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零四章 出门撞鬼

第二百零四章 出门撞鬼

  河南巡抚英桂也在吴超越与僧格林沁之间加了一把火,虽说英桂很不希望象胜保一样,让吴超越和僧格林沁在他负责的战区里闹得天翻地覆,斗得不可开交,也一度期望奇迹能够出现,让僧格林沁与吴超越能在中原战区友好相处,然而才刚看到吴超越告刁状算前帐的书信,英桂就明白自己拦不住了——连在度量方面口碑颇佳的吴超越都不肯善罢甘休,更别说出了名狂妄自负的僧王爷。

  既然拦不住,那干脆就不如不拦!僧格林沁位高爵贵刚愎自用,挂名平捻总指挥的英桂根本就指挥不动,吴超越是与英桂平级的实权巡抚,威名显赫又靠山强硬,英桂用脚指头思考也知道休想让吴超越对自己俯首贴耳,自己这条地头蛇既然压不住这两条过江龙,倒还不如让他们去斗一个天翻地覆慨而慷,自己躲在后面当裁判坐山观虎斗,反倒远胜过苦巴巴的当老好人,费劲调和矛盾还出力不讨好。

  所以只考虑不到五分钟,英桂很快就决定把吴超越的书信原文派人送去交给僧格林沁,又亲笔写了一道书信给僧格林沁,说自己虽然觉得吴超越的战术计划也有道理,但自己毕竟远离前线不知道战场具体情况,不能轻下结论,让僧格林沁自己找吴超越商量究竟该采取那一种剿匪战术。

  此外,英桂自然少不得也给吴超越也写了一封亲笔信,同样借口不清楚前线情况不能瞎指挥,也是叫吴超越自己找僧格林沁商量究竟该怎么办。然后英桂放下毛笔拍拍手,嘀咕道:“喜欢斗就尽管斗去吧,你们之间的破事本官不管了。连********载王爷都拦不住你们,就更别说本官了。”

  英桂这么做当然就象是在一个火药桶上扔了一根火把,还没把英桂转递的吴超越书信看完,因为战事已经两天没休息的僧王爷马上就炸了,一脚把面前的吃饭小几踢出去几丈远,黑青着脸张口怒吼,“吴超越小儿!本王****十八代祖宗!”

  小心翼翼的问了原因,又亲眼看到了吴超越那道绝对属于颠倒黑白的书信,庆祺和哲里木等僧王军将领没有一个不是气冲斗牛,破口大骂,就连温文尔雅的方玉润也忍不住大摇其头,连声说道:“真没想到,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吴抚台竟然也是这么鼠肚鸡肠的人,王爷这次可是牺牲自己成全他立功,他不领情就算了,居然还一直记着往日的仇怨,倒打一耙污蔑王爷贪功玩寇,器量狭窄,器量狭窄啊!”

  发了半天的雷霆之怒,两眼充满血丝的僧王爷才在方玉润等人的一再劝说下稍稍冷静下来,而当众人再问起是否更改或者停止既定作战计划时,咱们一向高傲的僧王爷当然是放声怒吼,“改什么改?就照原订计划打!把长毛撵到湖北边境,吴超越小儿要是敢不出兵,本王马上上折子弹劾他贻误军机,纵敌养寇!”

  因为僧王爷的这道固执命令,僧王军的将领和士兵算是吃够了苦头受够了罪,虽说僧王爷麾下的骑兵达到七千之众,数量远在捻军白旗骑兵之上,然而在南阳府的开阔地形上要想困住捻军骑兵主力,难度仍然是非同一般的高。

  在这里也必须表扬一下僧王爷,内战内行的僧王爷在吃苦耐劳这方面,忍耐力或许还在咱们的吴小买办之上,为了拦截捻军骑兵的流窜道路,僧王爷亲自率领着清军骑兵主力前堵后追,不断穿插包围,每天只休息不到两个时辰,十余天不解衣甲,累得连缰绳都抓不稳,只能用布带把自己的手捆在马缰上控马。结果也正是靠着僧王爷这股蛮劲,一直想要北逃或者东窜的捻军主力才始终没有如愿,被迫流窜到了距离湖北已经不算太远的唐县境内的昝岗乡一带,逐渐面临被湖北新军和僧格林沁军前后包夹的危险。

  被赵烈文料中,即便没有收到李开芳转递来的杨秀清命令,对这一带地形十分熟悉的龚得树也不敢再南下送死,一个劲只是尝试冲破僧格林沁的东面防线,走铜山路或者毛集路逃入地势更加开阔的汝宁府。僧格林沁则在兼顾北线的同时,死死守住了这两条东逃道路,始终没给捻军东逃机会,但也因为战线拉得太长和兵力过于分散,始终无法给捻军以致命一击,逐渐打成了僵持局面。

  襄阳距离唐县不过三百里左右,战局僵持不下时,按理来说僧王爷最应该是向吴超越求援,让吴超越出兵帮他暴捻军菊花给龚得树致命一击。然而新仇旧怨的累加之下,僧王爷却是说什么都不肯低这个头向吴超越求援,宁可从北面的汝州和许州抽调兵马南下助防,腾出军队南下参战,也不肯向吴超越开这个口。

  也用不着僧王爷低头开口,早就料定僧王爷一定会坚持实行他那个吃力不讨好的作战计划,吴超越也早就做好了率军出战的准备,在襄阳府逍遥自在的等待了一段时间,确认了捻军已经和僧王爷打成了僵持之势,吴超越留下邵彦烺及水师营在襄阳协助都兴阿向前线调拨粮草军需,马上就带着四个营的湖北新军和骑兵营启程出发,越过省境进入河南境内,气势汹汹的杀向捻军背后。

  除此之外,都兴阿也派出了八百骑兵随同吴超越出战给湖北新军帮忙,结果很凑巧的是,即便吴超越没有点名要人,都兴阿还是让擅长骑兵战的多隆阿率领骑兵给吴超越帮忙,无意中给了吴超越和多隆阿长期相处的机会。

  多隆阿带骑兵的本事确实不错,所率骑兵无论骑术还是经验都甩开刚组建不久的吴军骑兵一大截,越过镇北河后,行军途中休息时,吴军骑兵和多隆阿所部骑兵各自派出一哨比试骑术,结果无论是单兵骑术还是集体骑术,吴军骑兵都被多军骑兵完虐,让吴超越很是颜面无光和艳羡了一把。然而多隆阿也是直性子,当得知吴军骑兵是在今年过年时才组建后,多隆阿顿时就失声惊叫道:“天才!抚台大人,你麾下的聂将军和丁将军真是骑兵天才,才这么点时间,就能把骑兵练成这样,末将可绝对做不到!”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吴超越也没为大舅子骄傲,很是坦白的说道:“礼堂过奖了,聂士成和丁汝昌他们能把骑兵练得这么快,是因为他们只练骑术,不练马弓,所以在骑术方面进展得快。如果让他们象你一样又练骑马又练射箭,绝不会有这样的速度。”

  “不练射箭,那抚台大人你的骑兵如何作战?”多隆阿惊讶的问,然后又猛然醒悟过来,又问道:“抚台大人,你该不会让你的骑兵,全部装备了你在天津战场上用过的那种左轮枪吧?”

  见吴超越微笑点头,多隆阿顿时就无比艳羡了,说道:“抚台大人真舍得下本钱,记得你在天津时说过,那种洋枪的价格一支能抵几支鸟枪,一个营的骑兵全部装备这种左轮枪,够豪气。末将军中别说全部装备那种洋枪了,连一支都没有。”

  确实是发自内心的喜爱和尊敬西北汉人救星多隆阿,尽管明知道自己很有可能要和多隆阿翻脸交战,吴超越还是毫不犹豫的叫人拿来了十支左轮枪和五百发子弹送给多隆阿,并亲手教给了多隆阿如何装填弹药、瞄准射击和日常保养,传授给了多隆阿许多使用左轮枪的经验心得。

  和为了一支左轮枪可以砍死上司的丁汝昌一样,随口一句话就得到了丰厚馈赠,多隆阿也是惊喜万分,对吴超越感激不尽。然而仔细摆弄了一通柯尔特左轮枪后,多隆阿却有些皱眉,拿着一颗子弹对吴超越说道:“抚台大人,这子弹是用纸包的,如果在交战时碰上大雨,那你的骑兵怎么办?”

  “只能是提刀和捻子对砍了。”吴超越苦笑回答,又更加无奈的说道:“但愿这段时间千万别下大雨,不然的话,别说我的骑兵派不上用场,就连我的步兵战斗力也得受到影响。”

  “抚台大人,恕末将说句不吉利的话。”多隆阿小心翼翼的说道:“现在已经快到伏汛,南阳这一带的雨水……,恰好要开始多了。”

  吴超越不答,只是抬头去看云彩渐多的天空,耸耸肩膀,说道:“这也是我必须抓紧时间出兵的关键原因,这一战必须速战速决,还得祈祷上天保佑,千万别在交战时突然下大雨。”

  听吴超越这么说,同样很尊敬吴超越的多隆阿自然是赶紧抓住机会表忠心,主动说道:“大人放心,真要是在交战时碰上大雨,就让末将上,末将带的骑兵能打白刃战,可以替你分担压力。”

  多隆阿可能长了一张乌鸦嘴,恰好就在同一天的晚上,南阳一带果然下了一场大雨,虽说吴军将士训练有素尤其注意对弹药的保护,击针枪和左轮枪的纸包子弹都没受潮,然而泥泞不堪的糟糕路面却给湖北军队的行进带来了巨大麻烦,迟滞了吴超越的行军速度,也给了捻军以更多的应变时间。

  捻军白旗首领龚得树的狡诈远在吴超越的意料之上,收到湖北清军正在向唐县逼近的消息后,龚得树并没有抓紧时间全力逃窜,而是分出了步兵大队南下迎战——实际上就是乘机率脱步兵这个负担,方便骑兵主力逃命。

  龚得树分兵的情况首先被近在咫尺的僧格林沁发现,尽管僧格林沁很清楚这时候分兵追击捻军步兵,肯定可以和吴超越联手取得大胜,也可以帮助吴超越尽快摆脱纠缠赶到唐县增援。然而僧格林沁在负气之下,不但没有抓紧时间出兵,还连招呼都没给吴超越打一个,故意让吴超越的斥候自行探察敌情不给吴军太多应变时间。同时僧王爷还抓紧时间调兵遣将,集结骑兵预备队准备和捻军骑兵打一场决战。

  作恶多端的下场就是恶有恶报,吴军斥候才刚发现数量庞大的捻军步兵正在向自军逼近,南阳一带就又下了一场大雨,然后又是阴雨连绵,整夜不歇,万没料到会碰上连日大雨的吴超越大声叫苦,可是又毫无办法,只能是违心的下令暂时停止继续行进,屯兵高地备战,还破天荒的构筑了一些野战防御工事,尽可能避免雨水对自军带来的影响。

  然而还算好,捻军的步兵大队数量虽多超过万人之众,漫山遍野密密麻麻,看上去声势十分吓人,实际上却是装备粗劣,队形凌乱,仅有少许精锐能够保持严整队列,在两军相接时拿着还算不错的刀枪站到了最前方充门面。

  雨水对吴军的武器影响很大,吴超越当然不想尽快发起战事想等雨停,然而让吴超越哭笑不得的是,捻军那边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竟然在刚与吴军接触时,就迫不及待的主动向吴军阵地发起了进攻,吴超越别无选择,哀叹了一声出门撞鬼后,只能是乖乖指挥军队迎战。

  战事的胜负根本就毫无悬念,吴军将士手里的击针枪和左轮枪即便没办法在阴雨中长时间大量使用,偶尔使用一下还是可以做到,同时吴军将士手里的掷弹筒、手雷弹和后膛炮等武器也不怕雨水,接连大量轰出的大小炮弹再加上手雷弹接连在捻军冲锋队伍中炸开,用不着打白刃战,吴军将士就已经把捻军士卒炸得鬼哭狼嚎,抱头鼠窜。然后敢打近身战的多隆阿再带着清军骑兵出击,马上又象赶鸭子一样的赶着捻军败兵屠杀,后面那些装点门面的乌合之众更是不战自溃,眨眼间就逃了一个干干净净,多隆阿带着清军骑兵追杀二十余里,斩获极丰。

  战事结束后,很是纳闷捻军敢主动冲击自军防御阵地,为了谨慎起见,吴超越安排士兵去战场上找来了几个受伤没能逃走的捻军战兵,亲自审问他们发起冲锋的原因,结果答案让吴超越大惊失色——几个俘虏都交代道:“是我们何大旗下的命令冲锋,何大旗说,你们手里的洋枪子弹是纸包的,和鸟枪一样都怕雨水,一遇水就打不响,在雨水中和你们作战,我们有把握可以赢。”

  “你们那个何子丘的大旗是怎么知道我们的枪怕雨水?”吴超越赶紧追问,“谁能告诉我原因,我就饶谁不死,马上释放还给奖赏!”

  很可惜,几个俘虏都没福分可以获得当场释放,全都摇头说自己不知道,吴超越脸色阴沉的盘算,片刻后,吴超越突然大喝一声,“不去唐县了,回新野去驻扎!”

  “慰亭,是不是太过谨慎了?”赵烈文小心问道:“阴雨连绵,对我们的影响是很大,可这雨也不可能一直下啊?”

  “敌人已经知道我们的弱点,小心为上。”

  吴超越低声答道:“别忘了,我们的四个步兵营中,有一半是从没上过战场的新兵,骑兵也是一样,真正到了被迫打刺刀白刃战的时候,我们只有两个营和多隆阿的骑兵可用,兵力太过稀少。而且阴雨连绵最是适合夜袭,倘若在野外遭到捻军夜间偷袭,那我们就完了。退回新野是有些丢脸,但是丢脸总比丢命强。”

  知道吴超越骨子里其实是胆小如鼠和贪生怕死的性格,赵烈文也没坚持,只能是点头同意,当下吴超越立即下令召回多隆阿的军队,连战场都懒得打扫,直接就带着军队马上向新野撤退。好在多隆阿也很听话,知道了吴超越的苦衷后立即无条件从命,乖乖随同撤退并没有给吴超越添乱。

  一直在遥遥观察着吴军动静,得知吴超越并没有象砍瓜切菜一样杀光捻军步兵还突然向新野撤退的消息后,僧格林沁万分不解,简直都有些怀疑吴超越是吃错了药。最后还是同样与吴军练勇打过交道的庆祺突然醒悟过来,冲僧王爷嚷嚷道:“王爷,雨水!是因为连绵的阴雨!吴超越手里的洋枪,用的子弹全是纸包的,最怕雨水,所以他发挥不出战斗力,也不敢继续进军,只能退回新野避雨!”

  恍然大悟的一拍脑袋,僧王爷先是讥笑吴超越也有今天,然而再盘算了片刻后,僧王爷又马上喝道:“友石先生,马上替本王给新野县令去一道书信,告诉他,没有上谕或者河南巡抚的允许,绝不许湖北军队进城驻扎!”

  “王爷,这是不是……?”方玉润苦笑着欲言又止。

  “是不是什么?”僧王爷狞笑说道:“外省军队越境作战,没有朝廷或者本省督抚的允许,不能进城驻扎,这是大清的规矩!本王提醒新野县令执行国法,有何不可?”

  知道僧王爷的狗熊脾气,方玉润不敢罗嗦什么,只能是赶紧提笔做书,派快马送往新野交给那里的县令。僧王爷则笑得更加开心,自言自语的说道:“只要捻匪能聪明点,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去找你决战,以你的能耐,保住营地军队或许问题不大,但伤亡肯定不小,捻匪也肯定得付出一些代价。”

  “等你和捻匪打得两败俱伤,哈哈,小蛮子,你也有今天啊!”

  得意狂笑后,僧王爷还下令放出风声,散布谣言说自己因为不堪连绵阴雨肆虐,准备退回泌阳避雨。(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