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零八章 偏袒包庇

第二百零八章 偏袒包庇

  打外战不行,清军打内战和窝里横的本事却厉害得让人难以想象,湘军还在湖南时,曾国藩因为参倒副将清德得罪了湖南提督鲍起豹,蓄意报复的鲍起豹暗中怂恿并默许下,湖南绿营兵竟然冲进曾国藩的住处开枪,打伤多人还差点打死了曾国藩!事后那些绿营兵居然还没有一个人受到处罚!至于清军各部各营私底下的冲突殴斗和刀枪相向,那更是数都数不过来了。

  惯例如此,又有吴超越和僧格林沁的种种恩怨纠葛搀杂,湖北军队和僧王军一同聚集在桐柏城下,如果还能做到友好相处不起争端,那就真的只能说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即便双方主帅都没有公然怂恿,即便两支军队相距十里安营,湖北将士和僧王军的士卒却仍然还是生出了纠纷,还直接闹出了人命。

  首先闹事的当然是一向骄横惯了的僧王军士卒,巡逻相遇的时候,僧王军的巡哨骑兵故意策马飞奔,把泥浆溅到吴军巡哨步兵的脸上身上,吴军士兵找他们理论,僧王军士卒却破口大骂汉蛮子,并且用马鞭抽吴军士卒,吴军士卒大怒,把肇事者从马上揪了下来暴打,余下的僧王军士卒也马上加入群殴,混战中僧王军士兵首先动刀,从背后捅死了一个叫陈心冠的吴军氏族,吴军士卒悲愤下动用火枪,一通乱枪把杀人者直接打成蜂窝煤,也吓得其他僧王军骑兵撒腿就跑,连马都不敢要的就直接跑回大营向僧王爷告状。

  再接着,不等暴跳如雷的僧王爷决定如何报仇雪恨,早就憋着坏要蓄意挑拨矛盾仇恨的吴超越却抢先找上了门来,带着吴军步骑军队在僧王军营前狂叫怒吼,逼着僧王爷交出寻衅滋事的僧军士兵,处理他们的上司并赔偿陈心冠的抚恤金!位高爵重的僧王爷差点没气昏过去,大怒下也是带着军队出营,和吴超越刀对刀枪对枪的当众破口大骂。

  互相揭短的大骂是谁也不肯退让一步,僧王爷死活不肯交出肇事者,吴超越则咬定了是僧王军先挑事,逼着僧王爷一定得交人赔银子,还直接用马鞭指着僧王爷的鼻子大骂,“僧格林沁,你再是什么王爷又怎么样?北京不是大都了,我就不信朝廷会偏袒包庇你!你今天要是不交人,老子今天晚上就写奏折弹劾你,请皇上和朝廷主持公道!”

  如果不是很清楚自军绝对干不过湖北新军,僧格林沁绝对能带着军队和吴超越直接打起来。但就是因为不敢和吴超越打,又自信满清朝廷一定会站在自己一边,僧王爷强压住了心头冲动,同样扬言要弹劾吴超越的累累罪行,吴超越乘机对自军将士大吼,“弟兄们,既然僧格林沁要恶人先告状,那我就陪他告到底,看朝廷和皇上怎么收拾他!走,收兵回营写折子去!”

  说罢,暂时还没力量和满清朝廷直接翻脸的吴超越转身就走,带着麾下将士回营后,吴超越还不顾自己的文言文和书法全都无比稀烂,马上就亲自写了一道折子弹劾僧格林沁纵容士卒寻衅滋事杀害自军将士并包庇肇事者,要求满清朝廷和咸丰大帝为自己主持公道,连夜用驿马发出。那边僧王爷也同样写了一道折子弹劾吴超越以下犯上,纵容士卒杀害他的部下,以及作战不力致使龚得树逃走等累累罪行,同样是连夜用驿马发出不提。

  发生这么大的冲突,吴超越当然不可能再和僧王爷继续并肩作战,休息了一夜过后,第二天吴超越就带着湖北军队走桐柏山道回到了平市镇,又见面就把事情经过告诉给了赵烈文。赵烈文听了则是连声叫苦,说道:“慰亭,你怎么犯这样的糊涂?你难道不知道你的书法文笔有些拿不出手,你的折子能把事情说清楚么?你的折子语焉不详又错字百出,僧王爷的折子条分缕析言简意赅,一起送到了皇上面前,皇上会向着谁?”

  “我要的就是这效果。”吴超越心中嘀咕,嘴上则答道:“我昨天是气急了,没事,你再替我写一道折子,我再发出去就行。对了,顺便把僧王爷抢功拦道的事也写上去,多弹劾他一条贻误战机致敌逃窜的罪名。”

  赵烈文无可奈何的点头答应,不忍心直接打击吴超越,只是在心里暗暗说道:“慰亭,你最好还是别指望朝廷和皇上这次会站在你一边,人家僧王爷可是扎萨克多罗郡王,又是先皇留下来的顾命大臣,爵高位重,家族和皇室世代通婚,朝廷吃错药了才会收拾他讨好你。”

  …………

  先来看看满清朝廷这边的反应,吴超越和僧格林沁同一天发出的奏折送到京城时,咸丰大帝正在另一件新发生的事愁眉不展并忧心忡忡——去年黄河改道后,洪水形成了大面积的河滩与洼地,为蝗虫提供了理想的产卵地,今年的北方又偏偏干旱少雨,十分适合蝗虫生长繁殖,所以入夏后,山东大地上马上就是蝗灾四起,啃光了无数的农田麦苗,粮食大规模减产已成定局——虽说咸丰大帝并不在乎饿死几万或者几十万百姓,可是把这些饥民逼到太平军那边就麻烦大了。

  天灾不断,**又跑来凑热闹,再看到吴超越和僧格林沁互相弹劾的奏折,本来就肝火旺盛的咸丰大帝当然是更加的怒不可遏,拍着伪龙案大吼大叫,“混帐!两个该死的混帐!大清天下都成什么样了,还不知道齐心协力,还要窝里斗打横拳,朕的江山社稷,迟早要败在你们这些混帐手里,迟早要败在你们狗奴才手里!”

  咸丰大帝气成了这个德行,在场的文武官员当然是只能赶紧双膝跪下,整齐高呼臣等有罪,然而咸丰大帝的火气却仍然不消,又拿起了吴超越那道错漏百出的奏折大骂,“这个吴超越,都是堂堂一省巡抚了,写个折子竟然还是狗屁不通,错字满篇,你是连私塾都没上过?写的字能难看得象狗爬一样?”

  “皇上,吴超越明知自己胸无点墨,却故意亲笔做书,有故意戏弄君上之嫌,请陛下明查。”

  僧王爷的靠山惠郡王乘机下烂药,但还好,吴超越的大靠山肃顺也在场,马上就说道:“五王爷,戏弄君上太过了吧?吴超越明知道自己文笔不行,却仍然还坚持亲笔作书,明显就是气愤太过,顾不得去考虑其他的事。”

  “他气愤?僧王就不气愤了?”绵愉不依不饶,说道:“他的士卒不但也杀了僧王的麾下将士,还亲自带着军队跑去僧王的军营门前闹事,不敬尊长,目无亲贵,他还能有理了?”

  在这件事上就连肃顺都不敢给吴超越帮忙,连蒙制汉一向都是满清朝廷的国策,吴超越虽是实权巡抚,爵位却比僧格林沁低着不止一级,肃顺真要是敢说吴超越冒犯僧格林沁是做得好做得对,别说八旗王公绝不会答应,就是咸丰大帝也不会答应。所以肃顺再是怎么的想给吴超越帮忙,在这点上也只能是乖乖闭嘴。

  成功堵住了肃顺的臭嘴后,惠老王爷当然是得意洋洋的又向咸丰大帝进谗,说道:“皇上,老臣认为这件事不管谁对谁错,吴超越首先跑不掉一个张扬跋扈的罪名,仗着有点军功就敢目无亲贵,长此以往下去,如何了得?”

  细一想觉得是不能助长这样的风气,咸丰大帝也没犹豫,喝道:“传旨,湖北巡抚吴超越目无亲贵,以下犯上,着即罚俸一年,摘掉一支花翎,以示薄惩!”

  穆荫和文庆等满人军机欢天喜地的领旨时,肃顺和载垣等人都难免是脸色一变,赶紧提醒道:“主子,吴超越在折子里说得很明白,是僧王爷的士卒先动手杀人,僧王理亏不受罚,吴超越反倒受罚,这吴超越会怎么想?湖北的大清将士又会怎么想?”

  “朕是罚他不敬尊长亲贵,冒犯郡王!”咸丰大帝没好气的喝道:“僧王的麾下士卒杀了人,他的士卒不也杀了僧王的士兵?扯平了,这事谁也不追究!”

  肃顺心中叫苦,可又不敢继续再劝,只能是拿定主意准备给吴超越写封书信安慰一下,此外肃顺心里也有些抱怨,暗道:“小混蛋,你惹谁不好?怎么偏偏就惹了僧格林沁?他也是你能扳得倒的?”

  偏袒僧王爷收拾吴超越的旨意当天就发出去了,然后过了两天,赵烈文代笔那道奏折又送到京城了。看完了赵烈文条分缕析、义正言辞谴责僧王爷恶行的奏折,咸丰大帝心里也多少有些后悔,这才知道在这件事上僧王爷确实理亏得厉害,一度想要收回之前发出的旨意,但是只稍微动摇了一下,咸丰大帝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得敲打一下吴超越这小子,这件事上他再是占理,当众冒犯郡王这点也不能饶,要是朕麾下的功臣们都象他一样不敬王公,那朝廷的威严何存?满蒙和睦共治汉人的国策如何执行?给他点小教训,让他知道一下尊卑有序也好。”

  …………

  咸丰大帝的圣旨送到吴超越面前时,和僧王爷公开翻了脸的吴超越已然带着军队撤回了襄阳驻地,听完了咸丰大帝故意偏袒僧王爷的圣旨,吴超越一言不发。直到打发走了传旨官员后,吴超越才冲到自军营地的操场里对天连续开枪,惊动全营将士,再等将士纷纷云集时,吴超越当然是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骂,伤心号哭被僧王军杀害的自军将士,又痛骂自己无能,不能为被害将士讨回公道,更大骂僧格林沁仗势欺人,苍天不公,救恶惩善反助恶人。

  知道了详细的事情经过,又亲眼看到了吴超越伤心痛哭的凄惨模样,吴军将士当然是个个咬牙切齿,骂声不绝,虽都是只骂僧格林沁,心中真正痛恨的却是满清朝廷。而成功的在自军将士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后,吴超越又下令祭奠被僧王军杀害的士卒陈心冠,当众发誓一定要为陈心冠讨还这个公道,并自掏腰包抚恤陈心冠的家人,换来了吴军将士的誓死效忠。

  是夜,吴超越让自军士卒痛饮美酒,并在酒席场上继续痛骂,结果颇为意外的是,收到消息的都兴阿竟然也领着包括多隆阿在内的几名部将来到了吴军营地,一边安慰吴超越一边大骂僧格林沁的蛮横欺人。听都兴阿等人的骂声似乎不象做假,吴超越疑惑问起都兴阿的出身时,都兴阿如实相告,说自己和这几个心腹部将其实也都是打虎儿人,世世代代都替满人在东北戍边,在冰天雪地里吃苦受罪,艰难生存,还连进关和自由迁居的资格都没有,这次完全就是托了太平天国的福,才被兵力不足的满清朝廷调进关内参战,否则恐怕直到老死都没机会见识中原的繁华富庶。

  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觉得都兴阿不象满人那么恶心讨厌后,历史稀烂的吴超越当然是拉着都兴阿等达斡尔族将领痛饮,一边喝酒一边打听都兴阿等人的真正来历,也这才知道打虎儿人其实是契丹后裔,之前聚居在黑龙江境内,通古斯野猪皮兴起后被强行征为奴隶,给满人当牛做马受尽屈辱,却仍然还受到不公平待遇,社会地位远不及和满人穿一条裤子的蒙古八旗。

  让吴超越更加欢喜的还在后面,提起了打虎儿人的屈辱往事和关外的苦难生活时,都兴阿等人还纷纷流下了泪水,痛哭仍然还在关外艰辛生活的同族同胞,以及他们在满人蒙奸面前遭受的歧视羞辱,贬低打压。吴超越则是一边陪着都兴阿、多隆阿等达斡尔族同胞流泪,一边在心中暗道:“好,有门,都有希望争取!”

  “以后僧格林沁的人只要敢来湖北,逮住由头就给我打!打出人命,本官负责!”

  吴超越在大醉中颁布这道命令被吴军将士铭记在心,还事隔仅一天,吴军将士就逮住了这样的机会,在襄阳码头上抓到了一个来湖北走私鸦片的僧格林沁军把总,二话不说先把那个倒霉把总和他的随从打了一个半死,没收货物的同时,吴超越还故意让士卒押解那个倒霉把总游街示众,借以羞辱僧格林沁。

  吴超越的激烈反应当然让僧格林沁恼羞成怒,也惊动了坐镇省城的湖广总督官文,同时因为世代被满清朝廷奴役的缘故,都兴阿麾下的打虎儿将领也不是铁板一块,吴超越在吴军营中指桑骂槐发泄对满清朝廷不满这件事,也几乎同时就传到了官文耳朵里。

  虽然贪财好色,但受命监视骆秉章和吴超越这两个汉人能臣的官文却十分尽职尽责,觉得情况不对就赶紧向咸丰大帝写密折打小报告,奏报吴超越在这件事上的反应和态度,提醒咸丰大帝吴超越已经开始有对满清朝廷不满的苗头。

  官文的小报告让咸丰大帝恼怒异常,咸丰大帝知道吴超越在这件事上受了委屈,但咸丰大帝也是必须得维护满蒙贵胄的权威才被迫偏袒僧格林沁,但咸丰大帝真没想到吴超越的反应竟然会这么强烈,还敢指桑骂槐公开发泄对满清朝廷的不满,震怒之下,咸丰大帝便第一次生出了主动整治吴超越的念头。

  对吴超越来说还好,咸丰大帝现在还真不能随便撸掉吴超越,一是师出无名,二是吴超越北上剿捻期间,太平军的作战主力已经大量回援宁镇战场,正在和清军的江南江北大营打得天翻地覆,战事激烈异常,这个时候撸掉能征善战的吴超越,无异于就是自毁长城。所以思来想去,咸丰大帝还是决定先给吴超越一个教训,让吴超越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想教训吴超越必须得先抓把柄由头,这个光荣任务当然被咸丰大帝交给了与吴超越同城办公的湖广总督官文,也用不着直接授意,在朱批里暗示官文一句想要知道吴超越在湖北的政绩功过足矣。然而咸丰大帝却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的这个暗示却给官文出了一个大难题——因为官文手里并没有任何关于吴超越的把柄。

  官文确实抓不住吴超越的把柄,吴超越是把抚标扩建到了十五个营不假,然而在这个地方督抚个个手握重兵的战乱年代,吴超越这点直属兵力根本就毫不起眼,没超过任何省份的巡抚。吴超越也保举了一些官员直接授以实职,然而和大肆提拔湖南籍官员的骆秉章比起来,吴超越的保举数量连一半都不到,官文想在这上面入手同样找不到道理。

  至于什么贪污渎职就更别说了,满清官员中能够自己掏腰包贴补藩库的极品就吴超越这么一个,任差勤勉能够累得当众昏倒,施政得当爱民如子,演技精湛亲民形象深入人心,官文敢在这方面污蔑吴超越,湖北的百姓首先就得不答应。所以翻过来倒过去的琢磨了许久,官文就楞是找不到一条可以整治吴超越的罪名。

  对官文来说也还算好,就在他绞尽脑汁鸡蛋里挑骨头的时候,襄阳府那边突然传来了一个好消息——吴超越的军队之中,竟然出现了两个金发碧眼的外国洋人,其中一个还被吴超越聘为了军事教官。

  “还好,终于还是有把柄了。”松了口气的同时,官文也没做任何的迟疑,马上就给僧格林沁去了一道书信,让僧格林沁也知道这件事,借僧格林沁之手弹劾吴超越,然后坐等咸丰大帝降下圣旨让自己出面查办此事,给吴超越敲警钟。(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