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九十章 风平浪不静

第一百九十章 风平浪不静

  更打理发匠老师脸的还在后面,事隔仅两天,侥幸没被吴军水师活活打死的李元度带着重伤回到湘军营地时,还把曾国藩被太平军缴获的家书、公文、奏章、地图和上谕等重要文件给带了回来。

  ——李元度能把这些东西带回来交给曾国藩,当然是石达开把这些东西带在身边带到了武穴,吴军攻破太平军营地发现了这些重要文件,吴超越又暂时还不知道理发匠老师已经黑着良心弹劾诬告了自己,就做了一个顺水人情还给了老师。

  虽说是顺水人情,已经逐渐在湖北站稳脚跟的吴超越却也存有想和理发匠老师缓和关系的心思,只要曾国藩能够乘机就坡下驴,那么吴超越为了借助湘军牵制和抵御太平军,不但肯定会痛哭流涕的重新回到理发匠老师温暖而又宽阔的怀抱,在军饷粮草和武器弹药这些方面也肯定会好商量。然而很可惜,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的吴小买办却忘了有些人的本性是——杀得救不得!

  “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竟敢如此辱我!”

  咱们的曾老师就是这样的人,在湖南时和湖南提督鲍起豹闹得刀枪相见,在江西能逼得同乡同科加翰林院同僚的多年好友江西巡抚陈启迈上表弹劾他,在湖北时本来就和忤逆门生处得极不愉快,这会再看到忤逆门生怎么看怎么象是故意羞辱的举动,骨子里其实同样属刺猬的曾国藩顿时就忍无可忍了。即便是当着曾国潢、曾国华和曾国荃等胞弟的面,曾国藩仍然是不顾仪态的破口大骂,又是砸桌子又是摔板凳,愤怒得简直能把忤逆门生当场的生剥活吞!

  “兄长,你是不是误会慰亭了?慰亭把这些重要的文案送回来,应该是一片好意,不象是故意……?”

  “住口!那个小畜生是什么人,我比更清楚!仗着他家里有钱,仗着洋鬼子给他撑腰,靠洋人的厉害火器加一点运气侥幸打几个胜仗,早就不把我这个老师放在眼里了!他这么做就是想让我难堪!想让我颜面无存没脸在官场上混下去,他就可以乘机一家独大,独吞平定长毛匪患的盖世奇功!他做梦!”

  曾国荃怯生生的辩解反倒遭到了兄长气急败坏的呵斥,红着眼睛怒吼了一番后,曾国藩还把忤逆门生写给他的问候书信撕了一个粉碎,可曾国藩还是不肯解气,又冲刘蓉和罗泽南等心腹幕僚怒吼问道:“富阿吉和阎敬铭那边怎么样了?找到赵烈文和小畜生的罪证没有?”

  刘蓉等人苦笑了,说道:“大帅,这事您应该问李元度才行,这事是他一手操办的,我们那知道具体情况。”

  曾国藩怒火稍抑,正要宣召李元度来见时,不曾想郭嵩焘却拿着一道公文急匆匆的从门外进来,凑到了曾国藩耳边低声嘀咕了一通,曾国藩顿时面露喜色,赶紧抢过了郭嵩焘手里的公文细看,然后还一拍大腿喜道:“天助我也!”

  “兄长,什么好事?”曾国潢好奇问道。

  “江忠济替我们在袁州府锦江码头设立的厘金税卡,拿到了一批走私鸦片。”曾国藩眉飞色舞的说道:“货主是万载县令李浩的小舅子,这匹夫不但招供承认走私鸦片是李浩在背后指使包庇,还交代说李浩的背后还有江西巡抚陈启迈,走私鸦片所得的暴利,有一半李浩都要上交给他的老师陈启迈!”

  “好事啊!”曾国荃喜道:“陈启迈那个匹夫前几天才偷偷上表对兄长你落井下石,这会我们拿到了他包庇走私鸦片的铁证,可以光明正大的报仇雪恨了。”

  陈启迈背后捅曾国藩刀子的事,曾国藩是早就通过秘密渠道掌握了情况,也早就下定了决心要报复,这会没过几天就拿到足以直接扳倒陈启迈的铁证,曾国藩当然是喜不自胜,也马上盘算起了弹劾陈启迈的罪名。但曾国藩对此并不满足,又向刘蓉等人问道:“孟容,这事能不能想什么办法把小畜生也拉下水?”

  “大帅,万载县在袁州府,远离湖北边境,想把他拖下水恐怕毫无希望。”陈启迈苦笑说道:“而且为了这件事同时弹劾两个巡抚,未免动静太大也胃口太大,反为不美。”

  曾国藩想想发现也是,且不说忤逆门生与这件事毫无关系,就算硬要赖到忤逆门生身上,同时弹劾两个封疆大吏也未免太过惊世骇俗,满清朝廷也绝不可能动刚刚连立大功的忤逆门生。但老师毕竟是老师,细一琢磨间,曾国藩又想到其他的办法,说道:“这事也给我们提了一个醒,万载远离长江尚且走私鸦片猖獗,汉口已是通商口岸,那里的鸦片走私情况肯定只会更严重,我们不妨从这上面下手,拿到小畜生触犯国法的铁证。”

  虽然很是不明白兄长对忤逆门生的嫉恨程度为什么会有这么深,但曾国潢和曾国荃等人还是没有开口反对,知道一些内情的刘蓉则点了点头,说道:“这事可以交给鲍超,他目前就驻扎在武昌府,密查这些事方便。”

  曾国藩也点了点头,然后又说道:“陈启迈自上任以来,一年多点时间就丢了江西五府二十多个县,朝廷里对他早就是万分不满,再加上我们这次拿到的铁证,扳倒他应该问题已经不大。扳倒他之后,这江西巡抚的缺……。”

  “肯定是兄长你的!”曾国荃斩钉截铁的说道。

  曾国藩一听苦笑了,摇头说道:“如果没有九江的大败,为兄也许还有很大希望,可是这次在九江败得实在是太惨了,为兄已经是毫无希望了。”

  叹息了一番再次错失良机,曾国藩强打了一下精神,说道:“但我们可以力荐胡林翼出任此职,他的功绩和资历都足够,九江大败时他在路上,惨败与他无关,事后他又率军殿后,力挡追兵。动用我们在朝廷里的关系,再加上他自己在朝廷里的门路关系,把他扶上这个位置不难。”

  “大帅所言极是。”刘蓉附和道:“把胡林翼扶上江西巡抚的位置,和大帅直接出任江西巡抚其实毫无差别,还可以避免朝廷对大帅的无谓猜忌。”

  众人纷纷附和,曾国藩也微微颌首,末了曾国藩又吩咐道:“记住,我拿住陈启迈罪行铁证和上表弹劾他的事,一定得严格保密,千万不能让任何外人知道。”

  说罢,曾国藩还忍不住向湖北的方向一努嘴,咬牙说道:“尤其是不能让那个小畜生知道!”

  “兄长,你怎么就这么恨慰亭?”曾国荃实在看不下去了,说道:“这事被他知道又有什么?他难道还会暗中给陈启迈通风报信?”

  “你懂个屁!”曾国藩呵斥,冷哼说道:“江西位居湖北下游,是阻隔长毛犯鄂的最大屏障,这个小畜生如果知道江西巡抚即将出缺,指不定就会生出窥视心思,又跑出来给我捣乱!”

  哼罢,曾国藩又突然想起富阿吉查办吴超越得力帮凶赵烈文的大事,赶紧派了刘蓉去向重伤在床的李元度打听这个消息,并且对此做出了一番布置谋划不提。

  …………

  吴超越当然不知道敌曾盟友江西巡抚陈启迈马上就要倒大霉了,吴超越也更不知道的是,铁了心整自己和赵烈文的富阿吉逃回了武昌府城后刮地三尺,还真找到了一个可以收拾赵烈文的把柄。

  这个把柄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说和赵烈文有关可以算有关,一定要说和赵烈文无关也可以扳清楚关系。起因则多多少少和赵烈文的生活作风有点关系——赵烈文包养的两个青楼女子中,有一个叫秀珠的背着赵烈文,打着赵烈文的招牌收了一百两银子的贿赂,替赵烈文答应摆平一件田地纠纷的官司。

  前面说过,太平军已经先后两次攻占武昌府城,再加上湘军反攻武昌和太平军三打武昌,武昌府城实际上已经是四次经历战火破坏,期间百姓士绅逃亡和死伤很多,城外留下了许多的无主田地。吴超越巡抚武昌后为了恢复民生,鼓励旧田主复耕,并把无主田地无偿租借给贫苦百姓耕种,承诺到了一定期限后归耕种者所有。其间则因为基层官员的贪污渎职,还有田契遗失及伪造等等诸多问题,多多少少出现了一些弊端,让一些土豪劣绅找到了钻空子的机会,吴超越也会同官文、李卿谷和多山等官员花了大力气整治这些弊端,帮许多田地被占的外逃百姓拿回了自己的土地,也惩治了一些伪造田契霸占民田的劣绅。

  东湖一带有个叫封长生的地主就是其中一员,贪图同村失踪百姓的上好水浇田,伪造田契并贿赂官差,把上百亩好田变成了他的名下,不曾想一些真正的田主回到村子里,和封长生起了纠纷,并且把状告到了县衙,开始封长生仗着自己在县衙里有点关系还不在乎,可是听说这些百姓把状纸递进了省城并被知府衙门收下后,又看到一些类似自己的土豪劣绅因此倒了大霉,封长生就慌了手脚了。

  也是凑巧,封长生到了省城打听消息时,在青楼中无意间得知他曾经照顾过几次生意的旧相好秀珠被赵烈文包养,又听人说赵烈文在本省巡抚面前很能说得上话,就四处钻山打洞找到了赵烈文的外宅所在,见到了曾经一起滚过被单的秀珠并求她在赵烈文面前替自己说话,秀珠则有些贪财收了封长生的银子,并背着赵烈文收下了封长生贿赂的银子,替赵烈文答应帮封长生摆平这件事情。

  再然后,秀珠却是连在赵烈文面前提起这事的机会都没有,赵烈文就已经随着吴超越急匆匆到了田家镇主持战事,期间收了状纸的武昌知府多山则把封长生抓到知府衙门,查清楚了他伪造田契霸占民田的事,不但逼着他把霸占来民田全部归还给原主,还把他重责四十大板并戴枷示众三天。封长生挨了打受了辱又钱田两空,一怒之下就跑到赵烈文的外宅找秀珠算帐,结果却恰好在赵烈文的外宅碰上了亲自来查案的钦差富阿吉。再然后……

  再然后咱们富大人再不知道抓住机会就真是白吃这么多年的老米饭了,亮出身份拿下人,先是把封长生一通好打逼着他招供画押,接着又把秀珠抓了起来审问口供,结果也不知道是秀珠熬不过刑还是受了什么人指使,竟然招供画押承认说她收下封长生的贿赂是经过赵烈文的允许,赵烈文也答应了替封长生在吴超越面前活动,末了还说赵烈文亲口告诉她,吴超越已经答应让多山不再追究封长生!

  有了这么好的把柄在手,富阿吉当然是屁颠屁颠的第一时间写折子弹劾赵烈文收受贿赂替刁民开罪,然后虽然顾忌肃顺没敢直接弹劾吴超越,却也把口供抄文连同折子一起送到京城,让满清朝廷知道吴超越和这事也有关。好在吴超越留在后方的黄胜和黄植生等幕僚也不是吃素的,早早就暗中打听到了情况,第一时间用快船把消息送到了田家镇,让刚打完武穴决战的吴超越和赵烈文知道这件事。

  不用赵烈文辩解一字半句,吴超越也知道他是被冤枉的,而再稍微一盘算后,吴超越又突然想起一个重要问题,冲赵烈文脱口说道:“糟了!不知道黄胜他们有没有盯紧富阿吉和那个秀珠,要是让富阿吉把那个秀珠灭了口,死无对证,那你就是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正在摇头苦笑的赵烈文一楞,有些迟疑的说道:“不至于吧?为了搞倒我,他富阿吉敢拿身家性命和仕途前程冒这么大风险,直接弄出人命案?”

  “伪装成自杀不就行了?”吴超越到底被电影、电视和动漫教育得多点,在图财害命方面见多识广,说道:“弄死那个秀珠,弄封假遗书或者弄句假遗言什么的,说她对不起你只能以死谢罪,到时候她的口供就成了铁证,你想翻都翻不过来!她的口供到底是被逼出来还是被骗出来的,也就彻底的死无对证了。”

  赵烈文的脸色变了一变,吴超越则赶紧提笔做书,亲自写了一道书信给黄胜等留守后方的幕僚,叫他们盯紧富阿吉并保护好人证秀珠,同时又让其他师爷代笔,给湖北按察使李卿谷写了一封信,叫他出面插手此案,参与审问秀珠并保护她的生命安全,然后用快船连夜把书信送回武昌府。

  吴超越的动作快,富阿吉那边的动作更快,事隔仅两天,黄胜那边就又用快船给吴超越送来消息,说是秀珠已经在钦差行辕里投井自杀,临死前听说还留下了遗言,说是她出卖了赵烈文对不起赵烈文,只能以死谢罪。同一天送来的,还有富阿吉以钦差身份开出的传票,要赵烈文立即赶赴武昌府城接受审讯。

  这下子终于轮到吴超越和赵烈文这对无良搭档彻底的傻眼无招了,连声叫苦之下,吴超越盘算再三,干脆一拍桌子说道:“我和你一起回武昌,陪你接受审讯,也亲自去查一查这个案子!我就不信了,他富阿吉能把这事做得天衣无缝,连一点蛛丝马迹都不留!”

  “慰亭,还是我一个人去吧。”赵烈文垂头丧气的劝阻道:“石达开虽然刚遭到重创,但元气多少还有些残余,还有九江战场的长毛军队可以征调,这个时候你要是离开了田家镇,长毛又突然出兵杀进湖北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不信他石达开刚打了这么大的败仗,还敢马上又带兵来送死!”吴超越一拍帅案说道:“就这么办,叫陆师据营坚守,水师随机应变,情况不对就直接撤回武昌和我会合,料来也不会出什么事!我和你一起回武昌,亲自去找富阿吉栽赃陷害你的证据!”

  其实现今这个局面,不管换了那一个满清官员,最聪明也最正确的办法就是丢卒保车,牺牲赵烈文以洗清关系,至少也得立即和赵烈文画清界线以免继续引火烧身。但吴超越却偏偏不肯牺牲赵烈文,还一定要亲自替赵烈文洗刷冤屈,为此还必须冒巨大风险。所以听完了吴超越的毅然决定后,赵烈文眼中忍不住都有些泪花在闪烁,向吴超越单膝跪下抱拳说道:“慰亭,今后无论是刀山火海,枪林弹雨,我都一定跟你闯!”

  不怀好意的吴超越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增强湖北新军的凝聚力,也拉升湖北新军对满清朝廷的仇恨感。拿定了这个主意后,吴超越立即下令召集军中众将宣布自己将要陪同赵烈文返回武昌接受审讯,并把赵烈文所受的冤屈公诸于众,强调事态的严重危急程度。

  如吴超越所料,湖北新军众将果然一下子就炸了锅,大吼大叫着都要随同赵烈文返回省城受审,替赵烈文证明他的清白,性格刚硬的黄大傻还直接大吼道:“吴抚台,让末将随你一起回去!末将要当面问那个叫什么富阿吉的,难道一个****随便说几句话,就可以直接定赵师爷的罪?那我马上拿银子雇十个八个****告他强奸他娘,让朝廷直接杀他富阿吉的头!”

  “抚台大人,让末将率领水师送你回去!”王孚也怒吼道:“末将要亲手把那个富阿吉投到大炮底下,叫他拿出真凭实据!拿不出来,老子亲手一炮把他轰成渣!”

  还是实力不足,造反毫无胜算,吴超越种下了种子后就赶紧掩土以免过早暴露,也赶紧劝说众将冷静,并保证说自己绝不会让人缘还算不错的赵烈文受到半点伤害。末了,吴超越先是安排好了自己离开田家镇后防御策略,又从众将说道:“各位,时间紧急,我和赵师爷今天下午就登船回省城。我也不瞒你们,富阿吉在案子里还故意扯上了我,我这一去也有可能会有危险,我如果不能回来……。”

  “抚台大人,那我们就直接杀上省城,救你回来!”

  湖北众将吼叫震天,包括曾经对满清朝廷死心塌地的冯三保、新加入吴军的刘铭传和并非吴超越嫡系的刘坤一都是如是喊。惟有刚从太平军那边投降过来的丁汝昌为了避嫌没有吭声,只是在心底说道:“我和他们一起去,你要是有什么闪失,我这辈子就彻底完了。”

  吴超越是个很精细的人,即便早早安排好了防御策略,吴超越为了谨慎起见,还是又故意布置了一个**阵恐吓太平军——明面上大张旗鼓大摆仪仗的返回省城,暗地下却指使张德坚所部的湖北战术忽悠局偷偷散播谣言,说是自己其实仍然还在田家镇,张罗布网只是等石达开又来送死,虚虚实实让太平军摸不清楚自己的真正意图,也让太平军心存忌惮不敢轻易出兵。

  但是很可惜,吴超越并不知道的是,已经被杀红了眼的石达开根本就不介意自己是否还在田家镇,在九江刚把败军收拢,稍微重整了旗鼓以后,憋屈万分的石达开就又召集了麾下众将,讨论再次出兵湖北找吴超越报仇!(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