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超越小妖太狡猾

第一百八十六章 超越小妖太狡猾

  年轻人之间的较量在正式决战前就已经展开,为了试探石达开主力的真正实力,也为了迟滞一下太平军的营防修筑进度方便攻坚,丁汝昌完成回到太平军大营的这一天,吴超越派遣了三个哨的军队出击,专门攻击太平军的伐木队,其中两个哨是王国才麾下的绿营兵,负责打主攻,另一个哨是吴超越的嫡系湖北新军,负责掩护和接应。

  前哨战的结果让吴超越有些暗暗心惊,王国才麾下的绿营兵相对满清其他的绿营兵来说已经算是比较争气了,可是当他们突袭正在砍伐木材的太平军辅兵时,那些太平军的二线军队不但没有立即崩溃逃回大营求救,还直接提前斧头抡起木棍就和绿营兵干了起来,一度甚至还杀得绿营兵有些招架不住。

  也幸亏被吴超越扶持上总兵位置的王国才争气,为了报答吴超越的提携之恩对绿营兵下了大力气整治,湖北绿营的装备和士气都有了不少提升。靠着火绳枪和抬枪的火力压制,度过了手忙脚乱的慌张阶段后,绿营兵终于还是勉强杀溃了太平军的二线辅兵,逼着他们扔下刚砍倒去枝的木材撒腿逃命。然而再当太平军的主力出动战兵过来增援时,绿营兵很快支撑不住,撒腿东逃跑来找湖北新军寻求保护。

  再接着,靠着击针枪的高射速,湖北新军倒是迅速的压制住了太平军的攻势,然而石达开部下将官的战场经验和应变能力却又让湖北新军大吃一惊,刚发现自军绝不可能突破湖北新军的火力网,太平军带队的卒长马上就调整战术,一边派人向大营求援,一边指挥军队迂回杀向湖北新军的回营道路,妄图抢占险要切断吴军退路,等待援军来夹击,并且在战斗中十分注意寻找木石掩护,削弱吴军的火枪威力。

  还好,率领这支湖北新军的哨官是吴超越从上海带来的老人,战斗经验同样非常丰富,刚发现情况不对就马上调整战术,立即带着军队向来路且战且退,始终没给太平军切断自军回营道路的机会,但也因此在战斗中被太平军的冷枪打死五人,打伤六人。而当太平军的大队来援后,已经提前抢占了有利地形的湖北新军这才没被敌人给包饺子,并且靠着密集火力和适量手雷配合,给太平军制造了不算小的死伤,接着弹药所剩不多的情况下迅速撤离战场,太平军则害怕追击过远遭到埋伏,仅追了几里路便也自行退兵,结束了这场规模不大却相当激烈的前哨战。

  听上海老兵报告完了战斗经过,吴超越差不多有两分钟没说话,先是挥手让老兵下去休息领赏,然后才突然向赵烈文问道:“惠甫,除了已经下发到士卒手里的,我们还剩多少苦味酸武器?”

  “手雷五千二百枚,掷弹筒炮弹一千二百五十枚,后膛炮炮弹八百发,臼炮炮弹二百六十发。”

  赵烈文迅速答出的数字让吴超越又有些皱眉头,知道这点库存打这一仗倒是足够,但是这一战如果不能彻底打败石达开,让石达开还有继续作战的能力,或者刚打跑了石达开,九江的太平军又马上卷土重来。那么在获得汉口兵工厂的补给之前,湖北新军可就没有看家法宝苦味酸武器可用了。而且即便能够立即获得汉口兵工厂的补给,以汉口兵工厂那点可怜的苦味酸产量,一时半会也绝不可能支撑吴超越再打一场大规模的战略会战。

  见吴超越的神情不善,赵烈文也很快猜到了原因,问道:“慰亭,你担心这一战如果不能一举得手,就没了苦味酸武器可用。”

  吴超越点点头,说道:“我们的击针枪是有射速优势,但你和我是多次秘密试验过的,击针枪的铅头子弹穿透力很差,对藏在工事后的敌人几乎没什么杀伤力,而且长毛也是越打越精,再不象以前那样傻乎乎的直接冲上来送死,情况稍微不对,马上就找树木和大石头掩护,靠打冷枪和我们周旋。我们现在唯一能彻底压制住长毛的,也就是苦味酸武器了,我必须得考虑一下再接下来的战事问题。”

  “慰亭,我认为你绝不能顾忌苦味酸武器消耗过多,生出节约的念头。”赵烈文警告道:“你如果考虑节约,我们的火力不够,和长毛这一战就更没把握取得全胜。惟有破釜沉舟,使出全力把长毛彻底打疼打怕,打到惨得不能再惨,长毛才不敢再窥视湖北半眼。但你如果为了节约,不能在这一战把长毛打怕,那长毛就很可能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进攻湖北,到时候你节约下来的弹药武器,照样会被消耗得一干二净,到时候局面很肯定只会更糟糕。”

  寻思了一下发现是这个道理,吴超越也迅速下定了决心,一拍桌子说道:“说得对,事情到了这步,只有破釜沉舟这一条路可以走了!决战的时候,把所有的苦味酸武器都带上,那怕打得精光,也要把石达开彻底打怕!”

  与此同时,同样擅长汲取教训的石达开也已经领着几个重要参谋亲自来到了此前的吴军交火地,实地勘察吴军速射火枪的真正威力和了解作战情况,而当看到吴军火枪远超火绳枪的射程范围后,石达开和张遂谋等人难免都有些脸色凝重,又看到了吴军手雷爆炸后留下的痕迹,石达开难免更是忧心忡忡,终于明白友军将领为什么会一再在吴超越面前惨败的同时,石达开心里还忍不住生出了这样的念头,“执意要和超越打陆上决战,本王这个决定是否太过不智。”

  “翼王五千岁,快请看这里。”

  也不是全无收获,至少得力谋士曾锦谦就在实地勘探中发现了十分值得参考的重要情况,石达开循声来到近前后,却见曾锦谦用手指住了一块中弹的石头,子弹入石并不深,近一半弹身还露在石外。石达开稍一盘算,又赶紧去看吴军士兵此前列阵的位置,发现这块石头与吴军阵地两者之间的距离只有六十多步顶天七十步,石达开心中暗喜,忙下令道:“把这颗枪子挖出来,再有找找战场其他剩下的清妖枪子,找到拿来。”

  嵌进石身的子弹很快被士兵用匕首挖了出来,交到石达开面前时,石达开又一眼发现子弹的前端已经严重变形,再拿在手上细看并掂了掂重量,石达开又马上发现了一个更加重要的情况,“不是铁子,比铁重,但比铁软。”

  “是铅子。”旁边的张遂谋也拿着一颗在其他地方找来的子弹说道:“铅比铁软又比铁重,我们自制枪子试过,铅子是比较容易铸造,但威力没铁子大,射进木头也没铁子那么深。”

  石达开眨巴眨巴眼睛,然后突然开口喝道:“传令全军,立即在各座营地外围抢修羊马墙,保护内外营地,明天天亮之前,务必完工!再有,把辎重车腾出来,满载泥土分发各营备用,交战时情况一旦不对,就马上用这些土石车建立临时防线!”

  亲兵大声唱诺,立即飞奔回营传令,石达开则眺望西北面的吴军大营,咬牙自语道:“照原计行事,超越小妖,尽管放马过来吧!”

  还算得力的清军斥候很快把太平军抢修护营羊马墙的消息报告到了吴超越面前,最害怕这种防御工事的吴超越闻讯苦笑,可是又无可奈何,也只能是按照原订计划让吴军和清军加紧备战,准备次日就向太平军营地发起进攻。——虽说太平军水师目前还没有离开武穴的迹象,但吴超越仍然还是决定第二天就进攻,不为别的,就是怕陈玉成书信透露的太平军水师进攻半壁山计划是太平军的缓兵计。

  还好,事实证明陈玉成的书信并不是石达开的缓兵之计,太平军抵达武穴的第三天清晨,吴军水陆两路的斥候几乎同时送来了太平军士兵正在登船的重要情况,吴超越松了口气,赶紧召集众将下令出征,命令士卒多带干粮饮水及火把,做好持续作战的准备。同时又派人过江给曹炎忠和刘坤一等将传令,让他们坚守半壁山阵地,没有命令,不许擅离阵地参战。

  出兵的规模方面,驻扎在长江北岸的六个营湖北新军当然要倾巢出动,五个营的绿营吴超越也要带走两个去给湖北新军打下手,只留下三个营的绿营兵由王国才率领守卫吴王庙大营。同时吴超越还直接告诉王国才,说道:“王将军,吴王庙这里我就交给你了,记住两点,第一是不管武穴战事的情况如何,只许坚守,不许出战!没有我的命令,你绝不许擅自主张出动一兵一卒去增援武穴战场!”

  “第二,如果长毛水师来运兵来打吴王庙,你能同时守住炮台和营地当然最好,实在不行就可以主动放弃炮台,优先守营地!但是在撤离炮台前,一定要把炮弹和火药尽数转移或者销毁,别给长毛拿我们的炮轰我们营地的机会。”

  王国才老实唱诺,用心记住了吴超越的命令,吴超越则又向吴军水师主将王孚吩咐道:“王孚,你也一样,没有我的命令,只许守铁索防线,不能越过铁索防线出击。如果长毛水师突破了我们的铁索防线,你就给我往北逃,直接逃到韦源口驻扎,保住船队要紧。用不着担心武穴战场,我自己有把握。”

  王孚抱拳唱诺,然后又迫不及待的说道:“抚台大人,你在武穴获胜后,可一定要马上给末将传令,让末将也发起反击。”

  “那是当然。”吴超越笑笑,然后才转向黄大傻和冯三保等将领,微笑说道:“好了,回去组织兵马出发吧,这一仗,一定要把长毛给彻底打疼打怕,让他们永远不敢再窥视湖北半眼。”

  “谨遵抚台大人帅令!”吴军众将一起抱拳,轰然答应。

  上午九时许,由六个营湖北新军和六个营绿营兵组成的吴军出战队伍全部出营完毕,集结于大营东面的官道处,继而以一个营的湖北新军为先锋,陆续向建立在武穴上洲一带的太平军主力营地开拔。

  几乎同一时间,太平军水师也保护着满载老弱辅兵的运兵船队驶离武穴港湾,驶向半壁山东面的富池镇,准备登陆向半壁山营地发起佯攻。

  约半个小时后,太平军的斥候快船把首先把吴军大举出动的消息带回武穴,石达开闻言先是大喜,然而再问明了吴军主力的出动时间后,石达开的脸色却立即为之一变,马上喝道:“传令水师,暂时停止在富池登陆,暂时集结于富池口,等候命令。”

  传令兵唱诺的同时,旁边的胡以晃则疑惑问道:“翼王五千岁,出什么事了?为什么要临时改动计划?”

  “超越小妖的出兵时间不对。”石达开阴沉着脸答道:“超越小妖的主力,和我们的水师都是在巳时出发,隔着十几里的距离,超越小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立即知道这点,但他还是坚持下令出发,这说明他根本就不介意我们的水师是否会留在武穴参战。他这么从容自信,肯定是早有准备,我们也犯不着再去佯攻半壁山浪费机动兵力,不如把水师留下当预备队使用。”

  暗暗佩服石达开的见微知著,胡以晃却并不象石达开那么紧张,还把完着昨天才弄到手的吴超越爱枪笑道:“真不知道超越小妖是那来的自信,八个营四千人的兵力,竟然还敢主动来攻打我们两万多军队的营地?不过也好,他这么喜欢来送死,那咱们正好找他新帐老帐一起算!”

  石达开阴沉着脸没搭理胡以晃,只是在心里说道:“怕就怕超越小妖有这个金刚钻,所以才敢来揽这个瓷器活啊。”

  上午十点四十分左右,携带着二十门后膛炮、十门臼炮和大量弹药的吴军主力缓缓开拔至太平军营地附近,太平军将士严格执行深刻的命令坚守不出,依靠仓促修建的营防工事严阵以待,吴军主力也没有就近攻打太平军营地的西面正门,选择了远远绕过太平军的营地迂回到正北面的列阵。

  很巧,太平军营地的四里外正好有一块开阔平坦的土地适合列阵,中间还有一座孤立的小土山可以设置旗阵,是再理想不过的布阵战场。然而吴超越毫不犹豫的命令全军到那块开阔地立营时,旁边的赵烈文却喝道:“且慢!慰亭,不对,那块土地似乎有翻动过的痕迹!”

  吴超越一惊,赶紧举起望远镜细看时,见那块开阔土地上星星点点,有着一些新挖掘出来的新鲜土壤,吴超越心中更惊,忙命军队暂停前进,又派武装民夫携带工具上前,挖掘那些有着翻动痕迹的土壤。

  与此同时,在营内高地看到吴军派人携带挖掘工具上前,石达开就马上明白机关已经暴露,也忍不住重重一耳光抽在了指挥土营的族弟石镇元脸上,咆哮道:“干什么吃的?叫你埋点地雷也能留下痕迹,浪费我们的火药!”

  捂着被石达开抽肿的脸,石镇元委屈的答道:“小弟已经尽力了,为了瞒过外人,小弟带着土营连夜施工,没打火把月光又暗,实在没办法遮掩所有的痕迹。”

  “翼王,算了,这真怪不了镇元兄弟。”胡以晃劝解道:“谁能想到超越小妖这么狡猾,发现点蛛丝马迹就马上派人去排雷,不是镇元兄弟不尽力,是超越小妖太狡猾。”

  伴随着石达开的一声无奈长叹,吴军民工也已经挖出了第一枚太平军连夜秘密埋设的地雷,而更让石达开无奈的是,太平军埋设的是引信相连的连环雷,吴军民夫只是点燃了一根引线,引线立即就沿着埋藏在地下的竹管迅速燃烧,也很快把其他地雷纷纷引爆。

  抹了一把冷汗,先是命令民夫继续排雷和寻找其他合适的布阵地点,吴超越又把奸恶的目光投向了武穴上洲正北面的栗林咀一带——那里是现代的武穴果园场,山高林密,正是最适合埋藏伏兵的地方。

  再接下来,吴超越又让石达开等原始土著大开了一把眼界,怀疑栗林咀那一带的山林中可能埋藏有敌人伏兵,吴超越并没有浪费兵力进林搜查——而是效仿美国鬼子的火力侦察手段,让后膛炮把一些苦味酸炮弹轰到了栗林咀的上风处,引发山林大火,春秋季节草木干枯,风借火势蔓延极快,很快就把埋伏在那里的太平军伏兵烧得鬼哭狼嚎,纷纷现身逃命,伏兵基本瓦解。

  见此情景,石达开算是彻底的无招了,苦笑道:“本王还真是佩服这个超越小妖,肚子里真他娘不知道有多少弯弯绕,地雷伏兵都没了,这下子只能是和他硬碰硬了。”

  “翼王,何不命令水师改变方向,猛攻超越小妖的吴王庙大营?”旁边的张遂谋阴阴的建议道:“超越小妖亲率主力来袭,营内空虚,就算有所布置也不会象之前坚固难打,我们的水师只要攻破超越小妖的营地,超越小妖必然心慌退兵,那我们乘势掩杀,同样能有取胜机会啊。”

  石达开眼睛一亮,点了点头,说道:“不能只攻超越小妖的营地,得防着南岸的清妖渡江增援,让水师兵分两路,一路猛攻铁索防线牵制超越小妖的水师,让他们腾不出手运兵过江增援吴王庙,一路猛攻吴王庙炮台,先拿下炮台再打他的妖营,同时用超越小妖的火炮猛轰他的妖营,妖营必破!”(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