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零九章 制台见洋人

第二百零九章 制台见洋人

  吴超越又一次与八字不合的僧格林沁斗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长江中下游战场也出现了一连串巨大的变化,鉴于江西清军的顽强抵抗与湖北清军的巨大威胁,还有吴超越老乡吴全美率领红单船队横行南京上游给南京太平军带来的粮食危机,吴超越北上剿捻期间,杨秀清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改变西线策略,不再进攻南昌放弃西线攻势,西线改攻为守,抽调西线兵力回援宁镇战场,集中兵力收拾琦善的江北大营和向荣的江南大营。

  和历史上一样,首先倒霉的是江北大营,首先被抽调回援的秦日纲率领元气尚存的太平军西线水师主力,会同太平军的芜湖主力回援到南京城下,放着近在咫尺的江南大营不打,却把刀锋指向了江北,连战连胜接连打败清军的多次进犯,接着又在旧江口渡江并大败值守仪征的清军绷阔所部,仪征县令贪生怕死不战而逃,太平军轻松拿下县城。已经重病在身的江北大营主帅琦善本就是奄奄一息,又闻得仪征惨败,气急交加之下竟然突然暴卒,已经欠饷多日的江北大营清军更无战心,太平军水师乘机直取镇江,成功救出被清军包围多时的太平军吴如孝部,继而又大量牵制住了江南江北两座大营的清军队伍。

  与此同时,石达开亲自率领的太平军西路军主力也走陆路顺利拿下了宁国,焦头烂额的向荣赶紧派遣秦如虎和邓绍良率军西进阻击,不料却被石达开派遣张遂谋率领偏师缠住,石达开自己则乘机率领主力继续东进,与清军张国梁部交战于秣陵关,一时难分胜负。

  宁镇战场的局势变化不关吴超越鸟事,也不关咱们僧王爷的鸟事,收到老朋友官文的告密信,即便明知道官文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这么好心,但是深恨吴超越入骨的僧格林沁还是上了一道折子,弹劾吴超越未经满清朝廷允许,私自携带洋人深入内地,还雇佣洋人为军事教官,要求满清朝廷严惩。

  事有意外,原本僧王爷上表弹劾自己携带并雇佣洋人深入内地这件事,吴超越绝无可能事先知晓,然而谁都没想到的是,因为风闻吴超越还把洋人带到河南的新野战场,僧王爷派人到新野查证和搜寻证据时,胆小如鼠的新野县令倪政旬害怕吴超越误会是他告的密,竟然派人跑到湖北来给仍然还在襄阳一带巡视地方和主持防捻剿捻的吴超越通风报信,撇清关系的同时也让吴超越知道这件事。

  得知这一情况,稍微错愕了一下后,吴超越也多少有些担心,赶紧叫人拿来了道光二十四年签署的《中美望厦条约》研究,然而看到第十七条关于美国人‘不准远赴内地乡村任意闲游’这句话时,吴超越一拍大腿,笑道:“没问题了,只是不准任意闲游,没说不准来办事,朝廷追究的时候,我就说布朗和华尔雇佣来送货和训练军队的就行,这可不算任意闲游。”

  “慰亭,你这次可是和朝廷打官司。”赵烈文警告道:“和朝廷打官司,本来就是有理说不清的事,你钻条约的空子,事前又没征得朝廷的同意,这么答复朝廷,朝廷能答应?”

  “那能有什么办法?”吴超越摊手耸肩,说道:“事情已经被僧格林沁知道了,证据也被他拿到了,朝廷追问的时候,我不这么狡辩,怎么应对?”

  赵烈文仔细一想发现也是,纸已经包不住火,除了钻条约的空子别无办法应对,便点了点头,然后又建议道:“谨慎起见,最好先和官制台打一个招呼,让他知道这件事,帮你圆圆场,就说你雇佣这两个洋人到前线参战是事前得到过他同意,这样更稳妥一些。”

  觉得赵烈文的提议更稳妥,又觉得凭自己和官文的关系,求官文帮这么一点小忙肯定没什么问题,吴超越当然是一口答应,马上让赵烈文代笔替自己给官文写了一道书信,说了僧格林沁准备用洋人深入内地这件事收拾自己的情况,解释自己雇佣洋人是事出有因,满清朝廷与美国签署的《望厦条约》中也没有规定不许满清官员雇佣洋人到内地工作,只是军务繁忙和战事紧急忘了事前征得满清朝廷的同意,也没向官文提前禀报,请官文帮忙圆场,做证说是他提前知道并允许这件事。然后……

  然后,当然轮到可怜的官制台傻眼了,原本在官文的计划是让僧王爷出面当恶人,等满清朝廷下旨让自己查办这事时再出面收拾吴超越,整治吴超越的同时不背恶名,敲了吴超越的警钟还让吴超越对自己感恩戴德。可是现在吴超越居然知道了这件事,提前恳求自己帮忙串供,官制台的如意算盘当然就彻底落空了。

  “这个僧格林沁,干什么吃的?这样的事,怎么能提前让吴超越知道?”

  抱怨着找来《望厦条约》细看,发现第十七条确实有空子可钻,官文的老脸难免拉得更长——没空子钻还好说,有空子麻烦就大了。不帮吴超越钻空子做假口供,肯定得罪吴超越;帮吴超越钻空子说实话得罪僧格林沁,咸丰大帝交付的敲打吴超越的任务也无法完成,进退维谷,左右两难。

  更麻烦的是,官文现在想收手换一个办法整治吴超越都来不及了,僧格林沁的折子已经送去了京城,让官文查办这件事的军机处批文甚至咸丰大帝的圣旨说不定都已经在送来湖北的路上,官文再想置身事外已经绝无可能。所以别无选择之下,老奸巨滑的官文只能是两害取其轻,决定还是回绝吴超越的要求为妙。

  “慰亭贤侄,不是伯父想故意整死你,是伯父得罪不起皇上和朝廷啊,皇上恨洋人入骨,朝廷又最忌讳和洋人有关的事,我要是帮你敷衍朝廷和皇上,我自己也得吃瓜落。所以,没办法,只能是委屈你了。”

  哀叹着,官文亲笔给吴超越写了一道书信,语气严肃的断然回绝为吴超越做假口供的请求,表示自己只能是如实向满清朝廷奏报,请满清朝廷和咸丰大帝决定如何处理这件事。除此之外,官文还把吴超越请求自己做伪证的书信扣在了手里,准备用来当做拿捏吴超越的把柄。

  官文的无情拒绝让吴超越十分意外,也让吴超越嗅到了一缕危险的味道,赶紧找来赵烈文商量时,在这方面很有天分的赵烈文也马上觉得事情不对,稍一盘算就对吴超越发出警告道:“慰亭,要有麻烦,这事本来不大,以你和官制台的交情,他应当帮你的忙。可是他不但拒绝帮忙,还没把你的书信送回来,那可是你请他帮忙做假供的签名信,这其中代表着什么?”

  “官文也想整我!”

  吴超越马上醒悟过来,赵烈文脸色阴沉的点头,说道:“有铁证在手,官文想怎么整你就怎么整你,你还连还手的办法都没有。”

  吴超越咬牙切齿了,恶狠狠说道:“老不死的狗东西,老子算是给你面子,你竟然还敢这么阴我,看来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就真把老虎当病猫了!”

  “慰亭,是不是把官制台在茶叶贸易中抽佣的事抖出来?”赵烈文建议道:“或者,暗中把证据交给骆秉章?”

  “那是我们的杀手锏,不到关键时刻不能轻用。”吴超越摇头,冷笑说道:“想整官文,我有的是办法。”

  …………

  手下两个巡抚骆秉章和吴超越都是屈指可数的当世能臣,咱们的官制台在湖北省城里一直都过得十分的逍遥自在,除了尽职尽责的盯住这两个能干汉人不给他们造反机会外,政事军务基本上就不用操心,每天里基本上除了吃喝玩乐就是怡红倚翠,心血来潮时,还偶尔会干出一些惊世骇俗的荒唐事自娱自乐——比方说提拔自己的娈童为绿营副将之类的事(野史记载)。

  这不,架不住第六房小妾的一再恳求,这天咱们官制台就又做出了极品事,视满脸皱纹的黄脸婆为无物,在总督府里大摆宴席为爱妾庆祝生日,然后还不算完,咱们的官制台竟然还便发请柬,让省城里的文武官员都来给他的小妾拜贺!

  此前连吴超越和骆秉章都不敢随意得罪官制台,湖北省城里的其他官员自然更加不敢得罪,再是明知道官文这么做不合朝廷规矩——按规矩是只能向官制台的原配拜贺,却也都乖乖的跑来总督衙门向官制台的宠妾下跪行礼,恭敬道贺。年轻貌美的小妾心花怒放,搂着官制台又亲又吻,已经年近六十的官制台也是哈哈大笑,得意万分。

  “咚咚咚咚!”

  官制台的开心大笑被不合时宜的击鼓声打断,听到督属辕门外突然传来的鼓声,在场的文武官员当然都是停止了拍马屁向外惊讶张望,美貌小妾面露不悦,咱们的官制台更是勃然大怒,一拍案几大吼道:“何人如此大胆,敢在总督府门前击鼓?马上抓起来,先打二十大板再说!”

  “扎!”

  话音未落,两旁的戈什哈已然轰然答应,一个戈什哈还脚步不停的直接冲了出去传令,咱们的官制台也这才搂着爱妾安慰,“心肝,没事儿,不管是什么事,老夫今天都不会耽搁了你的生日宴会。”

  美貌小妾高兴撒娇,然而辕门外的鼓声却一直没有停歇,之前那个戈什哈也满头大汗的重新跑了回来,官制台见了奇怪,便喝问道:“怎么回事?鼓声怎么还在响?为什么没把那个敲鼓的人抓起来打板子?”

  “回制台大人,小的没敢传令。”戈什哈战战兢兢的答道:“敲鼓的,是个洋人,小的怕给你惹麻烦,就先回来给你报信,如果你确认要抓洋人打洋人,小的这就去传令。”

  那戈什哈的话还没说完,官制台就已经推开宠妾站了起来,吼叫道:“洋人来我这里敲鼓做什么?叫他去巡抚衙门,洋人的事归他管!”

  “制台大人,吴抚台正在襄阳,没在城里。”按察使李卿谷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对对,他去了襄阳,老夫都忘了。怎么慰亭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不在,捻匪都已经剿了怎么还不回来?麻烦了,麻烦了,对对,李臬台,你是臬台管刑案,你去应对洋人,看他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击鼓,如果能办,就给他马上办了,尽快把他打发走。”

  逼着愁眉苦脸的李卿谷去了应对洋人,提心吊胆的等待间,该死的鼓声终于还是停了,又过得片刻,李卿谷却更加愁眉苦脸的回到了官制台的面前,奏道:“禀制台大人,在辕门外敲鼓鸣冤的洋人是个神父,法兰西人叫孟镇升,他是来告状的。”

  “告谁?你为什么不当场给他办了?”官制台打机关枪一样的飞快问道。

  “回制台大人,下官没办法办啊。”李卿谷哭丧着脸说道:“那个洋人是告绿营副将张临君,告他纵容士卒践踏教民的青苗,还打伤去阻止踏苗的教民。张临君是绿营将领,下官无权处置他啊。”

  官制台彻底傻眼了,因为那个张临君恰好就是他亲手提拔的心爱娈童,而张临君的上司武昌府总兵王国才此刻正在田家镇,上上司都兴阿则坐镇襄阳,再往上数的话,确实只能由总管两湖绿营的官制台出面料理此事。

  美貌小妾早就被吓得珠泪涟涟,李卿谷却还在催促,说道:“制台大人,这事必须尽快解决,那个洋人把状纸摊在地上示众,半条街都是看热闹的百姓,动静很大。还有,那个洋人还让他的随从替他说,说你一天不接他的状纸,不还教民一个公道,他就一天不走,天天都要到你这里来告状。”

  别无选择了,可怜的官制台只能是派人必恭必敬的把法国传教士孟镇升请了进来,而当看到卷头发高鼻梁的洋人出现在面前,美貌小妾直接就被吓得尖叫了起来,可怜的官制台也是战战兢兢,跑到孟镇升的面前点头哈腰。早就经历过这种场面的孟镇升则是技巧娴熟,只用法语和官制台说话,根本听不懂的官制台满头大汗,不得不派人去向吴超越的帮凶黄胜求助。

  都是吴超越的帮凶,黄胜和孟镇升当然是狼狈为奸,沆瀣一气,逼着官制台收拾他的心爱男人并赔偿教民损失,官制台违心的全部答应,还马上拿出银子赔偿教民后,孟镇升却还是不肯罢休,又用法语冲黄胜叽里呱啦了一通。黄胜一听大皱眉头,对官制台说道:“制台大人,麻烦了,这位神父提出的要求,不太好办啊。”

  “什么要求?”官制台提心吊胆的问道。

  “这位神父要求大人你允许法兰西人在汉口建立领事馆,保护在湖北汉口的法兰西人权益。”

  黄胜的话还没有说完,官制台的脸色就已经苍白如纸,顾不得威仪,马上就象杀猪一样的惨叫道:“不行!快告诉他,不行!本官没这个权力,这事必须朝廷批准!”

  黄胜领命,用与法语大概类似的英语对孟镇升比划了一通,孟镇升又是一通叽里呱啦,黄胜这才冲官文说道:“制台大人,这位神父说,他也知道大清朝廷的规矩,你是没有权力批准在汉口建立法兰西领事馆,但你有权力上折子请求朝廷批准,他借着这个机会正式向你提出请求,请你上这道折子。”

  官制台差点没晕过去,心说洋大人你是想坑死老夫,就当今皇上和朝廷的德行,我上这道折子不是找死么?

  事还没完,孟镇升又对黄胜叽里呱啦了一通后,黄胜又对官制台说道:“制台大人,孟镇升神父说,如果你需要请愿书的话,他马上就可以回汉口去联络英法两国的洋人,联名给你呈递请愿书,让你对朝廷有个交代。他还说,英吉利人那边也很想在汉口建立领事馆,保护他们的在华权益。”

  官制台是哭都哭不出来,只能是满口敷衍答应可以考虑,好说歹说才把孟镇升,末了还得向吴超越的帮凶走狗黄胜道谢,被宠妾数落埋怨一整夜。

  更让官制台哭不出来的还在后面,第二天上午,七八个金发碧眼的外国洋人还真带着请愿书跑到了总督府门前示威请愿,要求官制台上折子请求满清朝廷允许在汉口建立英法两国的领事馆,也再次吸引了无数百姓围观,省城里的文武官员则个个当缩头乌龟。欲哭无泪的官制台派人出面敷衍时,领头的麦都思则操着汉语嚷嚷道:“别来这套,来清国十几年了,你们清国官员是什么脾气我们早就知道。除非当做我们的面上折子,否则我们就绝不结束请愿,还要天天来请愿!”

  “快,立即给慰亭去一道公文,催他赶快回来处理这件事!告诉他,只要他能让洋人消停,什么事都好商量!”

  “慰亭,求你快回来吧,老夫实在是招架不住了!”(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8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