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一十八章 诱之以利

第二百一十八章 诱之以利

  关心买办爷爷的同时,吴超越当然也没忘了关心自己的好老师曾国藩,结果让吴超越颇感动的是,自己的好老师好歹不是什么拿钱不干事的坏官,逼着自己留下墨吃纸孝顺一个水师营的装备后,湘淮联军总算还是拿下了池口小城,拔掉了九江太平军扎在长江北岸的这颗大钉子。

  湘军是用吴超越料定的炮火覆盖战术拿下的小池口,凭借火炮数量的绝对优势,湘军先是以水师炮火覆盖了小池口的城外营垒,把太平军打得无法在城外立足只能退守城内,然后曾国藩才指挥湘军陆师缓缓推进,在城外修筑了大量的炮台,以火炮密集覆盖城内,把龟缩在小城里的太平军将士打得根本无法立足,在湘军猛攻下只能是弃城而走,湘淮联军乘机拿下城池,取得联手东征后的首场正式胜利。

  在此期间,九江太平军也曾出动水师救援小池口,然而因为主力已经东援宁镇战场和有些轻敌的缘故,再加上湘军水师汲取之前几次惨败的教训,没有再装备什么长龙、快蟹和拖罟之类中看不中用的笨重大船,选择了以轻便灵活的舢板船搭配红单船建军,极大的限制了太平军水师船小灵活的优势,所以太平军的水师增援没能成功,还没靠岸就已经被湘军水师杀退。而再当罗大纲匆匆征调湖口船队增强水师力量,准备再次救援小池口时,小池口的守军已然宣告失败。

  对太平军来说,丢了小池口是有点可惜,不过小池口毕竟只是主战场外围的一个据点,局部的失利影响不了全局,在西线主守的战略方针影响下,罗大纲果断拒绝了部下提出的反攻小池口的建议,选择将水师主力布置在湖口战场,陆师坚守九江坚城,继续以铁壁之势迎战湘军,也主动让出了九江战场的主动权。——主要还是因为西线的力量不足,不然的话,罗大纲也不给湘军反客为主的机会。

  面对着罗大纲拱手让出的战场主动权,曾老师暗暗得意之余也没客气,很快就挥师渡江,继续用结硬寨打呆仗的办法进攻九江城,还一边在九江城修筑多座坚固营寨,一边写信向吴超越要粮要饷,决心先拿下九江在进攻湖口,然后再南下增援江西腹地战场。

  曾老师的书信差点没让吴超越气歪了鼻子,也气得吴超越当场就砸了桌子,咆哮道:“这叫打仗?这叫拿钱粮军饷堆!九江孤悬在鄱阳湖以西,粮草军需后援全靠湖口提供,为什么不先打湖口断其粮草?不先把湖口拿下来,这一仗要打到什么时候?”

  “曾部堂的算盘打得太漂亮了。”赵烈文也十分不满的说道:“先攻九江,以水师断贼粮草,他倒是进可攻退可守,有机会有把握就出兵打胜仗,没机会没把握就闭营不出,情况不妙还可以马上撤回湖北寻求我们的保护。但是他为什么就不为我们考虑一下,这样的打法,要耗去我们多少的粮草军饷?”

  “唉,碰上这样的老师,真是我上辈子缺德事做得太多啊。”

  无奈的哀叹了一声后,吴超越只能是皱着眉头商量对策,本来以湖北现在的钱粮税收情况,供养湘淮联军长年作战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水路运粮又十分方便,湘淮联军在九江耗粮和在田家镇耗粮其实区别不大。但吴超越现在已经不需要曾老师替自己看守门户了,吴超越现在想要的东西只有一样,就是曾老师的命!

  想要曾老师的命,当然不能让曾老师长期赖在十分安全的九江战场,让曾老师赶紧带着湘淮联军滚进江西腹地才符合吴超越的利益。不然的话,太平军的主力即便回师九江找曾老师决战,曾老师也有脚底抹油和向自己求援这两个选择,只有让曾老师滚进了江西腹地,自己才有可能勾结杨秀清坑死曾老师,太平军主力回师江西时,自己也有借口因为道路阻塞而无法出兵江西,坐看太平军替自己干掉曾老师!

  背着手在巡抚大堂上转了几个圈子,吴超越迅速拿定了主意,冲赵烈文说道:“我以为,目前对我们最有利的局面是让老师先打湖口,拿下湖口断绝九江粮援,也打开进入江西腹地的道路,然后让老师的陆师主力进兵江西腹地,甩掉他这个钱粮负担,让他去吃文俊去!”

  “如果真能这样,那对我们来说当然是最好不过。”赵烈文点头,又苦笑说道:“但是慰亭,以你老师的聪明程度,怎么可能会让我们这么舒坦?”

  “只有诱之以利。”实在拿极品老师无招的吴超越又叹了口气,然后才问道:“你分析一下,如果老师的主力进兵江西,对他来说有那些利益所在?”

  盘算了片刻,赵烈文答道:“有三利,第一利是有功可抢,长毛的主力东倾,江西空虚,是光复沦陷州府的难得战机,立功容易。”

  “第二利是有钱粮可图,打下被长毛控制的沦陷城池,城里的钱粮当然归你老师所有,又可以乘机安插官吏,建立厘卡,源源不绝的获得钱粮补给。”

  “第三利是乘机扩军,打九江目前你老师手里的兵力倒是勉强够用,进兵江西腹地光复沦陷的二十几个府县,你老师的兵力肯定不够,正可以名正言顺的招兵买马,收降纳叛,扩大他的军队规模。”

  吴超越微微点头,又盘算了片刻后,吴超越吩咐道:“两道书信,第一道给李鸿章,把这三利告诉他,替我劝他乘机出手抢功,建立万世不易之功业。也替我告诉他,我是他最坚实的后盾。”

  “第二道给江西巡抚文俊,陈述目前光复江西沦陷城池的难得机会,也替我介绍我和李鸿章的亲密关系,请他代我照拂少荃,多给少荃立功机会,也请他直接借调少荃父子的式字营到江西腹地参战。对了,记得给文俊捎一份礼物,尽量贵重点。”

  “慰亭,你想抛砖引玉?故意力捧你那位师兄,让曾部堂眼红,引诱曾部堂亲自南下江西腹地抢功?”

  赵烈文好奇的问,见吴超越点头后,赵烈文便又问道:“但是慰亭,你考虑过这个问题没有?你老师那能让你那位师兄拣这样的大便宜?他如果借口兵力不足拒绝让式字营单独南下怎么办?”

  “我就是要他提出这个借口。”吴超越微微一笑,说道:“老师只要提出这个借口,我马上就让王国才率领驻扎在田家镇的绿营兵东下,到九江去给我老师助战,让少荃可以腾出手来南下江西腹地参战。”

  赵烈文一听大笑,狂笑道:“慰亭,亏你还有脸说,你摊上这样的老师是上辈子做的缺德事太多,依我看来,曾部堂碰上了你这样的学生,才是他三辈子都没干过什么好事啊。”

  “还不是被他逼的?”吴超越苦笑回答。

  牢牢抓住了每一个人的自私心理,吴超越的抛砖引玉之计自然是进行得十分成功,收到了吴超越的书信后,正在急着建功立业的李鸿章马上就大为心动,立即找到父亲李文安商量单独南下抢钱抢粮抢功劳的计划。而江西巡抚文俊虽然是出了名的刁钻难缠,但伸手不打笑脸人,既收下了吴超越使者双手奉上的厚重礼物,又考虑到与吴超越比邻而居,说不定有那一天就会求到吴超越,所以文俊还是一口答应替吴超越照看李鸿章,也马上去文目前已经踏上江西土地的李文安父子,要求李文安父子率领式字营南下江西腹地,帮助江西清军收复被太平军夺占的城池土地。

  对于已经被吴超越成功钩起胃口的李鸿章来说,文俊的征调命令无疑就是瞌睡时送来的绣花枕头,几乎没耽搁一分钟,李鸿章马上就拉起父亲跑到老师面前请令,要求率领式字营单独南下,去帮江西清军收复失陷土地。

  “式和,少荃,你们开什么玩笑?我们的水陆兵力加在一起才九千人,围困九江长毛尚且力有不及?那能再继续分兵南下?想南下杀贼可以,首先得把九江湖口的长毛歼灭了,疏通了水上道路,然后我们再分兵南下不迟。”

  同样被赵烈文料中,曾老师果然以兵力不足为借口,断然回绝了让式字营单独南下的要求。李鸿章当然不肯罢休,说道:“恩师,拿下九江湖口再南下增援江西腹地,从战略上来说确实比较稳妥,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拿下九江和湖口?九江是被我们包围了,可湖口还被长毛完全控制,只要一有机会,湖口长毛就可以通过水路给九江送来粮草、军需和弹药,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耗到九江的长毛粮竭,如你所愿的被迫主动来攻打我们的坚固营地?收到反客为主之效?”

  “不要急,少荃,式和,你们不必着急。”曾国藩神情颇为自信的说道:“你们放心,要不了多少时间,九江湖口的战局就一定会出现改变,还是有利于我们的改变。”

  在小池口进言时已经吃过暗亏,李鸿章这会当然不会再相信老师的鬼话,只是极力坚持道:“恩师,战机稍纵即逝,现今长毛主力东倾,正是我们在西线发力的大好机会,如果为了围攻九江一城而浪费时机,那么长毛主力一旦回援江西,我们再想后悔就来不及了。”

  “少荃,可我们现在的兵力不足啊。”曾国藩苦笑摊手,说道:“你们带着式字营走了,九江战场上的陆师就只剩下四千多人,九江城里的长毛乘势发起反击,如何抵挡?”

  李鸿章无言可对,也终于明白了好师弟吴超越为什么会和老师闹得这么僵——碰上这么一位宁死不吃亏的老师,做学生的真是想不忤逆都不行啊。

  “曾部堂,照这么说,如果九江战场这边的兵力能够得到补强,那式字营就可以南下了吧?”

  这时,帐下突然响起了一个意外声音,曾国藩则是想都不想,马上就答道:“那是当然。”

  话刚出口,最大缺点是缺乏急智的曾国藩就已经把肠子悔青,因为他已经反应了过来,问这句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忤逆门生吴超越强行安插进湘军的代言人杨文定。结果也不出曾国藩所料,杨文定立即就说道:“那这好办,老夫这就给吴抚台去信,请他派遣田家镇驻军东下九江助战,帮助曾部堂你继续围困九江,让式和和少荃可以安心率领式字营南下增援文抚台。”

  曾国藩脸色微变的时候,李鸿章却已经恨不得抱着杨文定亲上一口,心中暗道:“到底还是慰亭啊,什么都替我想到了。慰亭,你放心,你对我的种种恩情,我终身不忘。”

  曾经在官场混得比曾国藩还好的杨文定当然也是一个狠角色,抓住曾国藩已经开口答应这点,马上就当场提笔做书,替曾国藩向孙女婿请求援军,然后立即派人用快船发出。见此情景,李文安和李鸿章父子当然是欢喜不胜,对幕后指使吴超越感激涕零,曾国藩则是谈笑自如,也笑呵呵的当面向杨文定道了谢。

  当众谈笑自如,到了背后没了外人的时候,曾老师当然当着他的几个弟弟摔了茶杯,骂道:“小混蛋,这么小点年纪,竟然也学会了制衡之术,故意扶持式字营来牵制老夫,不过老夫独自立功的机会!”

  “兄长,小弟有个问题早就想问你了。”曾国潢很是疑惑的问道:“现在长毛的主力东倾,西线空虚,是我们乘机杀入江西腹地抢钱抢粮抢地盘的最好机会,你为什么偏偏就不肯抓住这个机会,坚持要先打九江湖口,然后再进兵江西腹地?这不是浪费战机么?”

  “你懂什么?!”

  曾国藩没好气的呵斥了一句,然后才哼哼着解释道:“现在是乘机杀入江西腹地的大好机会,但如果不拿下九江湖口控制住鄱阳湖,我们来自湖广的粮草军饷就无法保证畅通无阻,很大程度上得靠就地自筹和江西的地方官府施舍,文俊既是出了名的刁钻难缠,又没有骆秉章的肚量,吴超越和我的特殊关系,我们的粮草军饷根本无法保证象现在这样源源不绝!完全处于被动下风!”

  曾国潢终于恍然大悟,那边曾国荃则更加疑惑的问道:“兄长,你说的虽然有理,但是我们现在的战术也不对啊?九江长毛全靠湖口长毛保护粮道,我们如果想把长毛困到粮尽自灭的地方,应该先打湖口断其粮道,然后再回过头来围困九江啊?”

  “我当然知道应该先打湖口,但是我们有把握吗?”曾国藩更加没好气的说道:“我们现在的水师只有五个营,力量并不占太大优势,长毛有坚固的城池营地可守,我们出兵湖口就算有获胜希望,但是并没有把握!如果不小心再吃了败仗,我们的水师就彻底的完了懂不懂?”

  曾国荃的脾气要直一些,并没有被兄长的气焰压倒,只是又问道:“兄长,但我们如果不尽快拿下湖口,九江这一仗就不知道会打到什么时候,期间假如长毛主力回师,我们前功尽弃,即便长毛主力不回师,我们也只是白白牵制长毛在江西的主力,白白便宜式字营啊?”

  “放心,绝对不会!”曾国藩无比自信的说道:“第一,长毛主力绝不会在短期内回师江西,因为长毛已经攻破江南江北两座大营,正在乘势向苏南富庶之地发展,洪扬发逆除非是吃错药了才会放着这些膏腴之地不打,回过来打江西这个钱粮只算中等的省份。”

  “第二,式字营就算南下抢功,也抢不了多少功劳!李文安为人软弱谨慎,进取心不强,李鸿章倒是野心饽饽,可惜那小子在战场上还是太嫩太嫩,用兵倒是吴超越一样喜欢偷奸耍滑,可惜却没有吴超越的强大实力做基础,偶尔倒是可以拿下几场胜利,时间一长,必然要马失前蹄,自取灭亡!”

  “至于第三嘛。”说到这,曾国藩微微一笑,说道:“长时间拿不下湖口九江,急得不是我们,是吴超越。因为不管他再怎么沉得住气,朝廷也一定会逼他出兵江西,围魏救赵为苏南苏北两个战场分担压力。”

  分析到这里,曾国藩难免笑得更加开心,说道:“到了那时候,吴超越除非是舍得放弃他的湖北老巢,亲自率军出省作战,否则就只能派遣其他将领率军出兵作战。届时他不管是派谁来,这九江战场上,官职最高的人还是只有一个,就是老夫!”

  曾国荃和曾国潢几兄弟终于是真正的恍然大悟了,钦佩兄长的心机城府之余,赶紧齐声称赞兄长高明,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而曾国藩则是坦然接受几个弟弟的崇拜,又含笑暗道:“慰亭,你不是喜欢比耐心吗?咱们比吧。”

  PS:关于这一章曾国藩对李鸿章的评价,可千万别说笔者在贬低曾国藩的鉴人之能,李鸿章能建立淮军在战场上展露头角,一靠的是上海的关税,还有西洋列强卖到上海的先进武器,二靠的是满清朝廷扶持,为了防范湘军造反,满清朝廷才故意扶持李鸿章的淮军迅速壮大。至于李鸿章的真正军事能力么,呵呵,朋友们细读一下史书就知道,比咱们只会结硬寨打呆仗的曾老师强点不多。(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