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零一章 暗通声气

第二百零一章 暗通声气

  情报支持不足,又没有上帝视角,不知道石达开之所以放弃第三次西征湖北是直接出自杨秀清的命令,更不知道杨秀清已经生出了和自己联手的念头,吴超越并没有下令召见化名为水谦益的洪仁玕——暗中勾搭洪秀全的族弟可不是什么芝麻绿豆的小事。

  正因为如此,在决定是否召见洪仁玕之前,吴超越首先仔细了解了洪仁玕来到大冶的过程和原因,容闳则如实相告,说水谦益以香港洋行商人的身份搭乘洋人船只,实际上早在吴超越到田家镇之前就已经秘密抵达了大冶,首要目的就是想拜见吴超越,次要目的则是想在大冶采购一批铸造火炮用的熟铁,知道他真正身份的容闳没敢随意造次,又知道吴超越肯定要来大冶,就把洪仁玕暂时安顿在了大冶的教堂中等待吴超越。

  吴超越又问起容闳是否有派人暗中监视洪仁玕时,容闳答道:“当然,我叫我的随从以照顾为名日夜监视他,不过他也老实,基本上就没离开过教堂,只是恳求我带他参观一下铁厂和枪炮局,没大人你的允许我没敢答应,他没坚持,也没耍花招悄悄混进铁厂和枪炮局。后来他又要求参观大人你在大冶建立的识字学校,我答应了,陪他去逛了一圈。”

  得知洪仁玕在大冶表现得还算老实,更没接触到自己的工业机密,吴超越这才稍微放下心来,又一盘算,觉得洪仁玕竟然能这么耐心的等待自己到来,肯定是有重要大事要与自己面谈,同时整个大冶只有自己和容闳两人知道洪仁玕的真正身份,自己还从没有当面戳穿过洪仁玕的真正身份,秘密见面就算将来被人知道,自己也可以借口不知情一推六二五,吴超越也这才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我安排好了通知你,带他来见我。”

  为了谨慎起见,吴超越把见面地点安排在了一大片视野开阔的农田之中,把绝对心腹赵烈文都给瞒了,身着便衣以散心和巡阅农事为名来到见面地点,而后才让容闳把洪仁玕给带到了现场。

  “哟,这不是水谦益水先生吗?好久不见,你怎么也跑到大冶来了?”

  见面后,吴超越一边假惺惺的和洪仁玕寒暄,一边示意吴大赛给洪仁玕搜身检查有无武器,确认后才让吴大赛等亲兵把容闳领到远处暂侯,身边不留一人——当然,贪生怕死的吴超越自然一直把手按在左轮枪上。而等容闳等人离开后,一直假惺惺和吴超越寒暄的洪仁玕这才拱手笑道:“还忘了恭喜抚台大人高升,恭喜大人以弱冠之龄升任巡抚,封疆一方。”

  “还不是得感谢长毛发匪?”吴超越微笑说道:“如果不是长毛发匪傻乎乎的一定要找本官拼命,本官那来那么多立功的机会?如果长毛发匪还是不肯汲取教训,非得还要来自己找死,本官现在的珊瑚顶子,说不定就有希望能被他们的鲜血染成红宝石顶子了。”

  万没想到吴超越会把话说得这么直接,洪仁玕脸上的肌肉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讪笑说道:“长毛发匪确实有点不知天高地厚,是几次触及大人你的虎威,但是天津那件事,好象是大人你主动请的旨北上勤王啊?”

  “那次是本官主动。”吴超越点点头,然后又说道:“可那次即便本官没有主动请旨北上勤王,长毛发匪难道就有把握打下京城了?困守天津孤城,前无接应,后无援军,大清军队用不着攻城,只需要把海河的堤坝一挖,靠洪水就能把长毛发匪活活困死,本官攻破天津逼他们逃命,李开芳和吉文元这两个贼首能够苟延残喘到今天,其实应该感谢本官才对。”

  不知道太平天国北伐军当时的具体情况,吴超越这番变着花样吐露的肺腑之言没能打动洪仁玕,哼哼了两声后,已经彻底在太平天国融入了角色的洪仁玕还在肚子里嘀咕了一句,“无耻之尤!如果不是你,天国大军说不定早就打下北京城,本国宗也早就封********了!”

  不想和洪仁玕在这个问题上过于纠缠,吴超越主动开口问道:“水先生,还忘了问你,这么远的来大冶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有事就直说吧,没关系的,毕竟,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了。”

  “抚台大人说对了,在下不远千里而来,是有事想和你商量。”洪仁玕点点头,说道:“在下奉了……。”

  “水先生。”吴超越及时打断洪仁玕的话,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你亲戚那位结拜兄弟派你来的吧?他有什么事?”

  瞟了一眼至少百步外才有耕种百姓的周边田野,又暗骂了一句超越小妖果然奸诈小心,然后洪仁玕才又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是他叫我来的,他叫我来向大人请问一下,大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心里怎么想的,你亲戚那位结拜兄弟能不知道?”吴超越颇有些疑惑的向洪仁玕问道:“那位漂亮的姑娘,没告诉你亲戚的兄弟?”

  “那位漂亮的姑娘?吴大人,你的话在下怎么听不懂?”

  洪仁玕被吴超越弄糊涂了,而吴超越更糊涂,忙提醒道:“赵钱孙后面那位姑娘啊?她没把我的原话告诉你亲戚的兄弟?”

  很是费劲的琢磨了半晌,洪仁玕才猛的想起杨秀清提到的周秀英,忙说道:“吴大人,那位漂亮的姑娘没能见到我亲戚的兄弟,她在半路失踪了。”

  “失踪了?”吴超越脸色一变——吴超越可没少刻意留心周秀英的消息,然而距离遥远又道路不通,周秀英却一直渺无音讯,同时吴超越又不敢让太平军那边知道自己对周秀英的重视程度,始终不敢过于张扬的打听关于周秀英的情况,所以吴超越还真不知道周秀英在去南京的路上突然失踪,这会再听洪仁玕说周秀英半路失踪,吴超越当然是大吃一惊,关心之余又多少松了口气——不必担心周秀英被杨秀清捏为人质。

  “对,失踪了。”洪仁玕再次点头,说道:“她在半路突然患病,然后就突然失踪了,但她有一个女亲兵顺利见到了我那位亲戚的兄弟,说张继庚的事是大人你的好意,又说大人你希望和我那位亲戚的兄弟做朋友,另外还说见到过大人你和那位周姑娘在租界长期独处。我那位亲戚的兄弟才动了心,先是放弃继续东去上海,这次又拦着石兄弟第三次来湖北。”

  吴超越恍然大悟,同时也多少有些心乱,无比担心周秀英的下落和安全。而洪仁玕则又说道:“但是吴大人,你是不是太不够意思了?我们一再忍让,你怎么还叫湖北的人去江西,给湖南那帮子人帮忙,杀了我们不少人?”

  吴超越沉默了一下,然后才说道:“第一,湖南那帮人的首领,是我的老师,他向我求救还闹得武昌全城尽人皆知,我没其他选择。第二,我也手下留了情,如果我出动主力,你们才会死这么点人?”

  “这么说,只要我们不主动冒犯大人你,你就不会主动派遣主力?”洪仁玕直接问道。

  吴超越很干脆的点点头,说道:“想必你也知道了,我这次已经把主力全部撤出了田家镇,水先生你也该明白我的用意了吧?”

  “多谢吴抚台,在下明白。”洪仁玕也很干脆的点头,然后又说道:“吴抚台,我那位亲戚的兄弟叫我问你一个问题,请你务必回答,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你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

  先仔细看了周边的情况,吴超越才低声答道:“驱逐鞑虏。”

  洪仁玕惊讶凝视吴超越,见吴超越神情严肃,目光坦然,绝无半点作伪痕迹,洪仁玕这才将信将疑的问道:“吴大人,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动手?”

  吴超越笑了,低声说道:“你见过一个十七岁的年轻人,能拉得起这么多人做这么大事吗?没实力没地位没权力,我找死啊?”

  洪仁玕不说话了,过了半晌后,洪仁玕才又低声问道:“吴大人,那你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坐京城里那把椅子?”

  “只要不是非汉姓的人坐,那把椅子谁坐都行。”吴超越想都不想就说道:“有机会和实力,我当然不介意坐上去,没这个机会和实力——两百年前恰好也有一个姓吴的,在西南过得也挺逍遥的。”

  虽然还只是将信将疑,但洪仁玕心里还是忍不住阵阵狂喜,忙又低声向吴超越问道:“吴大人,那你是否介意和我那位亲戚签订一份盟约?”

  “暂时还不能签。”吴超越坦白答道:“因为我暂时还不敢相信你那位亲戚,实力也还不足,如果你们抖出去,我连脑袋都保不住。”

  吴超越把话说得越是直接,洪仁玕心里也越是欢喜,忙连连点头,说道:“明白,明白,但是吴大人,你具体打算怎么做?”

  吴超越当然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突然改变话头,说道:“水先生,你没发现长毛是不是太蠢了?为什么坚持一定要打南昌?南昌是江西省城不错,但拿下来又能弄到什么东西?要是把我们大清朝廷逼急了,一道旨意让本官亲自率军去增援南昌,江西的长毛还不得被本官给杀光宰绝啊?”

  洪仁玕是聪明人,马上就明白了吴超越的意思,点头说道:“大人所言极是,在下一定会把这话带给我那位亲戚和他的兄弟。”

  吴超越没搭理洪仁玕,只是自顾自的说道:“也亏得长毛没回兵去打江南大营和江北大营,如果我们大清的这两支主力完了,大清江山就危险了,本官远在湖北必须堤防长毛西进,我老师的湘军又刚遭重创实力弱小,就算勉强出兵也是凶多吉少。”

  “到了那时候,长毛在两江富庶之地彻底没了牵制,钱粮军饷想怎么抢就怎么抢,就算拿不下上海也可以夺取杭州和宁波这些通商口岸,获得关税粮饷和洋人的武器火轮船,大清江山就算还在,也没漕粮赋税可以供养军队绿营了。危险啊。”

  洪仁玕连连点头,用心记住吴超越的每一句话,同时洪仁玕自然也不敢相信这真是吴超越的一片好意,便小心翼翼的问道:“吴大人,你的话虽然有道理,可是长毛如果主力东倾,你或者你的那位老师乘机出兵江西怎么办?”

  “水先生说的当然也是个杀贼平叛的好办法,然而很可惜,长毛命大啊。”

  吴超越微笑说道:“本官是侧重民政的湖北巡抚,所直接统率的兵马编制属于抚标,职责主要是保卫湖北地方,没有皇上的圣旨,借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擅自率军越境啊。而且朝廷就算下令湖北出兵,首先出动的也应该是湖广总督官制台所部的绿营兵,本官没多少立功的机会。”

  “至于本官的老师嘛,他老人家倒是有这个立功的机会,不过以他现在的实力,呵呵,强行出兵江西,只怕是凶多吉少。”

  在军事上还欠缺经验的洪仁玕还在琢磨推演的时候,吴超越已经挥手说道:“水先生,时间不早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不是想参观枪炮局吗?我会让纯甫带你去参观铁模铸炮的,学会了那法子,火炮想铸多少可以铸多少。至于熟铁,只要先生你有银子有办法运走,爱买多少都行。”

  说罢,吴超越大声招呼吴大赛和容闳等人过来会合,期间又对洪仁玕说道:“本官过几天要去襄阳杀捻子,捻匪如果聪明的话,最好是尽快跑得越远越好。否则的话,凡是与湖北接壤的河南州府境内的捻子,本官一个都不会放过!”

  迅速结束了这番短暂的谈话后,吴超越没再理会洪仁玕,只是叫容闳继续招待洪仁玕,同时暗中吩咐容闳允许洪仁玕学习铁模铸炮。而后吴超越再没和洪仁玕见面,仔细安排好了大冶工业基地的生产计划和安全炸药的开发计划后,吴超越这才率领四个营的湖北新军再次启程出发,返回省城亲自主持平定北部边境的军务大事。

  …………

  先来看看洪仁玕这边,得到了吴超越的默许后,洪仁玕迅速学会了并不复杂的铁模铸炮法,然后又搭乘英国商船离开了大冶,走水路顺利回到了南京,也原原本本的把自己与吴超越接触的经过对洪秀全和杨秀清做了汇报。

  恨吴超越入骨,有轻微神经病的洪秀全仍然还是不肯相信洪仁玕的汇报,仍然坚持认定吴超越不过是在花言巧语的胡说八道,绝不可相信一字一句。不过还好,太平天国的实权现在仍然还是掌握在明白人杨秀清手中,仔细品味了吴超越通过洪仁玕提出的建议后,杨秀清还猛然发现,如果继续猛攻南昌确实十分不智,不但很有可能逼迫满清朝廷调遣吴超越的湖北新军增援江西,就算打下来也捞不到多少好处。

  与之相反的是,太平军这时候如果抽调西路主力回援天京战场,干掉远不如湖北新军难缠的向荣和琦善这两支清军主力,全天下最为富庶的两江土地上,太平军也就没有了任何对手,想怎么打就怎么打,钱粮军饷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到时候别说已经被打残了的湘军了,就算吴超越食言反悔也出兵来救两江,目前还很孱弱的吴军水师也绝不可能是身经百战的太平军水师对手——没有水师保护水上粮道,对后勤十分依赖的吴军陆师在陆地上孤军深入同样是白白送死!

  盘算到了这里,迅速开始考虑抽调西路军回援南京主战场这个战略计划的同时,杨秀清也没忘了另一件大事,向左右吩咐道:“给李开芳和张乐行去道命令,就说我们探得准确消息,超越小妖马上就要出兵襄阳了,叫捻军离湖北边境越远越好,绝对不能和超越小妖正面硬拼,没任何胜算。”(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