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零六章 送上门找揍

第二百零六章 送上门找揍

  “吴,想不到你对我这么不信任,居然能说出我如果把武器卖给别人就和我决斗的话,我实在是太失望了!”

  “你怎么不想想,以我们之间的友谊,我怎么可能会把你订购的武器卖给别人?还有,我如果在路上就把武器卖给了你那个老师,还上千英里的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心直口快的布朗一直在不断的抱怨和数落,吴超越则一边随口道着谢,一边喜滋滋的摆弄着世界上第一款发射金属弹壳子弹的史密斯转轮手枪M1——令人不敢相信的史实是,这款手枪的售价竟然要比发射纸壳子弹的柯尔特左轮枪低得多,在美国的售价只是十二美元一枝还附赠一百发子弹。

  终于拿到了金属弹壳手枪的同时,吴超越也没忘了山寨大事,又向布朗提出希望购买史密斯手枪的生产设备和生产弹壳的金属冲压机,还很守规矩的表示愿意支付专利费。布朗则一口答应,“没问题,我会尽快写信给史密斯公司替你询问价格,他们生产的这款手枪没能获得我们美**队的订单,正在满世界的找销路,一定会全力满足你这个大客户的要求。”

  历史稀烂的吴超越并不知道美**队起初确实不重视金属弹壳子弹,便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这么好的手枪,你们美国的军队竟然不喜欢?”

  “子弹太重,携带不方便。”布朗随口解释道:“这款手枪最大的优点只是防水,但我们美国现在战斗比较多的地方是西部和墨西哥边境,那里干旱少雨,没必要特别注意防水。所以史密斯公司才找到我,希望我这位全时间最杰出的军火推销员帮他们推销。”

  “亲爱的布朗,你们美**队不喜欢我喜欢,请务必替我转告史密斯公司,他们如果再开发出什么使用金属弹壳的枪支,请马上联系我,我一定会大量采购。当然了,我也会照样向你支付佣金。”

  “吴,你真是长着黄皮肤黑眼珠的西方人,连我们西方生意归生意这个原则都知道,感谢你对我业务的支持。不过吴,你的品位实在是太奇怪了,为什么偏偏就喜欢在欧美国家都不受欢迎的枪支武器?”

  吴超越和老朋友布朗亲切交谈的时候,布朗带来的三千枝史密斯手枪及金属子弹也已经紧急下发到了吴军将士手中,其中骑兵营是每人两枝,两个老兵营是每人一枝,两个新兵营和水师是每营一百五十枝,此外吴超越又送了三十枝给多隆阿,吴超越新雇佣的军事教官华尔则在紧急培训吴军将士使用这种新式手枪,营地里忙成一团,喧哗震天。

  正午时肆虐的雨水一度有所收歇,然而到了傍晚天色将黑时,老天爷就象中邪了一样,竟然又洒下了瓢泼大雨,吴超越已经是彻底的无所谓,唯一担心的就是溧水暴涨冲毁桥梁,没办法过河与捻军交战。而远在唐县的僧王爷在吃晚饭时看到天上又下大雨,欢喜之下还多吃了一碗米饭,得意说道:“下吧,下得越大越好!”

  对捻军来说当然是雨下得越大越好,借着夜色和雨水的掩护,一千多捻军步兵主力和三千余捻军骑兵精锐先后踏桥渡过溧水,到了南北走向的溧水西岸集结成军,顶风冒雨的连夜向吴军营地所在处开拔。

  外号龚瞎子的龚得树有一个奇能,白天里因为怕光,眼睛基本都是眯着象是盲人一样,然而到了晚上时或者黑暗处,光线再微弱龚得树也能看得清清楚楚,所以每次夜袭夜战时,龚得树都要走在全军最前方,亲自为军队开路,这次也不例外。结果靠着龚得树的这个夜视功能,捻军不但顺利摸到了吴军营地的附近,还提前发现了正在营外巡哨的吴军巡逻小队。

  雨夜中能够提前发现敌人的行踪和位置,捻军当然是占了天大的便宜,二十名捻军精锐步兵好手潜行上前,突然暴起发难,顿时就把那支由五名士兵组成的吴军巡逻队尽数砍倒——这真不是吴军士兵无能,而是输在了龚得树的夜视能力面前。然而就在清楚看到这一情况的龚得树面露微笑时,一名倒地未死的吴军士兵却突然抬手一枪,打中了一名捻军士兵,也发出了一声清脆的枪响。

  “枪怎么响了?”部下大惊,忙向龚得树问道:“总目,不是说下雨吴狗官的枪就打不响么?怎么还能打响?”

  “只要保护得好,拿出来临时打一两枪还是可以打响的,时间长了就不行了。”

  仔细审问过吴军俘虏的龚得树一边随口解释,一边紧张注视远处的吴军动静,结果那声枪响果然惊动了营地里站岗的吴军士兵,好几个听到枪响的吴军士兵都趴到了栅栏旁边向外张望,虽然没有立即鸣锣报警,却也加强了戒备。

  吴军已有一定戒备,还随时可能出兵侦察,再想先列好队形再发起进攻显然已经来不及了,龚得树也没多想,马上就命令步兵上前,兵分三路冲击吴军营门和两侧的栅栏,骑兵则迅速列队分为两队,只等步兵攻破营门就马上冲进吴军营地杀人放火。

  大群步兵冲锋发出的声响,当然很快就惊动了已经提高了戒备的吴军哨兵,拼命敲响铜锣的同时,接受过严格训练的吴军哨兵还马上向营外抛出了几枚苦味酸手雷弹,制造巨响继续告警的同时,也利用苦味酸火焰能够水浇不熄的特点,以火焰照明察看来敌情况。

  听到告警声音,刚刚还是一片寂静的吴军营地顿时喧哗四起,已经入睡的士兵纷纷起身穿衣披挂的同时,负责值夜任务的吴军预备队也立即大步出帐集结,然后迅速投入栅栏和营门防线,举起刚领到的史密斯转轮手枪准备迎战。

  钦佩的赞扬了一句吴军的夜间应变速度,龚得树却并没有怎么担心和急切,因为天上的雨还在下,吴军的步枪和左轮枪注定了没办法发挥威力,近身战中捻军的精锐步兵并不吃亏。所以那怕看到吴军士兵开枪打倒冲击营门的自军士兵,龚得树也仍然胸有成竹,还得意的卖弄了一句文采,“看汝能嚣张几时?!”

  接连不断的枪声和接连不断被打倒的捻军士兵让龚得树逐渐错愕,原本早就应该被雨水打湿子弹的吴军手枪一直在轰鸣,把冲到营门前三十米内的捻军士兵接连打死打伤,同时不断抛出手雷炸砸进捻军士兵的密集处,把捻军士兵炸得鬼哭狼嚎血肉横飞,又制造出了更多的火焰让吴军士兵可以精确射击,更加有效率的打死打伤捻军士兵。

  冲击两侧栅栏的捻军士兵更惨,吴超越再是重攻轻防,立营时也让士兵在栅栏防线外挖了一道壕沟,建起了一层拒马鹿角保护栅栏,捻军士兵在无法迅速扑到栅栏面前与吴军打近身战的情况下,纯粹就是变成了吴军新式手枪的活靶子,被吴军士兵象点名一样的不断打倒,激战中吴军士兵还能一边练习爆头一边大吼,“来啊!来啊!来多少让你们死多少!”

  听到吴军的连绵枪声,龚得树身边的大旗小旗个个张口结舌,面面相觑,全都不明白这么大的雨怎么还能这样的打枪?拥有夜视能力能够清楚看明白战场情况的龚得树更是目瞪口呆,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大雨瓢泼的情况下,露天作战的吴军士兵竟然还能够连续开枪?

  这时,一个营的吴军士兵已经在匆匆起身的吴超越指挥下,大步赶到了营门战场助战,吴军火力再度加强之后,捻军步兵更是招架不住,死伤惨重下只能是被迫后退。而龚得树也甚能决断,发现情况不对就马上下定决心,吩咐道:“退兵,回营!步兵先行,骑兵殿后。”

  借助苦味酸火焰发出的光芒,吴军士兵迅速发现了捻军全面撤退的情况,也立即消息禀报到了吴超越面前,吴超越万分犹豫,既知道机会难得,运气好动作快的话,很有可能借助溧水拦道全歼来敌,可是又害怕这是敌人的诱敌之计,出兵追击会有危险,迟疑难决,久久下不定决心。

  匆匆赶来的多隆阿打断了吴超越的思索,“抚台大人,敌人已退,敌军屯兵溧水东岸,要想回营必须经过溧水浮桥,末将请令率领本部人马迂回穿插,去捣毁敌军浮桥,切断敌人归路聚而歼之!”

  “这么大的雨,又是在夜里,如果有埋伏怎么办?”吴超越向多隆阿问道。

  “那末将就立即撤退。”多隆阿自信的回答道:“末将所部兵马全是骑兵,机动灵活,情况不对可以立即撤退。”

  见多隆阿如此自信,又知道战机十分难得——自打成名之后,吴超越还真没碰上过敌人主动渡河进攻的好事。咬了咬牙,一向用兵谨慎的吴超越破天荒决定冒一次险,同意了多隆阿在夜间出击的请求,并分了一些给多隆阿军用于作战。然后吴超越又马上组织了两个营的吴军老兵和吴军骑兵营出击,亲自率领了去追击敌人。

  先来看多隆阿这边,既然出击目标是捻军临时修建的浮桥,经验丰富的多隆阿当然没走正门出营,选择了带着八百骑兵从吴军营地的北门出营,向北面迂回杀向溧水上游,一路不接战不贪功只是全速冲锋。而捻军方面虽然也发现了多隆阿军的动向,却再不敢分兵去拦截迎战,一个劲的只是想来路疾驰,去争取过河逃命的机会。

  泥泞的地面给多隆阿军和捻军都制造了巨大的麻烦,疾驰中两军骑兵的战马马蹄都不断陷入被雨水浸软的田地,速度一起为之大减。与之相反,倒是捻军的步兵在这种环境中比较适应,能够保持与骑兵基本相等的速度,倒是没拖了龚得树的后腿,给了龚得树和多隆阿比拼速度的机会。

  速度基本相等这点还是坑了捻军精锐,虽说有先发优势又是走直线,捻军主力抢先一步抵达浮桥渡口,然而捻军主力才刚开始渡河,多隆阿就已经带着清军骑兵迂回杀到了近处,龚得树被迫无奈,只能是命令保护浮桥的何子丘率军迎击,一场在这个时代已经十分罕见的纯冷兵器白刃战,也在雨夜之中展开。

  刀枪碰撞,战马嘶鸣,军士怒吼,风雨中,多隆阿军与捻军步兵厮杀得天昏地暗,血肉横飞,在这个激战时刻,多隆阿人高马大臂力强劲的优势也得以展现无遗,挥舞着马刀象是下山猛虎一样,居高临下接连砍死砍翻多名捻军士兵,极大的鼓舞了清军骑兵的士气,也彻底的震慑了敌人心胆,同时清军骑兵还不断向捻军士卒密集处抛出油纸包裹的苦味酸手雷,大量炸死炸伤敌人,也严重破坏了捻军的步兵队形。

  不能保持密集队形,步兵在骑兵面前当然就只剩下了被屠杀的份,不到五分钟时间,多隆阿所部的骑兵就已经突破了捻军步兵的拦截,怒吼着冲杀到了捻军渡口的近处,还二话不说就先抛出大量的手雷,大片大片的炸死正在匆匆过河的捻军士兵,还成功炸伤了一道捻军浮桥,浮桥倾斜,无数捻军士兵惊叫着摔入滚滚河水。

  情况到了这个地步,还没来不及过河的龚得树也没了多余选择,只能是鼓起勇气率领骑兵迎战,力争全力杀退多隆阿军再渡河。多隆阿见了大喜,不顾敌众我寡,更不去考虑什么保存实力,带着骑兵只是一头扎进敌人人群中,不惜代价的死死缠住捻军骑兵主力,为吴超越的后军争取时间,捻军骑兵几次发力猛攻,始终都没能杀退多隆阿,也始终找不到机会渡过溧水。

  也是凑巧,当吴超越亲自率领着吴军主力赶到现场增援时,天上的雨虽然还在下,但天色却已经有些微明,起码可以分得清敌我。见捻军的骑兵主力仍然还在西岸,吴超越大喜下也没迟疑,马上指挥步兵组成方阵向前碾压,以昨天才拿到手的史密斯手枪射杀敌人,吴军骑兵则列队后方充当预备队。

  勇不可挡的多隆阿打仗也很会动脑子,列队推进的吴军步兵才刚逼近战场近处,多隆阿马上就带着清军骑兵撤向北面开阔处,重新集结整队的同时也避免误伤,让吴军士兵可以心无旁骛的发挥火力和苦味酸武器的优势,更加有效快速的歼灭敌人。

  风雨中,多隆阿军才刚摆脱与敌人的纠缠,吴军将士的掷弹筒马上就开始发威,把炮弹迅速快捷的尽情打进敌人密集处,成片成片的虐杀尚未重新列队的捻军骑兵,捻军骑兵则是乱成一团,或是四处奔走,或是逃向浮桥夺路逃命,或是三三两两的冲向吴军步兵方阵妄图近身作战,结果自然是遭到了吴军手雷弹和转轮手枪的热情招待,残酷虐杀,人仰马翻不断。

  见此情景,龚得树也放弃了负隅顽抗,乖乖放弃了杀退吴军再渡河的美梦,带着还能指挥的骑兵直接冲上浮桥过河逃命,失去指挥的捻军骑兵更是彻底大乱,四散奔逃者不计其数,为了抢先上桥你推我搡,不断连人带马掉进河中,吴军步兵则乘机大步推进,用掷弹筒密集轰炸捻军浮桥,大量杀伤敌人的同时也争取尽快捣毁敌人浮桥,彻底切断捻军骑兵的东逃道路。

  更多的捻军骑兵逃向了地势开阔的北面,结果却再次遭到了多隆阿所部骑兵的迎头痛击。亲眼看到身先士卒的多隆阿如同下山猛虎一般的在敌群中左冲右突,所向披靡,吴超越心中难免更是遗憾,暗叹道:“勇谋兼备,吃苦耐劳,身先士卒,不计个人得失,一个优秀军人该具备的美德都具备了,我手下的将才虽多,估计也就我的大舅子聂士成在这方面能和他相比。但是可惜,他为什么偏偏是个满人,我拉着他造满清朝廷的反,他能答应?”

  吴超越暗叹的同时,吴军的掷弹筒炮弹也已经炸毁了捻军自行搭建的四道浮桥,水势滔滔的溧水河上,只剩下了一道民间自行搭建的木桥可以通行,并且还遭到了吴军掷弹筒和手雷弹的集中攻击,桥面死尸累累,烈火熊熊,几乎无法通行。见此情景,尚未过河的捻军骑兵也放弃了过河美梦,不是四散逃命,就是在吴军士兵的招降口号中下马投降,龚得树则是在溧水东岸心中滴血,放声惨叫,“天下怎么还能有这样的怪事?这么大的雨,清妖的火枪怎么还能打响?这以后谁还打得过吴狗官?”(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