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又起波澜

第一百九十三章 又起波澜

  赵烈文的案子不光是在湖广地方上,在京城里其实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与争论,吴超越的对头和政敌有没少利用这件事做文章,自带干粮帮曾老师整吴超越的得力帮凶赵烈文,寻思着只要把湖北第一劣幕的屎盆子强扣在赵烈文脑袋上,吴超越也跑不掉一个用人不察和怠政放权的罪名,循序渐进再想弄死吴超越也可以容易许多。

  得道多助,在无数好心人的帮助下,吴超越的政敌们很快就拿到了不少关于赵烈文的罪名,首先就是吴超越上奏的折子公文几乎都是赵烈文代笔,是赵烈文把持湖北巡抚衙门的铁证;其次就是赵烈文的行事作风也确实有点问题,持才放荡在家乡时没少干调戏小箩莉骚扰大姑娘的缺德事,诗文词赋中也有不少狂妄之语——好在没有反清复明的文字。而这些事经过御史台、翰林院那帮成天吃饱没事干的御史翰林艺术加工后,也很快就转变了实打实的罪名呈进了军机处,然后又经过有心人之手转呈到了咸丰大帝的面前,让一直流年不利的咸丰大帝很是发了一些脾气,对从没见过面的赵烈文印象极差。

  失道寡助,直接上折子为赵烈文求情的官员少得十分可怜,就只有一个林汝舟,直接在咸丰大帝面前为赵烈文说好话的也只有一个载垣。结果却让倒赵派大跌眼镜的是,这两个人发出的声音偏偏就压住了倒赵派的如雷呼声,有林则徐光环护体的林汝舟言之凿凿,一口咬定凭他世侄子的才干能力,绝无任何可能被人架空操纵,拿身家性命担保赵烈文是被冤枉;曾经给吴超越担任过监军的载垣则直接告诉咸丰大帝他与赵烈文相处时的种种件件,极力褒扬赵烈文的出众才华,并证明至少在他与吴超越相处时,从没发现过吴超越被赵烈文架空的半点迹象。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量级人物也给赵烈文打了保票,吴超越老上司前礼部侍郎、新任西安将军瑞麟自带干粮上了折子,就事论事陈述他与吴超越携手作战时赵烈文的表现出的杰出才干,吴赵二人这对白金搭档对满清朝廷的重要性,还直接叫嚷言莫说以吴超越的能力绝不可能被人架空,就算吴超越真被赵烈文架空,以赵烈文的才干能力,也足以辅助吴超越在湖北安境抚民,内施善政外破长毛!

  也正是因为有这些重量级人物的劝阻,再加上肃顺阿谀谄媚的不断为赵烈文开脱和吴超越近来在军事上的表现咸丰大帝颇为满意,昏庸糊涂的咸丰大帝才没有急着下旨砍掉赵烈文的脑袋,错过了这个砍掉野心家吴小买办左膀右臂的大好机会,决心等富阿吉和阎敬铭的调查出来再说。

  整赵倒吴派还有一个机会,就是富阿吉把弹劾赵烈文受贿纹银一百两银子的折子送到京城时,倒吴派只要努力加把劲,大有希望把赵烈文直接送回常熟老家去继续调戏村姑,然而倒吴派都嫌这个罪名太清,更嫌富阿吉没能拿到把吴超越直接牵扯进去的铁证,所以就连恨吴超越恨得蛋疼的翁同书都暗中吩咐朝廷里的御史言官暂时忍耐,先别急着拿这事做文章等事情发酵。同时已经军机处里几个军机大臣也嫌富阿吉小题大作,为了区区一百两银子就迫不及待的上奏弹劾,也都没急着把折子转呈到咸丰大帝面前,同样选择了等待事情的进一步发展。

  这一等当然就坏了大事,事隔仅数日,当钦差副使阎敬铭弹劾富阿吉收受候补知县李元度贿赂栽赃陷害赵烈文并杀人灭口还人赃并获的折子送到京城时,不仅彻底逆转了所有罪名,还象一道惊雷一样,彻底惊动了满清朝廷的上下。而再当彭蕴章等军机大臣战战兢兢的把折子转呈到了咸丰大帝面前后,咸丰大帝也象一个火药桶碰到火星一样,马上就炸开了。

  “狗奴才!好大的胆子!好大的胆子!收受贿赂栽赃陷害不算,竟然还敢杀人灭口!朕给他的钦差大权,他就拿来做这些!做这些!传旨,将富阿吉就地拿下!押来京城交部议罪!从重议罪!”

  战战兢兢的唱了诺,彭蕴章又小心翼翼的说道:“皇上,这个案子不止和富阿吉一个人有关,富阿吉已经招认,是领布政使衔的湖南团练将领胡林翼在背后策划此事,指使候补知县李元度向他行贿,让他栽赃陷害赵烈文,还要争取把吴超越也拉进这个案子。除此之外,阎敬铭还指出,湖南岳州府同知王勋有故意诬告赵烈文之嫌,请旨详查。”

  “查!都给朕查!无论涉及到谁,都给朕一查到底!”咸丰大帝气急败坏,还难得说了一句有道理的话,“吴爱卿和赵烈文带着湖北将士在前方为朕冲锋陷阵,出死入生,这些宵小鼠辈却在背后诬告构陷,不把他们都查办了,朕怎么向湖北的大清将士交代?!”

  见咸丰大帝确实气得厉害,彭蕴章等人说话也更加小心,先是唱了遵旨,然后彭蕴章才又拿出了一道奏折,说道:“皇上,湖北署理巡抚吴超越也上了一道折子,为胡林翼做保。”

  “为胡林翼做保?”咸丰大帝一楞,疑惑问道:“胡林翼指使李元度收买富阿吉陷害他,吴爱卿还为胡林翼做保?”

  “吴超越在折子里说,他与胡林翼曾经在湖北战场上并肩抵御长毛,深知胡林翼的秉性正直,为人光明磊落,觉得胡林翼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宵小之事,怀疑背后另有隐情,担心是李元度打着胡林翼的旗号擅自行事,背后另有主使。再加上胡林翼此刻正在江西战场上与长毛发匪交战,所以吴超越就上表为胡林翼做保,请朝廷暂时不要将胡林翼撤职查办,待查明了案情真相再做处置不迟。”

  听了几个军机大臣小心翼翼的解释,又亲眼看了吴超越为胡林翼求情做保的奏折,咸丰大帝感动之余,又叹出了一番谬误之极的感慨,“股肱之臣,真的是股肱之臣啊!朕的朝中要是多几个吴爱卿这样的股肱之臣,朕要少操多少心啊?!”

  赶紧随同众臣一起请罪的同时,见咸丰大帝的怒气已然大消,肃顺这才乘机说道:“主子,奴才以为,阎敬铭首告富阿吉受贿虽然大公无私,然他已涉案需要避嫌,加之他只是一个六品主事,官职有些嫌低,所以查办此案,最好还是请皇上另派一名钦差。”

  “言之有理,派谁去?”

  听到咸丰大帝的反问,穆荫倒是眼珠子一亮,几乎就想开口举荐翁心存,可惜肃顺那边却早有准备,立即答道:“奴才认为,御前大臣景寿堪当此任。”

  “行,就他吧。”

  咸丰大帝一口答应,那边的绵愉和穆荫等人则是一起心头一跳——景寿可是肃顺的死党,让他去查办这个案子,不是等于把刀子直接交给吴超越让他想怎么报仇怎么报仇么?暗恨之下,绵愉赶紧出面说道:“皇上,景大人虽然合适,但他毕竟年轻,最好再给他派一员副手,老臣举荐……。”

  “用不着了!”咸丰大帝没好气的打断,说道:“景寿是朕的姐夫,朕信得过他!觉得他年轻,那朕的年龄比他还小,你是不是嫌朕也年轻了?要给朕也安排一个副手?”

  “微臣不敢。”

  绵愉脸色苍白的闭上嘴巴,咸丰大帝想想还是不觉得满意,又道:“传旨,湖北署理巡抚吴超越连败长毛,保土有功,着即正式就任湖北巡抚,爵进一等,赐黄马褂一件!赵烈文含冤受屈,被人诬告,仍能顾全大局,全力辅助吴超越连破发匪,功不可没,着赏四品顶戴,黄马褂一件,继续襄助吴超越办理军务政事!”

  满肚子不乐意的随同肃顺等挺吴派磕头领旨后,更让绵愉等倒吴派窝火的还在后面,本来已经被咸丰大帝考虑任用为江西巡抚的胡林翼因为无辜躺枪,当场在江西巡抚的竞选人名单中出局。而咸丰大帝在和肃顺等人商议了片刻后,竟然又决定让刚补上湖北布政使实缺的文俊担任江西巡抚——也就是让出了名刁钻苛刻的文俊不再盯吴超越的梢,改为去盯曾国藩的梢。重新空出来的湖北布政使一职,则继续由与吴超越合作颇为愉快的武昌知府多山暂时署理。

  顺便提一句,几天后景寿出发赶往湖北继续查案时,也不知道是收了什么人的好处,肃顺又向咸丰大帝保举了前不久才被赦免的前江苏巡抚杨文定复出,并力荐杨文定到江西任职,咸丰大帝也没多想,顺口就给杨文定封了一个候补知府的官衔,让杨文定到江西军前襄赞军务。

  …………

  在此期间的湖北省城,吴超越也终于等来了第二支大规模来湖北经商的英国船队,这支船队不但给吴超越带来了此前订购的普德林炼钢炉、采矿设备、中小型金属锻压机和一批弹药武器,还带来了吴超越的另一房宠妾傅善祥和一个不错的好消息——杨玉茹已经在今年的七月中旬给吴超越生下了一个女儿。

  虽说吴超越倒是不怎么在乎大老婆给自己生的是男是女,可吴超越心里又非常清楚,自己那位被封建毒素毒害严重的买办爷爷肯定是大失所望,所以吴超越很是担心的向傅善祥问道:“玉茹生了女儿后,爷爷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傅善祥轻声叹道:“表面上倒是强颜欢笑,背地里唉声叹气,他还叫我带话给你,叫你抓紧点时间,赶快给他生个曾孙子出来,让他死也瞑目。等过段时间玉茹妹妹的身体恢复了,再有可靠的船队来汉口,他就派人把玉茹妹妹和你女儿送来。”

  无奈的摇摇脑袋,不孝孙子吴超越这才想起打听买办爷爷的身体情况,结果傅善祥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很好,砂淋病(尿结石)又犯了,听小奶奶她们说,爷爷有几个晚上都疼得没办法睡觉,可他老人家还是强撑着不肯告病,坚持每天都到海关亲自署理公事。”

  如果不是自己还需要买办爷爷的资金支持,吴超越是说什么都舍不得再让买办爷爷再这么辛苦下去,可是没办法,吴超越这里到处都要用银子花钱,同时也没办法说服工作狂爷爷告老还乡,吴超越也只能是默默祈祷这个比亲爷爷还亲的买办爷爷尽快的病体康复,长命百岁。(吴健彰:你是希望老夫长命百岁?还是希望老夫一辈子给你当输血牛?)

  工业设备到位,并且早早在大冶就已经卸了船,北面的捻军已经被重新赶走,东面的太平军又象吃错了药一样的去猛攻湘军,彻底后顾无忧的吴超越也就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建立大冶工业基地这件大事上,把补充兵员和训练新军的事全部扔给手下,早早就亲赴大冶监督建厂,亲手帮助外国技术员调试和安装设备,又亲临选矿场监督矿石采选,和技术员一起化验矿石和焦碳,用自己的现代理化知识不止一次的吓傻了洋人技术员和容闳等人。

  结果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到了腊月初八这天,第一炉钢水终于顺利出炉,倒进模型冷却,生产出第一块合格的钢锭,继而又锻压出了第一支吴军自造的击针枪。而在此之前,同期打着湖北枪炮局旗号建立的大冶兵工厂,也已经造出了第一枚吴军自制的击针枪子弹,并且已经能够小批量生产。

  捧着这个历史层面中国第一支自制的现代化步枪,吴超越感慨万千,心里也说道:“工业基础总算是打下来了,接下来就是发展壮大,更进一步的扩军备战,再然后……,在适当时间真正起兵!”

  起兵反清仍然还是为时过早,尤其是在吴超越连湖北都没有完全真正控制的情况下,然而要想真正把湖北变成吴家天下,吴超越目前首先就得过湖广总督官文这一关。而让吴超越烦恼的是,虽说自己早早就已经设计挑拨官文和湖南巡抚骆秉章之间的关系,向让他们斗得两败俱伤自己乘机从中渔利,然而半年多时间过去了,官文和骆秉章之间却仍然还是互相努力保持克制,始终没有半点的反目迹象,在不能过于着于痕迹的情况下,吴超越就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让官文和骆秉章直接反目成仇。

  收到景寿前来湖北查案的消息时,尽管与吴超越关系良好的景寿并没有要求吴超越返回省城迎接钦差,然而考虑到友谊的小船需要维护保养,还有大冶这边的事已经告一段落,吴超越还是把大冶的事继续托付给容闳等人,立即乘船返回了省城,在巡抚衙门里邀请肃顺的死党景寿聚宴,又顺便请了官文做陪。

  和以往一样,景寿照样是毫不犹豫的就接受了吴超越的邀请,也和吴超越言谈甚欢,当吴超越随口问起查案的情况时,景寿也直接告诉吴超越道:“富阿吉已经把能招都招了,但李元度已死,胡林翼又正率军在江西和长毛交战,所以没办法,只能是等那边仗打完了,稍微安定下来,我再把胡林翼传来湖北问供。”

  “那王勋呢?”吴超越又随口问道:“那个首先诬告惠甫的岳州府记名同知王勋,景大人你打算如何处置?”

  “早就已经在湖南就地拿下,官制台也已经让骆抚台派人押来了,等押到了再细细问他背后是否还有人指使。”景寿随口答道。

  “慰亭,放心吧。”官文也说道:“本官还在公文中叮嘱过骆秉章,叫他小心押解,绝不可让犯官王勋中途逃脱或者死亡。”

  吴超越最喜欢的就是和官文提起关于骆秉章的事,当下吴超越叹了口气,说道:“多谢,希望这个王勋抓来后,能够问清楚他的幕后主使究竟是谁。景大人官制台你们心里想必也清楚,王勋这次表面上是诬告赵烈文,实际上却是冲着我来的,我就是想搞清楚,我究竟是得罪了谁,谁这么昧着良心要害我?”

  酒已半酣,又和吴超越关系良好,景寿便随口问道:“慰亭,那你怀疑是谁?”

  “无凭无据,不敢胡乱指认。”吴超越摇头苦笑,说道:“只能是指望你们二位能够帮忙,替我查出这个幕后真凶。”

  说句话不费什么神,官文和景寿当然都马上拍着胸口给吴超越许了承诺,吴超越再次道谢后,又突然灵机一动,忙冲官文拱手说道:“伯父,小侄这儿可得向你道个罪,望你千万宽恕。”

  没想到吴超越会当着景寿的面对自己用上私下里的称呼,官文先是一楞,又看到景寿根本就不在意,这才疑惑反问道:“贤侄何罪之有?”

  “那个王勋是湖南官员。”吴超越解释道:“湖南官员出事,与小侄无关,可伯父你是湖广总督,湖南湖北的官员在名誉上都是你部下,他被查问定罪,伯父你怎么都得吃点瓜络,这事又是因为小侄而起,所以小侄怎么都得先向你道一个罪。”

  “贤侄你多心了,这事你也是受害人,老夫那能怪你?”官文笑笑,心里却多少有些不痛快,忍不住又补充了一句,“真要怪,也得怪骆秉章那里没先和老夫打招呼,直接就把折子转递进京,不然这事那会闹成这样?”

  挑拨奏效,吴超越当然是心中暗喜,连连点头说道:“是啊,上次也亏得小侄听了伯父你的良言相劝,没有急着上表请旨,否则这事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以后再碰上这样的事,还望伯父你千万不吝指点,小侄一定言听计从。”

  本来就一直觉得吴超越远比骆秉章乖巧听话,这会再听到吴超越这番仿佛发自肺腑的感叹,官文当然是对吴超越更加满意,也对一直自行其是的骆秉章益发不满——还把湖广总督放在眼里么?

  这些话不过是添枝加叶,注定起不了多少作用,吴超越也没指望过这么就能让官文和骆秉章直接翻脸,然而让吴超越颇为意外的是,事隔仅一天,湖南那边就传来了一个相关消息,也不知道押送人有心放纵还是无意疏忽——首先诬告吴超越的王勋,竟然在被押来武昌府城的路上逃跑了!(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