我们最好的扬长避短办法就是速战速决,尽快发起和长毛的决战,还必须越早越好。”

  见吴超越的头脑这么清楚,之前还有些担心吴超越过于轻敌大意的赵烈文这才松了口气,又向吴超越问道:“那你想出什么好办法引诱长毛速战速决没有?”

  “目前想到了两个。”吴超越竖起两根瘦指头,说道:“第一,放出谣言,就说我们的战略总预备队刘长佑部近日就要赶到田家镇增援。第二,用缓兵之计还故意让石达开识破,让石达开觉得越早发起决战对他越有利,引诱石达开主动出兵来打田家镇。”

  “妙!不愧是慰亭。”赵烈文鼓掌叫好道:“让长毛误以为我们的援军就快抵达,是有很诱敌来攻的效果,让石达开识破我们的缓兵之计也是一个好办法,但具体怎么做你想到没有?”

  “这点我正要问你。”吴超越微笑说道:“你可是我的子房张良小诸葛,用缓兵之计又故意让石达开识破的好办法我一时没想出来,就只能交给你了。”

  “慰亭过奖,子房孔明我可不当。”赵烈文苦笑谦虚,然而只稍微盘算了片刻,赵烈文就对吴超越说道:“慰亭,要不用石祥祯的尸首做做文章怎么样?”

  “怎么做?”吴超越赶紧问道。

  “放一个长毛战俘,让他带封信回去给石达开。”石达开微笑说道:“就说战场上刀枪无眼,我军击杀石祥祯也是被迫无奈,但我们一向景仰英雄好汉,所以拿到了石祥祯的尸身后也没有****枭首,相反还以上好棺木收殓。然后和石达开约一个地点,在七天后把石祥祯的尸体还给石达开。”

  吴超越放声大笑了,赶紧让赵烈文替自己提笔给石达开写了一道书信,准备了一份精致礼物,安排一个俘虏携带书信和礼物去见石达开送信,同时安排人手大肆散播刘长佑即将来援的消息,种种安排布置不提。

  于是乎,一个石祥祯的旧部士卒在清军士兵的押解下,很快就被押到了沿长江北岸来袭的太平军前锋军队近处释放,那俘虏重新归队后,也很快就被统率前锋的石达开族弟石镇吉派人送到了中军,连人带信连同礼物一起交给石达开。

  和吴超越、赵烈文预测的一样,看到吴超越那道近乎讨好的书信后,石达开不但打死都不相信吴超越会善待他兄长的遗体,相反还马上就注意到了吴超越提出的七天后交还石祥祯尸身这个重要问题,狐疑说道:“超越小妖怎么会说在七天后再把兄长的遗体还给我?这难道是他的缓兵之计?让我看到迎回兄长尸身的希望,七天之内不去和他交战?”

  “从表面上来看,应该是缓兵之计。”

  外号张瞎子的石达开心腹谋主张遂谋先是附和,然后又提醒道:“但是翼王五千岁,我们必须得防着这是超越小妖的反其道而行之,故意让我们怀疑他是想用缓兵之计,拖延我们的进兵时间,真正目的却是引诱我们尽快进兵,尽快与他发起决战。”

  石达开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田家镇那边的敌情,有没有新的变化?”

  “截止到今天上午还没有。”张遂谋答道:“超越小妖只是长江上抢修了三道铁索防线,布置了一些水雷,然后就再没做任何调整,还是主力在北岸,偏师在南岸。”

  石达开是早就把田家镇的军情背得滚瓜烂熟的,知道吴超越目前手中的兵力大约在十九个营左右,除去两个营的水师,其中装备击针枪和米尼枪的湖北新军是八个营,其中六个营驻扎在北岸吴王庙一带,两个营和刘坤一的庄字营驻扎在南岸半壁山,另有八个营的绿营助战,其中五个营在北岸,另有三个营驻扎在南岸。兵力部署明显是侧重北方,但是南岸半壁山那里的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此前又早早就修筑了大量坚固的土木工事,所以南岸战场只是看上去兵力比较单薄,实际上却未必比地理位置比较差的北岸好打。

  “最理想的突破口还是在水上,只可惜见效太慢了一些,即便水师可以突破田家镇杀进湖北腹地,切断和骚扰超越小妖的辎重粮道,陆地上无法确保取胜,我也杀不了超越小妖为兄长报仇。”

  在心里嘀咕叹息了一番,石达开果断命令继续进兵,让水陆大军直接开抵距离田家镇只有十几里外的武穴联手立营,然后又向张遂谋吩咐道:“多派细作,严密监视超越小妖的一举一动,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即报我。”

  太平军细作和湖北新军战术忽悠局的效率都很高,是日傍晚,当太平军的前锋顺利抵达武穴并立即着手修建营防工事的时候,太平军细作就已经把刘长佑即将带着援军赶赴田家镇增援的传言禀报到了石达开面前。而只比吴超越大四岁多点的石达开也没刚愎自用,选择了立即召集张遂谋、曾锦谦等重要谋士和胡以晃、赖桂英、秦日纲、陈玉成等主要将领召开作战会议,讨论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受刘长佑即将率军来援的假消息误导,太平军决策层商议出了两个作战计划让石达开选择,第一个当然是吴超越最害怕的陆师坚守水师猛攻,在把握比较大的水上战场打开缺口,尽快消灭吴军的弱小水师和控制长江航道,切断吴超越的粮草辎重补给线,然后再徐徐图取清军陆师主力。

  另一个当然是吴超越最喜欢的太平军战术——抢在刘长佑抵达田家镇之前,尽快发起决战,全力猛攻吴军水师和吴军主力营地,以泰山压顶之势强势碾压吴超越。而且太平军众人还一致认定,陆上主攻的目标选择应该是屯驻在长江北岸的吴军主力,原因则是吴军主力为了配合半壁山守军封锁长江水道,被迫把主力大营建立在了地势相对比较开阔的吴王庙一带,地理位置上有点吃亏,同时吴王庙东南面又偏巧是一大片山林高地(卫星云图可见),适合太平军布置埋伏和穿插迂回发起奇袭,正是上天入地广西狼最理想的用武之地。

  如果不是想亲手干掉吴超越为兄长报仇,那么毫无疑问,石达开倒是肯定会选择以水师打主攻的稳妥战术。但是考虑到这么做即便成功,吴超越也有在粮草告罄前从容逃命的机会,还有目前江西战场的局势并不容许石达开过于深入湖北腹地,石达开却又在这个选择上犹豫再三,也即便明知不是很稳妥和有些冒险,石达开还是忍不住把目光投向了第二个方案——立即发起进攻,尽快发起与吴军水陆主力的决战!

  到底还是年轻冲动,权衡了许久的利弊,石达开终究还是向众人试探着问道:“在你们看来,我军全力进攻超越小妖的主力营地,能有多少把握取胜?”

  在场的太平军文武都是比较实事求是的人,低声商议了几句后,由石达开的重要副手护国侯胡以晃出面答道:“翼王五千岁,我们觉得没有任何把握,吴王庙那一带的地形虽然相对来说对我们比较有利,但超越小妖的快射洋枪足以抵消任何地形上的不利之处,再加上他还有一种叫掷弹筒的快射小炮,正面攻打他的坚固营地,我们不但没有任何的把握,还注定是白白送死。”

  胡以晃说话很坦白,即便明知道石达开急着给石祥祯报仇,也仍然还是又补充道:“还有,即便是到了野战中,我们也仍然没有任何把握决战取胜,超越小妖的快射洋枪已经让我们吃了无数的大亏,我们绝不能再重蹈覆辙了。”

  石达开大失所望了,好在石达开也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狠角色,更分得清楚孰轻孰重,点了点头就下意识放弃了主动进攻的打算。然而就在这时候,石达开的另外一个重要谋士曾锦谦却突然说道:“翼王五千岁,如果你想抢在清妖增援前击败超越小妖,办法只有一个,设计引诱超越小妖主动来攻打我们的营地。”

  “引蛇出洞?”石达开眼睛一亮。

  “对,引蛇出洞。”曾锦谦点头,沉声说道:“引诱超越小妖主动来攻打我们的营地,其利有二,第一是我们有工事可以避弹,抵消超越的快射火枪优势,第二是我们可以获得水上炮火的掩护,有此二利,再适当在山林隐蔽处布置一些伏兵,坚守到清妖师老人疲,乘机发起反击,破敌不难。”

  看到石达开连连点头赞同这个办法的模样,石达开的首席谋士张遂谋有些吃味,便泼冷水道:“卫天侯虽然言之有理,但如何才能让超越小妖放弃工事掩护来猛攻我们的营地?超越小妖可是从来就是以奸诈著称,让他上当可不是一般的难。”

  “我也在担心这点。”曾锦谦皱眉说道:“我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尽快行事,让超越小妖觉得我们的工事未坚,有胆量来攻打我们的营地,但至于如何让这个出了名奸诈的小妖上当,我一时半会还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张遂谋暗暗得意的时候,石达开则鼓励道:“没关系,只要能找到方向就行,三个臭皮匠还顶一个诸葛亮,我们一起群策群力,不怕想不出办法让这个清妖上当。大家都快想想,看有什么好办法让超越小妖上当。”

  在石达开的鼓励下,太平军决策层一再的绞尽脑汁,还真想出了一些办法,其中胡以晃就首先提议道:“要不诈败怎么样?派一支军队去攻打清妖营地,诈败把超越小妖骗出来如何?”

  很可惜,胡以晃的这个提议遭到了众人的一致反对,原因除了吴超越过于奸诈之外,再有就是吴超越即便追杀到武穴一带,也没有多大可能持续猛攻太平军的营地。而看到众人都束手无策后,心中早有成算的张遂谋这才微笑着说道:“翼王,其实要想让超越小妖持续猛攻我军营地,办法只有一个,让超越小妖认定他可以凭借猛攻我军营地而取胜!”

  “那如何能做到这一点?”石达开赶紧问道。

  “连环计!诈降加诱敌!”

  张遂谋先是回答得斩钉截铁,然后才微笑说道:“首先,派人向超越小妖诈降,约做内应,同时告诉超越小妖,说我们决定首先攻打他们兵力比较薄弱的半壁山阵地,劝超越小妖乘机来攻打我们的主力营地,里应外合大败我军。”

  “再接着,让我们的水师运载老弱士卒渡江至富池镇登陆,装做要进攻清妖的半壁山营地,让超越小妖觉得我们的水师要保护运兵船,不敢全力回援主力陆营,放心出战!这么一来,超越小妖不但必然会中计出兵,说不定还有可能让他的水师主动出击以增加胜算,给我们的水师创造机会一举攻破的水师!”

  “妙计!”石达开鼓掌叫好,立即拍板道:“就这么办,此计即便不成功,我们也毫无损失,一旦成功,便可大获全胜!进退自如,可行!”

  “翼王,那派谁出面诈降比较好?”胡以晃问道。

  石达开只稍一盘算,马上就微笑说道:“让陈玉成出面当这个叛徒吧,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血气方刚,一时冲动赶出点糊涂事也很正常。”(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